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8章 前女友
  真的看到了,相距不是很遠,就在那片林地中,但是楚風知道,兩人最起碼相隔著二十年。

  他站在部落中的一個水塘前,看著湖中自己那稚嫩的面孔,純凈的雙目,不禁雙眉微蹙。

  “時光如水,歲月如歌,可它倒著流,如今這小模樣……我見猶憐啊。”

  楚風在這里感嘆,看著湖中的倒影自我評價。

  “噗嗤!”

  后面有人忍不住笑了,是部落中的幾名少女,雖然還沒有長大,但也都在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身段那叫一個高挑,姿容姣好,都帶著野性的嫵媚。

  “沒見過這么夸自己的。”一個少女笑嘻嘻。

  “我這不是在自夸,而是在咀嚼人生的悲歡酸甜,看那年華流轉,紅塵嫵媚,多少嬌顏老去,唯我在歲月中如一。”

  楚風背負雙手,一副故作悵然的樣子。

  “哎呦,酸死我了,你可真是作!”幾名大長腿的少女都笑的開心,捂著嘴樂個沒完。

  楚風比劃了一下,發現還沒有人家腿高,越發不滿,嘆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莫過于,我明明站在幾雙雪白筆直的大長腿間,卻相差了十幾年,猶若燈火闌珊外,我踽踽獨行,難以回首。”

  “小色狼!”

  幾名少女嗔笑,作勢要收拾他。

  到頭來,她們摸了摸楚風的頭,笑著離開。

  “我就知道會這樣,像我這么純真早慧的男子,你們只是摸摸頭就走了,就不能坐下來談一談青春飛揚?”

  “小鬼,想讓我們抱你吧?哼,怕被你尿濕。”

  楚風聽到她們的取笑聲,老臉難得的紅了,這破事徹底成為他的黑歷史,洗不清了,誰都喜歡拿這個擠對他。

  同時,他也發自內心的感嘆,這群青春蓬勃的少女歡快而飛揚,這樣的部落真好,可是天坑有變,邊荒若是化為死地,這些人不復存在,那真是悲傷與可怕。

  楚風深吸一口氣,下決定心要在邊荒大劫來臨前,改變此地,他不忍心見到整片部落陪葬。

  “姬狐,狐哥你怎么樣,傷好一些了嗎?”楚風喊道,進入院子中。

  姬狐家院子很大,石屋有很多間,因為他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妹妹,家里面人口不算少。

  院子中,晾著一些獸皮,從獨角金熊到飛蟒的皮應有盡有,早晨的陽光灑落下來,充滿朝氣,金霞燦爛。

  胖墩兒等一群少年也都來了,看望姬狐。

  “咦,小娃居然帶著禮物來,這是頭一遭啊。”胖墩兒叫道。

  “什么人啊,我看望狐哥能空手來嗎?”在楚風的手中有一張清新的荷葉,不知道里面包裹著什么。

  “該不會將姬狐的毛坎肩尿濕了吧,不然怎么會這樣獻殷勤。”有人取笑。

  “一邊呆著去,狐哥這是怎么了,悶悶不樂。”楚風問道。

  姬狐閉著嘴,臉上沒有一點笑容。

  “還不是雷族那群王八蛋,將姬狐牙齒都給打掉六七顆,門牙全沒了,他覺得難看,不想說話。”

  雖然一位族老承諾以藥草可以治療,能讓斷牙再生,但想調理好估計得兩年以上,姬狐正是年少飛揚時,一張嘴少幾顆牙,心情糟糕。

  胖墩兒低聲道:“要不進山吧,請那位出手,應該很快就能長好。”

  “閉嘴,不要再提!”姬風呵斥,他要大上兩歲,算是少年中的幾個主心骨之一。

  其他人聽說要進山臉色都變了,非常不自然。

  楚風驚訝,頓時覺得有點不對勁兒,這里面肯定“有事”,當下直接詢問:“進山就能解決?那里有什么?”

  “別說!”姬狐道。

  “還是兄弟嗎,這都不能說,將我當外人?”楚風作出不滿的姿態。

  姬狐糾結,最后還是說了。

  老林中有一座雷擊山,每當下雨都會出現異常景象,他們去那里游玩看到山頂露出半截石棺。

  看那棺槨的樣子,像是史前時代所留。

  當聽到這些介紹后,楚風心頭便是一震。

  棺中有一個聲音曾蠱惑姬狐等人,說可以教他們無上法,可令進化者斷體重生,萬劫不壞。

  幾名少年嚇壞,跑回來告訴族老,當時不僅姬海山跑去了,就是冬青也跟著去了,最后告誡一群孩子不要再去,且不可說出去。

  “什么鬼怪,要教你們什么法?”楚風問道。

  “少陽拳!”胖墩兒說道。

  楚風聞言,頓時出神,他剛學會小魚拳,現在聽到少陽拳頓時有些想法。

  “來,狐哥,我給你送藥來了,門牙斷了找冬青姐啊,哪里需要舍近求遠。”楚風說著,將荷葉打開,露出拳頭那么大一塊黑乎乎的丹藥,散發栗花香與奶香。

  “這是什么,泥巴?”胖墩兒懷疑。

  楚風道:“呸,這是我親手煉制的寶藥,狐哥,趕緊趁熱吃下去,保你斷牙可以在近期內重生出來。”

  “你會煉藥?騙誰啊。”一群少年撇嘴。

  “你們別不識好人心,有一個老家伙為了吃這種藥,屁顛屁顛的跟過來對我賠笑,那修為有點嚇人。”

  最后,在楚風拍著胸脯,一再保證下的情況下,姬狐半信半疑,吃下去一點點黑藥,多了吃不下去,感覺渾身火燒火燎。

  效果明顯,他覺得牙床發癢,簡直是立竿見影。

  楚風沒有離開,跟他們聊了很久,詳細了解那座雷擊山,著實有些心動,所謂的少陽拳,讓他有某種懷疑。

  他琢磨著,要跟冬青商量下,看能不能開棺。

  不遠處,部落傳來熟悉的聲音,林諾依雙腿修長筆直,步履輕盈,走在鋪滿石板的街道上。

  兩族老相陪,介紹著一些什么。

  許久未見,林諾依清艷依舊,她身段高挑,秀發光滑,星眸很美,整個人略帶出世的氣息,跟過去一樣氣質偏冷。

  神王級火蠶吐出的蠶絲編織的衣裙流動蒙蒙光暈,交織出符文與圖案,將她絕佳的身材襯托的越發修長與美好。

  在她的頭上那支晶瑩的鳥喙骨簪看起來格外引人,鮮紅晶瑩,垂落下秩序神鏈,束著幾縷發絲。

  總體來看,她雖然氣質冷艷,但一身服飾又為她增添了不少雍容華貴的氣韻,這是有意做出的一些改變。

  在她的旁邊還有一個男子,白袍如雪,不染塵埃,很儒雅也很從容,面孔俊朗,是罕間的美男子。

  他很隨和,牽著一個孩童的手,還抱著一個小女孩,都是部落中的小天才,幾歲的樣子,平日伶俐而乖巧。

  男子溫文爾雅,看得出修養很好,雖然是在蠻荒部落中,但也沒有高人一等的姿態,很平和接地氣。

  不過也沒有人敢因此而輕視,若隱若無間,一股內斂的鎮定與貴氣逸出,與林諾依走在一起,兩人一看就不是凡人,天潢貴胄,有無形的底蘊。

  在他們身后還跟著一些人,貴氣內斂,威嚴不顯,都不是常人。

  “這孩子有些不同。”林諾依一眼看到楚風,朝這邊走來。

  “哪去啊小娃,過來。”一位族老喊道。

  楚風真不想過去,現在這個樣子還沒人家的大長腿高,這樣的重逢讓他情何以堪。

  但是,族老都開口了,他如果跑掉的話,那就顯得古怪了,他硬擠出一縷淺淺的笑意走了過去。

  “叫姑姑,這是貴客。”部落中的老頭子一臉熱忱之色,他知道這些人來頭甚大,需要招待好。

  姑姑?楚風當時就想噴這老頭子一臉口水,這不是坑他嘛!

  很是糾結,姑姑?那是打死也不會叫的,最后他硬著頭皮喊道:“姐姐。”

  楚風記得清楚,他要比林諾依大半年以上。

  這叫什么事兒,都怪那老頭子,他腹誹,這樣面對前女友實在太尷尬!

  “乖!”林諾依微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如冰山上的雪蓮花,清新而明艷。

  然而,一個乖字卻讓楚風很想仰天長嘆,這種經歷也沒誰了,今天真是見鬼了!

  也正是因為他仰頭,林諾依將的小臉看的越發真切,頓時一怔,蹲下生來將他抱了起來。

  被抱他倒是不反對,可是眼下這高矮對比后,他想一頭撞在墻上,楚風覺得,今天出門沒看黃歷,真不該亂跑。

  “這張稚嫩的面孔,跟我一位故人有點像。”林諾依說道,仔細的看著楚風。

  楚風驚訝,都變這么小了,她還能看出相近的輪廓?他很想說,本就是一張臉好不好。

  林諾依一怔,覺得越看越像。

  被前女友這樣當孩子抱著,讓楚風不適應,但臉皮厚起來后,心也就自然淡定了,他開口道:“很多人都說過,我天縱之資,英俊非凡,有些像她們夢中前世的黑馬王子。”

  “這不要臉的孩子,我捶你!”兩位族老看不下去了,這可是貴客,天潢貴胄,這小兔崽子怎么隨口就亂說。

  林諾依攔住兩位族老,微微一笑,如花樹堆雪,明凈而圣潔,她捏這楚風的小臉,道:“真皮。”

  此情此景,楚風真是……敗了,說什么好?早先所猜測到最壞的情況發生,被對方捏著臉,當小孩子抱著,他默默地望天。

  “像我這么天縱英武,想不引人矚目都不行。”楚風慨嘆,又補了一句:“雖小,我見猶憐!”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