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陽間篇 第1031章 神仙姐姐尿床啦

陽間篇 第1031章 神仙姐姐尿床啦

  “這名字,真好!”

  楚風即便奶聲奶氣,也做出一副鏗鏘姿態,拍著小胸脯,問一群野小子,這名字是否與他氣質相符。

  “海山叔與族老起的名字,自然是好,一聽之下便如那雷霆震耳,又若那黃鐘大呂,轟然而鳴,振聾發聵!”

  一個叫姬狐的半大小子,眼睛瞇成兩道縫隙,在那里可著勁兒的拍馬屁。

  “那我不要了!”楚風一本正經,說話越發利索了。

  接著他又道:“聽你這樣一說,我心大受觸動,虛空二字雄渾而沉重,簡直是要壓塌萬古河山,我心震撼,但是,總覺得與我氣質不相符。算了,我還是叫姬天魔吧。”

  “小兔崽子,我打死你,我姬家怎么會出魔?!”姬海山對著他小屁股就要削,而且還是要狠削。

  楚風翻白眼,特么的,叫天魔就要挨打,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上輩子被全宇宙的人喊楚大魔頭,還不要瘋了?

  他轉身就跑,蹭蹭爬到冬青姑娘的背后,她膀大腰圓,簡直是一個活著的大盾牌。

  “海山哥息怒。”冬青勸道,她熬煉楚風筋骨,可不想他真被打壞掉。

  “我所說是真實感受,內心雖與虛空二字共振,但卻不安,不能叫這個名字。”楚風喊道。

  這倒沒撒謊,將這個名字為他起出來時,他一時間居然真有心悸的感覺,打死也不想叫虛空這個名字。

  “你那個天魔名字不行,別的還有嗎,你還想叫什么?”這時,一位族老開口,嘴里就剩下幾顆大黃板牙,其他都掉光了。

  姬族上下連孩子都反對楚風名字中帶魔,這根本通不過。

  楚風眨巴著大眼,一副深沉的樣子,道:“無敵是多么寂寞,那不如我就叫姬寞吧,大氣而又有底蘊,預示著我的將來。”

  “啪!”

  姬海山給他小屁股上來了一巴掌,道:“屁大丁點,還在吃奶的娃,也敢裝深沉,你怎么不叫寂寞如雪?”

  “再打我跟你拼了!”楚風感覺特冤,轉世重頭再來遇上這種事,沒地方說理去。

  “孩子,你再想一想,還有其他名字嗎?”一位族老笑瞇瞇。

  “姬無敵!”楚風昂著小腦袋,并且背負一雙小手,一副風采自信的樣子。

  “等會兒!”這時,姬海山看到幾位族老的笑容,他也回過味兒來了,道:“這娃剛撿到時還很單蠢,最近怎么話多了,而且越說越溜?”

  楚風心虛,但卻故作姿態,挺著小胸脯,道:“我是天才!”

  冬青開口,道:“這不算什么,那些與世長存的家族,有的孩子剛出生沒幾天就會說話,不足十天就能奔跑如風,不到一歲時就已經可以吟詩作畫。”

  楚風無言,這都是什么妖孽?!

  冬青又道:“更有甚者,有的進化門派鎖在仙洞中的嬰孩,出生就會說話,幾個月大時就能跟真龍幼崽在一起搏殺。”

  楚風悚然,這是真的嗎?他嚴重懷疑!

  他可是轉世者,怎么感覺一點優勢都沒有了?陽間正常出生的孩子就有這樣的怪物,都成精了吧!

  甚至,他嚴重懷疑,那種典型該不會就是輪回者吧?他暗自琢磨,以后去打聽,看哪家出了這樣的天縱奇才,找機會都給綁了。

  “你們那么高調,一定榨干爾等的價值!”他暗自思量。

  “難道是古代大能轉生成功?”姬族的一位族老經多見廣,這般開口,心有懷疑。

  冬青搖頭,道:“不,經過驗證,的確就是正常出生的孩子,排除了那種可能,真正的天賦恐怖。”

  而且,這種孩子在史書中也有記載,沒出意外的人,最后都成為大能,而今還活著,在俯瞰洪荒大地!

  “當世也有這種妖孽嗎?”一位族老問道,這也是楚風想知道的事,支棱著耳朵注意聆聽。

  “有,最起碼有幾個。”冬青嘆道,深深感受到那種差距的無力感,對那種小怪物無可奈何。

  若無意外,那就是未來的大能,世間的恐怖巨頭,而今處在幼年期。

  楚風一陣感慨,這是什么世界?陽間天賦超絕的嬰孩,實在有點離譜,過于變態,讓人感覺很不真實。

  “我想進化,我要吃果子!”楚風指向不遠處的一株老樹,就扎根在部落中,上面掛著黃澄澄的異果,正在飄漾濃郁的果香。

  “不行!”

  不僅冬青反對,連姬海山以及一群族老也不答應,便是一群也野小子也對他搖頭。

  “為什么?”楚風不解,睫毛都在眨動,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不過這也是他心里的真實疑惑。

  “你還小,有些事情不懂。”冬青又這么搪塞。

  不過,當看到楚風不滿時,又補充道:“一般來說,不足十六歲,氣血未固,肉身底蘊不足,不可動用觸媒等促進自身進化。”

  楚風聽到這種話語,頓時發呆,還有這種講究?!

  他想到最強手札中的記載,提到踏最強之路的各種方式,也簡單提及,要調理肌體,鼎盛時為好,才方便踏最強路。

  仔細想也是這么個意思,但卻是一筆帶過。

  “這是常識性問題,大地上各族都知道,必須等到身體生長到一定階段才可以利用花粉與異果等提升體質,促進自我進化。”

  姬海山以銅鈴大眼瞪他,告知他一定得記牢。

  楚風頓時淚流滿面,這居然是常識,可是,他早先哪里會知道。

  各族的翹楚大多都是在十六歲以后才會爆發式成長,迅猛進化與崛起!

  有些妖孽受年齡所限,哪怕還不曾以觸媒進化,但是自身自然成長到十六歲,實力也會相當的可觀。

  同時,楚風還吃驚的知道,這片地域內,正常的成年男子都可達小妖境界。

  覺醒,枷鎖,小妖……

  也就是說,成年后大多數人都能進化到第三境界,整體可行,非常普遍。

  楚風一陣沉默,只能暗嘆,真不愧是陽間,這片疆域相對來說很原始都能如此,那璀璨繁華之地又如何?

  “難道不到十六歲,就不能快速進化嗎?”楚風問道,他覺得十幾年這么揮霍過去太浪費。

  冬青道:“除非找到一些逆天的物質,滋補自身,那樣就沒問題了,但是那些物質舉世罕見,太難尋覓了。此外,就是找到,也沒人愿意這么浪費,而是將逆天造化物質用在其他地方,比如為垂死與衰敗的天尊續命等。”

  用在孩子身上,得不償失!

  再者說,在洪荒大地上,早崛起十幾年,與晚進化十幾年,影響不是很大,大多數種族的壽元都不算少,等得起。

  誰沒事會為了一個孩子早修行十幾年而那么敗家,舍棄天尊都需要用到的稀有物質?

  “尤其是,一個孩子即便再天才,也不應這樣拔苗助長,缺少相應的磨礪,過早的利用異果等進化不見得是好事。”

  楚風聞聽,能說什么?只能默默地去點頭。

  但是,他心頭卻在轉動念頭,他帶著肉身轉世,不需要紅塵磨礪,他非常需要提早十幾年修行!

  接下來的日子里,楚風十分配合,被蒸煮,被一群人圍毆,與他們對抗,錘煉自身,先打下堅實的底子再說。

  不過,他私下里也在研究這片大荒的地勢,他想找天材地寶,尋覓造化物質,希望及早點踏上進化路。

  期間,宛若九天玄女般的仙子以及那位銀發婆婆也回來過兩次,跟冬青細語,導致冬青對楚風越發嚴苛。

  楚風曾聽到一次,那位神仙姐姐般的女子,說她們這一脈的呼吸法與傳承更適合女子。

  雖然嚴格導楚風,但是這一脈的主經文不會教給他,以后可以讓他做護山人,成為真正傳人的守護者。

  楚風發呆,自己只是備胎,或者連備胎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未來傳人的追隨者?忠實的保鏢。

  “唉,看在能增加我先天屬性的份上,我暫時還是寄居此地吧。”楚風嘆氣。

  然后,他就比較隨意了,比如說冬青夜里睡覺打呼嚕太嚴重,他就跑到主殿去睡,偶爾直接躺在九天玄女的白玉床上。

  在此期間,楚風吃驚的發現,自身越是成長,記憶越是模糊。

  那所謂的胎中迷還在進行中,不過持續一段時間就放緩,然后再繼續,這樣斷斷續續,難道要堅持到原本應有的三年期胎中迷?

  “有點糟,許多人與事我都遺忘了,要在幾年后才能想起?”

  楚風發愁,千萬不要讓他忘記呼吸法,這很重要。

  短時間來看,冬青不可能教他這一脈的究極呼吸法,因為那位小姐告誡過了,只能教其他呼吸法。

  所以,盜引、大雷音呼吸法等對他無比重要,不能在這三年中忘記。

  “大爺的,我……尿床了?!”

  清晨,楚風臉都紅了,隨著記憶漸漸模糊,胎中迷又一次加重,他發現自己的生理機能等趨近于孩童了。

  深夜睡眠,居然沒有控制住,無知無覺間,他在床上畫了一片地圖。

  太可恥了,他想一頭撞在墻上!

  尤其是,這不是他自己的房間,而是……那位仙子姐姐的白玉床,他實在是心虛。

  “哎呀!”

  正在楚風小臉發窘,紅撲撲時,他驀地抬頭,發現那位神仙姐姐竟然回來了,還有銀發婆婆,正有說有笑的進入主殿。

  “這是什么?”宛若九天玄女般的黃衣女子來到近前,然后……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床。

  “不是我。”楚風暈乎乎,胎中迷近期持續發作,在這種發窘的境地下,他的一些本能反應更像孩子,鬼使神差的大喊了一句:“是仙子姐姐尿床啦!”

  清晨的部落,原本不算寧靜,很多人都起床了,然而現在聽到他的嚎叫聲后,一下子寂靜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