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4章 至強異荒人族

第1034章 至強異荒人族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小姑娘雪白晶瑩,非常漂亮,大眼撲閃相當的有靈性,年歲比楚風多少大一些,但應該不足兩歲。

  這是鬧妖嗎?其他少年都心中劇震,這小姑娘出現的太突兀,連他們都心中沒底是否可以勝之。

  “你是……前輩?”小姑娘聲音很脆,左側臉頰上帶著個小酒窩,笑容非常甜,當然也多少帶著帶些奶味兒,比楚風強不了多少。

  “不錯,老夫返老還童,如今已經三千兩百八十七歲。”楚風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姬狐、胖墩兒等來自姬族的少年都覺得替他臉紅,前陣子還尿床呢,現在也好意思這么吹牛?

  小姑娘輕嘆:“真可憐,你們這一族三千多歲就蒼老了,需要大藥返老還童,你族的壽元也太短暫了。”

  楚風:“?”

  他正吹牛呢,結果卻被人憐憫,這是諷刺還是奚落他呢?

  他不得不正經起來,觀察這個小姑娘,在此之前他有點心不在焉,一直在注意四野的動靜,懷疑林諾依到了附近。

  天潢貴胄,來自某一超級世家的子弟,甚至有可能是與世長存的進化門庭的小丫頭,其魂光非常強。

  楚風越看越是覺得她不簡單,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要放進龍窩中跟幾頭龍崽血拼的傳人之一,著實超凡。

  “唔,老夫當年渡劫發生意外,被一道天雷終結道體,不得不舍棄道果,依靠藥草返老還童。”

  楚風手撫下頜,一副要摸胡須的樣子。

  一群少年看他做出這個下意識的動作,有些人還真是發愣,將信將疑。

  姬狐、胖墩兒等都無語,小娃還真好意思說渡劫出現意外,他們很想說,就沖你這么裝十三也要遭雷劈啊。

  屁大丁點,非要這么老氣橫秋,讓姬族的一群少年都看不過眼,當然,他們不可能去揭發。

  “嘿,真能吹!”雷族的少年冷笑道,顯然還沒有被唬住,在那里惡意滿滿,轉動著念頭。

  “閉嘴!”楚風喝斥。

  “嗯,你不要說話了。”雪白晶瑩的小姑娘也這么說,雙目有五色斑斕光束,瞥了雷族少年一眼,頓時讓他內心悸動。

  開什么玩笑,被一個兩歲女娃這么掃視,他居然有壓力,感覺強烈的不安,讓雷族少年驚怒,但最后卻……果斷閉嘴,不說話了。

  “這就對了。”楚風點頭,看了他一眼,道:“年輕人就是沖動,嘴巴沒毛辦事不牢,當謹記,沉默是金,保持住。”

  雷族少年被他一通教訓,氣的不行,很想給他來一腳,踹成一個血葫蘆,但是當看到女娃的目光,他忍了。

  姬狐、胖墩兒等姬族少年頓時對楚風服氣,感嘆這尿床娃真能吹牛皮唬人。

  “前輩,其實我也有種錯覺,覺得自己還是另外一個人,像是有前世,在夢中時常看到許多昔日舊景。”

  小姑娘突然這么開口,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同時還頗為虛心,在這里請教。

  楚風差點就想問,你前世是誰?因為這很像陷入胎中迷狀態。

  但是,關鍵時刻他忍住了,暗自咕噥,超級古老進化門庭走出的核心子弟還真是不簡單,這么小就敢忽悠他?

  他有點不太相信,怎么可能這么巧就遇上一個轉世者,而且還敢當眾說出來,這涉及到禁忌,她的族人決不可能允許她這么做。

  楚風不得不嘆,注定要去跟龍族搏殺的娃的確非凡,早熟的厲害,居然想套路他。

  “唔,老夫看你確實不一般,走,我們兩個老家伙去聊一聊,將這里讓給一群年輕人,留給他們去熱鬧,誰沒有青春年少時。”

  楚風說罷,當先向天坑另一邊走去。【△網WwW.】

  所有人都無語,目睹那兩個最小的娃離場,就此遠去,居然視他們這群人為后生晚輩,情何以堪啊。

  事實上,有些部落的少年眼巴巴地看著那兩個娃的背影,真的將信將疑。

  遠處,楚風一點也不擔心,心中有底,現階段冬青、神廟仙子就是他的后盾,再者說,真要是覺察不妙,大不了換個地方呆著就是。

  他一直都有些想法,不愿在邊荒久留,若非神廟仙子一脈可以補他的先天屬性,他隨時可遠行。

  “老夫乃人族,不知道友屬于哪一族,前世又來自哪里?”楚風背負雙手,沐浴晚霞中,周身都帶著一層神圣光彩。

  “我族屬于人族的一支。”小姑娘微微一笑,露了一個底,在那里觀察楚風的神色。

  楚風一怔,然后心中凜然,所謂人族一支是某些族群客氣的說法,實際上是代表著極其恐怖與超然的地位。

  昔年,在陽間非常古老與繁盛的時期,曾有些至強進化世家從人族中獨立出去,自號一族。

  他們都擁有極其駭人的天賦,祖上進化出無比強大的血統,并可以很好地遺傳給后代,超然在上。

  比如,四肢百骸流淌有紫血的戰族,血脈之力稱尊成王,可縱橫洪荒大地上,讓人頭疼與膽寒。

  還比如,有的族群隨便一個孩子出生就會具備天眼,瞳術無匹,抬望眼間就可滅敵,自稱為天眼族。

  還有其血玄黃的天族,天生繚繞仙霧的仙族等……

  這些都是當年獨立出去的人族,后世曾將他們合稱為異荒人族,彰顯了前身與某一特殊的古老時期的非凡,以及揭示了他們身份的尊貴,分立出去后可謂高臥九重天。

  現在,這種異荒人族有些為表示謙遜,說自己是人族的一支,而更多則根本不會提及,早已不認為自己是人族成員。

  事實上,從外表來說,有些族群進化后的確大變樣,有各自的特征,如:眉心豎眼、至強天翼、三頭六臂等。

  楚風在陰間時聽到過類似的傳聞,但卻沒這么詳盡,因為源頭本身就在陽間洪荒大地上。

  他只能感嘆,某一時期,人族太昌盛,那所謂的異荒人族,都是曾經的究極人族世家,最強的傳承,結果因為過于強大,自認為超脫在上,分離出去,與普通人族劃分開來。

  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王血脈在異荒人族中算是什么等級,是否足夠強。

  不過,楚風也有些詫異,貌似沒在異荒人族中聽到過所謂人王血統,疑似不在此列,沒獨立出去嗎?

  人不能忘本,楚風倒是希望這一支的祖上沒有剝離出去而成為異荒人族的一員。

  “想不到,道友大有來頭,竟源自異荒人族,難怪可以轉世投胎,了不起。”

  當聽到楚風這種話語時,遠處傳來嗤笑聲。

  一個老者實在沒憋住,忍了多時,從森林中走出,趕到此地。

  “九爺爺!”小女孩甜甜地叫道。

  顯然,這個老者不相信楚風是一個數千年的老怪物,看他這么裝,忍不下去了,現身出來。

  并且,他也不加掩飾的探究,分出一縷五色神光,向楚風覆蓋過去。

  楚風翻手間,掌心出現一面玉石牌,映照出一條黑色的小魚,符文綻放,烏光爍爍。

  這個圖形很怪,仔細看,竟是太極圖中的一條陰魚,浮現在虛空中。

  這是冬青給他的玉牌,告訴他,萬一遇上莫名情況,直接亮出來就是,懂的人自會忌憚,保他無恙。

  當時,楚風還在腹誹,非得遇上懂得人才有用?

  冬青給他這塊玉牌,主要是因為攻打下龍窩的天潢貴胄在姬族部落附近建造行宮,怕楚風萬一跟那些人遇上出什么意外。

  “咦,失敬,居然是你們,傳承未絕,還在陽間!”

  老者居然一臉凝重色,被陰魚阻擋后,果斷收手。

  他對小女孩道:“瑩瑩,你去那邊等著,我跟這個小哥聊幾句。”

  漂亮的小姑娘不情不愿,但最后還是走了,等在遠處。

  楚風開口,道:“老夫三千兩百多歲了,老弟,你不見得有我大啊。”

  遠處,小姑娘的耳朵特靈敏,聞言后很想說,這家伙太不要臉,現在還裝呢,占他九爺爺的便宜。

  老者嘴角抽搐,這小子還真邪性,居然敢叫他老弟?!

  他看著楚風,道:“你還小。”尤其是,還瞥了楚風雙腿間幾眼,不禁哂笑。

  楚風眼眉微挑,很想說,這老貨竟敢嘲笑他。

  這也難怪,他穿著姬狐的獸皮坎肩,雖說能當大衣,但是,雙腿間也涼颼颼,這老家伙肯定能感應到他其實就穿這一件衣服,里面光著屁股呢。

  楚風傲然,道:“老夫怎么小了,癡長你幾歲還是有的,比你大!”

  老者再次哂笑,道:“小家伙你的確還小,來,告訴老夫,你家大人在哪里?”

  并且,他的一雙老眼又亂瞄了一通。

  楚風背負一雙小手,也在瞥老者,仔細打量,然后相當鎮定地開口:“燕雀安知鵬之志?鵬之大,一鍋……老夫不屑與你多說!”

  不遠處,姬狐、胖墩兒等瞠目結舌,他們不是外人,自然了解楚風,知道他在胡說八道什么,全都將嘴里的酒噴了出去。

  老者覺得古怪,剎那探究到姬狐等人魂光中的所思所想,小鵬鵬什么意思?還有……這說法,然后,他的臉黑如鍋底,居然被一個小屁孩調侃又調戲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