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21章 仙子娘
  又是二十幾天過去,楚風要哭了,自己還真的在縮小,成為一歲多的娃,嬰兒肥特征明顯,滿臉的膠原蛋白。

  “我是楚魔頭!”

  他用力振臂,可是兇巴巴的樣子實際看起來有些可笑。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的愁容,這可怎么辦?難道返老還童到最后,自己真要消失不成?

  還要賭下去嗎?

  這娃滿臉的嬰兒膠原蛋白,肉嘟嘟,在這里分明是在發愁,可卻顯得像是走神,看不出一點愁緒。

  最近這一兩個月,他熬煉出體內濃郁的陰氣,已經少了很多,但是依舊還沒除盡,可想而知闖輪回終極地時帶出怎樣的可怖能量。

  轟!

  一聲劇震,地面上有動靜。

  楚風心頭一動,雷雨又天來了,可以去外面渡劫,盡早一次性解決問題。

  嗖!

  他爬出地表,仰頭望去,閃電雷鳴,大雨滂沱,重重地砸落下來。

  喀嚓!

  果然,都不用他主動接引閃電,天劫就來了,朝著他劈頭蓋臉的轟落下來,電光盛烈。

  楚風齜牙咧嘴,他都在地底被那團奇異的地火熬煉兩個月了,到頭來還遭遇這么大的雷擊,真是瘆人。

  時間不長,他就被劈的皮開肉綻,滿身漆黑,小小的軀體中電光激射,臟腑都纏繞著雷霆,骨髓都流淌電光。

  所謂的膠原蛋白,所謂的嬰兒肥,都被劈焦了。

  “嚓,操控閃電的惡棍,你還要臉嗎?連一個嬰兒都欺負,忒不是東西!”楚風臉皮很厚,在這里詛咒。

  當然,他還覺得自己臉皮薄呢,畢竟成為嬰兒體。

  “哎呦,要劈死了,閃電你個惡棍!”他奮力對抗。

  然后,他有些吃驚,在電光中大面積的陰霧騰起,被陽剛之氣毀掉,但是,他體內還有,依舊不斷向往冒,這到底從終極地帶出來多少?

  看這個樣子,渡劫一次都不見得能全部驅散,在陽間他真成為陰尸般的生物了。

  果然,當大雨將停,正常的閃電要消失時,他這里還雷霆密集,閃電交織,劈個沒完沒了。

  楚風躲入地下深處,暫停渡劫,他不想引起這個世間進化者的注意,在沒有徹底融入陽間前,不能暴露。

  尤其是,神王級嬰兒在渡劫,傳出去的話足以嚇的一群人目瞪口呆,會引來一教鼻祖出現,將他切片研究。

  在地下深處,楚風思忖得失,考慮以后的道路。

  “我要走最強路,這樣肯定不行,從覺醒、枷鎖……到現在的神王中期,每個境界都有瑕疵,要重塑才行。”

  楚風一邊思量,一邊整理石盒中的東西,看一看是否還有造化物質殘留,這種東西太珍貴。

  他估摸著,自己能變成這個樣子,以三十三重天草與六道輪回血的功勞最大。

  可惜,沒有了,造化物質都耗盡。

  一堆雪白锃亮的金屬疙瘩讓他嘆氣,這是金剛琢,斷裂的不成樣子,那可是母金中的稀有品種,結果在投胎的路上也承受不住壓力,毀壞的不成樣子。

  這樣一比較,石盒太逆天。

  此外,還有一灘銀色金屬物質,讓楚風一怔,驚訝道:“這是圣師留下的那頁銀色紙張!”

  上面記載著關于場域的各種學問,窮極天地之奧,這頁金屬紙了不得,居然也能夠留下。

  月球上的能量塔曾說過,這紙張是圣師無意間得到的,一身所學多來自于它。

  可惜的是,只有一頁,他們猜測,這多半只是某部經書中的一張紙!

  這樣看來的話,銀色紙張來頭甚大!

  其他東西大多都毀掉了,化作灰燼,闖過輪回終極之地遭遇最后的沖撞時,當真如同滅滅世,萬物皆損!

  “小磨盤也還在,真是古怪。”

  楚風輕語,內視自身狀況,經過近兩個月的凝聚,一個灰色的小磨盤再現出來,重新成型。

  本是黑白小磨盤,但是吸收一些特殊的本源物質后,它已經變成灰色。

  所謂特殊的物質,來源于詭異與不祥,被扼殺后,返本還源,成為一種特殊的“源質”,竟這么的驚人。

  便是輪回終極地都難以磨滅它!

  楚風陷入寂靜中,內心在翻閱石狐天尊他師傅所著的那本手札,想走那條最強之路。

  當中有不少辦法,可都是從小培養,他這次雖然投胎過來,但是跟一般意義上的轉世不一樣。

  他依舊帶著修為,哪怕是在陽間,也不算是一個很弱的進化者。

  “需要重頭再來,我該怎么進行呢?”

  這一世,他要成為頂尖強者,自然要踏出一條不同的路,再也不允許天下第八神赤銘跨兩個境界跟他爭鋒這種事發生。

  從場域到最強手札,再到各族的呼吸法,楚風長思三天,腦中一片混亂,有些模糊的念頭,但是都太冒險了。

  “不管了,先將體內的陰氣熬盡再說。”

  楚風在地下用那團地火燒自己,足足五十幾天,他再次變小,成為十個月大的嬰兒,讓他膽戰心驚。

  這還真要將自己熬煉沒有了不成?

  三十三重天草、六道輪回血,這也太霸道了,讓他頭大如斗,一陣無言。

  終于,他將自己焚燒到后期,陰霧大面積彌漫出去,很難再出現,他自身也終于不再變小。

  八個月大的嬰兒!

  “擦,終于停止逆生長!”雖然被氣的說粗話,但是他卻奶聲奶氣,讓楚風嬰兒肥的臉黑黑的,直接閉嘴,不肯再開口。

  等了幾日,又一次雷雨天來了,楚風攀爬到地表上來,再次開始渡劫。

  果然,雷霆都溫柔了很多,他體內的陰氣不是那么濃郁了,可以說相當稀薄,到最后雷雨還未停息時,他血肉與魂光中就不再有陰氣冒出。

  “終于圓滿,我成為陽間人了。”楚風長出一口氣。

  不過,他覺得肯定沒這么簡單,他是從至陰之地出來的,闖過輪回,伴著天大的秘密。

  陽間的進化者去陰間,為了所謂的陰陽調和,尋找陰陽種,毫無疑問,楚風現在根本不用考慮這個問題,關于陰間物質的汲取,他臻至最高層次了。

  正在他神游太虛,考慮將來的道路時,轟然一聲劇震,一道可怕的血色閃電降落,帶著一絲混沌霧,將他劈的炸開。

  楚風眼前發黑,魂光都炸散了,他確信傷到了進化根基,這一下太狠了。

  他的血肉與魂光碎片沖進地下,第一時間躲避。

  然而,這一次很恐怖,雷霆沒有止住,跟著追進地下深處,對他劈殺,第二道雷霆是紫金色,也帶著一絲混沌霧。

  這相當的可怕,在陽間這種雷霆威力強的不可想象,這是專為毀滅而降的電光!

  楚風第一時間沒入石罐,扣緊蓋子!

  那道電光劈在石罐上,慢慢消退,天穹上方也不再出現這種雷霆。

  “什么狀況,清算還沒有完畢?我都成為陽間人了,熬盡所有陰氣,怎么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楚風神色嚴肅,百思不得其解。

  他重組真身后內視自己的狀況,臉色發黑,居然差點被打落下神王境界,進化根基受損。

  他一句話也不說,開始療傷。

  足足半個月的時間,他才恢復過來,沒有留下后患,全面恢復。

  “這具身體真是不錯,充滿蓬勃的生機。”楚風點頭。

  可是,到現在他還沒有明白什么情況,他不得不回思所看到過的各種經書,從陰間宇宙過來時,他將各族的典籍都給端了,全部看了一遍。

  此外,還有石狐送他的手札,乃是其師一位大能所著,也在他心中流淌過所有的文字。

  “該不會是沖著我的修為而來吧?”

  這一次不是針對陰氣,而是剛出生的嬰兒帶著道行會被天地規則所鎮殺?楚風思忖,因為他看到過類似的記載。

  難道這片洪荒大地在防備特殊的轉世者?

  最強手札中提及過幾句,但是沒有細講。

  剛針對完濃郁的陰氣,又要鎮殺修為天成的嬰兒,還讓不讓人活了?!楚風臉色難看。

  數天后,他沒有忍住,再次跑出去了,想要測試與驗證,這次非常留心,注意觀察天地的變化與奧秘。

  一道黑色的閃電劈落,將他炸開,險些沒逃回來,他的進化根基再次受損。

  楚風臉色發黑,一語不發,恢復身體。研究最強手札后,他相信了,這真的是在針對帶著前世進化根基的轉世者。

  他可不敢再冒險了,一個不慎就會被鎮殺,那種雷霆太恐怖。

  “總的來說,還是不夠強,手札中提及,最強大的天縱奇才,有辦法應對一些古怪而恐怖的雷劫。”

  楚風自語,越發渴望踏出一條自己的路,讓每一個境界都無暇。

  到時候,別說赤銘,就是比他厲害的天下前幾名的神祇來了,也不可能再跨境界跟他激戰。

  “進化途中,我要成為史上最強的幾位神靈之一!”

  楚風思來想去,從各種呼吸法,到最強手札,又到場域秘典與異域秘術,最后皺著眉頭,決定嘗試一番。

  他渾身發光,而后各種道行與能量都在內斂,凝聚向腹中,這個時間持續了數日,最后他的一身道行濃縮為一粒金丹。

  楚風張嘴一吐,出現在胖乎乎的小手中,金丹能有龍眼那么大,通體都是繁奧的符文,流光溢彩,神圣無匹。

  這可是他一身的道行,結合異術、場域、最強手札與各族呼吸法提煉,居然真的成功了!

  這關乎甚大,要是讓其他人吞食下去,他都沒地方哭去,哪怕各境界不是最強,都有各種缺陷,但也這代表著一位神王的果位。

  金丹放在外面,他還真不放心。

  現在的他,吐出這粒繚繞著摧殘符文的金丹后,也就是體力還很好,但也只是相對正常的嬰兒來說。

  須知,他一身的實力都沒了,進化出來的道行等都在這粒點綴著繁奧符號的金丹內!

  楚風又收進體內,想了想,置于灰色的小磨盤那里,最后更是嘗試壓制在兩塊磨盤之間。

  一剎那,灰蒙蒙的霧靄將那里覆蓋。

  “咦,所有的氣息都像是徹底與外界隔絕了?”楚風狐疑,他還真有這種感應,難道是錯覺嗎?

  楚風想了想,從石罐中出來,謹慎戒備,居然真的沒有雷霆降落。

  即便是嬰兒,他也體力超強,一口氣爬到地表上來,望著天空,雖然烏云密布,但是依舊沒有閃電劈落。

  楚風咧著小嘴,嬰兒肥的小臉上滿是笑容,他開心無比,徹底解決后患,同時還能就此踏上最強路。

  “灰色本源物質很古怪,介于有形與虛無之間,外人不會覺察到。”楚風很滿意,能夠掩蓋一切。

  自己的道行沒有被削掉,現在只是暫封而已。

  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放出金丹。當然,他想到后果又一陣頭大,除非陷入絕望境地,不然的話根本不能用,他估摸著連一擊都不見得有機會發出來,就會先被雷霆將自己干掉。

  “這團地火有古怪,不是一般的東西,但是現在對我來說沒什么用,有機會再來研究。”

  楚風回到地下,帶上石盒,決定離開此地,因為這里留下不少雷擊的痕跡,被人發現不妙。

  不過,他犯愁了,自己太幼小,光著屁股,帶著石罐,這也太顯眼了,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最后,他進入石罐中,放出金丹,駕馭此罐,估摸著飛出去數百里,這才停下來。

  這是一片山地,帶著蠻荒氣息,楚風發現一些獵人出沒的痕跡,他將石盒藏起來,然后琢磨以后的事。

  轟隆!

  大雨傾盆,電閃雷鳴,在這個黑夜中,雨水下的格外大。

  起初,楚風還真嚇了一跳,以為又要被雷劈,結果發現虛驚一場,只是正常的雷雨天。

  后半夜,楚風驚悚,渾身寒毛炸立,雖然已經不是神王,道行化作一顆金丹,被壓制在灰色小磨盤間,但直覺依舊很敏銳。

  很快,他發毛了,在大雨中有幾頭兇獸皮毛帶著血,散發無比的慘烈的氣息,從山嶺深處沖出來。

  神王!

  楚風震驚,這是什么狀況,哪怕是在陽間,也不至于一下子在一地出現幾位神王層次的進化者。

  就更不要說這是幾頭負傷的兇獸,這樣走在一起更為少見。

  接著,他又看到一個女子,在滂沱大雨中,宛若真仙子,橫渡長空,在幾頭神王級兇獸的后面而來。

  這個女子美麗的太過出眾,風華絕代,白色衣袂在雨中飄舞,而那種冷艷氣質更是讓人一見難忘,超然世上,睥睨天下。

  “我這是要多一個姐姐,還是要多一個娘啊?”楚風皮糙臉厚,在那里咕噥,一臉可恥的笑容。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