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千零四章 遮天

第一千零四章 遮天

  什么情況,呼喝半步天尊跪接法旨,這楚風真的瘋了嗎?!

  但是,眾人才錯愕,便感覺頭皮發炸,渾身龜裂,通體流血,所有人都承受不住,全部跪下去了。

  不由自主,諸神對著楚風這里頂禮膜拜!

  他們的身體背叛了本心,全都不受控制,這是源自本能的敬畏,像是食草動物見到獸王,天生恐懼。

  所有人都戰戰兢兢,根本就站不住,渾身瑟瑟發抖,跪在地上,不斷叩首。

  這還是楚風控制天尊法旨,主攻前方的結果,不想傷及殘破宇宙的人,不然的話,這片地帶必然完了,眾多進化者全滅!

  一張金色的法旨飛了出去,被楚風當成板磚使用,直接砸向紀鴻,金光億萬縷,大道碎片澎湃,如同山海決堤,呼嘯而去。

  這種威勢太猛烈了,誰與相抗?

  途中,在這個方向有些神祇,結果全都顫栗著,都不能動彈了,如同雪花突然遇到洪爐,在瞬間就熔化,蒸發個干凈。

  這一畫面,讓天地為之而哀鳴,眾多進化者伏在地上,渾身痙攣,靈魂都在哆嗦,都在抖動,不敢抬頭。

  如此可怕的場景,驚撼了所有人!

  這就是天尊法旨的威力,輕靈地飛過去,它所綻放的大道碎片就讓沿途的神全滅,沒有一點的懸念。

  “啊……”

  八位金袍神王怒吼,發出凄厲的咆哮聲,他們想要躲避,誰敢跟天尊法旨撞上?那是找死啊。

  可是,根本就來不及了,天尊法旨被楚風激活,突破時光的限制,打破天地中某種桎梏,剎那就到了。

  到頭來,八大神王不得不拼命,周身能量物質沸騰,魂光更是轟鳴,想要保住自身,盡可能的活下去。

  可惜,他們多想了,天尊法旨所過之地,縱為金袍神王,號稱這個領域中的頂級強者,也都在炸開,他們的臂膀,他們的胸膛,全都化成血霧。

  同時,他們刻意保護的頭顱還有他們的魂光也出現細密的裂痕,接著砰的一聲全面的瓦解開來。

  “不!”

  八大強者何其恐怖?

  任何一個行走在世間,都會被各族所敬重,成為一些強大王朝的座上賓,但是現在呢,他們比稻草人還不如!

  最后時刻,他們也只能發出一聲不甘心的怒吼聲,充滿悲憤,帶著一腔的怨恨還有屈辱,全部解體,死個干凈。

  八大金袍王者一個人都沒有剩下,消失的干干凈凈,連最后的八團血霧都蒸發干凈,形神俱滅。

  四野,只有粗重的呼吸聲,沒有任何一點喧囂,眾神都跪伏在地上,瑟瑟發抖,心膽皆寒。

  這就是天尊的威勢,此法旨抵的上天尊一擊,誰與攖鋒?

  不是這個級數的存在,哪怕來再多的人都沒用,強行上去拼命也只能枉死,不會有任何的希望。

  這一切都在電光石火間完成,超越了時光的禁錮,快到諸神都還發懵呢,八位金袍神王就歸西了。

  “吼!”

  神將級的兇獸在嘶吼,那是半步天尊紀鴻的拉車神獸,現在皆人立而起,想要遁走,想要拼命,但有什么用呢?

  神王都死了,更遑論是它們?即便有紀鴻的符文光芒保護也不行!

  六頭形如獅子、滿身是青色鱗甲的兇獸都在第一時間炸開,而后血與骨又焚燒起來,化作灰燼。

  至于那輦車也寸寸斷裂,迅猛的化成齏粉,這可是陽間天下稀珍的天材制作成的寶車,現在脆弱如紙糊的般。

  “天尊救我!”

  早先喝斥楚風的童子,現在驚悚大叫,當然是以魂光傳聲,真正靠嘴說話根本來不及,法旨突破這片宇宙速度的極限。

  紀鴻倒是想救,可是自顧不暇,他被那億萬縷金光鎖定,被恐怖而磅礴的法旨罩落,他自己還想逃走呢!

  “啊……”

  那名童子慘叫,魂光崩開,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他從頭到腳都在瓦解,成為一團血霧,而后消散。

  另外一位童子也慘死,肉身與靈魂全滅!

  砰的的一聲,紀鴻的輦車炸開,天材地寶碎片才飛舞而起,又成灰燼,那半步天尊的恐怖血氣在激蕩,但卻也在燃燒。

  這一幕足以震動世間!

  別說其他人,就是楚風自己都有種悚然的感覺,他已經估量過金色法旨的可怕程度,但是卻沒有想到,還是低估了,竟強絕到這一步。

  八大神王、半步天尊的戰車等都跟瓷器般脆弱,觸之便崩!

  現在輪到紀鴻!

  楚風后背生出冷汗,當初幸虧他在第一時間利用石盒收走天尊法旨,不然的的話在混沌中截殺陽間諸神時,被對方找到機會用法旨對抗,后果不堪設想!

  紀鴻發怒,堂堂半步天尊降臨在這片殘破的宇宙,需要眾生膜拜才對,可是現在他遭遇了什么,大難臨頭!

  強大如他,如果謹慎戒備的話,絕對能躲避過去,但是他大意了,俯視這片天地萬物與蒼生,怎么會將一個土著看在眼中?

  結果,殘酷的現實給了他當頭一棒!

  自從一開始,法旨激活后,便鎖定了他,讓他頭皮發炸,至于其他人都是遭遇波及而已,不是法旨的主攻對象。

  金色法旨進入連著陽間的通道后,鋪天蓋地,不給紀鴻騰挪的空間,任他怒吼,爆發神威,都遭受天尊之威的壓制。

  他是半步天尊不假,但只是半只腳踏進來,還算不上這個級數的真正生物,因此滿身是血,骨斷筋折,肉身在崩壞,遭遇了重創。

  “唉,這法旨終究是殘缺的啊!”楚風在嘆氣,不然的話,完整的法旨多半能夠將紀鴻給殺死。

  紀鴻大怒,他都這么慘了,那小子還在說風涼話。

  轟!

  金色法旨爆發,攻勢并未終結,它在四分五裂,但是在這一過程中卻更可怕了,全面瓦解時釋放無窮的能量與符文,給予對方重創。

  噗!

  那通道在轟鳴,混沌在炸開,界膜都被打穿了。

  “啊……”紀鴻慘叫,他的身體四分五裂,強大如他也支撐不住,肉身被毀掉,即便可以滴血重生,所受重創也是不可想象的。

  若是他的對頭這樣殺傷他,此時他就認了,同級數爭霸有勝就有負,沒什么可說的。

  可這是陰間一個小土著所為,險些讓他遭遇殺身之禍,將他生生轟到界膜中,幾乎要殞落,狼狽不堪,他怎么能容忍?

  連接著陽間的通道幾乎毀掉,很長時間過去,那里都是能量亂流,混沌氣澎湃。

  紀鴻艱難的開辟道路,非常不容易地再次打通一條小徑,再次浮現身影,滿身是血,披頭散發。

  對于一位半步天尊來說,這太憋屈了,從未有過這種經歷,這種遭遇實在太慘!

  “楚風,亂葬崗中的骯臟土著,你還有什么話可說,我不虐殺你萬載歲月,誓不成天尊!”紀鴻發怒。

  半步天尊一怒,發出誓言的話,注定會流血漂櫓,大地盡赤紅,是這世間非常恐怖的一件大事。

  然而,讓他憤怒的是,秘境中所有人都被他的氣息壓制的跪伏在那里,瑟瑟發抖,唯有那個土著還依舊完好如初,站在那里,不為所動。

  楚風手持石盒,抵住了半步天尊的威壓,不被他的氣勢所懾,屹立場中,昂首而無懼色。

  “紀鴻,你話可真多!”楚風淡然說道,眸子冷漠,站在場中,修長強健的軀體如同神魔雕像,穩重而鎮定。

  紀鴻抬手就想一巴掌拍死他,對方居然跟他這么說話,到底誰是半步天尊?

  這個土著直呼其名,還這么的冷靜,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甚至做出俯視的姿態,不知道的還以為楚風是天尊呢,這讓紀鴻大怒,對方這是在小覷他,也是在羞辱!

  憑什么,一個小小的土著敢這么大剌剌,不知死活。

  “所謂的螻蟻,沒資格仰望蒼穹,折磨你一萬年!”紀鴻宣判,法音激蕩,大道碎片飛舞,宛若黃鐘大呂在震動,壓蓋整片世間。

  然而楚風冷笑著,不為所動,道:“紀鴻跪下來,繼續接本王法旨!”

  在說話前,他手中便用已經金光一閃,神輝萬丈,從石盒中飛出去一張完整的天尊法旨,向前轟殺過去。

  那重新開辟的通道很窄,并不是很寬,紀鴻瞳孔收縮,想躲避都艱難,又來不及了,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罵一句粗陋的臟話:我X!

  一張金色法旨遮天!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