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

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

  姬海山踏著石板路走來,身高一丈,手臂都比常人的大腿粗,整個人跟一截鐵塔似的。

  他正看到楚風在那里得瑟,嘚啵嘚,比那皇族貴客還能說,那小嘴就沒停下來過,頓時臉色發黑。

  “沒羞沒臊,好的不學,就知道吹牛!”

  姬海山繃著一張大方臉,走過來后直接削了楚風一巴掌,蠻族的漢子那是相當的粗獷,蒲扇大手幾乎有楚風小半個身體那么長,雖然是輕拍,但也讓他前傾,整個人埋在林諾依的身上。

  楚風當時就想罵娘,這也太不講究了,投胎過來,時不時就被人揍一巴掌,想他可是堂堂楚大魔頭啊,心情糟糕透了。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多難受?

  他第一時間體會到,埋在一片柔軟上,馥郁芬芳,睜開眼一看,雪白細膩,如同羊脂玉般晶瑩溫潤,這是什么?

  剎那間,楚風明白了,林諾依穿著開領的火蠶絲長裙,他這是不小心冒犯了?

  他咕噥,前世都沒這種待遇,轉世后居然遇到洗面奶?當然這種厚臉皮的嘀咕也只能在心里,敢說出來的話,估計現場有好幾個人都想打死他!

  “小子,你怎么老實了,給我起來!”姬海山喊道,提著楚風的脖頸,在那里搖動。

  “海山,你下手時別沒輕沒重的,他還是個孩子,給打暈了吧?”一位族老趕緊攔住他。

  “暈了!”楚風含混不清地趴在那里說道。

  “嘿,這小子就是找揍!”姬海山擼胳膊挽袖子,就要再打。

  楚風不情不愿,抬起頭來,道:“你是我干爹,說啥就是啥,來吧,就照剛才那樣,接著打吧。”

  聞訊而來的胖墩兒、姬狐等一群少年都驚詫,張口結舌,這小子今天怎么了,平日很機靈,絕對不吃虧,不肯讓人打,現在求打?

  “小兔崽子你真是不像話。”姬海山掄起胳膊,又要拍他。

  與此同時,林諾依將他給拎起來,不再挨著她,這次要是挨打的話,楚風就再也沒辦法前傾了。

  這樣一來,姬海山的巴掌還沒有落下來呢,楚風就撕心裂肺地喊了起來,道:“救命啊,不要打了,兩位族老,九爺爺,快點阻止他,我都要疼死了!”

  姬狐、胖墩兒等人目瞪口呆,很快,還是姬狐機靈,特別懂楚風,當場翻白眼,暗嘆這小子的臉皮都能當盾牌了。

  啪!

  姬海山這一巴掌讓楚風差點跳起來,賊疼,結結實實打在他屁股上。

  林諾依不動聲色,將他放在地上,捏著他的耳朵,道:“確實很皮!”

  不過,緊接著她又對姬海山與兩位族老開口,道:“我看這孩子不簡單,很想收為弟子。”

  楚風聞言,恨不得將頭搖斷,絕對不能同意。

  姬海山很為難,道:“他已經有了師門,估計很難轉投別處。”

  兩位族老都無比的熱情與殷勤,拉住楚風的手,向前一步,道:“成不了師徒,叫姑姑也行,能夠這樣相遇就是緣分。”

  “快叫姑姑!”

  兩個老頭子實在太熱心了,恨不得拉住楚風,替他喊姑姑。

  楚風額頭上汗水差點流出來,打死也不能叫啊。

  “叫姑姑顯老,還是叫姐姐吧。”他快速做出反應。

  就在這時,遠處的行宮閃爍光芒,那是大型傳送場域在發動,可以從洪荒大地無盡遙遠的璀璨神國那里傳送過來,有人出現。

  那是一個中年女子,腦后有光環,將她映襯的神圣無比,宛若要壓制整片邊荒,一剎那,天上地下都寧靜了,山中的走獸皆顫栗,要跪伏下去。

  還好,僅是瞬息間的一絲威壓,她就收斂了。

  但是,所有的生靈依舊在原地僵了片刻。

  刷!

  林諾依迅速從部落消失,出現在行宮那里。

  楚風倒吸冷氣,這中年女子……怎么有點像一位——天尊?!

  即便不是,也應該是準天尊!

  顯然,林諾依跟那女子關系莫逆,很親近,中年美婦拉住她的手,面帶笑容,不斷打量。

  部落中,原本跟林諾依并肩而立的白袍男子輕輕放下抱在懷中的孩子,對姬族的人客氣地打了聲招呼,也向行宮而去,其他人皆跟隨。

  “白袍師兄,還未請教你們的名字?”楚風在后面喊道。

  儒雅而俊朗的白袍男子聞言,略有驚訝,他微微一笑,道:“我叫伊志平。”

  當楚風聽到他這個名字,腳下一個踉蹌,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剛有人逼他叫姑姑,結果就出來個尹志平?

  刷!

  白光一閃,伊志平等人自這里消失,出現在林中的行宮間。

  “小娃你激動個啥,怎么渾身顫抖?”一位族老嚇了一跳,蹲下來趕緊抓住楚風的一條小手臂。

  “你要找啥?”

  “我要找菜刀,剁了那家伙!”

  眾人無言,這小子怎么了,沒事哆嗦著找菜刀想砍人?

  “別鬧,伊公子跟你沒仇,你激動個啥?”一位族老按住了他。

  “他姓啥,伊?不是叫尹志平?那……還能挽救一下。”楚風平靜了。

  “小兔崽子,就你能鬧妖,欠收拾吧?!”姬海山瞪著大眼,相當粗獷,又想拍他屁股了。

  楚風一溜煙跑到矮山上,站在神廟前,正好看到冬青咧著血盆大口對他笑,楚風知道,這是在嘲笑。

  “冬青姐你太不厚道了。”

  “你還真是人小鬼大,這么小就想跟人爭風吃醋。”冬青甕聲甕氣。

  “沒有的事,我就是單純被那名字嚇了一大跳,再說,他哪爭的過我啊,再過兩……十年……”說到這里,楚風糾結了,一腔的憤懣,他時間真不多。

  “還兩十年,再過兩年,人家的孩子就能漫山遍野的跑了!”冬青咧著大嘴說道。

  楚風一副悲憤之色,仰天道:“扎心了!冬青姐,我要跟你絕交!”

  遠處,那里光芒持續閃爍,然后所有人都消失,絲毫不停留。

  “他們都去了龍窩?怎么會這樣急切!”楚風吃驚。

  冬青道:“涉及到天尊層次,該來的都差不多到了,有些道統的鼻祖已經趕過去了,自然耽擱不得時間。”

  楚風凜然,他有些難以置信,涉及到天尊級人物出場,這怎么可能?

  “那是一處大型龍巢,最底部有可能沉睡著天龍。”冬青神色嚴肅,并且她告訴楚風,她這兩天也會動身。

  “別啊,冬青姐,你要是走了,這部落就沒法呆了,誰保護我啊。”楚風心虛。

  他現在意外跟神廟仙子這一脈走到一起,了解到她們非常強大,在他最虛弱的幼年時光中,自然是最好的庇護者。

  “我最多也就是離開幾個月,又不是徹底不回來。”冬青詫異。

  “在邊荒深處誰都說不好會發生什么,再說,你一走就是幾個月,萬一哪個不開眼的強大兇獸過來,一爪子就抹平這個部落,導致我這個原本要成為史上最強大男子的英才早夭怎么辦?”

  楚風的確有些不安,蠻族部落覆滅……這種情況可不是偶然事件,山脈深處棲居著很多恐怖之極的兇獸,真要發狂,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過,近年時有慘案。

  他又道:“再說,我看附近幾個部落彼此之間也都不對付,有些部落非常不安分,萬一有人尋釁,過來把我剁了怎么辦?”

  冬青瞪著他,道:“你都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了?讓別人這么恨你,要過來剁你。”

  “我沒干,這不是未雨綢繆嗎?”楚風干笑,又道:“再說,雷族一些廢柴的確惹過我,賞了他們一片小雨沙沙下,春雨貴如油。”

  冬青想拎過來毆打他一頓,但最后還是克制住了,又扔給他一塊玉牌,黑乎乎,上面刻著一條小魚符號,比早先那塊沉重很多。

  “這是小姐的,別弄丟了。”冬青叮囑。

  “好嘞!”楚風直接找根獸筋系在脖子上,掛在自己胸口,藏了起來。

  “另外,冬青姐給你我找點場域書籍,我要研讀,部落中有幾本都被我吃透了,感覺很簡單,我想進一步學習。”

  楚風說道,提出這個請求。

  冬青真有點吃驚,場域何其艱難,比之進化這條路還要難,有人說是十倍的難度,這個小子居然在場域一途上有天賦?

  “難怪小姐猜測,你可能是輪回路上的一個失敗者,喪失前世記憶,但是有些天賦卻繼承下來。”

  見鬼的失敗者!楚風腹誹,沒有比他更能折騰的投胎者,完全是違法硬闖過來的。

  神廟仙子探究過楚風的魂光,但他將主意識藏在灰霧磨盤間,成功避開,遮蔽了“天機真相”。

  “但終究是失敗了,不管什么原因,所以你也只能是護道者,守山之人。”冬青自語。

  楚風沒理這茬兒,他可不想當“專職保鏢”,他自己還想崛起呢,沒興趣伺候一個小主子。

  隨后冬青又道:“可以為你找場域書籍,你還有什么要求?”

  “當然是各種磁石啊,我要研究場域,你給我搬來一座磁山吧,肯定用的到。”

  然后,他就被拎起來了,被胖揍了一頓。

  “磁山,你怎么不讓我給你搬來一片磁海?!”冬青磨牙,鋒利的獠牙看起來白森森,像是小型匕首般。

  “我就是略有夸大而已,你幫我找一堆吧,多多益善,場域這門學問最奢侈,要耗費掉海量的磁石才能出師。”

  到頭來,冬青基本都滿足了他的愿望,成堆成片的玄磁石以及個別神磁石在這里出現,引發磁場混亂,整座山體都不穩固了。

  同時還有數十本獸皮書,都是關于場域的古冊。

  冬青告知他,道:“蒸煮你的稀有礦物質,我也給你留了不少,夠你用幾個月的時間。”

  楚風點頭,這次他下定決心,要將這些礦物分離出來,弄清楚小天丹的丹方。

  “冬青姐,還有一件事,不遠處有一座雷擊山,那里有口史前時代的石棺,咱能不能去升棺發財?”他多少有點心虛。

  冬青眼中飛出兩道黑色光束,落在他的身上,道:“你知道它的來頭嗎,涉及到史前時代,你也敢亂動?!”

  楚風滿不在乎,道:“有啥不敢,反正被封在石棺中,它要是敢鬧妖,出現禍亂邊荒的端倪,回頭我將它扔天坑里去,埋進陰冥土中。”

  冬青聞言,倒吸冷氣。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