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5章 天葫
  老人的臉膛泛出烏光,真想一把掐死他。

  早先覺得這孩子不簡單,是個小妖孽,他有了惜才之心,所以從森林中走出,可現在怎么看這小子都不順眼。

  “如此年幼便成壞胚,長大還了得,我欲幫你師門清理門戶,免得將來為禍洪荒大地。”老者森然道,雙目兇光畢露。

  楚風坦然相對,雙目純凈,并無懼意。

  “罷了,老夫一把年歲,跟你一個孩子較真作甚,帶我去見你家大人,我有話與他們說。”

  老者一臉寬厚長者氣韻,又變得和藹起來。

  楚風斜睨,這老頭兒前倨后恭,這是有求于人吧?剛才可是黑著臉要拾掇他。

  “有話請講,老夫便能做主。”楚風開口。

  老者感覺牙疼,這死孩子屁大丁點,一口一個老夫上癮了,真想揪過來毆打到他哭爹喊娘為止。

  不過這也打消他心中疑慮,越發確認這就是一個孩子,而不是什么轉世怪物,不然的話,誰會主動嚷著返老還童了。

  “小子,再敢提老夫二字,打你雙股開花。這邊一敘。”老者帶著楚風走向密林深處,隔絕所有人的視線。

  他有求于楚風師門一脈,想要索取一副藥劑。

  楚風直接搖頭,他可做不了主。

  神廟中的仙子對他相當有成見,因為曾尿濕她的床,就是冬青也不會那么好說話,知道他亂許諾,估計直接會咧開血盆大口揍他一頓。

  “老夫不會平白索要,看到這處天坑了嗎,蘊含驚人的造化,欲你與師門共享。”老者神色鄭重。

  楚風心頭一動,這老頭子也是識貨人,居然知道天坑不凡。

  “我師門距離此地很近,還用你提及這福祿地嗎?原本我們就在關注。”

  楚風很淡定地開口,不管這老頭子知道多少,自己都得告訴他,這早就是師門的盤中菜。

  “此地被人蒙蔽天機,老夫機緣巧合下才在異荒人族遺址中看到一副石刻圖,窺破天機,若無特殊手法,沒人能得此地造化。”

  當楚風聽他這樣一說,心頭劇跳,涉及到異荒人族,那就太恐怖了。

  這個地方難道比他想象的還驚人?他一陣狐疑,可惜他現在實力不行,沒有辦法下去仔細探查。

  老者又道:“唯有用那副石刻圖上的記載之法才能揭開此地真相,盡得福祿。”

  楚風矜持,道:“此地之秘,我師門盡知,已是有主之地,你還是離去吧。”

  “怎么可能,你可知地下有一根藤,并未枯斷,不過卻被人為遮蔽。”老者透露出一縷真相。

  這讓楚風心頭凜然,所謂的福祿地結出特殊的葫蘆地勢,也只是地脈滋養,靈粹澆灌而成。

  一旦此地枯竭,根本不可能留下藤。

  若是“地藤”還在,那實在了不得,比他早先的判斷還要驚人,估計這是“天葫”,到頭來可以養出一個天尊。

  如果推測為真,他要尋找的滋補之地有著落了,遠比他從前想象的還要驚人。

  楚風暗自震撼,不愧是異荒人族的記載,憑借一處地勢,有可能會養出一個天尊!

  即便實際效果沒那么強,打上幾折,藉此地養己身也足夠了。

  不過,這老頭說的話可信嗎?

  楚風一臉鎮定之色,道:“此地為天葫地勢,曾有一株藤,共結三朵花,正所謂道生一,三生萬物,它過于逆天,因此不被世間所容。其中一朵花結成紫金葫蘆,遁入三十三層天外。第二朵花長成陰冥葫蘆,沉入九幽。第三朵花而今結成幼葫,還未成熟。”

  他說的很鄭重,起初是在胡謅,可是說到后來,楚風自己都吃驚了,因為按照圣師留下的那頁關于場域的銀色紙張的記載,真有可能形成如此極端地勢。

  老者發懵,這個孩子的師門還真懂?比他知道的還多,他被唬住了。

  片刻后,他提出疑問,道:“可是,這里只是地勢,所謂的葫蘆藤也只是地脈靈粹,而非實物,你說它結成葫蘆,還能飛天遁地?”

  “嗯,經過我師門研究,天葫地勢可化形,成為規則葫蘆。”

  “那是天器?”老者越發心驚。

  他確信,這應該是對方師門的研究,憑借一個小屁孩懂不了這么多。

  楚風很嚴肅,道:“法則所化,秩序凝結,衍生出的天葫,自然非同小可。可稱作天器的話,還是不夠格。”

  “看來,此地的確被小友師門研究透徹了。”老者道,不知不覺用小友這個稱呼了,沒有毆打這死孩子的念頭了。

  因為,楚風所說跟那石刻圖中的小部分記載相符合。

  “也不盡然,我師門對此地也略有顧忌,既然老丈在異荒人族遺址中窺透天機,不若與我們共同合計一番。”

  楚風謙虛地說道。

  這老家伙太精明,一聽就明白,還能談合作!

  “要不,先去找你家長輩,然后我們一同下去探一探。”老者道。

  楚風微笑,道:“先讓我看一看老先生的手段,到時候也好向我家長輩稟告。”

  他攛掇老者帶他去天坑底部,露兩手給他看一看。

  老者點頭,眼中光束很盛,道:“也好,此地遮蔽天機,我去嘗試揭開一角真相。”

  嗖!

  他帶著楚風降落,呼呼生風,前往天坑底部,真是太深了,下方漆黑如深淵。

  “到了!”站在底部,老者一番踅摸,而后念念有詞,吟誦某種古咒語,并且在地下劃刻各種神秘符號。

  這是異荒人族遺址內的部分記載。

  呼!

  不久后,天坑底部起了變化,騰起大面積的黑霧,冷氣嗖嗖。

  一剎那,楚風與老者都寒毛倒豎,感覺此地有點怪異。

  楚風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太森寒了,尤其是下一刻,他感覺到有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他的后脖頸上。

  “老頭,你摸我脖子干嗎,想嚇我嗎?!”楚風不滿地問道。

  “老夫,在這邊,何曾摸你?咦,小子,你在使壞嗎,敢戲弄老夫?!”老者肌體繃緊,感覺情況不對。

  因為,有一只冰冷的手摸到了他的屁股上!

  “嗖!”

  這老家伙像受驚的兔子似的,比什么都快,直接跳起來就跑,沖天而去,將將楚風給扔在這里,他自己沒影了。

  這老混蛋!楚風詛咒,見情況不對,自己跑了,將他丟在這里。

  “老丈,你還要不要你的藥劑了,還想談合作嗎,趕緊將我帶走。”楚風喊道,越發感覺周圍冰冷,寒氣刺骨。

  “小友別擔心,老夫來也!”老者喊道,然而,卻是磨蹭了很久,在上方不斷觀察與探究,直到最后確信沒什么危險,他才再次降落,一把抓住楚風,飛騰而去。

  楚風斜著眼睛看他,剛才要是有危險的話,這老混蛋肯定不會下來,太靠不住了。

  “去你的師門吧。”老者道。

  “也好!”楚風點頭。

  此時,天色黑了下來,晚霞已經消失。

  老者一招手,將那女娃喊來,帶上兩個孩子飛天遁地,按照楚風的指點,沖向姬族部落。

  “這里是就是你們的山門?”老者甚是驚訝,因為這矮山太不起眼,而且只有一座破落的神廟。

  冬青走出,盯著老者。

  “見過這位壯士。”老者微笑著打招呼。

  楚風道:“冬青姐,這不能忍啊,怎么著你也得捶斷他幾根骨頭吧?”

  老者目瞪口呆,這彪形壯士……是個女子?

  冬青咧開血盆大口,問楚風道:“怎么帶回來外人?”

  “有點情況。”楚風一揮手,讓老頭子到山下等著。

  冬青帶楚風進入神廟,殿宇內頓時騰起一片光,覆蓋此地,跟外界隔絕起來。

  “冬青姐,我們發現一處福祿地,能造就出天尊……”楚風迅速告知具體情況。

  “你說那老者想求取小天丹交換?”冬青問道,這就是老者希冀的藥劑。

  “是。”楚風點頭。

  “你可知小天丹多么珍貴,究竟是什么?”冬青問道。

  “不知道。”

  “就是蒸煮你的那些礦物,融合在一起,一百次的劑量可熬出一枚小天丹。”

  “這……應該算是稀珍大藥吧?!”楚風驚訝。

  “非常珍貴,那些礦物很難尋覓,都快挖盡了。”冬青點頭。

  楚風小手一揮,很豪邁,道:“那就先給他百分之一的小天丹,也就是蒸煮我一次所需的劑量。”

  “你倒是大方,這樣的劑量也價值連城。”冬青翻白眼,一點也不嫵媚,有些兇猛。

  “不,我的意思是,今天我用過的那些,蒸煮過我的礦物殘渣不是還沒扔嗎,一會給那老頭子下去,一點也不浪費。”

  冬青無語,好長時間才道:“你怎么這樣損?再者,那里面藥性殘留不多了。”

  楚風咕噥道:“誰叫他恐嚇我,還想毆打我,最后更是見死不救,將我扔在天坑中。”

  最后,他又一臉嚴肅之色的補充道:“冬青姐,那天坑不簡單,有可能真的可以養出天尊,得去看一看。”

  他現在的實力不行,還得需要借助冬青、神廟中的仙子,不然的話自己去探究就是了。

  剛才被摸了后脖頸,他覺得那地方太妖,有非同尋常的可怖之處。

  冬青點頭,道:“那行,我陪你去走上一遭,看一看那所謂的天坑的究竟。”

  不久后,楚風與冬青一起走出神廟,將老者喊了上來。

  “喏,這就是小天丹,為了表示誠意,給你一顆。”楚風說道,端著一個盤子,里面有一顆人頭那么大的丹。

  老者看的眼睛都直了,這就是小天丹?即便沾了一個天字,也不至于這么大吧?

  人頭大的丹,簡直是聞所未聞,而且還黑乎乎,賣相也太難看了。

  “不要?那就算了!”楚風端著盤子就要向神廟里走。

  “要!”老者慌忙喊道,小天丹對他用處太大,可以修補靈魂,滋補先天。

  “可是,這丹未免過于龐碩。”老者估摸著,這一顆丹最起碼也有三斤重,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

  楚風道:“知足吧,從異荒時代到現在,多少歲月過去了,連一些究極人物都死光了,連一些傳承都斷絕無數個時代,小天丹的丹方也數次失傳,能夠還原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天幸。”

  冬青點頭,這倒是實情。

  有些材料都絕跡了,只能找替代品,所用礦物的量大增,所以現在每次都要熬煮很多,跟昔年沒法比。

  “那好,多謝,這次一定合作很愉快。”老者點頭,很鄭重地接過那顆人頭大的丹,就要收進空間玉罐中。

  楚風嚴肅地盯著他,道:“別怪我沒提醒你,丹方略有改變后,這小天丹不能久存,煉制出來后必須盡快吃掉,不然藥效會流逝嚴重。”

  老者糾結,端著盤子,鼻子翕動,仔細聞了又聞,這么碩大的丹藥雖然黑乎乎,但是飄漾出特殊的栗花香,跟傳說的一般無二。

  他覺得,應該是真品,可他還是太糾結,道:“這么大的一粒丹,比尋常壯年男子吃一頓飯還要量大,有點難以下咽啊。”

  “那隨你,不吃就還給我。”楚風道。

  事實上,他就等著老者吃呢,一旦吃下去,便告訴老者,像這么大的丹……最起碼要吃一百顆以上才算完滿,抵得上一顆真正的小天丹!

  “好,老夫吃!”老者一咬牙,決定……當飯吃下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