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

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

  楚風按捺不住,想要大開殺戒,狩獵來自陽間的神祇!

  ……

  山地間,小橋流水,亭臺樓閣,煙霞迷蒙,宛若一片瑰麗的仙境。

  楚風坐在一棵被雷擊過的古樹下,雖有黑色焦痕,但卻也抽枝發芽,滿樹青翠,并結出一些黃澄澄的果實,流光溢彩。

  他在檢查小道士的身體狀況,小小的肉身素質絕佳,而魂光更是強的驚人,一旦破了胎中迷,必然會實現超級進化。

  楚風輕嘆,帶回來幾張符紙,但是現在卻沒有辦法給他,小道士還沒有覺醒,只是個孩童,根本不知道符紙的重要性。

  可是,他卻要路上路了,要去屠神,需要早點安排好離開后的事,他希望小道士能夠在短時間內復蘇。

  盡管那樣的兒子不如現在乖巧,甚至可以說十分討人嫌,嘴皮子特賤,每次都想拎起來打,但是那樣的小道士卻可以在他離開后自保,讓人放心。

  “最近一年,陽間人始終在尋找這個孩子。”大夢凈土的老圣人告知,面帶憂色。

  陽間人已經從一些告密者、帶路人那里了解到關于楚風的所有情況,知道他還有一個孩子,而且是唯一的血脈,但是讓他們不理解的是,上一次居然漏過,沒有找到這里。

  一年來,陽間人自然在找楚風,得知他未死后恨不得掘地三尺,同時也在找小道士,以他唯一的子嗣要挾。

  陽間人明白,殺死楚風父母、道侶、所有親朋故友后,他肯定已經發瘋,除卻那個孩子外,再也沒有什么能夠威脅他。

  但是,讓他們失望了,無論怎么找,都沒有辦法尋到小道士,甚至連黃鼠狼認真推演也不行,一片混亂。

  “還處在胎中迷中,輪回之力未散盡,自然推演不出。”石狐頗為吃驚,沒有想到親眼目睹一個轉世者。

  他知道這種事,但是根本沒有見過,而眼前竟有一個實例!

  “這小家伙不簡單!”石狐開口,認真盯著小道士。

  “嗯,我兒子說他前世是天尊。”楚風道。

  瘸腿天尊:“我#¥%!”

  它怎么聽怎么覺得楚風這是罵人呢,斜著眼睛瞪他,石眼中冒殺氣!

  “小子,你在挑釁我!”它的眼神越發綠油油。

  “域外又有人來了,進入這片星空中,這是半年來陽間人馬第十一次從附近路過,著實讓我們擔心。”老圣人告知。

  他們在星空外有據點,可以提前預警等。

  楚風聞言,頓時如同一頭怒獅般,猛地抬起頭,殺氣騰騰,他還沒有去找陽間人清算,對方卻一直在惦記他的兒子,實在該殺。

  下一刻,他從這里消失,出現在這片星空深處,看到支隊伍,騎著坐騎,穿著明亮的甲胄,一個個都陽氣滾滾,宛若天兵天將。

  其中,除卻幾個帶路人屬于陰間宇宙外,其他十幾人都是陽間的圣者。

  此時,在他們面前無聲無息出現一個年輕男子,身體頎長,黑發晶瑩有光,雙目深邃,正冷漠地看著他們。

  “楚風!”

  “他是楚風!”

  帶路人驚叫,明顯露出懼意。

  至于陽間那些人也都吃驚,他們在尋楚風的子嗣,沒有想到時隔一年后,居然發現他這個正主。

  一時間,他們又驚又喜,這意味著完成了任務。

  當然,他們也有強烈不安,一年前太武天尊的道身都死在大淵中,而這個土著是如何活下來的?

  “楚風,我們帶著誠意而來,奉神諭請你去陽間,有神王想親自收你為徒。”隊伍中,一個騎坐在金色蝙蝠上的人開口,盡量露出和善的笑。

  這自然不是真心的,只是為了穩妥起見而已。

  “轟!”

  楚風一步邁出,出現在他們當中,一把將這個人脖子攥住,徹底拎起來,俯視著他,道:“殺我父母妻兒,還想收我為徒,你們這些渣子!”

  “誤會,我們不是太武門下,而是來自其他道統。”這個人艱難的喊道。

  附近,其他人都早已祭出兵器,要跟楚風拼命,然而在噗噗聲中,他們全都解體,化成一片血霧,又焚成灰燼。

  楚風搜魂,已經了解到,這些人有太武的門下,也有渾羿、元始、亂宇的后世徒子徒孫。

  同時,他也將帶路者的身份弄清,最后砰的一聲,這片地帶所有人全滅,魂光化作宇宙塵埃。

  這些都是小魚,成不了氣候,但楚風已經從他們魂光中了解到足夠多的事!

  楚風消失,回歸那顆小行星。

  他帶著小道士告辭,離開此地,準備在斬殺陽間諸強前,了卻一些紅塵事,也希望在此過程中激發出小道士的宿慧,破除胎中迷。

  “陰間可真冷呀。”在路途上,小朱雀渾身鮮紅的羽翼發光,她已經自封一部分修為,但隨時可以破開禁制。

  冷嗎?楚風沒有任何感覺,不是因為實力增強了,而是因為早已適應這片宇宙。

  在路上,他沒有任何話語,帶著小道士,橫渡燦爛的星海,體驗著陰間宇宙寧靜的美,越是將離開,越是有些不舍。

  途中,他請教老道士,如何才能讓一個有宿慧的人覺醒,破解胎中迷難題。

  “多對他講一些昔日舊事,或者經歷一些相似的情景。”這是石狐的建議。

  一片黑暗橫亙前方,吞噬所有的光線,這里是大淵,讓瘸腿天尊都覺得毛骨悚然,哪怕它石化了,也覺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驚悚。

  “快離開!”它真的有點受不了。

  楚風在這里默默祭奠,曾經的親故都死在這里。

  他凝視深淵,很渴望再次見到那個白衣傾城的女子。

  然而,他在這里等了很長時間,都沒有任何發現,妖妖再也無法出現世間了嗎?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深想,怕知道最后的結局,內心黑暗與絕望。

  楚風取出一張雪白的符紙,然后,輕輕松開,它就這樣墜落在大淵中,向著下方飄去,迅速消失。

  “小子你瘋了?!”連石狐都驚叫。

  這東西價值連城,便是陽間的那些古老道統、無上大教都想得到,為了這樣一張符紙可以打生打死,血流成河,結果楚風就這樣隨手拋棄一張。

  “妖妖!”他輕喚,其他什么都沒有說。

  在這個地方站立很久,最后他才不舍與不愿的離去,他還有太多的事要去做,沒有辦法陪伴在這里。

  直到遠離,瘸腿天尊還在痛心疾首,說楚風太浪費,這簡直是無度的揮霍。

  同時,他懷疑,大淵就是這片宇宙的第一禁地,理應出產符紙才對,可是目前有些不對勁兒!

  接下來,楚風行走于星空中,去了一處又一處生命源地,但是他漸漸皺起了眉頭,他想暗中去看望陸通、千里眼杜懷瑾、葉輕柔等人。

  當初,這些人也都離開地球,被分散安置于各地,然而至今去尋,沒有找到。

  這些星球上,有許多門派都已經半空,報名去參加陽間選拔陰間種的試煉,被帶走了。

  “他們被裹挾,跟著進入混沌宇宙了?”楚風皺眉。

  接著,楚風去了道族、佛族、亞仙族等地,去了解情況后,神色凝重,強大如這些進化種族,居然半空,大多數人都不在了!

  他想見一些故人,比如銀發小蘿莉映曉曉、映無敵等都沒有機會了,他們被陽間的本族使者帶走,目前在混沌宇宙中。

  走遍星空,大抵如此,元世成、元媛等太多的人都離去,想見到一些熟人都不能,望遍星空,曾經的故交居然一個也見不到了。

  便是元魔還有紫鸞也不在了,尋覓不到。

  舉世寧靜,失去往日的喧囂,竟顯得這般清冷,楚風越發有種感覺,他真的需要離開了。

  下一刻,他消失,出現在一片偏僻的星域中,降臨在一顆無人到訪的小行星上,掘開土層,挖入地下深處。

  “人呢?!”楚風發呆,妖妖的姐姐不見了,那口綁縛著母金的古棺不在了,徹底消失。

  “前輩!”楚風身體發涼,在這里大喊,他當初就是怕將老人藏在地球上會出問題,將他帶了出來。

  結果還是出事了,沒有逃過一劫嗎?

  可是看情況并沒有打斗的痕跡,這又讓他狐疑。

  楚風睜開火眼金睛,遍尋整個星球,終于,他有所發覺,在地底深處一塊不起眼的青石上,他看到幾個字,經石狐辨認后,他知道了那是什么。

  “妖妖……我的妖妖,爺爺要為你報仇!”

  當看到這些話后,楚風心頭大震,老人暫時恢復了幾許神智?但是,還是容易出大事,很可能會徹底失去自己的意志啊!

  看著這行字,他能體會到老人的心情,跟著心酸,能體會到老人的無助與傷感還有凄涼,以及最后的赴死決心。

  “千萬不要出事!”楚風呆不下去了。

  “你急也無用,這是很久以前的留言。”瘸腿天尊開口,接著它又神色無比凝重,道:“同時,你不要太擔心,可以在一個陽間天縱奇才身上栽種母金的生靈,必然是陽間大能,這是他的實驗體,別人不敢毀掉。”

  楚風回到了地球,行走于一處又一處舊地,帶著小道士,還有瘸腿天尊與小朱雀。

  從昆侖到龍虎山,再到東海等,再到嶗山與普陀山等,都留下他的足跡,想到昔日事,但是如今卻看不到那些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