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12章 尸殿
  開闊地的盡頭,更加昏暗,宛若要進入一片沒有光的漆黑之地。

  這就是輪回嗎?楚風還不是進化者時,就聽到過很多民間傳說,死后將是枯寂的黑暗,就此無知無覺。

  沒有感觸,沒有知覺,永恒的冰冷與黑暗,那便是死亡。

  他現在要去輪回,踏進這種地方了嗎?越是向前走越是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這是要死去了嗎?自身已經陷入絕對無邊的黑暗中,感知等都在消弱。

  要先死在這里,然后才能去輪回轉世嗎?

  楚風提升自己的靈覺,睜開火眼金睛,雙目化成兩個金色的符號,終于破開那無盡的黑暗,看到了附近的景物。

  他心頭悸動,若是沒有火眼金睛,強大如神王都漸漸雙眼模糊,看不到周圍的景象,這有點可怖。

  前方的路越發的黑暗,而且這是一條小徑,道路越來越窄,像是要到盡頭,遇到斷路了。

  楚風蹙眉,情況有些不對,應該還有造化才對!

  小道士雖然沒有跟他提及這里的詳情,但也說明了,有大造化!

  “不可說,不能說,輪回盡頭有大秘,有詛咒,誰敢多語,將來會應言,會遭報應的。”

  這是小道士當初的話,只是對他提醒,告訴了一些能說的事。

  想到自己這個兒子,楚風又是一嘆,這孩子已經上路幾個月了,料想早已到達目的地,比他先成功。

  只是不知道這一世小道士能否如愿,獲得最想要的體質,成就無敵身。

  路的盡頭,驀地出現轉折,小徑拐角很大,周圍都是石壁,只有一條一人寬的細窄路徑,進入莫名之地,濃霧彌漫。

  這古洞,這條路,被刻在石體中,附近石壁粗糙,楚風曾嘗試想要打破,卻根本不能,太堅硬了。

  他早先還覺得,這片地帶,這終極之地不是物質的,而是精神的,是能量的,不然的話在怎么承載魂光去轉生。

  可是用手去觸摸,一片冰冷,應該就是物質,是石壁。

  嗡的一聲,此地一顫,他走過這條狹窄的小徑,來到了一座古殿中,讓他感覺相當的詭異與神秘。

  這可是輪回的終極地,不是自然而生,鬼斧天成嗎?怎么現在看到一座人為開辟出來的古老石質殿宇?

  他心中凝重,無比嚴肅,這所謂的盡頭,輪回的真相地越發的超出他的想象與理解,看起來極其古怪。

  殿宇很寂靜,非常黑暗,宛若踏足在死地,就此跟這一世說再見。

  楚風雙目微痛,這里的黑暗居然讓他的火眼都有些吃不消,金睛內的符文略微暗淡,這是被黑暗侵蝕所致!

  殿宇中影影綽綽,竟然有……生物?!

  楚風嚇了一跳,這座恢宏而古老的石頭殿宇內,站著很多道身影,都寂靜無聲,穿著陳舊的甲胄,或者是古老的絲綢等。

  “嗯,塑像,不是真實的血肉生物。”這讓楚風長出一口氣,主要是這里太昏暗,如果突然見到一群生物,在輪回盡頭,還真不適應。

  這些生物多為人形,事實上不意外,有許多物種進化到最后都選擇人形。

  “栩栩如生,但是為什么都這么老態,有點瘆人啊。”

  楚風臨近這些塑像觀看,覺得有點發毛,這些塑像一個個都皮包骨頭,眼窩深陷,頭上的發絲稀稀疏疏。

  他在仔細凝視,要看個透徹,這些生物身上塵土,這輪終極之地不都是靈魂去轉世嗎,怎么也有塵埃?

  楚風一陣狐疑,一個個的觀看這些塑像。

  他通過火眼金睛仔細盯著,他們不是血肉之軀,都如同化石,甚至要風化了,恐怕輕輕一動,便要散掉。

  將他們擺在這里做什么?楚風有些懷疑,他覺得一座古殿中陳列這些塑像沒什么意義。

  難道說,這些人昔日于整片輪回來說有大功績,所以被供奉在此?

  忽然,他發現一些異常,這些人背后有淡淡的印記,像是背負著長刀留下的,在甲胄上,在血衣上有痕跡。

  楚風心頭一動,越發的謹慎,仔細地盯著,湊到近前后他眉頭皺了起來,他看到地上有些細碎的粉末。

  “刀鞘腐爛物質,此外還有……長刀化成的金屬屑!”

  這讓他相當的吃驚,這些塑像曾經背著長刀,結果在歲月中都腐爛掉了,落在地上,這是何其久遠的事?

  仔細想一想,這座古殿恐怖古老的嚇人,連塑像背著的長刀都腐爛掉了。

  用心觀察,每個塑像都如此,都曾背刀。

  楚風認真感應,心頭凜然,因為他覺察到了一股淡淡而熟悉的氣息,地上的粉末以及這些塑像背后的痕跡,都有……輪回刀的“味道”。

  楚風駭然,這些雕像都曾背著輪回刀?

  他對這種制式兵器并不陌生,還曾在輪回路上摘走一把,留為己用,太熟悉了,深知它的堅韌與可怕。

  可是,連這種兵器都在歲月中化成粉末,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到底存在多么漫長的歲月了?

  楚風一陣心悸,也有一些懷疑,在這漆黑的殿宇中,他再一次仔細盯著這些塑像,認真看著近前的身影。

  突然,一道身影猛地回頭,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對楚風露出猙獰的笑容,在黑暗中太瘆人了。

  這一變故太驚人,也太突兀了,原本寂靜的古殿中,一個塑像張開嘴,它復活了,實在過于驚悚。

  整片古殿中溫度驟降,冰寒刺骨,襲上楚風的后背,讓他寒毛倒豎,頭皮發麻。

  這道身影枯瘦,皮包骨頭,石頭一樣的皮膚,眼窩深陷,張嘴時,居然有獠牙,而且血淋淋。

  楚風差點大叫出來,詛咒著,一個踉蹌倒退出去,頭皮發麻,渾身冰寒,這也太恐怖與詭異了。

  早先,他用火眼金睛看過都沒問題,怎么現在詐尸了?不愧是輪回洞,有些東西竟看不透。

  砰!

  楚風倒退時,撞在另一尊塑像上,結果后背如同被刀割,寒氣刺骨。

  他霍的轉身,發現這個塑像也復活了,深陷的雙目在滴血,并張開嘴,咯吱咯吱作響,想啃咬他。

  楚風避開,閃目觀看,他渾身都冰寒,從頭涼到腳。

  這座殿宇中所有塑像都張嘴,都回首,都在盯著他,深陷的眼窩,那石質的眼皮開裂,在滴血,牙齒白生生,嘴角帶著詭異的笑。

  在這黑暗中,楚風寒毛倒豎,身體冷氣嗖嗖,所有塑像都活了?

  連它們背負的輪回刀都爛掉了,這些生物存在多么久遠的歲月了?實在有點嚇人,讓楚風不寒而栗。

  并且,他們站在這里作甚?

  鏘!

  他當即拔出一口神劍,這是神將級的兵器,用以防御,另一只手則持著石盒,嚴肅而又鄭重無比。

  最近前的一個生物要動,作勢要撲擊他,張開嘴后,面部干癟,宛若骷髏,但牙齒還算白,七竅流血,要對楚風下手。

  哧!

  楚風毫不客氣,管你是不是輪回的終極之地,該出手時就出手,一劍從它嘴巴那里刺了進去。

  喀嚓!喀嚓!

  清脆的聲響很刺耳,打破古殿的寧靜,神將級的長劍寸寸斷掉,被如同骷髏般的生物張嘴一截一截的咬斷。

  楚風脊椎骨寒氣嗖嗖的,這實在有點讓他發毛。

  這一刻,殿宇內所有塑像都作勢欲撲,要向著楚風這里殺來,讓他肌體繃緊,極度緊張。

  然后,喀嚓聲不絕于耳。

  這些塑像真的要撲擊時,竟然全都散架了,頭顱落地,胳膊墜落,散在地上一大堆。

  楚風目瞪口呆,都準備生死大戰了,結果發生這種事?

  他釋然,如果這些生物還能動,還能出手,在他進入到這里時就該迅速下死手了。

  它們能量耗盡,連秩序規則都打不出來了,身體許多關節部位也都已經腐朽,所以才會散架。

  地上,有些骷髏頭在滾動,有些殘骸在顫抖,都還想對楚風下手呢,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你們究竟在這里呆了多久的歲月?!”他很想知道。

  然而,沒有人回應他,這些生物,或許根本就不算是真正的生物,都石化了,早該塵歸塵土歸土了。

  他們能夠保存下來,是封印所致,但自身也早已支撐不住。

  這些生物站在這里,守護著什么,在執行某種命令嗎?要知道,這可是輪回的終極之地。

  “輪回盡頭的執法者!”

  楚風嘆息,做出這種猜測。

  在輪回路上,就有類似的生物,但肯定沒這里的強大,維持著秩序,他還曾奪走一把刀。

  顯然,輪回終極之地被布置下的生物更為久遠,也更為恐怖,但很可惜,他們一直沒有派上用場,自身都已經朽滅了。

  自古至今,誰在投胎時會帶著上一世的肉身,也只有楚風這么做了。

  在靈魂通過的的古洞中,留下這些生物,就是為了捕捉有肉身的人嗎?

  結果,這些生物自身都成尸骸了,讓這里成為一座尸殿。

  楚風快速離開,沒有耽擱下去,他可不想在這最后的盡頭出現什么意外,早點轉世進入陽間比較好,此地不可久留。

  但是,他也在皺眉,即將去投胎了,他的這具肉身怎么辦?

  總不能帶著肉身去轉世吧?

  這么大的一個活人,持著石盒,戴著金剛琢,背著神劍,提著神將級大戟去投胎?這實在太離譜!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