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

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

  清新的空氣涌來,吹散楚風身后大草原中萬丈金色巨獸倒下去后逸出的血腥味,天空祥云飄動,遠處山川如畫,附近老蟠桃樹開花,清香撲鼻。

  楚風深吸一口氣,走出大草原,穿過林地,他來到禁地較深處,終于擺脫追殺。

  十年間,他自己都不知道殺了多少頭圣級生物,從銀色翼龍到六足地犼,再到其他,不說每天都有圣者殞落,也差不多。

  他戰衣破爛,渾身血跡斑斑,手中劍器早就斷了,如今他提著的是一支金色骨棒,相當的原始,是從超級圣獸身上取出來的精華部位,堅固無匹。

  小朱雀目光爍爍,比以前堅強多了,雙目有神,在半空中如同一輪赤色的小太陽,綻放火紅的霞光。

  楚風展開獸皮圖,按照瘸腿天尊推演與觀察到的禁地山脈走向等,尋找前路,確定符紙所在地。

  十年征戰,楚風早已褪盡青澀,當初他服食神藥,返老還童,成為十四五歲的少年,如今重歸黃金年齡段。

  他身體修長,但很強健,每一寸肌膚都有神華內斂,體內細胞中蘊藏的能量一旦爆發開來,將山崩海嘯般!

  正是十年不間斷的廝殺,修行,感悟體魄進化之路,他才忘記了其他,從失去雙親與一群親朋的灰暗生活中掙脫出來。

  現在的他恢復了銳氣,斗志昂揚。

  楚風一路前行,在途中他避開了一片特殊的地帶,寸草不生,土地暗紅,大地干裂,天地間靈氣稀薄到近乎為無,太奇異了。

  須知,這片禁地中,到處都是濃郁的天地精粹,而這塊寂靜之地卻是這么的反常。

  其他地方的靈氣正常,唯有那里像是真空,且仿佛與外邊隔絕。

  小朱雀也狐疑,但它沒有覺察到危險,問楚風為什么要繞路走。

  楚風神色凝重,他在圣師留下的傳承中看到過這種地勢,也在石盒發光時瞥到過,乃是大兇之地。

  “赤地無疆,末法極限。”楚風嚴肅的告訴它。

  他從身上取出一棵萬年老藥,這是自路上采摘的,清香撲鼻,藥性非常強,但他現在卻扔進暗紅色的土地上。

  一剎那,藥草干枯,靈氣盡失,最后更是化成飛灰,清風拂過,不復存在。

  “這么霸道!”小朱雀吃驚。

  “比你想象的還霸道!”楚風凜然道。

  遠處,有生物在窺視,楚風沒有搭理,帶著小朱雀繞行,忽然間一頭白眼狼沖了出來,散發圣威,從后方襲殺兩人。

  這頭狼通體銀白,包括眼睛也雪白,如同以前遇到的生物一般,沒有自己的主意識,被賦予生機還有嗜血本能,是一種生化殺伐工具。

  轟!

  它一爪子洞穿虛空,掏向楚風的后心。

  但是,楚風現在何等修為,十年進化,圣者層次無敵!

  他連頭都沒有回,向左邊側身,讓白眼狼撲空,他則一把抓住它的脖子,而后猛然用力一擲,將它扔出去數十里,墜落在赤地中。

  接下來的一幕讓小朱雀膽寒,大眼中滿是懼怕之色,不自禁的倒退。

  “吼……”

  圣狼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結果就在那里干枯了,一身磅礴的血氣還有能量都被地表吸收。

  瞬息間,它像是蒼老了十萬年,周身龜裂,而后化成枯骨,皮毛腐爛又消失。

  “這是怎么回事?”小朱雀驚道,終于明白這片赤地多么的可怕。

  “末法之土,而且到了極限,會吞掉所有能量,連規則秩序都會被地表吸收。”楚風鄭重說道。

  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地勢,是天地大自然孕育出的絕地,一旦身陷當中,縱然是神也得死,干枯而亡。

  不過,在圣師留給他的那張銀色紙張上,也就是場域的終極傳承中,也提及過,這也可能是人為演化的。

  這就顯得有些可怕了!

  許多星球,甚至一方星空,以及宇宙等,都終有一天會面臨末法時代,這難道是人為所致?

  不過主流認為,末法時代降臨,應是天地自身演繹所致。

  “末法之土是極限,一顆星球真要變成這個樣子,那就不是只是末法時代了,而是末世!”

  楚風簡單介紹,說太多小朱雀也聽不懂,這十年來楚風也在利用機會研究場域,當然沒有戰斗的時間多。

  因為,那片大草原太浩瀚,兇獸無數,他疲于應付。

  “這要是不懂,貿然走進那片赤地中,真是凄慘呀。”小朱雀心有余悸,它的母親就是因為不懂落凰坡地勢,闖進去后慘死。

  繞行過這里,楚風看到前方一片山川時,他的火眼金睛頓時璀璨,化成符號,在虛空中交織。

  “神藥!”

  這一界的神藥可不簡單,比陰間的藥效強大太多了,得到陽氣滋養,非常了不得。

  楚風確信,真要采摘到手,憑借那株老藥中蘊含著的秩序符文,絕對能讓他立即晉升到映照層次。

  可是,盯著看了半天,他無奈嘆了一口氣,采摘不到,被那株銀色的小樹所吸引,看著它結著的銀果,楚風差點疏忽那片山勢。

  “這是破天峰,蘊含著沖霄的殺伐符文,有記載稱,昔年的強大進化者以自然為師,可謂師法天地,而許多劍道規則就是從破天峰這種地勢中領悟出來的。”楚風嘆道。

  這種地勢外界不去打破寧靜還好,一旦踏足,擾亂它自己有的自然平衡狀態,將爆發沖霄殺氣,斬盡臨近者。

  這讓楚風眼紅,一是眼饞那株神藥,二是眼紅這種地勢,若是長期觀摩,能參悟出無上劍道!

  可惜,他沒時間久留,此外這是為神級以上進化者準備的悟道之地,達不到那個層次,觀看破天峰也無用。

  楚風有些失魂落魄,進入禁地中,不是沒有看到好東西,而是看到了拿不著,得不到,實在讓他心癢癢。

  這株神藥必然可以讓他沖進映照領域!

  而若是陽間的神藥,效果則會更強,在陽間所謂神藥對應的層次為神,服食便可成神!

  完整的大天地,秩序也完善,神藥蘊含的規則碎片等自然也足夠多,藥效強烈很多倍。

  楚風略微走神,帶著小朱雀離開,結果才沒有走出去幾百步,他感覺情況不對,寒毛倒豎。

  一剎那,石盒發出微光,他帶著小朱雀沖進內部空間,而后果斷蓋上盒子。

  在最后關頭,他看到了一個自己,跟他一模一樣,只是嘴角帶著獰笑,有些冷酷,也有一些惡意,對他下死手。

  砰!

  石盒飛出去了,撞擊在山川上,顯然剛才挨了一記。

  不過,接下來沒有動靜了,一片寂靜。

  石盒內,一陣無聲,楚風滿臉凝重之色,略微感覺發瘆,怎么多了出一個自己?

  “你看到了嗎?”楚風問小朱雀。

  “看到了。”小朱雀低聲道,怯怯的,它有些不安,怎么有兩個楚風,萬一不小心跟假的走在一起,關閉在一個盒子中,那實在讓它身體發寒。

  等了很長時間都沒什么動靜,楚風開啟石盒,從縫隙中向外看,結果他眼睜睜地看著一個他自己在不遠處突兀的現身,直接殺來!

  他實在發毛,因為他感受到了那個人的氣息居然跟他一樣,而且實力相近。

  這詭異的第一禁地,讓楚風寒毛倒豎。

  他閉合石盒,結果外界又安靜了。

  楚風盤坐石盒空間中,默默思量,最后告訴小朱雀,道:“你等在這里,不要出去!”

  “別,萬一你敗了,那個厲鬼進來,跟我在一起,那場景太瘆人……”小朱雀大眼清澈,帶著懼意,有些怕怕的。

  “說什么呢,我去滅了他!”楚風嗖的一聲沖出去,迅速蓋上石盒并收好,幾乎是同時間,對面那個楚風殺過來了,嘴角帶著冷笑,拎著一個金色的骨棒,直接轟來。

  楚風眉毛直跳,他手中拎的也是金色骨棒,猛烈向前迎去。

  轟!

  就這么一擊而已,天地劇震,圣級能量傾瀉,這片山地直接下沉數十里,他們墜落進被砸出的深坑中,相互轟殺不輟。

  若非這是禁地,一棒下去,不知道要打成什么樣子呢。

  兩人激烈交鋒,全都是可怕的手段,一時間血液四濺,楚風負傷了,那個人也半邊身子染血。

  不過,有些地帶打不動,且土石演繹出神秘的符號,非常驚人。

  “嗖!”

  楚風沖上地表,跟此人決戰,他臉色嚴肅,自語道:“果然是這種地勢!”

  他認出來了,在圣師都沒有研究透徹、意外得到的那頁銀色紙張中,有一種記載——山川倒映。

  山川蘊含奇異的天地紋理,如同鏡面,能夠倒映出一個生物的全部神通法則等,相當的可怕。

  若是一群生物進入這種地勢中,只會映現最強者。

  可以說,那個人是楚風的倒映,他在跟自己悟透的規則戰斗,這山川太奇詭,連他的肉身都仿佛構建了出來。

  不過,楚風知道,那是法則的演繹,看著是血肉,其實是秩序等。

  起初,這種符文幾乎都蒙蔽他的火眼金睛,足以說明其可怕之處。

  楚風沒有退縮與逃避,在進化路上,有時候最大的敵人其實是自身,他以后要面對的是陽間的人,都很可怕,因此要嚴格要求自己,希望不斷超越自我。

  這一役有些慘烈,楚風與自己殺的山崩地裂,日月無光,在跟自身的對決中不斷檢討,探查不足。

  最后,他結束戰斗,他自己也差點丟掉半條命。

  對付這種倒映之身,想要擊敗,取巧、以非常規手段對付最佳,楚風跟“自己”廝殺,體驗足夠成時間后,自然不想把真身磨死,以反常的手段結束戰斗。

  他果斷沖出這片區域,不想一會兒后那個自己再次倒映出來。

  接下來的路上,楚風很謹慎,避開了多處可怕的地勢,化解死劫,不然的話闖進去的話必死無疑。

  他現在有心有感觸,圣師留下的那頁銀色紙張太有用處了,描述的一些地勢讓他可以在這里提前預判出前方是什么地方。

  盡管他無法化解,沒有達到那個層次,但是提前看出是什么地勢,避開就是。

  若是沒有那頁銀色紙張,他根本認不出。

  當然,石盒上的山川也是參照物,這第一禁地中的地勢,也有跟上面相仿的。

  一般的場域研究者,接觸不到這個層次的東西,自然會誤入其中。

  楚風感嘆,銀色紙張與石盒加在一起,相當于安全地圖!

  不過,數日后他笑不出來了,因為前方絕地成片,相連在一起,一重又一重,這次哪怕認出也無路可走,沒有辦法前進了。

  “到了,這應該就是禁地九重天中的第一重天!”小朱雀語音發顫。

  “什么意思?”楚風回頭望向它。

  “石狐爺爺沒有告訴你嗎,第一禁地中心地帶共有九重,我們真正臨近這片禁地深處了。”小朱雀答道。

  楚風只知道,第一禁地最核心地跟陽間時間流速一樣,根本不知道劃分為所謂的九重天。

  一時間,他臉色發綠,走了這么久,還曾被困大草原中十年,繞過很多絕地后,這才接近禁地深處?以前都是在……外部區域?!

  他以為闖過大草原后,就進入禁地核心地帶了呢。

  他有想詛咒的沖動!

  前方已經無路可走,哪怕他有一天成為場域研究領域中的圣師也不行,還是不足,沒法闖進那些絕地中。

  數里外,那些傳說中的恐怖地勢,都有鎮壓諸天之威力,彼此相連,徹底隔斷陰陽生死,正常來說,沒法進去。

  “誒,等一等!”楚風攤開獸皮圖,這是老狐貍送給他的推演圖。

  “符紙可能就出現在這片區域,不在禁地九重天內!”楚風疑惑。

  獸皮圖上,被老狐貍很惡趣味的畫了一個黑骷髏頭,他原以為是需要注意的一處可怕地勢,沒有想到直接是禁地九重天整體。

  “找一找!”楚風與小朱雀開始行動。

  “在那里,有一張桌案!”禁地九重天外,有一張破舊的桌案,完全是以巖石隨意雕出來的,粗糙而古老。

  其中一條桌案腿好少了一截,跟那瘸腿天尊似的,自身不全。

  最為吸引楚風眼球的是,在那桌案上有兩張符紙,其中一張雪白無暇,通體透亮,另一張碧綠,生命氣機蓬勃。

  “兩張符紙!”楚風心跳加快,它們不再九重天中,在外邊!

  兩人嘗試,用精神力去搬運,結果無效!

  此外禁地九重天的第一重天內,還有一張桌案,是玉石桌,上面也有一張符紙,紫霞閃爍,非常神圣。

  “小心一點!”楚風帶著小朱雀進入石盒中,一點一點向前挪動,他們的目標是瘸腿石桌上的那兩張符紙。

  事情出乎想象的順利,最終楚風成功將兩張符紙抓到手中!

  他們快速倒退,結果沿途也沒有什么危險。

  “很容易啊!”楚風驚訝,瘸腿老狐貍說,符紙積攢下來數張,不算少了,應該可以取到,這……沒騙他?

  “有人!”小朱雀扯了扯他的袖子,指向禁地九重天中。

  一剎那,楚風寒毛倒豎,吃驚的睜大了雙目,第一次這般的失態。

  他看到一個駝背老人,穿著灰衣,慢吞吞地從禁地最深處走了出來,是從第九重天過來的,來到第一重天。

  他顫顫巍巍,隨時會摔倒,手中持著一張赤色的符紙,如同晚霞般艷麗,他老態龍鐘,來到那張玉石桌前,將赤色符紙放了上去,緊鄰紫色符紙。

  又多了一張,是被人從禁地最深處送出來的!

  竟親眼看到這一幕,小朱雀心頭震撼。

  然后,那駝背老人抬頭,沖外面笑了笑,楚風剎那間毛骨悚然,在他看來,那看似平和的笑容竟顯得很猙獰!

  因為,他以火眼金睛看出來了,這駝背老人完全是由灰色物質組成的,竟負責向外送符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