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神靈殞落一波

第九百七十八章 神靈殞落一波

  混沌中,非常危險,發生什么都有可能。

  有人在橫渡時發現莫名的龐大尸骸,稍微臨近而已,就會被它逸散出的腐爛物質侵蝕,神道根基盡毀。

  也有人遇到無盡的秩序符號,刺目之極,哪怕貴為神王,也會在一息間被撕成碎片,永世不得超生。

  還有人發現開天前的莫名東西,一旦接近,九成的人都會死去,偶有回歸者也發生異變,生不如死。

  當然,越是危險與可怕的地帶越有可能蘊含著造化,從來都是死亡與機緣并存,相隔不過一線間。

  大船速度很快,一共載有十一位神祇!

  船體以特殊黃銅鑄成,上面有細密的紋絡,那是烙印在當中的法則碎片,保證大船足夠的堅固。

  十一位神都一動不動,站在大船甲板上,眺望前方,有人負手而立,有人提著戰劍,有人雙目如虹,想洞徹混沌。

  周圍霧靄翻騰,都是混沌,黃銅大船如同乘風破浪,穿行險阻,若一抹流光般極速前行,太快了。

  十一位神如同亙古長存的化石雕像,但周身都彌漫著可怕的能量,眸子開闔間非常懾人。

  “這是我們最后的機會,如果沒有收獲,我們可能永遠被放逐在陰間,再也回不去,會死在異鄉!”

  一位神開口,話語低沉,臉色非常冷,若是無法回歸,縱然為神祇,他們也會瘋狂。

  “真到了那一步,我們就清場,血洗陰間星海,自己造出一方蘊含陽氣的天地,演化神祇秘境。”

  “談何容易,不過真要到那一步,無論發生什么,我都不反對。”

  隨后這里就沉默了,沒有人再開口,諸神寂靜,他們真的不想滯留在這邊的天地中。

  喀嚓!

  遠處,雷霆密集,猶若九天上的瀑布,一重接著一重,密密麻麻,在那里交織。

  黃銅大船繞行,且上面貼著的天尊法旨發光,擋住危險!

  十一位神祇矗立,氣息迫人,都在注視遠方。

  此外,還有一批映照級進化者盤坐在甲板上,一動不動,都很本分,皆穿著甲胄,樣式古老,膝蓋上橫著冷冽的兵器。

  至于圣者則足有上百位,坐在角落里,十分安靜,這么多人聚在一起,導致陽氣濃郁,生機浩蕩。

  從陽間過來的人馬,有大半都集中在此,只留下小半駐守在殘破的混沌宇宙中。

  這一役,他們想成功,不然沒有人可以踏上歸途,都會客死他鄉。

  黃銅大船后方,一個拳頭大的石盒在飛行,鎖定目標,一路跟了下來。

  楚風在估量距離,離開混沌宇宙足夠遠了,或許最佳的下手機會到了!

  他曾近距離接近,石盒遮掩了他所有的氣息,沒有人可以發現,他已經知曉黃銅大船上眾人的實力究竟如何。

  “要先解決天尊法旨,然后干掉那個躲在船艙中的老黃鼠狼,不過,它最怕死,保護措施很到位,先動它的話,有可能會打草驚蛇。”

  楚風所忌憚的只是怕天尊留給這些人的器物,至于這些神祇本身,他并不是很擔心。

  “想個辦法刺激一下船上的神師,若是它被反噬就好玩了。”楚風琢磨了一會兒,露出淡淡的笑意。

  他已經了解到,上一次老黃鼠狼強行推演時,險些被打回原形,差點覆滅。

  石盒臨近,跟船體越來越近。

  船艙中,老黃鼠狼與另一位神師都在盤坐,這時他們都有些不安的感覺,在占卜領域中造詣超凡,對自身的安危等自然非常敏感。

  “不知道為何,自從上路后我有些不安。”老黃鼠狼開口。

  另一位老神師開口,道:“是,我也覺得,此行去陰間可能有變故,難道大淵越發危險?而且,就在剛才我居然一陣心悸。”

  “和我一樣,竟有剎那的驚悚感!”老黃鼠狼面色變了,身上毛發炸立,它盤坐在那里,目光幽幽。

  一剎那,它快速丟出一些龜甲,仔細推演,想要占卜去陰間宇宙究竟會發生什么。

  “大兇?!”

  “我們去陰間宇宙有可能會死?!”

  兩位神師都害怕了,皆開始占卜,測算自身的命運,危險究竟來自哪里?

  “疑似跟那件至寶有關,只能模糊的有所覺,一片朦朧與混沌,根本不能準確推算出!”

  兩人臉色難看,都露出憂色。

  “這是楚風的血,還有殘碎戰衣,我們藉此推演他試試看,那至寶應該在他的身上,這樣相對容易一些。”

  “可是,如今還在混沌中,相距太遙遠,以他為目標,難度太大。”

  “只是試試而已,行就行,不行就算了,不然的話,前方太危險,我總覺得內心惶恐,萬一死在陰間,我太不甘心了。”

  他們開始推演,謹慎測算。

  此刻,石盒的一個面發出微光,略帶晶瑩光澤,上面紋絡清晰,是成片的山川地勢圖。

  楚風已然知道,石盒一旦發光,等于徹底蒙蔽天機,根本不怕任何人針對他而進行各種的占卜等。

  噗!

  船艙中,老黃鼠狼咳血,它的臉色煞白,自身虛弱了很多,簡直難以置信,道:“相距這么遠,為什么反噬這般厲害?”

  另一邊,老神師也臉色蠟黃,剛才口鼻噴血,損失的可都是血精,讓他們身體疲累不堪。

  “我剛才推演時,居然心驚肉跳,仿佛有一個龐然大物就在近前,盯上了我們,怎么回事,根本分析不出什么。”

  越是驚疑,他們越是不安,很想弄清楚什么狀況。

  數次后,兩人重重地摔倒在船艙中,進氣少出氣多,嚇壞伺候他們的幾位道童,慌忙跑了出去。

  十一位神祇都被驚動,迅速沖進船艙中,對兩位神師非常重視。

  楚風也動了,從混沌中極速接近,悄然駕馭石盒登上大船,出現在船頭那里,剎那開啟石盒,沖著天尊法旨而去。

  “嗖!”

  很輕松,他將法旨收入石盒中,直接扣緊蓋子,與外界隔絕氣息。

  這是他最忌憚的東西,但是,他也了解過,如果沒有人催動的話,這法旨不會主動進攻。

  他在陰間殺過神,搜索過他們的魂光,粗略知道一點簡單的催動之法。

  喀嚓!

  失去天尊法旨后,黃銅大船頓時遭遇巨大的阻力,附近即便沒有混沌雷霆,也有一些規則碎片等,非常危險。

  船體上火光四濺,鏗鏘作響,被莫名能量侵蝕。

  “發生了什么?”

  不要說映照者,就是船艙中的十一位神祇都不能淡定了,感覺毛骨發寒,在混沌中旅行發生事故的話,動輒就要全滅。

  楚風消失,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他雖然是為復仇而來,但是十分謹慎,他在擔心還有其他天尊物件。

  嗖嗖嗖!

  神祇都沖了出來,一眼看到船頭那里空蕩蕩,天尊法旨沒了,頓時讓他們失聲驚叫,露出惶恐之色。

  至于其他映照者、圣者也都驚愕,那張法旨突兀地消失,他們沒有看清具體情況,不明所以。

  沒有這東西庇護,眾人必死無疑,早晚要被混沌中的雷霆給劈死。

  “返航!”一人大吼,徹底急眼。

  楚風在遠處看著,他估摸著這些人應該沒有其他天尊器物了。

  不過,他沒有急著動手,就那樣看著。

  大船調頭,向回航行,全力以赴。

  在此過程中,船體嗡嗡作響,出現細密的裂痕,被混沌中一些游離的秩序碎片斬傷,這樣下去的話必然要解體。

  十一位神祇快速出手,對抗這種侵蝕。

  “天尊法旨怎么消失了,難道被什么生物揭走?這不可能,誰敢觸碰,除非有同級數的器物或者生物!”一位神低語,臉色鐵青,且漸漸露出懼意。

  “不要自己嚇自己,或許混沌中有莫名的法則浮現,削落天尊法旨也說不定。

  喀嚓!

  大船撞上混沌中一截枯骨,船頭那里炸碎,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一根烏黑的骨頭,堅硬可怕,流動烏光,黃銅戰船失去天尊法旨庇護后,禁受不住。

  混沌中就是如此可怕,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

  “啊……”一片驚呼聲響起,大危機來臨,所有人都驚懼。

  楚風出現,他已經確定對方沒有什么后手,當他手持石盒降臨在大船上時,一群人震驚。

  從混沌中冒出來一個人,就這么突兀的出現,讓他們怎能不駭然?

  “你是……楚風?!”有圣者大叫出聲,感覺難以置信,一個陰間土著怎么來到這里,敢面對他們?

  雖然這就是他們的目標,但是現在每一個人都有些不安,就是神祇都覺得身體微冷,如果沒有一定的底氣,這個陰間的年輕人怎么敢抵臨?!

  “讓你背后的人出來吧!”一位映照者喝道。

  “拿下!”一位神祇出手,不管怎樣說,即便附近還有恐怖高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現在先拿下楚風,將他當人質或者直接殺死。

  他們都不相信楚風可以靠自己跟他們開戰,這根本不現實,才過去一年而已,沒有人可以成長這么快。

  “一定是大淵中有生物出來了……”有圣者顫抖道,看向周圍的混沌。

  事實上,這也是在場十一位神祇的猜測,陰間最后的倚仗也就是那里了,除非那里有生物走出。

  轟!

  有一位神祇對楚風下手,迅速而猛烈,想第一時間控制住他,銀色手掌布滿復雜的規則符號。

  哧哧!

  然而,一剎那,楚風渾身光芒大作,劍翼橫空,不斷劈斬,霎時間將此人的手臂瓦解,化成血霧。

  噗!

  劍光閃過,那個人的頭顱飛起。

  砰!

  劍翼震動,那個神祇無頭尸身解體,化成碎片與血霧,大量神性粒子飛來,向楚風聚集而去。

  所有人都嚇壞了,包括余下的十位神級高手,這是何等的實力?一個照面就滅掉他們中的一位神!

  余下的神祇又驚又懼,到了這一刻他們從頭涼到腳,他們眼中的這個土著敢過來,居然是因為自己足夠強,所依仗的就是他自身!

  “殺!”

  他們一起動手,不管怎樣說,現在沒有后路,只能硬著頭皮去廝殺,陽間的人明白,殺過楚風的父母,滅了他的親朋故友,連他的道侶都殞落了,不可能善了!

  “噗噗噗!”

  楚風眼睛都發紅了,百年修行,在異域中練禁法,就是為了今朝,這才交手,他便全力以赴,血光迸濺,數位神祇倒下,神血灑落!

  “神將?!”

  怎么可能?

  他們幾乎不敢相信,楚風成就神將果位了?!

  為了強制性的不讓大家熬夜看書,咱們第二章轉移到白天去?這樣說會不會被人打啊。要不小聲說,是為了我自己保持住腎圣之體,再努力調整下更新時間,雖然屢敗屢戰,但貴在加持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