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相約陽間再戰!

第九百四十四章 相約陽間再戰!

  “想我太武,縱橫諸天,殺伐無數,傲視一個輝煌大時代,同世中橫推所有對手,這才崛起,漫長歲月的煎熬后,開辟道土,創出絕頂呼吸法,成為一教鼻祖。到頭來卻要經歷這樣一次死劫,無聲無息,默默等待死亡,可悲復可笑。”

  石胎開口,不甘心卻無可奈何,他的雙目在暗淡,眼神渙散,魂光在被瓦解,四分五裂,道祖物質不斷飄逸出去。

  他盤坐在那里一動不能動了,周身的生命朝氣在迅速的流逝,道體急驟衰敗,一股腐朽的氣息繚繞在身體周圍。

  一代天尊在殞落,沒有任何轉機,任他天大的神通,可是這里卻只能一步一步走向生命的終點!

  他無奈也好,不甘心也罷,任體內魂光掙動,玉石俱焚,但都是徒勞的,根本改變不了什么。

  在他的前方,有一具又一具龐大的天尊真身,比他還要磅礴,按輩分來算,都遠早于他,身份來頭大的嚇死人。

  可是,他們也都早已坐化在那里,都沒有擺脫死局。

  這些天尊排列,各自盤坐,這是選擇體面的死去,也無奈的埋葬自己,陷落此地就沒有任何的希望可言。

  生命的最后時光,太武凝視前方的漆黑洞口,它不時發光,不時幽邃黑暗,變化莫測。

  同時,他也在看向那讓他都感覺無比發瘆的恐怖生物——大宇級進化體,其形態若是傳出去,世間都要大震。

  這讓人深感進化盡頭之大恐怖!

  太武墜落于此,觀看良久,依舊覺得驚悚,他看到世間最大的秘密之一,但是,卻無法將這些信息帶回陽間,甚至不能傳遞到大淵外。

  舉世茫茫,大能都在探索,都在尋覓,可是卻不知在這里有部分真相與答案。

  進化前方已無路,這里有一口洞穴,這里有大宇進化體,這里有些答案,還有災難性的殘痕與真相!

  “在你若蒼龍般俯視蟻蟲時,是否曾想過,也有蒼龍在俯視你?”

  最后時刻他又聽到了這句話,雙目無神,靜默待死!

  此時,宇宙邊緣,跟隨太武過來的一群人,都身體冰寒,如墜地獄中,太武是他們眼中的無上天尊,就這樣被大淵吞進去。

  兩個道童大哭,而其他人也在瑟瑟發抖,連天尊都遭遇死劫,這陰間宇宙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難怪其他天尊不肯輕易踏足,也只有太武天尊因為一些問題而無比焦慮,渴求那兩件失落在這片宇宙的至寶,這才匆匆趕來,以身犯險,結果竟真的出了意外。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

  這群人突然發現,一股無形之力禁錮了他們,刺透進混沌霧靄中,所時間的影響超出陰間的范圍。

  “不!”

  有人大叫,追隨太武腳步過來的進化者中有高手,乃是真正的神,結果被牽引走了,向著陰間深處飛去。

  兩個童子嚇的大叫,轉身就走。

  最終,幾位神被吞進大淵中,墜落下去,如同溺水的普通生物在掙扎,他們當中有白狐,有三足飛龍,有人族神級強者,都是一個下場,無法擺脫,墜落到大淵底部。

  當他們看到垂死的太武天尊時,想要大叫,結果卻發現什么話語都喊不出口,無力張嘴。

  連天尊都坐在這里等死,他們還能改變什么?這些人心如死灰的同時,很快就開始身死。

  那口黑色的洞口中,熾盛光輝流轉,彌漫無上偉力,他們在一息間化成塵埃,神秘洞穴中一縷風吹過,他們煙消云散。

  這可都是強者,在進化者中號稱神,結果就這么死去了,沒有任何價值,世人皆不知幾人最后的狀況。

  陰間宇宙喧沸,所有進化者都嘩然,太武天尊被吞掉,連帶著追隨他過來的幾位神祇也都消失。

  陰間最大的浩劫就這樣過去了?

  “楚風呢,還有他的那些親人與朋友呢?”一些名宿在遙望大淵。

  此時,各族進化者都想知道這個答案。

  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因為天眼已經無法捕捉畫面。

  大淵吞天,在將太武與幾位神祇吸進去的過程中,連帶著附近的天眼也消失了。

  大淵外,妖祖之鼎發光,璀璨奪目,它已經盡力了,將那些血霧吸收進鼎中,雖然兇多吉少,可能保不住逝去的人。

  但是,它真的努力了。

  其實,它自身也受損嚴重,有不少裂痕,曾經險些被太武隨意一指擊穿,鼎壁上的細密痕跡如同蛛網般。

  “堅持不住了!”

  它在顫動,如今已不是追隨妖祖的年代,它不再是神鼎,但依舊要被大淵吞掉,倒飛出去。

  “縮小!”

  楚風喊道,他帶著悲意,不知道父母與大黑牛、黃牛、周全他們究竟如何了,這個世間沒有天尊,誰能救他們?

  而且,現在過去這么長時間,耽擱了時光,錯過了最佳的機會,還有救嗎,誰能逆天?

  妖妖嗎?她自身難保,大戰停止后,才知道她受的傷有多重,幾乎身死道消!

  嗡!

  妖祖之鼎縮小,化成拳頭大,成為一團柔和的光,沖向楚風這里,被收進石盒中。

  “妖妖快來!”楚風喊道,擔心她出意外。

  有許多的傷悲,但是容不得他大慟,哪怕他們都沒有神級能量波動,可現在也受到些許影響,要被大淵中的毀滅之力吞掉。

  此時,就是楚風自己也掙扎著,魂光凝聚著血液,沒入石盒中,可惜沒有蓋子,早先被他一怒投擲進黑暗中。

  此時,妖妖的戰裙,有很多裂痕,都是被太武的秘法打破的,可想而知她承受了怎樣的可怕攻擊。

  她的眉心在淌血,早先的那個指印在擴散,不是沒有傷到她,而是被她壓制了,現在體現出來。

  眉心被洞穿,有可怕的能量在侵蝕。

  此外,她的發絲中還有幾許石屑,帶著血,那是太武天尊打出的殺手锏,自石胎上剝落出的物質,先天之物!

  石質原本聚集成針,不過被妖妖用劍胎擋住,此時神劍已斷,石質武器也成齏粉,可還是傷到了她。

  除此之外,妖妖的身體也有許多傷口,自己的劍斷成十幾截,有部分碎片倒飛回來,刺入她的體內,血液汩汩。

  “妖妖!”

  楚風的魂光裹帶著石盒沖了過去,接引妖妖。

  妖妖現在眼神渙散,出了大問題!

  他雖然知道,妖妖的肉身在大淵中存活很多年,但現在情況不對,下方可能有天尊在殞落,他怕波及到妖妖。

  最后,石盒與妖妖一同下墜,沉進黑暗中。

  楚風感覺到了毀滅性的氣息,自身要滅亡,他迅速拉著妖妖進入石盒中,此時很擁擠,內部小世界空間如今不過一米見方。

  然后,他在下墜的過程中,便昏厥過去,無知不覺了,大淵底部有莫名的波動,鎮壓魂光!

  很久之后,楚風蘇醒過來,魂光還在,凝聚著自身的血液,他在石盒中,在不斷地自黑暗中上升。

  他看到了,是妖妖在托著石盒,向著大淵外飛來,目光依舊暗淡,他接連呼喚,可是她卻沒有任何反應,出于一種本能在送他出來。

  盒蓋也在,被尋到了。

  當楚風與石盒一起脫離大淵,妖妖像是耗盡最后的力氣,將他推出去,然后仰天直直地墜落下去,雙目無比的孔洞,不復昔日的空靈。

  “妖妖!”

  楚風大叫,今天他失去了太多的人,真的不能接受再失去妖妖,就要撲下去。

  “離開這里,一旦下去的話我們都必死無疑,而且根本改變不了什么,除非你能全面激活這個石盒,真正掌握它!”

  妖祖之鼎傳音,告誡楚風。

  “妖妖……”楚風有太多的不舍,看著那發絲散亂,直直墜下去的妖妖,不知道她究竟怎樣了。

  最后的一瞬間,她的雙目是那么的孔洞,沒有一點光彩了,楚風的內心非常恐懼。

  可是,妖祖之鼎說的對,他還不能跳下去,不能去送死,在妖祖之鼎內還有血霧,還有親故,他要帶著他們離開,讓他們活過來。

  可是,真的能有人復活嗎?楚風不知道。

  這一日,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他心中大慟到麻木,失去了太多的人。

  “妖妖!”他在痛苦地呼喚,最后一人也挽留不住嗎?

  “我相信,她不會有事,上古星空下第一,而在當世可與天尊廝殺,劍斬太武,這樣的天縱女子不會這樣死去!”

  “況且,她原本就是在大淵中復蘇的,留下來或許才是她的意愿。”

  “終有一天,她會再現!”

  “陽間會因她而天翻!”

  妖祖之鼎在傳音,在激勵楚風,在給予他希望,讓他昂揚起來,鼓舞他要充滿斗志。

  楚風猛地抬頭,仰天咆哮,如同雷霆一般,震動這片星空。

  “我不會沉淪,我要殺進陽間,太武的真身還沒有死,他在陽間,享盡世間無數生靈膜拜,我要殺過去!”

  他如一頭受傷的孤狼,失去所有,沒有了伙伴,沒有了父母,長嘯于天地間,凄涼中帶著不甘與不屈。

  楚風魂光激蕩,血液在凝聚,他想重組真身,他不會一蹶不振,他要殺向陽間,他要崛起,去斬太武真身!

  此外,還有渾羿、原始、亂宇三大天尊,都是他的仇人,陰間因他們而亂,殺了太多的人。

  “彼岸花、雷公、天刀,你們是否有靈,我與你們相約,陽間再戰!”楚風大吼,要穿透星宇,呼喚能與他生死與共、可與他并肩同行的真靈與殘魂。

  他要殺向陽間!

  清冷的宇宙黑風劃過,悠悠時光中的一朵浪花拍擊,楚風的魂光在轟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