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六十章 昔年天帝舊路

第九百六十章 昔年天帝舊路

  寂靜百年的石狐,這樣一嗓子突然喊出聲,讓楚風直接一個踉蹌,吧唧一聲,將它給摔在地上,果斷倒退出去。

  而小朱雀周身紅艷艷,巴掌長,原本站在這里,正在傷感,紅寶石般的大眼中噙著淚光。

  現在它受到驚嚇,尖叫著,撲棱著火紅的羽翼,翻落出去,停在遠處那里,怯怯的,怕怕的,被驚的不輕。

  “小兔崽子,你想摔死我啊?!”石狐氣憤不已,感知到,楚風剛才將它給搬起來了,這還真要將它給扔到禁地深處去不成?

  最為可氣的是,最后居然直接將它給摔在了地上。

  楚風一臉嚴肅之色,道:“前輩,你可知道,我又救了你一次,你欠了我一個天大的因果!”

  他這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兼且拼命攬功。

  楚風告訴瘸腿天尊,如果不是自己喚醒它,石狐此生將長寂,再也醒不過來,已經算是死到冰冷了。

  石狐如果不是成為一尊雕像,很想斜著眼睛看他,然后再給他一狐貍爪子,讓他明白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小朱雀大眼帶著淚花,又哭又笑,道:“前輩,幸虧楚風把你喚醒,你已經寂滅百年,我們都以為你坐化了。”

  石狐如果有血肉,肯定會面皮抽搐,還幸虧那小子?這全完是被他氣醒過來的好不好!

  它很想說,自己壓根就沒死,一直活著,只是不想搭理楚風,在休眠中節省精氣神。

  “沒有想到啊,你這小王八羔子,心黑手辣,居然想對我下毒手,要把我扔進禁地最深處!”它斥責楚風。

  楚風頓時笑了,他一直懷疑這老家伙沒有死,畢竟是來自陽間的一位天尊,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殞落。

  而且,它就是死估計也要鬧出巨大動靜。

  憑這頭石狐的性格,多半不會窩囊而亡,看它平日的樣子,一直很不甘心,怎么可能一個人默默坐化。

  總的來說,瘸腿天尊看著還算厚道,但是骨髓中肯定有許多壞水,還沒有冒出來呢。

  “前輩,搭把手吧,去那禁地中幫我們取幾樁造化!”楚風開口,請它相助。

  “我要是能出手,還會身殘與石化嗎,誰愿意呆在這片沒有希望的世界。”瘸腿天尊搖頭嘆氣,一句話,幫不上忙。

  “不用您出手,我精研場域,如今步入圣師巔峰層次,都快出觸摸到神師領域了,經過我于百年孤獨寂寞中的思索,終于研究出一種方法,但卻需要人配合,如今看來您這不朽的天尊之體最合適,堵在禁地某一關鍵節點上,幫我們擋殺劫……”

  “別說了!”石狐一臉陰沉之色,這是拿它當麻袋了,堵能量大壩上的缺口,迎擊滔天秩序洪水的沖擊?

  “你這是同意了?”楚風一副獻殷勤的樣子。

  “一邊去,看你就眼黑!”瘸腿天尊拒絕,死活不同意,直接說了一些可怕的事,陽間的禁地中又不是沒死過天尊,它親眼看到過。

  “您這么大的本事,就給我當成盾牌擋十幾次殺劫就足夠了,保證您自身無恙!”

  瘸腿天尊雖然石化了,但是明顯看到,那張臉發黑,擋一次還不行,還要十幾次,它想吐楚風一臉金蓮花口水。

  看它臉黑,楚風又進一步勸說,道:“我做過試驗,曾經撿到半截神級短刀,在您身上劃了四五十刀,您愣是沒反應,都沒蘇醒過來,身上連劃痕都沒有。”

  “我拍死你!”石狐劇烈晃動,黑不得飛身而起,給他一巴掌,這個王八羔子居然在它身上動刀?

  “我沒有惡意,只是在檢測一下,您這天尊之體到底多堅硬,事實證明,在您臉上剁了二十八刀都沒事,證明您體質無雙,肯定能夠勝任,幫我們擋住禁地中的幾次殺劫。”

  楚風磨嘰,告訴石狐,他用場域手段測算過了,擋過那幾次殺劫,就能拿到禁地中的一些好東西,都是大造化!

  “老夫滅了你!”石狐哐當一聲,周身發出微弱的光,翻滾過來,向著楚風撞去。

  同時,它滿臉都是黑色石斑紋,道:“想將我當肉盾,還說我臉皮結實,你這是諷刺本天尊嗎?”

  最終,楚風請人失敗,在他一而再的澄清下,石狐愛搭不理地指點他,給了他一番建議,若是能進神境,還是有希望的,不然根本別想進禁地九重天中。

  楚風嘆氣,默默轉過身去修煉,距離百年時間節點還有八個月的時間,光陰真的補不足了,想成神最有效的捷徑就是獲得禁地中的神核!

  可惜,這條路走不通,還得要靠他自己。

  他卡在映照巔峰有些年頭了,就像當年沖進圣級大圓滿般,距離破關就差一層窗戶紙,可是卻始終無法突破進去。

  這些年他在禁地中的殺的映照生物不算少,吸收的神性顆粒足夠多了。

  “你太急于求成,欲速則不達,越想突破,那冥冥中的秩序越是壓制你自身動彈不得,無法領悟成神最后一步。”石狐指點。

  這一次楚風安靜了,認真聆聽,一副虛心請教的樣子。

  然后……就沒然后了,石狐沒有說成神之法,壓根就沒有講道的欲望。

  “前輩,你這是在消遣我啊。”楚風鄙視它。

  石狐嚴肅說道:“歷代天尊,古老時代前的大能,從未聽說過突破境界時需要指點,寧可自身卡在某個層次漫長時光,也不會放棄自身悟道的契機,那是機緣,那是在與天爭,奪天地中的造化碎片,你甘愿放棄嗎?”

  楚風嘆氣,他現在只是想成神,自身體內積淀了不少灰色霧靄,而且是野路子出身,他壓根就沒有想藉此身傲視天下,現階段無需完美。

  “我現在只是為了成神,提升戰力,時間真的不多了。”

  “這樣急功近利不好,不要被仇恨蒙蔽你的雙眼,自毀前程。”瘸腿天尊鄭重地勸道。

  楚風輕嘆,道:“我是為了復仇,但也是在修行,我為自己準備了一條后路,尋到了一種法,在你給我的那本提及如何培養最強天才的手札中有記載。”

  石狐思忖,而后動容,道:“你說的是破敗之路,一歲一枯榮,最終由衰而盛?!”

  它真的被驚到了,自然明白這條路多么的艱難,那簡直就是一條死路,十分坎坷,無比的崎嶇。

  “走到這一步不易,可我終究錯過了黃金進化路,那是一個階段,我已經失去,而且我身上有詭異物質,無論如何,想要成為最強,現階段都有了太多的瑕疵,唯有破敗之路可以讓我崛起。”

  這條路就是為那些前期有遺憾、錯過黃金進化時期的生靈準備的,于破敗中重塑真我,掙出一個新生。

  前提是,你能承受的了,此路太艱難,動輒就會自我衰敗,永寂下去。

  連那手札中都在告誡,從古到今,能成功者少之又少,沒有大決心者還是放棄吧,不然是找死。

  石狐嘆氣,道:“這其實是我師傅收錄到的一種殘缺的法,并不完整,當然以你現在這個境界,倒也能用,畢竟你離天尊還遠呢。”

  “殘法?”楚風發怔。

  仔細回想也是,這像是一種有缺憾的法,有破敗后再崛起之氣魄,但是他隱約間覺得,缺少一些什么。

  “你仔細研讀了嗎,真正悟出了嗎?”石狐看著他,又道:“此法將自身當作異土,在血肉與魂光的核心埋下一粒種,原本的你會不斷破敗,等待新我的降生,這是一個何其殘忍的過程?”

  同時,它更是嚴肅的告知,舊我與新我之間那種割裂,那種對立,那種舍棄與培養,太矛盾與痛苦了。

  新我的成長,會是喜悅的,但是舊我的逝去,充滿大悲,也是絕望的,是原本自己的靈魂在干枯,宛若異土,在活祭自己。

  這是一條殘酷的道路,絕非一帆風順,有人撕裂為兩個人,一念成神,另一念為魔,先天對立,彼此對抗。

  還有人在割裂的過程中就死去了,被這種逆天舉動而引來的無邊業火燒成灰燼。

  還有人更是“舊我”占據優勢,斬殺新我,似在證明這條路錯了,大敗而亡,最后也熬死舊我自身,徹底從天地中消失,輪回中永遠不可見。

  “最終,培養出一個元胎,血肉與魂光皆在,但卻是從干枯衰敗的舊我中掙扎出來,眼睜睜的看著昔日的自己枯萎,死去,化成老皮與殘骨,何其殘酷。”

  瘸腿天尊感嘆,連它都覺得這條路非正常人可走,古往今來那么多天縱絕艷之輩,卻沒有幾個人走的通這條路。

  楚風聽完后也有些頭大,他從最強手札中了解到的東西可沒那么多,現在的確有些凜然。

  “我所能選的路不多,當初也沒覺得過于可怕,所以這自然成為重要的路,而且我看到,這種法有明確記載,能褪盡詭異物質,從此無懼灰霧!”楚風道。

  可滅詭異物質,這是他當初選擇此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同時,這條路一旦成功,那真的會無比強大,從手札中的只字片語就可以看出,連瘸腿天尊的師傅——那位大能,都在驚嘆,言語中十分推崇那種道果,恨不能走上一遍。

  手札是石狐的師尊寫下的,當中都是那位大能從陽間各地收錄的培養最強天才之法。

  “你要慎重!”瘸腿天尊一再告誡,提醒楚風,這條路太艱難,跟自殺沒什么區別。

  同時,他又提及,這種法根本不全,疑似缺少相應的至強呼吸法,因為當初的開創者太逆天,沒有其呼吸法多半事倍功半。

  “這是怎樣的一條破敗之路,究竟是何人最先走出來的?”楚風認真地請教。

  “疑似天帝舊路。”石狐悠悠地說道。

  “什么,這是你們陽間天帝歷中的那位所創?”楚風震驚。

  “不是。”石狐搖頭道:“是史前歲月中的殘法,這天地中有些曾經高高在上的存在,哪怕他們消逝了,不在了,留下的殘痕,也證明著曾經的無上輝煌與璀璨,而我們目前還只是路途中的見證者,沿著他們的路前行,去尋覓更遠的路,更遠的道,我們還不夠強啊,看不到曾經一些路的終點在哪里戛然而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