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陽間篇 第1028章 同為轉世者

陽間篇 第1028章 同為轉世者

  “無妨,他們只是路過而已,來自天國繁華重地的天潢貴胄看不上我們貧瘠的邊荒,并無影響。”

  姬海山看完水晶鏡上的畫面后長出一口氣,他也怕那些大有來頭的道子、天女等盯上部落,現在放心。

  “族老們也都這樣說,這些人是偶然路過,在大荒中打獵散心,無需驚慌。”一位少年回應道。

  旁邊,楚風卻是發呆,他怎會不認識,那竟然是林諾依,再熟悉不過。

  他已經知道,林諾依早已提前進入陽間,是陰間第一個跨過界膜,出現在陽間洪荒大地上的進化者。

  一年多的時間,她居然都成為天潢貴胄,有了這么高的地位,看起來冷艷而嬌貴,越發的超然。

  她身穿雪白長裙,流動蒙蒙清輝,竟映照出秩序符文。

  據姬海山自語,那是離火洞中神王級的異種妖蠶吐絲編織而成的衣裙。

  楚風靜靜地看著,略有所思,最后一嘆,雖然在這片區域遇到一位故人,但此時他卻不想去尋覓與相認。

  林諾依頭上那支晶瑩的鳥喙骨簪看起來更為出眾,鮮紅晶瑩,垂落下秩序神鏈,束著幾縷發絲。

  這讓楚風心中很吃驚,很快他想到在輪回殿中看到的那些歷代轉世投胎的大人物,其中有一個女子風華絕代,修為深不可測,容貌與林諾依一般無二,這讓他陷入沉思中。

  “嗯?”

  忽然,楚風驚訝,雖然記憶還在模糊,不少事漸漸遺忘,但是速度放緩。

  他有點懷疑,所謂的胎中迷對他最終的影響可能不會那么大,不見得什么都忘個干凈。

  “海山叔,這個小家伙是誰,也太小了吧?”一個小牛犢子似的孩子問道,長的很粗壯,也非常結實,在巨石堆砌成的墻上跳上跳下。

  “這是你們弟弟,撿到的,以后都不準欺負他!”姬海山警告這群熊孩子,不要犯渾。

  楚風有些無言,這牛犢子般健壯的孩子才四歲,就能奔跑如風,比正常七八歲的孩子還高一些。

  事實上,他很快了解到,邊荒都孩子大多如此,尤其是這個部落的孩子,都跟小老虎般,體格雄健,非常高大。

  當楚風看到部落中的成年人徹底服氣,無論男女大多都有兩米多高,成年男子很多都近丈,連笑瞇瞇走出來的幾位身材佝僂的族老也都如此。

  像楚風這么“秀氣”的孩子,還真不是很多。

  當楚風看到部落中的水缸時,他覺得自己跳進去都能游泳了。

  剛進入部落,他便了解到很多。

  “修行,最為重要的是修行!”楚風想迅速穩定下來,開始他的修行大計。

  石罐中什么都毀掉了,連金剛琢都熔斷,但是三顆種子卻藏在從輪回終極地挖出來的土質中,并未破損。

  這三顆種子給予他很大信心,非常期待!

  部落中有石頭房子,都是灰褐色巖石打磨后堆砌而成,高大而堅固。也有巨木建成的房屋,通風而敞亮,跟一座又一座蘑菇包似的。

  街道上鋪著青石板,不知道踩踏多少年了,有的地方都踩踏與摩擦的凹下去一些。

  接近午時,部落中炊煙裊裊,開飯時間到了。

  姬海山道:“雖然我認你當干兒子,但是家里有個病婆娘,沒法養你,還是送你到山上的神廟中去吧。”

  他將流光蝶交給族人,引發驚呼,這只妖蝶很強,為禍附近的部落,一直讓許多獵人頭大,死了不少人都無可奈何,想不到這次被姬海山除掉。

  這只流光蝶很值錢,一對晶瑩的翅膀如果賣出去,足以換回來十幾獸車的食物。

  姬海山拎著楚風朝部落后面走去,出了石墻,幾百米外有一座山,并不是很高,毗鄰這個寨子。

  一位族老在后面喊道:“海山,這次不要急著進山,在寨子中呆兩天,我看那些天潢貴胄領著大隊人馬雖然離開了,但早晚還會從大荒中回來路過這里,到時候你招待下,看一看要不要跟著去外界長長見識,開一開眼。”

  姬海山身形一頓,道:“我不去外界,但我在部落里多留幾天。”

  那些人還會再來?楚風心中微微一動,居然這么快就有機會見到一位故人,見還是不見?

  這座所謂的后山雖然不高,但是靈氣相當的充沛與濃郁,如果是在陰間宇宙,這里算是圣地中的圣地。

  只有三百米高的矮山生長著一些老樹,結著異果,黃澄澄,紅瑩瑩,果香撲鼻,有清泉汩汩流淌,蒸騰起氤氳靈霧。

  “仙子,我給你送來一個徒兒!”姬海山剛開始登山,就大聲喊道。

  楚風琢磨,難道是隱士高人,一直想收徒?

  他很期待,一般來說,隱居在邊荒的真仙子,多半是有故事的人,是天尊的關門弟子敗走大荒,還是大能的私生女進入紅塵世界體驗?

  一時間,楚風胡思亂想。

  “仙子在嗎?”姬海山再次喊道。

  刷!

  半山腰多了一個人,衣袂飄舞,獵獵作響,迎上了正在登山的姬海山。

  楚風閃目觀看,這便是那……世外仙子?

  他看的出神,眼睛都直了,臥槽,這……濃眉大眼的仙子,四方臉,鼻寬耳闊,護心毛半尺長,這簡直讓他風中凌亂。

  一時間,楚風整個人都不好了,很想掉頭就跑,被這樣的仙子養大,還不如跟著姬海山!

  他哀嘆,應該早料到才對。

  像姬海山這樣身高過丈的大漢,手臂都比常人大腿粗,拳頭足有面盆那么大,跟個沒毛大狗熊似的,他眼中的仙子是何等人物?估計也就是眼前這個樣子!

  “海山哥!”那濃眉大眼的仙子甕聲甕氣的喊道。

  楚風發毛,真想立刻就跑掉。

  “冬青,你家仙子在吧?”姬海山問道。

  “還在,不過正要離去。”冬青答道。

  聽到這種對話,楚風不知道為何,如釋重負,這不是正主?剛才還真是有些緊張,畢竟要被人家養上好幾年呢。

  他仔細打量,這個冬青雖然穿著另類,有點中性化,甚至偏女性,但怎么看都應該是男子才對。

  姬海山道:“冬青,別急,你的怪病可以治好,我每次進山都在尋找,最近發現一些端倪,覺得這大荒深處應該有玉雪神蘭,可解除你的詛咒,恢復女兒身。”

  楚風一怔,還真是女兒身?聽到這些話,他到沒什么逃避的念頭了,感覺這個名為冬青的女子有些可憐,身中詛咒,遮掩了本來面目?

  “順其自然吧。”冬青答道,很平靜。

  山頂有一口古井,十幾株老樹,有兩株看著像菩提與靈道樹,枝椏蒼勁,宛若老龍蟄伏。

  一座神廟矗立,很古老,充滿歲月的滄桑感,像是一片與世長存的遠古遺跡。

  院墻破爛,沒有修補,只有殿宇被修繕過,瓦片灰蒙蒙,但是被陽光照射后,又有淡金光澤流淌,看起來很不凡。

  一個老嫗慈祥的笑著,滿頭銀發,站在廟前,這是那世外仙子嗎?楚風心中已經平靜。

  “婆婆!”姬海山恭謹的喊道。

  “嗯,我家小姐在廟中,原本正要出門呢。”這個婆婆很和藹,笑容讓人心中安寧。

  神廟十分常古舊,楚風第一時間覺得,這里真的很不簡單,像是史前歲月所留。

  在這殿宇殘破而古老的殿宇**奉著一座塑像,飽經風霜,面部都模糊了,但是整體輪廓還在,是一個女子,寂靜盤坐,給人特別的感覺,像是自古長存,在這大野一隅之地俯視整片洪荒大地。

  楚風心頭震動,怎么看都覺得有些心頭悸動,此地宛如超然紅塵上,像是陽間世界一極。

  殘舊的殿宇中多了一個女子,鵝黃色長裙拖在地上,無愧仙子之名,最起碼身段相當的完美,修長挺拔,曲線驚人,氣質冷艷,但身姿卻無比的動人。

  可惜,看不到真容,她蒙著一塊面紗,只露出一雙眼睛,很有靈氣,睫毛眨動時,整個人都非常空靈,有莫名的神韻,宛若九天玄女臨世。

  而她寂靜時,眸子深邃,整個人都模糊起來,看不真切,像是隔著一界那么遠,目中有星辰枯滅等景象。

  楚風心中起了大波瀾,這女子怎么跟神廟**奉的古老塑像很像,尤其是盤坐下來后,簡直……一般無二。

  這是什么地方?!

  隨后,他有些異樣的感覺,在這個女子的身上感應到莫名的氣息,讓他心頭悸動,而后劇震。

  楚風心中浪濤擊天,雖然小臉上很純凈,很天真,但是內心卻是駭浪,他的那種感覺太驚人了。

  因為,他體會到輪回的氣息,作為一個肉身偷渡過那片終極地輪回者,他比別人更為敏感,從魂光到軀體,都是他自己上一世的,承載著不可磨滅的印記而來。

  現在,楚風覺察到,這個女子身上也有淡淡的輪回氣息,自其魂光內盈溢而出。

  或許,她自己都不知道,自身有輪回物質在非常稀薄的放射。

  換任何一人都不會感應到,可是楚風不同,有可能是唯一帶著肉身逃出輪回終極地的生物。

  楚風震撼,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一座破落神廟,與世長存,一個神秘仙子居然帶著轉世的氣息,過于可怕。

  對方會不會也能感應到他,窺透他的根腳?

  一時間,楚風悚然,從進入陽間到現在,所經歷的這些都太詭異,怎么一下子都被他在短時間內遇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