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九十章 萬古時空一畫卷

第九百九十章 萬古時空一畫卷

  大幕徐徐拉開,最后離開陰間之戰即將開始。

  楚風平和而鎮定,背負雙手,站在混沌外的邊緣地帶,眺望整片殘破宇宙。

  他知道,最為關鍵的時刻即將到來,他能否從這里偷渡進陽間,成敗不久后就會揭曉。

  若是身份泄露,也不算徹底失敗,他必然要大殺四方,血洗陽間降臨過來的眾雄,哪怕陽間舉世皆關注,料想那一刻也是徒勞的,改變不了他的所為,擋不住他手中的三尺神劍!

  因為,天尊不會下場,并沒有過來!

  這樣一劍掃天下后,哪怕是戰死,可他因為手持符紙,也可以自那輪回路上從容去轉世,再進陽間爭霸!

  而若是身份不泄露,很順暢地偷渡成功,他則會低調一些,直接進陽間就是了。

  不過,現在想要進陽間,無論是硬闖還是偷渡都很難,因為一年前那個曾經蟄伏在昆侖山煉獄外古礦中的銀發女子明川女皇已經這么做過一次,陽間天尊震怒,下令封鎖出口界膜那里,要通過的話難度已經提升十倍百倍不止。

  關于這些,楚風來到殘破宇宙后就已經了解到。

  他很平靜,也很穩重,步入殘破的宇宙中,一步邁出,便消失在深邃的星空深處。

  若是能再提升一步就更好了,他離神王領域只隔著一層窗戶紙,怎么捅破是個問題。

  在這種緊要關頭,他如果成為神王,好處很多,把握也會更大一些,哪怕失敗,說不定還能以一己之力屠掉陽間幾尊神王,到時候創傷的不僅是陽間道統,還有某些天尊的心,血債血還!

  能被派遣而來神王,必然是天尊信的過的人,是嫡系,或許也有忠誠的狗腿子,身邊的老仆等。

  “該落幕了,該結束了,成敗都將有結果!”楚風自語。

  時間已經不多,貫穿兩界的通道早已不穩固,界膜每日都發光,混沌雷霆閃爍,道路隨時會崩塌。

  楚風回來后,關注最后的動態。

  陽間選拔陰間種的思路依舊沒有改變,最近,他們做過一些關于進化的試驗,有些陰間種被帶進陽間,成長不錯。

  而有些陽間的天才來到這片宇宙后,截取小陰間本源,融入自身后,對體質的進化有某種促進!

  此時此刻,陽間這一側。

  名山壯闊,大河滔滔,陽氣沸騰。

  毗鄰界膜,連接殘破宇宙的通道這里有人鎮守,幾人皆是高手,都為金袍神王!

  “終將落幕,唯一可惜的是,陽間至寶依舊無蹤。”有人輕語。

  “還差幾日,一切都將結束,不要出意外。”一位紫發神王開口,他目光如電,身體如同一輪紫色的天日橫空,在沸騰的陽氣中,他非常威嚴。

  “據悉,有天尊子孫前來觀禮,挑選最強陰間種。”另一位銀發神王開口,身上的金袍鼓蕩起天風,道音轟鳴。

  其他人默然后,倒吸冷氣。

  四野,名山矗立,太陽河橫貫百萬里,景色瑰麗,如同一幅畫卷。

  “究竟是誰要來?”

  他們預感到,多半是一位負有盛名的人物要出現,即便修為不如他們,但是潛能應該遠大于。

  “天下第八神!”銀發神王開口,金袍鼓蕩,臉上出現莫名神色。

  在陽間,可以排到天下第八的一位神祇,這種人物已經不能用精英子弟來形容,而是真正的天縱之資!

  若無意外,別說神王,就是天尊果位也可成就!

  陽間何其大,不光有天尊親自教授的門徒,還有大能亦有關門弟子,世間奇才高手無數,有幾人可以保證自身能夠殺進天下前十?

  不朽的皇朝,天尊的道統,大能的沉眠地,任何一個地方走出的傳人都了不得,別說陽間天下第八,就是第八百,都算是名震一域的天才。

  陽間太廣袤,傳承千萬年的道統不知道有多少,就是億載歲月的進化門派也存在,而有些亙古長存的門派就更不用說了,底蘊深厚的嚇死人,如果要傾盡資源,培養出一個核心傳承者,怎能弱?

  天下排位第八的神祇來了,這意味著,他們這些神王都可能不夠看,不是那天縱神祇的對手。

  “除此之外,排名數百的神祇與排名前百的神祇也有可能會出現兩人。”

  這種排名靠前的神級進化者,絕對算是天縱奇才,可抵神王!

  “重要的是,他們都很年輕啊,跟我們相比,他們還算風華正茂,正是指點江山時。”一位神王道。

  陰間有寶,也有已逝故老遺言所指的造化,所以讓陽間最負盛名的一些天縱奇才也忍不住駕臨。

  “多看,少說,最近局勢動蕩,水很深。”紫發神王提醒。

  這里很快安靜下去。

  殘破宇宙,楚風已經了解到,最后的試煉地換了,早先那片秘境被封鎖,不允許其他人靠近。

  木城,被意外發現可以從地底通過,許多人在地下看到可怕奇景,被神祇得悉后,直接封鎖,而后上報給陽間大人物。

  最后的試煉地,被重新選擇,將會在毗鄰陽間的混沌中,依舊是一塊大陸秘境,通過那里后,便可直達陽間!

  最近幾日,有神王正在親自布置。

  時間還充裕,楚風在殘破宇宙四處轉了轉,他去過謫仙窟,一處詭異之地,那顆星球宛若一處蟲巢,坑坑洼洼,到處都是洞穴,但偏偏冒出一縷縷潔白的仙氣。

  憑著感覺,他看出那里不簡單,以他的實力自然可以接近,他遠遠的見到了映無敵、銀發小蘿莉、映謫仙三人。

  默默注視,他轉身離去,因為那三人處境都不錯。

  他也去過始魔殿,看到過元世成、元媛。

  他更臨近過彌陀寺,鐘聲悠悠,在夕陽中,那片神廟都發出金色的光彩,神圣而古樸,雷音古剎,佛韻超凡。

  最后,楚風再次進入那片秘境,臨近木城。

  哪怕神祇已經將此地的道路等封鎖,也根本攔不住他,順利抵達地下。

  他很不甘心,在地底深處,進入石盒空間中,庇護自身,他想接近木城!

  楚風覺得,這確實有點作死,但是,他真的被那一劍斬斷萬古時空與因果的進化史上的關鍵節點所吸引了,他想了解!

  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在被呼喚!

  是那張信箋嗎?

  身在石盒中,他又將天尊法旨取出來,堵在石盒稍微留下的一絲縫隙上,就這么悍然向著木城中逼近。

  如果能夠抵達,自當歡呼。若是情況不對,他也不會強渡,調頭就走。

  果然,隨著臨近,石盒的的一面微微發光,至于天尊法旨則在抖動!

  到了最后,他駭然發現,天尊法旨的一角都焚燒了起來,這情況有些恐怖,他的手中有兩張完整的天尊法旨,有半張殘缺的,可以支撐一段時間。

  這時,他在地底臨近木城,且要進入了,沖著那張泛黃的信箋而去!

  果然,天尊法旨也擋不住這里的“勢”,殘城斷面蘊含著不可想象的壓力,那法旨直接就要在瞬間焚成灰燼。

  楚風想都不想,就要調頭離開,他知道,這次嘗試算是失敗了。

  然而,驚變發生,此刻石盒第一次發出異常的聲音,輕微的轟鳴起來,并且六個面同時發光,變得晶瑩而璀璨。

  楚風震撼,這是他得到石盒后第一遭遇上這種變故。

  以往,哪怕石盒發光,也只是一個面,而在這里居然六個面都發出光輝,絢爛而通體透亮,抵住那種勢。

  他心中悸動,頭皮發木,石盒之來歷多半超乎想象,久遠與可怕的嚇人,可能與進化史上的一些關鍵節點有關。

  他不再猶豫,繼續前進,既然現在沒有危險,得到庇護,他想沖向那時光碎片濃郁之地,要帶走那張信紙。

  轟!

  他聽到了一道可怕的聲音,這天地都仿佛傾覆了,萬物初始又寂滅,宇宙初音又回空洞。

  然后,楚風有種錯覺,萬古皆靜,這斬斷的時空,這截斷的因果,皆凝固了。

  一剎那,他似看到很多東西。

  大荒中,兇獸廝殺,惡凰爭霸,血淋淋,有少年自大荒中走出,逐鹿天下,獨立萬古絕巔上。

  神庭中,雕梁畫棟,婢女若仙,環佩叮當,老夫人、少女等和睦相處一堂。

  禁地中,血淋淋的大口張口,要吞掉世間萬象。

  天地盡頭,灰霧蒙蒙,降臨大地,要遮蔽一切。

  ……

  楚風詫異,那些畫面真實映照過來,在傳遞著什么信息?

  很快,他發現這像是從不同年代映現的景象。

  而后他心顫,這所謂的萬古時空,都仿佛凝練為一幅畫卷,他所看到不過是幾個片段,還有更多。

  不久后,他毛骨悚然,有種明悟,那不是錯覺,這片天地,這片宇宙,都宛若一幅畫卷,靜止不動,他與眾生都是畫中人。

  要跳出這幅畫,要掙脫出畫卷,他的心在顫,難道陰間都只是一副畫卷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