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

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

  劍斬天尊手臂,石胎鮮血噴涌,右臂飛出去,墜落向大淵。

  天下劇震,無人不驚!

  這是誰?太武天尊!一教鼻祖,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哪怕不是真身,一具壓制到映照級的道身,可也跟天尊有關,就這樣被人斬臂?

  陰間,各族人馬都震撼,身體發熱而出汗,今天他們要見證奇跡嗎?

  “天尊!”宇宙邊緣,來自陽間的人顫栗,徹底的惶恐了,太武天尊如果在這里出事,被一個白衣女子斬掉,那將影響深遠,連陽間都要地震。

  這原本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現在雖為映照級,但太武各個進化層次都完美無暇,強到不能再強。

  “哧!”

  大淵外,妖妖風華絕代,手持三尺神劍,催動盜引呼吸法,每一擊都如鳳擊上蒼,動用自己最強的能量,劍氣如虹,劍光如雨,傾瀉而下。

  噗!

  即便是石質軀體,也如同血肉般,被刺出血窟窿,有晶瑩而發光的血液濺落,被大淵中莫名的力量吸了進去。

  妖妖發絲飛舞,身段修長,展動之間如同九天玄女凌空,姿態優美,但殺伐動作卻也無比的果斷,她要大殺天尊!

  石胎上又多了兩道可怕的傷口,血跡斑斑,被劈出很嚴重的傷。

  “殺的好啊!”

  宇宙深處,大黑牛等人吼道,情緒激動,同時也帶著幾許悲憤,不管怎樣說,楚風還是死了,讓他們難受。

  現在見到妖妖風姿絕世,在那里重創太武天尊,他們共鳴,跟著血液澎湃,恨不得趕到現場,參與到當中。

  “上古星空下第一!”

  各族名宿都想到了上古年間那個白衣如雪、只身殺的各族天才聯軍大敗的少女,雖然她最后被巨頭擊殺,但她當年留下太多的輝煌,同境界無人可敵。

  許多人還記得,她當初開創的一些能量體,后來被各族研究了很多年,影響深遠。

  轟!

  石胎爆發,金色眸子中越發的冰冷無情,他一手抓住生命古樹能量體,當作木杖,向前打去。

  大淵外,星骸很多,跟正常的星體相仿,結果在能量體——生命古樹的一擊之下,頓時成片的化成齏粉。

  天尊有怒,星空顫栗,陰間宇宙轟鳴,宛若要解體。

  咚!咚!咚!

  雙方間激烈交手,能量體爆發,圍繞他們的晶瑩花瓣,仙光瑞氣等都碰撞起來,演化符文規則。

  在這個過程中,石胎依舊平靜,臉色漠然,哪怕失去一條先天之物凝聚的手臂也無喜無憂,仿佛大道之載體,俯視人間。

  大黑牛、黃牛、歐陽風等人真的看不慣他,主要是他以這種漠然的姿態殺了楚風,而現在終于被妖妖壓制,可還是這種做派,讓他們都恨不得妖妖立刻誅殺他。

  大淵外戰斗越發的激烈,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殺到后來,轟的一聲,在太武天尊的身邊,一株菩提樹轟鳴,發出無量光,懸浮在那里,嘩啦啦作響,震動秩序符文,光束如絲絳垂落下來,守護石胎。

  轟隆!

  同一時間,妖妖的近前,那口混沌池發光,當中的青蓮搖曳生輝,帶著混沌池一起飛出去,跟菩提樹碰撞。

  這是能量體的撞擊,這是兩者在映照境全方位的決戰,殺到白熱化。

  “嗡!”

  突然,太武天尊捏法印,玄妙莫測,吸收宇宙中所有游離的能量,如同在吞天,星海暗淡,無盡精華向這里凝聚而來。

  他在大口吞咽,同時,他在催動自己的呼吸法,氣象宏大,震懾九幽十地,全星海都在顫抖著。

  他展開了絕殺,本身為天尊,被人這樣擊傷,似乎讓他不耐,眼中出現了情緒波動。

  轟!

  妖妖被擊的倒飛了出去,白色戰衣上血跡點點,口鼻都在溢血,她被擊傷!

  一剎那,石胎又到近前,獨臂鎮壓蒼宇,遮攏一切,發出懾人的光芒,通體晶瑩,彌漫出的血氣混合著許多大道符文,這是他所練的呼吸法的禁忌篇,壓制陰間。

  妖妖也在催動盜引呼吸法,白衣獵獵,手中劍胎神圣到不斷爆發光雨,而自身更是冰肌玉骨,圣潔到讓人自慚形穢,絢爛能量浩蕩而出!

  生死搏殺,到頭來這里血液四濺,不斷被大淵中的秘力吸走。

  砰!

  妖妖摔倒出去,半邊身子染血,就連眉心那里都有一個指印,差點就被太武天尊一指洞穿頭顱。

  實在太驚險,她險些被斬掉魂光凝聚之地。

  另一邊,太武天尊被腰斬,下半截身子分離,向著大淵中墜落下去。

  “殺!”

  妖妖輕叱,凌空而起,再次殺了過去,這一次她丟掉了劍胎,而是手捏拳印,看起來飄逸若仙,但是真正揮拳后,簡直要打破天地,問道永恒。

  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她將石胎轟的倒退,原本滿身就是劍痕,現在則在龜裂。

  噗!

  太武天尊解體,臉上露出怒色,不再那么的漠然,他在一瞬間被轟開了,先天石體四分五裂,伴著血雨,墜落進大淵中。

  妖妖踉蹌后退,自身站立不穩,她也重傷垂死,各種能量體侵蝕其身。

  天地寂靜,各族進化者都傻眼,心中悸動,靈魂都在顫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古黃金一代第一人妖妖竟然斬掉天尊!

  宇宙邊緣,來自陽間的人更是震撼,而后一群人跪伏下去,身體瑟瑟發抖,兩個道童在哭嚎,天尊的一具道身被斬殺,這要出大事啊!

  “天尊,你怎么可能會敗,同境界誰與相抗?我不相信!”

  “這一定是虛假的,不真實!”

  陽間的人接受不了,在宇宙邊荒那里喊叫,身體在發抖。

  “殺的好啊,楚風兄弟,妖妖公主為你報仇了!”大黑牛等人也在吼,帶著悲愴。

  嗖!

  妖妖凌空而起,直接躍進大淵中,向著石盒墜落之地追去,想要尋到它并帶上來。

  許久,妖妖出現,臉色蒼白,缺少血色,捧著石盒出現在黑暗中,漸漸自大淵中升空而起。

  然而,她突然身形一滯,直接轉身,竟又俯沖向大淵。

  一尊石胎貼著大淵邊緣,浮現出來,周身流動光暈,他抬手向前一指,禁錮正在向大淵中沖去的妖妖。

  石胎再現!

  太武天尊的這具道身根本沒有死,看著那些石臂、血液等落進大淵,其實都在下方重組了,躲在這里。

  妖妖感知太敏銳,第一時間發現情況不對,便轉頭向下沖,藉大淵庇護。

  轟隆!

  太武天尊的石質身體發光,晶瑩絢爛,如同不朽的道祖物質組成,越發的深不可測,他在盡全力禁錮妖妖,想要將她與石盒帶上來。

  “這個陰人!”

  大黑牛、東北虎、周全等人又驚又懼又怒,他們意識到,太武天尊不久前被殺,是自己故意被斬。

  為的只是麻痹所有人,通過妖妖之手將石盒帶上來!

  太武天尊雖然深不可測,但是,他不敢進大淵,所以自行潰敗,給人假象,他被擊斃,并被大淵吞掉。

  堂堂一代天尊,居然情愿背負這種被殺的污點,也要得到石盒,可見他多么的看重這件器物。

  妖妖知道,太武天尊有所保留,不然不會這么容易被擊殺!

  她不想出現意外,不愿石盒落在太武手中,竭盡所能向下俯沖,不過如陷泥沼中。

  一時間,太武天尊與妖妖僵持住,相距太遠,太武也無法徹底將絕艷的妖妖給強行拉上來。

  “去!”

  妖妖輕叱,集結全身能量,劈出一劍,斬開禁錮,將石盒拋下大淵。

  然后,她扭頭看向那個石胎,以劍遙指。

  “太可惜,只差一步。”太武天尊終于開口,臉上有遺憾。

  然后,他看向妖妖,平靜無波,道:“我想收你為弟子,繼承我的衣缽,以后我會歸隱,我這一教以你為尊。”

  這種許諾,這種收徒的言語,不僅驚住陰間宇宙所有進化者,也讓來自陽間的那些人發呆,震撼無比。

  太武天尊這是多么惜才,要收白衣女子為弟子?讓陽間人的一群人不敢相信。

  他們知道,天尊一般情況下不會開金口,一旦有所決斷說出來,那就不是兒戲。

  很快,他們又沉默了,因為妖妖的表現的確太驚艷,能跟太武天尊殺到那一步,即便太武有所保留,故意落敗被殺,也是驚世的表現!

  冷靜下來后,陽間的人意識到,這個妖妖的確是絕世之資,哪怕是散修,自身成長起來,以后多半也能成天尊!

  而如果經過太武指點,將來的成就不可想象,讓人震撼!

  哧!

  回應給太武的是一道劍光,妖妖出手,向他立劈,驚世劍芒劃過黑暗的大淵!

  石胎無聲無息從原地消失,出現在大淵外,漠然的看著她,道:“你不是我的對手,天尊手段無窮,即便你在映照級完美無瑕,可是,終究沒有領悟過神之上的境界。”

  但是,他也沒有出手,因為無論怎么說,妖妖都太驚艷,想直接拿下是不可能的。

  轟!

  太武站在大淵外,探出一只手,洞穿虛空,開辟蟲洞。

  無盡遙遠的宇宙深處,虛空裂開,然后一顆生命行星上所有人顫栗,轟的一聲,這里化作死地。

  一整顆行星皆滅,凝聚出旺盛的生命能量,被天穹上的一只大手抓走,迅速吸收。

  下一刻,這只大手出現在另一片星空中,又一顆行星解體,無盡旺盛的生命能量被吞噬。

  這一幕幕景象,震驚陰間宇宙。

  就在這一瞬間,太武天尊接連滅掉六顆生命行星,每一個星體上都有數百億高等階的生命體,如人族、黃金巨人族等。

  這簡直不可想象,兩千億人口死于非命,轉瞬消逝!

  而在大淵這里,那尊石胎則越發的瑩潤,早先所丟失的一些血氣得到補充。

  而他還沒有汲取到足夠多,依舊在出手,可是妖妖動了,不允許他樣恣意行事,沖上大淵,再次跟他決戰。

  事實上,太武天尊在擊滅星體時,無喜無憂,沒有一點的情緒波動。

  在他眼中,無論是楚風也好,還是一顆生命星球上的數百億生靈也罷,都沒什么區別,都是凡塵。

  他的這種狀態跟古書中所記載的太上忘情相似,俯視著蒼生,漠視一切,而又等同視之,如同大道行走于世間的人形載體。

  這種超然,這種冷漠,讓妖妖、黃牛等人都接受不了。

  “什么天尊,真以為自己跳脫出宇宙外,俯視鐵籠中的一切,臥槽你大爺的!”

  宇宙中,許多人怒斥,大黑牛等人更是怒不可遏,太武天尊這種殺了人還無喜無憂的平靜姿態,讓他們受不了。

  “將石盒拿來!”

  太武天尊開口,不再抓碎星球,而是站在那里,一只手抵住妖妖手中的母金劍鋒,平靜而從容。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淵深處,石盒內有波動,在輕顫,許多發光的碎片在凝聚,那是楚風的魂光,他并沒有死去!

  在他被太武震碎時,石盒中鐘聲悠悠,牽引著他的魂光從開啟的石盒縫隙中沖了進去,他被保了下來。

  石盒空間中不僅有秦珞音的尸體,還有一些重要的東西,比如三顆種子、金剛琢等,楚風被魂鐘接引進來!

  他復蘇了,茫茫然,魂光重聚在一起,隨著呼吸法而恢復,漸漸明亮,而沾染在石盒上的血液也被聚集進來。

  他無法在短時間恢復肉身,現在周身上下一片赤紅,血液與魂光凝結在一起,總算有了意識。

  他出現在石盒外,托著石盒,定在黑暗的大淵中。

  他已經清醒,雖然是血液與靈魂的凝結體,但依舊有火眼金睛的符文浮現,看到了大淵上方的景象。

  妖妖與石胎在大戰,非常激烈,血光不時出現。

  妖妖情況不妙,雖然在石胎上劃出一道又一道血痕,但是,自身受傷更重,曾被掌印轟穿身體,血染星空!

  妖妖回來!他很想喊出來,但是他太虛弱,無法傳音出去。

  接著,他心頭悸動,他看到太武天尊只手遮天,洞穿虛空,開辟蟲洞,將黃牛、周全、東北虎等人都給抓到此地!

  “吼!”

  大黑牛等人怒吼,身在妖祖之鼎內,駕馭此器,轟撞向太武。

  太武天尊冷漠視之,輕輕一彈指,哪怕妖祖之鼎極力躲避出去,可還是被光束擦中,鼎中有的大妖在劇烈的撞擊中,被震的四分五裂,化成血霧。

  同一時間,太武天尊心有所感,俯視大淵,他的金色瞳孔發光,盯住血霧中的楚風魂光以及石盒。

  “楚風,未死。”他輕語。

  這讓妖妖一震,隨后也感應到大淵中的情況。

  大黑牛、黃牛、周全等人更是驚喜,但很快又心頭沉重,楚風雖然未死,可是太武天尊也還活著,誰能殺他?

  “聽聞有一只獒昂然赴死,頗讓人欣賞。現在,我亦想觀陰間生物各種情感波動,了解你們的靈魂波動之力。此時,誰敢站出,替妖妖與楚風而死?敢這么做,我以天尊之名赦免妖妖與楚風,保證他們不死。”

  太武天尊居然開口說出這么長的話,跟他早先的表現完全不同。

  “我之命,何需你來赦!”妖妖叱道,即便戰衣染血,依舊在戰斗,沒有任何的屈服,斗志昂揚,激烈搏殺。

  然而,無論是楚風,還是大黑牛、黃牛等人都看出,妖妖終究落在了下風,可能會遭遇平生第一敗,殞落在這里。

  不是她不夠強,而是太武天尊動用了超出映照層次的手段,那是神之上的感悟等,雖然沒有激活超出這片宇宙極限的能量,但憑此也足夠了,可以殺妖妖。

  即便太武以映照層次的手段對決,妖妖也不見得是對手,不見得能殺他,更何況是現在太武毫無保留,動了真正的手段。

  境界相差很多,領悟的東西不可同日而語,那種天塹鴻溝是不可跨越的。

  妖妖哪怕再驚艷世間,也不可能真的殺掉一位天尊,相差這么多境界,古今未來,都不可能有人做到!

  大黑牛、歐陽風、黃牛等人驚叫,妖妖身上不斷綻放血花,讓他們忍不住了。

  同時,楚風也在向上沖,虛弱的怒吼著,無比的擔憂。

  “我愿替我的兄弟楚風還有妖妖公主去死,滿足你這個死變態天尊的冷血嗜好。”大黑牛吼道,沖出妖祖之鼎。

  “我也無懼!”黃牛站出。

  “你虎爺怕死嗎?從來不怕!”東北虎等人也都先后走出來。

  “你驢爺我……也要硬氣一回!”就是最軟骨頭的老驢都站了出來。

  太武天尊看都沒看,就輕輕點出幾指,這群人中有幾位大妖炸開!

  “我@#¥的太武!”楚風顫栗,沒有肉身,但是他依舊感覺到了怒血沖擊全身的顫栗感,無法抑制,感覺自身都要炸開了。

  “這也算是真正的陰間嗎,從此平掉,煉成一件空間秘寶。”太武天尊平淡地開口,強到讓人絕望,沒有任何辦法抵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