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

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

  第1033章莫負好時光

  牛毛小雨落在葉片上沙沙作響,山中的植物越發青翠碧綠,瑩瑩發光。

  那群人真的來了,在里姬族不遠的地帶修建行宮,進展迅速,準備從邊荒深處的龍窩那里撤退到此地。

  楚風看的真切,這些人肯定要布置大型傳送場域,動輒就是以億里為單位空間轉移,果然是要請援軍。

  他有些不自在,看樣子不久后非常有可能會見到林諾依,他看了看自己的小鵬鵬,現在只是一個光屁股的娃,無語問蒼天。

  現在他不足一歲,在這種情況下相遇的話真是無臉見人。

  雨點灑落,很細密,讓姬族部落都濕漉漉。

  “一場雨淋濕一個季節,真是讓人憂傷啊。”楚風嘆氣。

  一百五十萬里外,盤坐在干燥石洞中的白發男子黎九霄猛烈地打了個噴嚏,肌體出現裂痕,舊傷復發,渾身冒血。

  “誰?對我滿滿的惡意,我于冥冥中已經感應到。”他低語。

  身為天縱神王,這么久了還沒有痊愈,可想而知他經歷的劫難多么可怕,這次邊荒之行他差點死掉。

  誤闖一位衰敗后期的大能的夢境中,導致黎九霄幾乎兵解。

  養傷兩三個月,總算從死亡邊緣中掙扎回來,漸漸修復魂傷,可是每當想起那個光屁股的“雷震子”,他就氣的哆嗦,一陣肝疼。

  “蠢娃,別再讓我見到你!”

  ……

  姬族部落。

  “小娃,走,哥帶你去見附近部落的最美的女子。”姬狐招呼楚風,一群少年準備出行。

  關于楚風的名字,部落中一直沒有定下來,都叫他小娃,因為他在目前會跑的孩子中最小。

  “沒興趣,不去。”楚風很干脆地拒絕。

  姬狐搖頭晃腦,道:“東邊細雨蒙蒙,西邊晚霞艷艷,如此好時光,且有佳麗出場,情調與格調并在,飲酒后我們再踏月而歸,豈不快哉,不負少年身。”

  楚風撇嘴,道:“咱有代溝,你們去吧。”

  “啥意思?”這群要外出的人以十幾歲少年為主,有一定的武力值,不遠行的話足以自保。

  楚風背負雙手,昂著頭道:“你們眼中的細雨朦朧、月光皎潔,那是風花雪月,我看到的卻是陰晴圓缺,人生的柴米油鹽,以及是否需要帶把傘。”

  “哎呦,你個小娃要酸死我們了,老氣橫秋,還敢教訓我等!”

  一群少年被刺激的不行。

  “豆丁那么大,別故作滄桑,因為你滿嘴還都是奶味兒呢!”

  楚風遠眺,道:“天才總是孤獨的提前一段歲月上路,我現在跟六叔爺的心境差不多。”他邊說邊向路過這里的一個老頭子打招呼。

  這是一位身穿四色獸皮衣的族老,牙齒都掉落多一半了。

  “這孩子怎么說話呢,六叔爺我風華正茂,要去赴會呢。”六叔爺嘴巴漏風,門牙就剩下一顆了。

  “赴什么會?我跟你一起去。”楚風問道,打算跟這老頭去長一長見識。

  六叔爺呲著黃板牙,道:“摻什么亂?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六叔爺帶你這樣一個拖油瓶赴約算怎么回事?”

  楚風無語,這老頭子心態真年輕,怪不得穿的花里胡哨的獸皮衣,由白狐皮、黑蛟皮、金虎皮、赤色火豹皮制成。

  尤其是,楚風注意到,他頭上還插著幾根五色羽毛,胡子都白了還這么風騷,簡直像只開屏的老孔雀。

  六叔爺走出去幾步,又回頭道:“小鬼,不要這么老態龍鐘,多出去走一走轉一轉,年輕人要活的有精氣神。”

  楚風翻白眼,這老家伙會說話嗎?說老氣橫秋也就到邊了,怎么到他嘴里就變味了,這花心老頭子!

  六叔爺又補充道:“我上次給你講的天坑就在那塊,一群毛頭小子就喜歡在那里聚會。”

  楚風聞言心頭一動,但此時風騷的老頭子已經出了部落,施展一個御風訣,頓時大袖飄飄,腳下生風,剎那沒影。

  最近楚風一直在研究附近的山川地勢,他現在雖然施展不出前世神術,但是眼力還在,尤其是他精通場域經文,一直想看透這片邊荒,憑著本能他覺得不簡單。

  又是絕地黑云森林,又是衰敗將死的大能沉眠地,又是龍窩……很復雜,他想琢磨一下。

  另外,他也在研究冬青每天蒸煮的那些稀珍礦物的成分,想在山中踅摸出來。

  所以這段時間,楚風常跟一群老頭子混在一起,不好明著問,但卻可以讓他們講山中的傳說,從而了解一些特殊地勢。

  天坑、懸空島、狐仙洞等都屬于被重點提及的地帶,有古怪,透著玄秘色彩。

  楚風略微出神后,揚著下巴,對姬狐等人道:“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走!”

  一群人都是十幾歲的半大小子,有野性,同時也喜歡嘻嘻哈哈。

  “小娃,今天哥哥們去給你追嫂子,你這么酸,能吟詩作畫嗎,可以幫我們增光添彩嗎?”

  楚風撇嘴,道:“這樣追上算誰的?”

  “嘿,你個豆丁大的娃,還想跟我們搶?娶回來留著給你洗尿褲嗎?”

  一群少年取笑,都不是省油的燈。

  楚風老臉微紅,現在“終極進化痕跡”盡人皆知,他惱羞成怒,道:“再揭短的話,我肯定會成為你們的情敵,跟你們競爭到底!”

  “切,來啊,到時候你是不是需要部落中姑娘們抱起來談一場風花雪月?”

  “好大的奶腥味啊,嘿嘿!”

  一群野小子嘴巴都很損,讓楚風稚嫩的小臉都都略微抽搐,看了看自己的身高,而后果斷從姬狐身上奪了一件毛坎肩,當獸皮大衣穿自己身上,不再光屁股,道:“走!”

  “別給我尿濕了,那可是雪貂皮的!”姬猴急眼。

  楚風:“滾!”

  “召喚黑龍!”姬猴喊道,唬的楚風一愣一愣的。

  “出來吧,我的狻猊獸,我們上路!”另一個野小子大叫道。

  楚風總算明白了,他們在喊坐騎。

  姬猴召喚來一頭黑蟒蛇,吐著猩紅的蛇信子從山林中快速游到部落外。

  還有一頭白山羊,個頭倒是挺大,超過尋常的大水牛,搖頭擺尾,咩咩的叫著,跑到近前。

  這就是所謂的黑龍與狻猊獸,讓楚風看的無語。

  不過別看不起眼,也都是兇獸,實力不算弱。

  “閃電獸,降臨吧!”部落中那個少年胖墩兒大聲喊道,氣勢很足。

  隨后,楚風就看到一只大蝸牛,慢吞吞爬過來,這就是所謂的閃電獸?還真是夠大言不慚的。

  一些人紛紛召喚自己的坐騎,準備上路。

  胖墩兒喊道:“小娃,過來坐我的閃電獸,比他們都快。”

  楚風無言,一直都有慢如蝸牛這個說法,從來沒聽說蝸牛迅疾如閃電的,能有多快?但最終他出于好奇,還是坐上了房屋大的巨型蝸牛。

  還別說,這頭蝸牛跑的真快,林木嗖嗖的倒退而去,穿越山林時呼呼生風,看的楚風直傻眼。

  后面黑蟒蛇也不算慢,游動時,山中的荊棘草叢自動分向兩旁,它能馭風而行。

  一群孩子嗷嗷叫著,坐騎五花八門,有天上飛的赤紅色老鶴,也有水岸邊長著犄角的鱷獸,更有人騎著一丈多高的大公雞,跑動如風,穿山越嶺。

  天坑不遠,就在幾個部落間,相對來說非常安全,不然的話也不允許這群少年跑出去折騰。

  剛一接近,楚風就露出疑色,這么大的一個坑,黑乎乎,真夠深的,占地很廣闊,足有十幾里長。

  很快,他又露出異色,這黑天坑形狀有非常像葫蘆。

  “它也叫葫蘆坑。”胖墩兒告訴他,漫長歲月前這里很邪性,但現在徹底安寧了,相反還能鎮邪,因此一些部落愿意遷徙到附近。

  楚風看出異常,雖然一些手段施展不出,但經驗、直覺等還在,他發現端倪。

  這像是一處妙地,楚風越看越是懷疑,坐在大蝸牛身上,動用目前衰弱的火眼金睛,眼底深處有金色斑紋閃過。

  他心頭一震,果然有古怪,這是一處“養葫地”!

  形似葫蘆,以地脈為根,養出一處福地。

  葫蘆者,福祿也。

  這是名副其實的寶地,真要利用起來,會有福祿臨身!

  楚風心頭激動,他現在尋覓特殊地勢,就是為自己迅速成長考慮,積淀先天底蘊等。

  與世長存的進化門派,以及存在億載的世家等,可以動用的資源太多了,真心想培養一個最強子弟,什么拿不出來?

  比如,現在就有人在攻打龍窩,這傳出去實在懾人,而一切都只是為了將幾個孩子放進龍窩,跟龍族幼崽戰斗,在流血磨礪中成長。

  這些天楚風都在琢磨,他到底怎么才能一步一步攀登,走到最強。

  現在冬青每天用礦物等對他蒸煮,補先天本源,而他自己也在想辦法,所能倚仗的或許就是場域造詣,若能尋到仙窟、奇異祖地等,可以滋養自身。

  原本場域經文中就有記載,利用山川能實現超級進化,而他現在年紀過幼,還不能那么激烈,但卻可以尋找造化地,先行補先天。

  “嗯,被人斬斷葫蘆根莖?!”楚風心中一顫,覺得無比遺憾,這地方竟被人毀掉了。

  葫蘆藤,也就是地脈與天坑相連之處斷掉,過早的枯竭。

  這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造成的?應該是漫長歲月前的事。

  楚風很遺憾,但是,沒過片刻鐘他的眼睛又亮了,想到一種可能,根莖斷掉,在大多數情況下就意味著葫蘆與藤徹底死去。

  然而,還有一種極端情況,葫蘆根須可能再次發芽,另結小葫蘆。

  那樣的話,新的福祿地,因為初生會伴著濃郁而蓬勃的生命力,若是進入小葫蘆腹中,最適合養人!

  “希望有這種可能!”

  楚風決定,要好好的找一找。

  不過,有一定的難度,葫蘆藤斷掉后,地脈根須會遁走,可能還在附近,也可能會在數十萬里外。

  此時,小雨已停,夕陽西照,天邊一片通紅,此外高空中還有一道彩虹橫掛。

  不遠處,有幾頭火牛在吃草,抖了抖皮毛,赤炎跳動,火光澎湃,將附近濕漉漉的潮濕空氣都蒸的干燥了。

  一些少年正在悄然接近,想要捕獵,當作這次聚會的晚餐,都是其他部落的人。

  轟隆!

  一頭火牛人立而起,鼻子噴白煙,周身烈焰騰騰,將地面都燒成巖漿,一群少年一哄而散。

  “快跑,有只牛王!”

  不過,火牛也沒敢逞兇,這里臨近幾個部落,真要逞兇威肯定討不了好。

  “可惜啊,不然晚上可以烤牛腿吃,”

  “喂,黑玄部落的兄弟,聽說你們那里出現一個天才,五歲就可以激烈戰斗,敢跟你們捉對廝殺,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我黑玄部落一向出天才。”

  雷族一個少年嗤笑,道:“我族有三歲幼童,可撼動爾等,天縱之資,是我部數千年來最強的血脈。”

  這時,姬族的少年趕到了,出現在天坑附近。

  “咦,姬族的兄弟你們還帶著一個娃,我們正在談論附近部落天賦驚人的幼小孩子,你們該不會是故意帶過來一個耀武揚威吧?”有人開口。

  “這娃一點也不壯,白白嫩嫩,哪里像我們邊荒的血脈,該不會是精怪產子吧?”雷族的少年冷言冷語。

  楚風心中膩歪,當初姬海山撿到他時與遇上雷族的人,那個雷蛟便很陰沉與霸道,不是善類。

  現在又遇上該族的少年,感覺也不是善茬兒。

  姬猴喝道:“雷族的人你們別亂扣帽子,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真要是山中的精怪后代,肯定要被各部落的人當眾活活燒死。

  “唔,有點像雷蛟叔說的那個娃,你們居然敢帶出來,想讓我們直接捏死嗎?!”雷族的少年冷聲道。

  “閉嘴,老夫活了數千年,而今返老還童,無知的蠢娃也敢對老夫不敬?!”

  楚風開口,背負著一雙小手,在那里大剌剌地喝斥雷族少年,他的氣質以及風采等那可真不含糊,有前世神王的架勢。

  一群少年全都被鎮住了。

  楚風還真不想跟一群少年起糾葛,他在琢磨,能否讓他們一起找福祿地。

  “你當我嚇大的,你斷奶了嗎?”雷族的少年并不好糊弄,嘴巴不饒人。

  楚風道:“老夫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來叩首,不然你雷族將有大禍,自此之后,從這片疆域中抹除。”

  姬猴等人都暗中咋舌,小娃真能吹,比他們噴人厲害多了,帶他出來果然可以唬人。

  “真的嗎,你是一個老前輩?”天坑邊緣,五色神光一閃,出現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在那里撲閃著大眼望著楚風。

  她的穿著太講究了,神級火蠶王吐絲編織的赤紅小裙子,雪白頸項上戴著晶瑩鳥喙串成的項鏈。

  楚風瞳孔收縮,怎么看都有點像姬族眾人所說的天潢貴胄子弟,該不會就是要將這樣的小家伙扔進龍窩中磨礪吧?

  他回頭看了看,四處踅摸,那個人來了嗎,是否在附近?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