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千零九章 磨滅新生

第一千零九章 磨滅新生

  黑暗無邊,唯有一簇光在大地盡頭模糊地閃爍,略顯朦朧。

  這是煉獄,楚風又回到這里,眺望光明天邊的死城,他輕嘆了一口氣,思來想去,他終究是踏上這條路。

  為了更強,為了復仇,他只能選擇離開,從此進入陽間!

  殘破宇宙那條連著陽間的道路早已關閉,他沒有辦法偷渡過去。

  眼下也只剩下這條路了,雖然他心中抵觸,并不愿意從這里往生,不想舍棄這一世界的肉胎,可是有什么辦法呢?

  眼下也只有這一條路可以去陽間了,舍此之外,并無出路,就連石狐都沒有任何頭緒,毫無辦法。

  或許,放下心中的執念,這也是一次極佳的選擇,楚風目前所走的道路有瑕疵,非常不完善,藉此正好可以修正,踏上最強者之路。

  “終究是不甘啊。”楚風嘆氣,若有選擇,誰會愿意結束這一世的生命,在陌生的世界重頭開始。

  以他的現在的身手來說,一步邁開就到了光明死城前,輕而易舉,眨眼及至,嗖的躍到城墻上。

  滿城都是死尸,有的看起來為皇族公主,有的透發著至強者風采,有的為一教之主……都很強,不斷落入那占據整座城池三分之一的巨大而粗糙的石磨盤間,被碾磨,化成血泥。

  “或許大淵那里也是一條路。”楚風思忖,他有點懷疑,那里有古怪,有可能連著所謂的大陰間。

  可惜,他不能去冒險,那是一條不確定的路,最為重要的是他的仇人在陽間,他所在意的人也都往生于陽間。

  嗖!

  一閃身,他來到粗糙的石磨盤前,看到各種尸體,甚至有鯤在被磨碎,有不死鳥化成血霧,黯然去轉世,他陣陣心悸。

  來往于輪回之地的生物,真的太強了,有些種族都是神話中的神話!

  楚風皺眉,未來的舞臺會很大,或許那是諸天之中心,面對的艱難困苦很多,需要激烈競逐。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想過去,陽間爭霸,他要鞭策自己崛起,在面對無數天縱奇才的洪荒大地上掙脫而上。

  這一次,他踏足石磨盤時非常冒險,因為不想守護肉身無恙,而是要碾磨自己一番。

  他身上有詭異,有災禍根源,有危險物質,那灰霧在他體內積淀太多了,需要藉次之地斬盡才好。

  為了試探,他謹慎而行,不斷嘗試與校正很長時間才尋找到一個平衡點,與石盒隔著一段距離。

  一聲悶哼,楚風的肉身瓦解,霎時間,鬼哭神嚎,在他體內沖起大片的灰霧,化成各種生物,凄厲大叫,猙獰無比。

  灰霧濃郁,宛若滾滾灰云,在那當中有六翼天龍哀嚎并雙目滴血,有一族祖先級進化者瑟瑟發抖,哭嚎不止。

  哧!

  楚風的血肉蠕蠕而動,沖向近在咫尺的石盒,以它抵擋輪回之力,抗衡磨盤,迅速重組起來。

  他不想真個毀掉自身,只是想磨滅掉體內的隱患,看著不遠處灰霧激蕩,真是讓人陣陣心驚肉跳。

  他的體內居然有這么多的灰色物質?比之當初送別大黑牛、黃牛、東北虎等人時,看到的要濃郁的太多了。

  石磨盤發光,有金色符號閃耀,激射過來,鎮壓灰色物質。

  凄厲而嚇人的慘叫聲驚天動地,那灰霧沸騰,當眾顯化的各種生物虛影更多了。

  宛若有帝臨塵,盤坐那里,接受眾生膜拜,接受世間眾強者叩首,但那人雙目滴血,面部表情詭異。

  楚風冷冷地看著,手持石盒,盯著這一幕,上一次就看到過,現在他雖然心悸,但也不至于過于震撼。

  當所有灰霧被震散,被磨滅,被金色符號碾壓干凈時,楚風再次將石盒松手,又一次“自殘”,接受“凈化”。

  一聲痛苦的悶哼,他被粗糙的磨盤壓成肉泥,連魂光都四分五裂,在世間,這算是極致酷刑了。

  便是楚風貴為上神王,也痛苦不堪,感覺難以忍受,可是他卻主動這么做,一切都是為了清除隱患。

  “吼……”

  大面積的灰霧浮現,獸吼聲此起彼伏,這一次他看到了各種能量怪物,啃咬一個雙目流血的“楚風”,那灰霧中心的身影變了,不是如帝臨塵,像是他自己被困,在被撕咬。

  他一陣懷疑,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異象?

  磨盤發光,激射金色秩序符文。

  當這一次詭異物質被抹除干凈后,一點柔和的光沒入他重組的身體中,讓他覺得心中輕靈很多,如同破除一層涂抹在身上的泥漿。

  “有古怪!”

  當楚風開始第三次調整,又一次粉碎自身后,血泥中依舊漂浮起不少灰霧,這一次他看到一個牢籠,自身被困在當中,渾身是血,帶著枷鎖,像是被拷問。

  這是什么情況?

  轟!

  當石磨盤上的金光震碎這部分詭異物質,磨滅干凈后,他看到牢籠中的自身化成一點光,回歸重組的真身。

  這一次,他覺得自身內心越發的空靈,嘗試琢磨一些妙術時都快了不少。

  楚風震驚,這灰色物質糾纏他太久,蒙蔽了他的心靈不成?現在真的有必要徹底鏟除干凈,對一個人的影響太大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他經受著世間最可怕的痛苦。

  他曾一度覺得,干脆拋下石盒,徹底碾碎自己,丟棄肉身算了,跟其他輪回者一樣,只帶上符紙去往生。

  這樣磨碎自身,一次又一次太恐怖了,也過于殘忍,真的難以忍受。

  但是,楚風堅持下來了,接連十幾次,他的肉身與魂光都成化成碎片,他在石盒畔重組,灰霧越來越少,直到最后不出現。

  楚風一點也不敢大意,又嘗試了幾次。

  直到又一次,一道模糊的灰霧身影浮現,對著他冷笑,露出讓人覺得發瘆的笑,這次磨滅后才徹底安寧。

  楚風在此之后,嘗試很多次,肉身與魂光碎了又重組,都沒有再出現問題,他這才長出一口氣。

  于此之際,他有種一種體會,自身輕靈很多,內心空明,參悟各種經文秘法時速度快了一大截!

  這像是一次新生,磨滅隱患后,自身蛻變了,真我回歸!

  毫無疑問,這影響深遠,真要去陽間爭霸,他的崛起之路已經掃平一大障礙!

  “這東西真難纏!”

  楚風心有余悸,為了報仇,徹底豁出去,在異域百年中不斷吸收神性粒子,動用小六道時光術,導致自身融入大量的詭異物質,果然出了大問題。

  如果不是在這里借助石磨盤解決后患,未來會出大事,他活不了幾百年,就會早衰,從而慘死。

  “我不是靈魂去轉世,我的肉身也過來了,怎么投胎?”楚風自語,決定走一步算一步,到這條路的盡頭去看一看。

  實在不行的話,他也只能將肉身舍棄在輪回洞中。

  此外,還有石盒,帶著它轉世投胎?那肯定要出大事。

  他有點頭大,可是他真不想舍棄石盒與三顆種子,隱約間覺得,這東西關乎甚大,不能輕言放棄,這比他只身趕到陽間還重要。

  陽間究竟怎樣?他很期待!

  楚風從粗糙的石磨盤那里出來,正式踏上輪回路,若是沒有意外,他不準備回頭了。

  這條路,他不是第一次踏足,但今天感受不同,此次是他自己要去轉世,就此上路。

  路上,有太多的魂光,都是轉世者,楚風凝視他們,如果這條路不是天地自然生成,而是人為開辟,那么能夠走到這里的生物魂光都不簡單。

  所以,在路上他果斷刻字,在一些人身上留下靈魂誓言!

  比如,他在一些人的靈魂上寫下一段經文,在一些人的身上撰寫一篇秘術……

  他需要一些幫手,到了陽間后,面對的敵人太強大,道統弟子無盡,現在這么做只為結下一段善緣,也是為了方便以后忽悠。

  當然,他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再刻楚風的話會出大事。

  不知道當初留下刻字的那群人怎樣了,料想那個時間段不會出問題,將來去了陽間,可能會暗中認出一大堆“親戚”啊。

  楚風所選擇的都是魂光特別強大的生靈,種族驚世,有些在神話中都只是傳說。

  他一路刻字,最后到了路的盡頭,他手持符紙,越過黑色的深淵,到了對岸,手扶石欄桿,看著巖壁上盤坐的的泥胎!

  噗!

  到了這里后,還沒有等楚風動手點燃身上的符紙,它已經自燃,化成一炷香,在此發光,不斷焚燒。

  他來了不止一次,曾親眼目睹過程,此時心頭還是一跳,怎么會自燃?

  楚風沒有如同其他人那么跪下去,而是看著泥胎,他始終有些懷疑,這位還有感知嗎?或許真的只是塑像。

  億載歲月都不動,寂靜枯坐,便是當初為活人,現在也該死掉了。

  當符紙焚快燒到盡頭時,楚風毅然轉身,他向著輪回洞中走去,即將要開啟嶄新的人生。

  突然,他覺得發毛,很不對勁兒,驀地回頭,什么情況……泥胎動了!?

  楚風怎會不驚,這絕對是大事件,震古爍今,到底是什么觸發了它?

  塵埃激蕩,簌簌墜落,沉寂億載以上歲月的泥胎,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來歷,不知道是否屬于這部進化史,任時光流轉,歲月長河逝去,它都無聲,默默坐在這里,像是在俯視著萬古蒼生。

  可是現在,它竟然有了動靜!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