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瘋魔異域行

第九百五十三章 瘋魔異域行

  第九百五十三章瘋魔異域行

  肉身過去?妖鼎發呆,這怎么可能!

  這個要求太難為它了,當初它送大黑牛、黃牛等人過去,保住他們的魂光都很吃力。

  妖鼎警告他不要玩火,不然的話肉身會毀掉,昔日不是沒做過實驗,有天縱奇才肉身灰飛煙滅。

  但楚風想冒險,他覺得問題不大,上一次他以魂鐘嘗試過,帶過來幾滴神藥液,也帶回青皮葫蘆,說明可攜帶物質。

  況且此次他的底牌不是魂鐘,而是石盒,堅信這個讓陽間天尊都渴求的究極器物能保住他的性命。

  妖鼎承認石盒神秘,連輪回都可闖,無懼粗糙石磨盤碾磨,是它生平所見第一逆天之物。

  所以,它不再反對。

  接下來妖祖之鼎開始準備,很嚴肅,這件事馬虎不得。

  它明確告訴楚風,如果憑真正實力的話,它不可能開啟出道路,只因它以前說過的那個空間節點在地球上。

  那是兩界間最稀薄之地,是一處空間裂縫,哪怕如此,想要貫穿的話也很難。

  不久后,楚風與妖鼎來到不滅山,節點雖時間而變化,當世就在此地。

  “一年后再見!”

  不滅山,楚風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大洋,他要離開了,將去瘋狂修行百年,然后……獵神!

  不滅島上,七座大山并列,同時發光,在它們中間有一層界膜開始浮現,略顯破損,無比的玄異。

  這一世,妖祖的傳承之地不滅山落在地球上,跟此節點不無關聯。

  楚風進入石盒空間內,帶上了魂鐘,以及一些簡單的器物,其他都放在不滅山。

  嗡!

  神霞綻放,瑞光滔天!

  空間節點那里,最為薄弱的界膜破開,嗖的一聲石盒沖了過去,原本這個節點就不穩定,現在被洞穿。

  界膜有損。

  妖鼎發呆,這次似乎沒有非常吃力,相對來說較為“容易”!

  它立刻知道,這是石盒的功勞,這果然是一件逆天器物,但是,怎么沒有誕生器靈,不會開口說話呢?

  “我就在守在這里,你一旦想回來,便在你現在降落的地點與我溝通!”

  妖鼎告誡,想要回來必須這邊的人接引才行,不然的話,哪怕楚風變得無比強大,也沒有辦法回來。

  這涉及到了一些不可逆的秩序,是非常復雜的“世界規則”。

  另一邊,楚風最初感受到非常恐怖的秩序,碾壓過來,哪怕身在石盒中都在劇震,石盒內壁發出微光。

  最后平靜下來,他沒有事,并未有損傷。

  楚風立刻知道,這是石盒的逆天之處,如果沒有它在,他的肉身肯定也跟昔日的那位天才般灰飛煙滅。

  盒蓋開啟,楚風一躍而起,站在赤紅色的土地上,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靈氣,但放眼望去有些荒涼。

  他又回來了,再臨異域!

  “百年后再見!”楚風對著身后空間節點那里揮手。

  嗖!

  楚風直接消失在地平線盡頭,他來過這個世界,并不陌生,甚至當年還曾到過這片地域中。

  他要路徑兇獸高原外圍,去那深淵附近。

  這個世界有兩大勢力范圍,其中之一就是生活在兇獸高原深處的神祇所在地!

  另一個勢力范圍就是深淵,那里棲居著神獸,都在恐怖的黑色大裂谷之下。

  朱雀一族,就生活在朱雀深淵,該族人丁稀薄,曾一度要斷掉傳承。

  當然,兩大勢力范圍各自的內部也不平和,經常有內戰。

  比如,朱雀深淵中的老朱雀,在楚風離開前曾滅掉螣蛇深淵!

  當然,螣蛇覆滅也是咎由自取,誤以為老朱雀衰敗將死,主動入侵,結果反被滅。

  而兇獸高原上,武神、月亮女神、巫神等,他們之間也不睦,偶爾會發生神戰,神的晚年都很凄慘。

  陰間宇宙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但在這片世界則是數十年,楚風算了一下,應該過去三十幾年了。

  小朱雀肯定沒問題,壽元還充足,只是不知道老朱雀怎樣了,當年離開時,它的極限是再撐五十年。

  世事變化很快,誰都說不好會發生什么,它究竟還能活多久。

  此外,那頭瘸腿的黃毛狐貍,以天尊自居,如今不知怎樣了,是否徹底石化?

  楚風很擔心,他很想再次見到那頭狐貍,有很多事想問它。

  “站住!”

  路徑兇獸高原外圍時,這片區域格外的荒涼,但是,卻不巧遇上一些進化者,為首者居然是亞圣級的。

  這個身穿銀色甲胄的男子帶著一支騎兵隊伍負責巡視此地,說是騎兵,但都是飛天的種族。

  如:烈火蜥蜴,通體赤紅,是非常強大的物種,很適合當坐騎。

  此外還有藍獅,通體湛藍,羽翼也是藍色的,吼嘯起來如同悶雷般,血氣滾滾,是很強大的坐騎。

  楚風訝異,發生了什么事?亞圣帶隊,其身后跟著的這支小隊人數雖然不多,但都是金身大圓滿層次的騎士。

  他沒有理會,依舊前行。

  “射殺!”

  亞圣一揮手,頓時有神射手張開巨弓,爆發光芒,露出殘忍而冷酷的笑,對楚風放箭

  可惜,他們遇到了不可惹的敵人,楚風一揮手,掌刀如虹,神光滔天,圣者氣機爆發,直接粉碎箭羽,鎮壓所有人

  很快,他知道發生了什么,兇獸高原的神祇最近幾年都在跟深淵的神獸開戰,形勢嚴峻,所以巡邏的隊伍中有亞圣。

  這個世界的高端戰力很恐怖,哪怕早已不復昔日鼎盛時代,但也有神祇坐鎮。

  楚風極速遠去,沖向兇獸高原,恨不得立刻趕到朱雀深淵。

  同時,到了這一界后,他的修煉也正式開始了,沿途遇到人想截殺他,毫無保留,他直接動用小六道時光術。

  這種禁忌神術,當年他不敢修煉,不愿陷入太深,但是這一次來,他就是要修煉到最高層次,徹底豁出去了。

  他將瘋狂,這將是他手中最鋒銳的“魔劍”,傷人也可能傷己!

  “此情可待成追憶……”

  在路上,楚風干掉兩三位圣人,毫不留情,想攔阻他盤查也就罷了,還想殺他,那就要有被干掉的覺悟。

  同時,他有些悵然,忍不住心酸。

  當初,得到小六道時光術時,他曾為其改名,戲言為:此情可待成追憶。

  怎能料到,一語成讖!

  再回首,死了太多的親故,曾經跟他一同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沒有剩下幾個了,其道侶秦珞音亦逝去,黯然離世。

  “真是一片不祥的世界啊,你到底還隱藏著怎樣的秘密?今次,我要在這里崛起,諸神等著……顫栗!”

  楚風一聲低吼,快速遠去,在路途上,遇上想殺他的進化者,他沒留情,催動小六道時光術,直接下了死手。

  他剛回到這個世界,不想被人知道。

  才過去三十幾年,當初的仇人還沒老死呢,跟武神一脈可是結了死仇,臨去前他殺了小武神等人。

  此外,巫神、月亮女神的部眾也追剿過他,也被他干掉了非常杰出的后人!

  現在,他又回來了,有一天也許會跟神遭遇!

  但是,他無懼,若有敵人盡管來好了,他會踏著血與骨,面對所有挑戰,于百年廝殺與征戰中,掃平一切敵。

  若是連武神等都干不掉,又怎么去殺來自陽間的神?

  楚風開始了他的鐵血之路,不會濫殺無辜,有恩的話還要去厚報,但是,他絕對要讓敵人問其名而色變。

  “從潛修開始,在孤獨中成長!”最初階段,他不會暴露身份,不然的話,多半要被扼殺。

  他的身份很敏感,一旦曝光,全兇獸高原都要追殺。

  終于,楚風來到深淵附近,他耗時一個多月,是一路殺過來的,貫穿了一些大型戰場,隱藏自身真容!

  兩大勢力陣營果然在碰撞,在廝殺,異域烽火連天。

  短短這一個月的時間,楚風的實力就增長了一截,他利用小六道時光術殺敵,吸收大量神性粒子,還有極其稀有與珍貴的道祖物質!

  他很拼,如同瘋魔縱橫,無比渴望在最短的時間內強大起來,對他來說,這種趕路就是修煉!

  “小朱雀、石化的天尊狐貍,希望你們都能安好,我有辦法帶你們離開!”

  楚風立身在荒涼的平原上,眺望前方的一座深淵。

  在路途上,他就已經得到一些消息,面對朱雀深淵時他心中頗不寧靜。

  ……

  殘破的混沌宇宙,最近局勢不穩,太武天尊道身殞落,而后明川公主更是藉此機會闖關成功,沖進陽間。

  不用多想,陽間肯定不平靜,太武的一尊道身戰死,這件事影響重大,若無意外的話,太武的意志可能會降臨,會出動另一尊道身!

  但是,到頭來太武沒有出現。

  據悉,上次他之所以出動道身,尋覓陽間昔日的至寶,跟他現在所面對的可怕外部環境有關。

  有宿敵出現,在跟他對峙。

  而他現在受損,越發不敢輕舉妄動了,沒有再降臨道身。

  其他天尊也很謹慎,沒有親自進入陰間的打算,因為對他們來說那片亂葬崗是不祥之地,當年過去的天尊沒好下場!

  越是老牌天尊越是忌憚!

  這一次,他們遣出了一些有天分的弟子,代他們行事。

  甚至,有他們的血脈后代會過去。

  太武天尊也不例外,他的子孫中有人來了,穿過陽間的界膜,進入混沌宇宙中。

  現在已經確定,陰間有究極古器,應該是陽間當年的至寶之一,他們的心頭無比火熱。

  現在,有一種傳言,當年在陽間顯露過沒有盡頭的神秘墻壁,有可能只是某件古老器物的一個面。

  一面而已,當初就造就出兩位倒在究極進化途中的存在,當真是不可揣度!

  強者敬畏,不敢親臨,怕如同昔日的那些天尊般,死在陰間宇宙,或者后來發生不祥,殞落于歸途中。

  但是,后來者無畏,無知者無畏,有些強者留在世間的血脈,有些后起之秀坐不住了,出現在混沌宇宙中。

  神之亂開始,灰色紀元第一場有特殊意義的大規模神戰在醞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