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42章 回歸原點

第1042章 回歸原點

  還真是瘆人,九幽祇來自天坑底部的石門之后?

  真要如它所說,現在一腳將它踹下去,它不是瞬間被打回原形,回歸原點?楚風琢磨,體會到一種將要做壞事的特殊興奮感。

  楚風想笑,它費勁吧啦,耗時很多年才從天坑底部爬出來,終于脫困,一朝讓它回到解放前,估計九幽祇想死的心都會有。

  “二弟,真是苦了你。”楚風的小臉都繃不住了,笑的像是一朵花骨朵似的,道:“真不容易,從這么深的地方爬出來。”

  古塵海頓時啞然,保持沉默,它也在琢磨,這死孩子可能又沒憋好主意,同時它想說,見鬼的二弟!

  它想大喊,我是你二姥爺!

  楚風恫嚇,道:“二弟,我真不想一腳將你踹下去,你還是痛快點吧,將最強呼吸法交出來,讓為兄練一練看。”

  石棺中沉默,片刻后一聲嘆息傳出,道:“小崽子,你也別叫二弟了,我膈應,我一身老皮都起雞皮疙瘩了,咱等價交換,我先傳你一部少陽拳,你承若給我自由,可否?”

  “行!拳法沒問題的話,我可以發誓,在合適的時間送你自由,如果是最強呼吸法,那你脫困的時日更早”楚風許下承諾。

  九幽祇很痛快,直接誦出一篇拳經。

  楚風非常專注,如同聆聽大道之音,一動不動,仔細琢磨與研究。

  很快,他閉上眼睛,默默體悟,這少陽拳跟他所學的小魚拳果然有些關聯,屬性相反,練到后來難道可以打出陽魚?

  呼的一聲,楚風全身冒火,陽氣極盛,這讓他感覺通體舒泰,酣暢淋漓,覺得這少陽拳很對他的胃口。

  “真是天縱的根骨,才入手就能初步練成。”石棺中傳來蒼老的聲音,帶著驚訝。

  但是,楚風卻沒有放松警惕,不吃這一套,雖然在練拳,但卻也只局限于肉身,感受經文,并未將拳經奧義練到魂光中去。

  可是,突然間,他張嘴噴出一口可怕的火光,五臟六腑居然彌漫烈焰,要焚燒起來,讓他體內劇痛。

  接著楚風七竅噴火,一時間連魂光都要被熾盛的火焰所覆蓋。

  “老鬼,你敢坑我!”楚風大叫。

  他急忙停止拳經的演練,可是一時間沒有撲滅,這是引燃了身體內的五臟之火!

  若是昔年,楚風自然不怕,可他現在這具肉身太嬌嫩,還是個孩子,進化層次很低,才起步而已。

  九幽祇道:“唔,我終究是人老了,再者也死過一次,上輩子的呼吸法與拳經哪還能記得清楚,縱有少許記憶碎片,那也都是殘法啊。嗯,我想起來了,這應該是我們這一脈的太陽祭身術,我想先幫你打下最牢的根基,你不要氣餒,堅持的時間越長將來的成就越大,看一看你能否打破紀錄!”

  然后,它在旁邊指點,一副諄諄教誨的姿態,誦出神秘經文。

  “滾!”楚風再信它就一頭撞死算了,還想蒙蔽他?真是不可忍受!他已經很謹慎與小心,練拳不練魂,結果這史前之法居然這么古怪,依舊能焚燒他五臟。

  這是一種非常古怪的拳經,引導出他體內一股旺盛的潛能,瞬間開啟,點燃五臟,用的好自是究極法門。

  可是,被人不懷好意,利用它來加害人的話,那也肯定算是一種極其陰損的功法。

  楚風停下時,體內五臟火還在焚燒,這九幽祇很陰毒,傳給他的特殊拳經太過恐怖,想必在史前時代都是負有盛名的害人秘典。

  九幽祇開口,道:“孩子,過來求我吧,不用你付出太多,取來一些祭品,用進化者的血祭祀石棺,我便幫你解決問題。”

  楚風沒有理會,快速施展小魚拳,冷冽的氣息瞬間涌起,他周圍下起小雨,化成一條又一條小黑魚,在空中游動。

  同時,他的身體也被滋養,體內的火光熄滅,五臟被一股黑色的能量潤進去,舒服多了,并無大礙。

  石棺中的九幽祇啞火,它真想一口咬死楚風,居然是那一脈的人?!

  “老二,你敢害大哥,我抽不死你!”楚風擺脫困境后,抱起一塊石頭,對著石棺就砸了過去,準備撞擊下天坑。

  “停,有好話說,老夫爬了一萬年啊,這才上來沒幾年,一切都好商量!”九幽祇叫道。

  楚風罷手,摸著下巴,一陣琢磨,這頭兇殘的生物所說是真的嗎?萬一它其實很喜歡陰冥之地呢?

  畢竟,這東西怕雷擊,不是喜歡陽氣的主。

  “嘿,真是冤家路窄啊,居然碰到這個小崽子,是姬族撿到的那個野種,八叔你要小心,他身上有古怪,上次讓我與三哥吃了大虧。”

  不遠處出現一個少年,臉上帶著笑,感覺非常意外,居然能在這里見到這個該死的娃,同時他也很開心。

  正是雷族部落的少年雷凌,上一次將姬狐引到林中,讓他的三哥雷云出手,折磨姬狐,連牙齒都扇飛幾顆。

  在他的旁邊有一個漢子,三十幾歲的樣子,血氣鼎盛,眼眸冰冷,他足有一丈高,這片部落的人普遍都身材高大。

  雷凌露出冷冽的笑容,左右看了看,確定沒人,道:“八叔,直接摔死他就是,總覺得這小崽子身上有問題。”

  “別亂來,這地方很危險!”楚風警告。

  不經意間,他瞥了一眼天坑邊上的石棺。

  結果雷凌與中年男子都冷笑,直接撲了過來。

  楚風躲避,隔著十幾丈距離,向著石棺后方逃去。

  嗡!

  下一刻,可怕的事情發生,雷族的叔侄二人獰笑著,如同大鳥撲殺過來時,身體驀然干癟,一身血液全部沖出去,沒入石棺中。

  他們兩人距離石棺還有三丈遠呢,超出冬青所說的一丈警戒線!

  然后,兩人的皮與骨落在地上后,瞬間化成塵埃,就這么一剎那,兩人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干干凈凈的消失。

  楚風頭皮發麻,終于親眼目睹九幽祇的殘忍與可怕,眼前這一幕絕對是最好的實證。

  他覺得不能再玩火,避免自焚。

  他迅速將幾塊神磁石布置好,它們發光,彼此交織,竟連在一起,構建成一面磁光鏡。

  “去!”

  楚風將它扔進天坑中,雖然從冬青那里了解到下面的虛實,但他自己也想用場域手段探究下面的具體數據。

  天坑底部解開封印后,下面深達十萬里,那由神磁構建的特殊發光鏡體如流光一般迅速,沉入地底,映照出一些景象。

  一對古老的石門,很恢宏與高大,刻著陰鴉,宛若要振翅而出。

  石門很磅礴,哪怕只開了一道縫隙,也足夠大象奔跑進去,在那里面便是陰冥國度,死氣森森。

  一個干癟的黑葫蘆正在向外滲血,那當中封印著東西。

  事實上,這一切都很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磁光鏡的反饋效果有限。

  而最讓楚風心悸的還是那片看不到盡頭的陰冥土地!

  楚風迅速布置場域,通過磁光鏡測算出具體深度與坐標等數值,他開啟一座場域,準備將九幽祇送進去。

  “別,有話好說!”石棺中傳來大叫聲。

  “按理來說,你這么害怕,我得琢磨下你是不是裝的,是否正中你下懷,萬一你原本就想進去怎么辦。但是,你這狗東西這么陰狠狡詐,估計就是要擾亂我的思緒。”

  楚風說道,他估摸著,對方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各種交替干預他的判斷。

  他又道:“但我怕什么?即便扔你進糞坑中,你現在也動不了,很長時間才能爬出去一小段距離吧?我有的是時間,你先在下面慢慢爬,等我想出對付你的辦法再慢慢拾掇你!”

  “古塵舟,我相信了,就沖你這么缺德,一定是我那史前時代的大哥啊,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我是你二弟!”

  臨被送走前,那老家伙撕心裂肺的慘叫,真的是在恐懼,棺槨被撞的哐哐響,他奮力掙扎。

  但是現在楚風不相信他,練個拳都差點出問題,以他現在的小身板面對這頭九幽祇,實在有點危險。

  他覺得,應該等冬青她們回來再說,先扔下去!

  哧!

  石棺消失,被傳送場域剎那間送到天坑底部,貫穿石門縫隙,砸在陰冥中!

  透過早先放下去的磁光鏡,楚風看到模糊的景象。

  陰冥土中,那石棺在劇烈搖動,被撞的顫抖,以蝸牛般的速度想要逃出陰冥。

  仿佛可以聽到九幽祇嚎叫聲,它在驚慌,帶著無邊的恐懼,想要遁走。

  “真沒出息,有什么大不了,你不是從那里爬出來的嗎?”

  楚風又用了一個場域手段,可以遠距離傳音,能聽到下方的嘶吼聲。

  果然,九幽祇在驚懼大叫。

  楚風吃驚,這家伙生前來頭大的嚇人,如今回歸,實力也讓人覺得發瘆,居然被嚇成這個樣子?

  楚風道:“在下面好好反省,以后說不定真有一天我會去度化你,畢竟像你這么可恥與不要臉又兇殘的生物不多見,以后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然后,他說不下去了,寒毛嗖嗖的倒豎,從頭到腳都在冒涼氣。

  他看到,在那陰冥土中,伸出一只蒼白的手掌,沒有一點血色,然后抓住石棺的一角,就這樣慢慢將它給拖下去了,沒入土中。

  楚風見到這一幕,跳起來就逃,撅起小屁股沖進林中,在途中向前扔神磁石,布置傳送場域,他沖了進去,逃之夭夭。

  最后關頭,他聽到了九幽祇的怒吼:“古塵舟,我X你大爺,我還回來的!”

  楚風琢磨,這家伙應該真是從這里爬出來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爬了一萬年,就這樣……讓他給打回原點。

  管你呢!楚風跑路,他要找個地方躲起來看一看動靜,讓后去研究從九幽祇那里得到的特殊拳經到底如何。

  今天就這一章了,大家別等了,最近這些天身體狀態極差,劇烈咳嗽不止。遙想當年,幾年也不生一次病。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