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

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

  “哈哈,我屠神了,一歲就將陽間的一位神祇轟成渣,天縱神武,非我莫屬!”小道士在那里狂笑。

  然而,他聲音稚嫩,黑寶石般的大眼撲閃,實在沒法體現出神武氣概。

  看他這么得瑟,在那里奸笑,石狐真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受不了這小賊。

  同樣的,那位神也是心態炸裂,被一個毛孩子丟石塊,將身體砸斷,是真的嗎?他居然……四分五裂。

  轟!

  他一滴血便可以重生,神光澎湃,迅速塑造真身,想要逞兇,結果楚風到了,一把拎住他的脖子,提進混沌中。

  “我不服!”陽間這位神低吼,感覺太憋屈,被一個孩子差點干掉,他看向小道士,又看向那座石像。

  “這是什么石料?”不問清楚的話,他死不瞑目。

  現在,他被楚風壓制的無法動彈,但還能開口說話。

  石狐的臉黑的發亮,被人砸出去也就罷了,這個毛神還這樣助攻,說他是石材?

  “你個毛神,找死嗎?吾乃天尊是也!”石狐冷冽地開口。

  來自陽間的神盯著石狐,仔細辨認,最后一聲大叫,他非常驚悚,因為他認出了,這疑似真的是陽間昔年的一位天尊!

  他內心惶恐,這位天尊當年失蹤了,現在站在楚風這邊?

  未容他多想,楚風將他干掉,小六道時光術催動起來,將他轟殺,大面積的神性粒子飛出,還有絲絲道祖物質彌漫。

  楚風周身璀璨,如同一尊不朽的神王,屹立在混沌中,神性物質增加,越發的強大。

  很快,他又恢復如常,帶著笑容走過去向石狐賠罪,說熊孩子不懂事。

  小道士也干笑,說一時情急,見那位神祇沖過來,為了自保而胡亂扔東西,實在是沒忍住才這樣下手。

  石狐瞪眼,看向楚風,道:“不愧是你親生的,肯定是你的種,沒跑!”

  在它看來,這對父子天性太一致了,有時候實在缺少道德!

  楚風假裝沒聽懂,這臉皮相當結實,道:“肯定是親生的,您看,這鼻子這眼睛,跟我一樣的俊。”

  小道士使勁翻白眼,都不想理他,如果不是楚風大魔頭搶了他的黑色符紙,他應該降生在陽間才對。

  石狐瞪著他們父子二人,遇上這么一對奇葩父子,它真想教育一下他們,奈何行動不便。

  小朱雀也很無語,看著他們三個。

  “陰間事大體已了結,終于斬盡這些神。”楚風輕嘆,不過還不算完,從剛才死去的神的魂光中,他了解到還有映照級、圣級進化者,來自陽間。

  “你們在這里等我。”楚風說完,直接消失。

  以他超級神祇的實力,縱橫在這片宇宙中,自然是如履平地,就在當天楚風接連十八殺,共滅掉十八股陽間人馬。

  這震驚了整片陰間宇宙!

  然后,有人聲稱看到過神戰,陽間數位神祇都死了,被人收割走生命,從海天族到冰神宮,再到陰間宇宙邊緣,都有神殞落。

  可惜,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是誰所為。

  楚風很平靜,除掉這些人后,沒有任何的欣喜與激動,因為這連開胃小菜都算不上,真正的狩獵才剛開始。

  真正的高手,太武天尊、渾羿等人的弟子,大多在混沌宇宙中。

  而且,有天尊的血脈親臨混沌宇宙,這才是他最為主要的目標,想獵殺那些天尊級存在的后裔!

  終要上路了,楚風看著混沌海,又看向不遠處的一艘朱紅色大船,它成為了無主之物。

  在上面,貼著一張天尊法旨,還剩下半截,橫渡過混沌雷霆海時,那法旨被毀掉一半。

  “若是有人動用天尊法旨殺我,石盒能抵住嗎?”楚風瞳孔幽幽,當然這是最壞情況,平日他會無比謹慎。

  同時,他現在就想做下試驗。

  “爹,你就要離開了,我無法陪你去混沌海那邊。”小道士嘆道,他知道,跟著過去的話,只能當拖油瓶。

  “我自己上路,你們都留在這邊。”楚風道。

  同時,他取出身上的一張符紙,遞給石狐,要留給它去轉世,至此楚風身上一張都沒有了。

  他拋進大淵中一張,不知道妖妖是否還能再現。

  他給了小朱雀與小道士各一張,他們注定要轉生去陽間。

  最后這一張,他送給石狐,不給自己留后路,想要在破敗中崛起,走那條對自己來說最為殘忍的道路。

  斬舊我,蘊新我,等待神胎蛻變而出!

  然而,石狐沒有接受,他很嚴肅與鄭重,告訴楚風,天帝舊路畢竟是殘缺的篇章,缺少相應的呼吸法,讓楚風一定要慎重。

  同時,它讓楚風將這張紫瑩瑩的符紙收起來,不管怎樣說,帶上它上路都是一張保障,哪怕意外被殺也不怕。

  “前輩,你也需要,而我畢竟還有一條路可走!”楚風道。

  石狐道:“我不需要它,既然我已經逃出異域,來到這片宇宙中,意味著我已經有了打破宿命的機會。”

  它有某種大氣魄,想要憑自己化掉它師傅留在它體內的禁制,打破禁錮,超脫出來。

  “要么死在這里,要么藉此磨難努力活下去,在此新生,當有一天面對我那師傅時,正面相遇也無所畏懼。”

  它下決定心,要么死,要么超脫而比肩他師傅!

  它告訴楚風,收好符紙,關鍵時刻或許能保住他,去陽間轉生。

  楚風收起符紙,對瘸腿天尊不再那么戒備,憑著直覺,他感覺石狐對他始終都沒有惡意。

  早先防備,主要是他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體驗了各種磨難,不得不謹慎小心。

  “我要上路了,如果獵神成功,將混沌宇宙的敵人都殺個干凈,我還會回來,看望你們,而若是失敗,則直接轉生陽間,不知再見是何年。”

  告別之際,楚風說道。

  “我要在紅塵中磨礪小朱雀的心性十年,然后,會放她去陽間投胎。”石狐告知。

  “爹,我想……”小道士一陣猶豫,眼睛發紅,居然蘊含著淚光。

  “你怎么了?”楚風問他。

  “我現在幫不上你什么忙,想立刻上路,去陽間從頭開始,走最強天才之路。這個宇宙太小,最高成就也不過是映照,不足以讓我成長,沒有辦法我為娘報仇!”

  難得的,他很鄭重,雙目發紅,幾乎要落淚。

  這是在死別,他想要踏進輪回路!

  在看到楚風施展異術吸收神性粒子時,小道士已經明白這個親爹為什么這樣強大,跑到異域去百年,不計后果,完全徹底豁出去了!

  雖然也曾爭吵,也曾喊他這個親爹為大魔頭,但是,血濃于水,畢竟已是父子,而他現更是動容,知道楚風這么做的目的,是為了報仇,為一群兄弟,為秦珞音……

  小道士決定,他要早點崛起,去陽間打前站,有朝一日跟楚風一塊去殺太武等天尊!

  楚風沉默了片刻,這是他與秦珞音唯一的孩子,曾答應她,要照顧好這個孩子。

  現在,小道士要自行兵解,轉生陽間,這是否也意味著,終究是沒有保護好這個孩子呢?

  可是,楚風也明白,他不應該攔著,小道士將來要有所成就,應該去陽間,趁現在早點去轉世,走最強者之路。

  此外,小道士身上也有詭異物質,現在不是很嚴重,但也需要天尊甚至大能化解,但以他的身份無法去找那種存在。

  而走輪回路,光明死城中的石磨盤,卻可以幫他徹底化盡灰霧!

  “你娘……讓我保護好你,照顧好你。”楚風開口。

  小道士的眼睛更紅了,有些傷感,落下淚水,道:“正是這樣我才要去陽間,早點轉生去找她,保護好她,到了陽間她依然是我娘,我不會改口!”

  同時,他也是第一次敞開心扉,道出自己的根底,不是老妖怪,不是天尊,只是一個天資絕世的奇才,被譽為無上之資。

  “好,你去吧。”楚風摸了摸他的頭。

  “爹,要分別了,陰陽相隔之際,我只想問你一件事。”小道士嘆道。

  “你說。”楚風點頭。

  “咱家的傳家之寶到底是什么?”

  原本還很傷感,氣氛憂傷,可是小道士最后這一句話直接就給破壞了。

  或許這是他有意為之,不想生死分別時,各自沉重上路,想要歡笑多一些。

  旁邊,石狐與小朱雀都無語,看著這對父子。

  楚風微嘆,取出石盒,道:“是它,但卻不是傳家之寶,我意外得到的。”

  小道士愕然,他其實只是想緩和下氣氛,不要這么傷感,結果楚風真的告訴他了,滿足其心愿。

  “前輩,你能看出這是什么嗎?”楚風問石狐。

  “我現在這種狀態,能看出什么。”瘸腿天尊其實心癢癢,但是卻沒有辦法研究,盯著看了很久,它有種懷疑與推測。

  “難道當年的那面墻只是這石盒的一個面?!”它說出這樣的話。

  “唉,我就要去轉生了,就是知道了咱家的傳家寶,哪怕你給我,也沒法帶著上路啊。”小道士遺憾。

  他可以在陽間被生出來,可是,這石盒怎么生?

  隨后,楚風做實驗,用石盒收那天尊法旨,看能否對付。

  嗖的一聲,朱紅色大船上的半截符紙被他收進石盒內,哪怕移進混沌中,符紙也可以被壓制在石盒內,他心中有譜了。

  在陰間,天尊符紙沒有辦法發威,但是到了混沌宇宙,那就不一樣了。

  最后,楚風上路,沒有使用陽間人的大船,而是收自身于石盒中,開啟一點縫隙,橫渡混沌海。

  他一個人孤獨的上路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