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成神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成神

  楚風怔怔出神,皺著眉頭思忖,聽到這竟然是史前歲月中的殘法,涉及到非常久遠的進化文明,他心中頗不寧靜。

  昔日,有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不知道這種生物在進化的路上走到哪里,不知道終點在哪里,路突然斷掉。

  昔年舊事令人遐思,亦讓人敬畏。

  小朱雀在一旁發呆,有些走神。

  楚風覺得,既然有史前強者,有不為人知的進化文明,那么這條路從古到今一定不是唯一的,會有岔路,會有錯路,也會有未知的道。

  他想到很多,神游太虛。

  此時,石盒、輪回路、煉獄這些在楚風看來,都顯得無比的古老與久遠,是否與史前年代有關?

  同時,這些是否涉及到進化道路上的支路、岔路等?

  楚風不平靜,心中思緒萬千,念頭很多,甚至還曾想到輪回路盡頭那個泥胎,也想到自己擁有的三顆種子。

  他思維發散,心緒激蕩。

  甚至,他思及到陽間、異域等宇宙中的第一禁地,到底有什么秘密,為何每隔一段歲月就要出產符紙?

  “前輩,這片禁地中為什么有濃郁的灰霧,曾化成一個駝背老人向外送符紙?”楚風突然開口。

  他一直想問這些問題,但是怕瘸腿天尊避而不答,所以抽不冷子尋問,并盯著它觀看。

  可惜,瘸腿天尊石化了,面上毫無表情,很僵硬。

  “這片世界本就有大量詭異物質,這里出現不是很正常嗎?”石狐平靜地開口。

  楚風感覺到,它在敷衍,沒有回答真相問題。

  他還想問,結果瘸腿天尊目光爍爍,道:“這里是第一禁地,慎言!”

  楚風想了想,暫時放棄了。

  這地方的確令人發瘆,曾露出猙獰笑容的駝背老人就在禁地最深處,不知道是否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很久后,楚風拋開這些思緒,現在他的任務是成神,他迫切需要提升戰力!

  “終是要走那條路嗎?畢竟是殘缺的法,且太艱難了,沒有相應的呼吸法輔助。”石狐很嚴肅,鄭重告誡。

  看著舊我死去,從老皮與殘骨中蛻變出一個新我,一個無暇的神胎,以原本的我為異土,活祭自身,的確很可怕。

  楚風思慮后,輕輕一嘆,并未下最終決定。

  他去修行,感悟神之秩序!

  此刻,他走向禁地中的一片秘境,盤坐下來,運轉盜引呼吸法,周身晶瑩,能量迅速流轉著。

  “這盜引呼吸法究竟什么來頭?”

  楚風有心也想問石狐這個問題,但是,最后他克制住了,他感覺這是古老的法,從上次陽間人的態度看,非常想得到。

  無論石盒還是種子,亦或是盜引,他都暫時不想泄露給一位天尊。

  “去渡劫!”

  兩天后,楚風確信自身這層窗戶紙需要一種氣機,不再枯坐,想去禁地外面,將這數十年來的天劫一起渡盡。

  在這里呆了七十二年,一直沒走出去,楚風殺的映照級生物不算少,他自己都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神性粒子。

  果然,這天劫霸道而漫長,楚風僅是渡劫就花去十幾天,簡直讓人無語。

  就是石狐都目瞪口呆,它從未見過這么漫長的天劫,這根本不像是真的!

  當然,楚風不可能一口氣渡下來,事實上他沒難為自己,非常惜命,只要疲累了,便會遁回第一禁地中,躲避開雷霆。

  就這樣,他等于分割了天雷,躲開了必殺的死劫!

  顯然,這么多天劫不斷洗禮,沖擊他的肉身與魂光,讓他的基本素質達到了神級,無論是肉身還精神力,都絕對恐怖。

  一如過去,他差的只是神級秩序的掌控!

  在這十幾天中,他接連渡劫,實在太熱鬧,縱然是在地下最深處,到最后也驚動地表上的生物。

  毗鄰這里的深淵中,有生物趕來,遠遠的探查情況。

  然后,兇獸高原也得到消息,有神祇的后人率領人馬殺來了,因為得到消息,疑似是那個域外陰靈在渡劫。

  域外陰靈最近兩百年鬧出風風雨雨,先有小武神等人被殺,接著七十二年前武神與巫神的繼承人亦被斬,引發軒然大波。

  若非這里挨著深淵,有神獸蟄伏,兇獸高原的武神等就可能親自出動了,殺向這里。

  兩個陣營的大戰才結束幾十年,他們不想因為誤會而再次爆發起來。

  “嗯,終于找到這里來了。”楚風看到禁地外的大批人馬,一點也不擔心,連神都不敢進來,他有什么可怕的?

  “果然是你這個陰靈!”外面有人喝道,那是一個金發中年男子,手持長矛遙指楚風。

  楚風曾被通緝過,許多人都看到過他的畫像,無論是陰靈狀態的,還是有血肉的,都早已被人畫出過。

  “域外的陰靈,滾出來受死!”

  禁地外,這是一大片人馬,全都是高手,沒有一個是弱者,大聲喝斥。

  楚風聽著對面那個手持長矛的金發中年男子,道:“是你,我第一次來禁地時,就正好曾與你們相遇。”

  不過,那時楚風沒有露真容。

  百年前,這個中年男子不斷投擲飛矛,讓楚風在禁地中無比狼狽,身負重傷。

  “很好,咱們今天正好清算!”楚風喝道。

  除卻這個金發中年男子外,他還看到了其他人,當年有人揚言要將小朱雀養成籠中鳥,送給神祇,那人也來了。

  “殺!”

  雙方幾乎沒有什么過多的言語就交手了,都想迅速格殺對方。

  “神器?!”

  楚風凜然,對面有人持神器要鎮殺他,還好他曾在禁地中尋到神級斷刀,無懼這突如其來的一擊。

  那是一口神劍,光華四射,是武神的佩劍,被他的后人帶著,要來此地鎮殺楚風。

  “鏘鏘鏘……”

  火星四濺,神器對決,刀劍交擊,震耳欲聾。

  很可惜,就是武神的親子到來都沒用,被楚風格殺了,因為他的肉身已經算是成神,先天強大!

  斷刀掃過,光束暴漲,震開對方的神劍時,將武神次子擊殺,血淋淋。

  這一次替死符都無用,因為是被神器——斷刀所殺,超越映照級!

  嗖!

  楚風一把將那口神劍奪到手中,頓時黃金光暴漲,劍芒如同金色的駭浪,在這片地帶瘋狂洶涌。

  噗噗噗……

  這一戰,沒有任何懸念,哪怕對面還有神器,且人多勢眾,但是依舊不敵,被楚風大開殺戒之下,橫掃了很多人,鮮血四濺。

  沒有人不怕死,怎么也想不到,面對一個映照者,并不是神,到頭來卻吃了大虧,帶來幾件神器都不行!

  “哪里走!”楚風盯上了當初用飛矛投擲向他的中年男子,一路掩殺過去,噗的一聲,劍光如虹,將那人斬殺,頭顱飛起。

  那中年男子的魂光想遁走時被一劍刺穿,而這金色利劍可是神器,讓那中年男子慘叫,死于非命。

  這是一場追殺大戰,景象讓人愕然,一個人而已,追殺一大群人,來自兇獸高原的強者潰敗,不乏神子!

  到頭來這批人幾乎被殺光,楚風肉身比肩神祇,手持利劍,實在勇猛無敵,這些人根本擋不住。

  “不要顧及了,請神來誅殺陰靈,他成長太快了!”有人喝道。

  事實上,在有些人殞落前,早已焚燒掉手中的特殊信符,已向外傳遞消息。

  楚風仗劍而行,殺盡對手,腳下盡是伏尸,最后他返回禁地中。

  在此過程中,他吸收了大量的神性顆粒,還有部分道祖物質,周身有要爆炸的感覺。

  “遲遲不成神,無法領悟最后的神級秩序,這樣下去,我用異術吸收的神性顆粒太多,會自爆。”

  連他自己都擔憂了,最后關頭,他心中念頭一動,開始初步走那條破敗之路,以自身為異土,埋下一粒種,孕育新我。

  同時,這些吸收來的神性粒子等也成為養料,跟自身血肉等融合。

  楚風愕然,這一刻,他簡直難以置信,他初次嘗試,就已經埋下一顆新我的種子,暫時成功了。

  在汲取肉身、魂光的能量,將他們當做異土!

  不過,他又釋然,這是起步階段,較為容易,就怕真個培育出神胎時,那就恐怖了,這新我將會與舊我激烈糾纏,天生對立。

  “我這條路是不是選擇錯了?”楚風在自問,不過現在還有糾正的機會。

  哧!

  幾乎是同時間,那張窗戶紙被捅破了,越是努力進行時越是不可得,現在想進行另一條路嘗試,結果他成神了!

  轟!

  天地劇震,四方轟鳴,楚風所吸收的神性粒子瘋狂涌動,身體不再有爆炸的感覺,將之吸收與煉化了,自身實力在迅速增長。

  同時,所謂的破敗之路,以自身為異土,培育一個新我,現在暫時平和了,不再需要汲取神性能量。

  畢竟,這才剛開始,埋下種子后,需要經歷歲月的熬煉,以后才有機會培育神胎出世。

  而現在他已經成神,精氣神澎湃!

  “前輩,我現在的實力夠了,可以進那九重天中撿造化了,你我同去!”楚風再次請石狐相助。

  他知道,自己即將離去,在這個世界達成目的,不過還不夠保險,他想從九重天中帶出一些東西。

  此外,他估摸著武神、巫神等也已經快到了,離開前會有神戰,他不介意離開前先屠掉各路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