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59章 二弟
  石砬子下方頓時安靜了,落針可聞,石棺仿佛是一具生命體,直挺挺的僵硬在那里,紋絲不動,毫無聲息。

  “二弟!”楚風站在天坑邊上,小臉上笑那叫一個燦爛,如同早春的迎春花,那小模樣金燦燦。

  石棺內的九幽祇確信自己沒有聽錯這個聲音,如同噩夢般的感覺涌上心頭,接著哐當一聲,他一個沒留神,嚇的從石砬子上滑落下去。

  “啊,救命,又……掉下去了!”

  九幽祇急了,就這么一走神,他身體一顫,導致石棺下墜,在哐哐聲中,不斷跟沿途的石壁碰撞在一起。

  還好,他離出口不遠,天坑上半部分有很多藤蘿等,石棺墜落,砸斷密集的藤蔓,最終又停下來。

  當!

  石棺帶著顫音,被九幽祇折騰到一片石崖上,他真想的詛咒,想破口大罵。

  “天殺的小王八蛋,你居然在這里等了我……四年!我@#¥%……”

  此刻,實在是無法形容他的心情,爬了四年多,這才一露頭,又碰上那個那個小崽子了。

  這是多么大的毅力啊,難道一直在這里等著他呢?他真的是無語問蒼天啊。

  簡直沒天理,專門守候在此,還要將他一腳踢下去?

  此時,九幽祇有種想哭的心情,感覺自己太倒霉了,遇上一個極品小崽子,實在是讓他無語凝噎。

  楚風老氣橫秋,背負一雙小手,道:“二弟,你這是怎么了?情緒為何如此激動,老夫等你很久了,咱們應該多親近一些。”

  見鬼的二弟與親近,當年就是你把我踹下去的,現在裝什么神圣,九幽祇真想活吃了他。

  但是,沉寂片刻后,他妥協了,放低姿態,在石棺中開口道:“塵舟兄,你到底想怎樣?”

  楚風昂首,背著一雙小手,看向遠空,并未低頭看天坑下面的石棺,一副很深沉的樣子,道:“你可知道我為何等在這里?”

  “不知。”九幽祇道,其實他心中則在詛咒,你這壞到頭上長瘡腳下流膿的混賬小子,守在這里,不是為了老夫嗎?

  楚風嘆道:“我是為了蒼生啊,為了拯救陽間,站在此地,品味萬古的寂寞,咀嚼紅塵萬卷。”

  九幽祇:“……”

  他其實想說,請說人話,你豆丁那么大,斷奶了嗎?也好意思胡說八道,老夫都不好意思這么裝。

  楚風輕輕咳嗽一聲,又道:“二弟啊,你在這里生活很長時間,是否看到過孟婆湯,去給我盛兩碗。”

  突兀的,他就這么轉移話題了?

  九幽祇心頭一跳,但卻沒有吭聲,總覺得這孫子就是沖他來的,現在圖窮匕見。

  楚風很嚴肅,道:“二弟啊,這很重要,為了蒼生,我需要兩碗孟婆湯。”

  裝什么大尾巴狼!九幽祇很想這么斥責。

  楚風感覺到他的沉默,低下頭來去觀看,也嚇了一跳。

  那口石棺側翻,露出一片可怖的區域,石棺上有一道又一道爪痕,力道極大,險些抓透棺槨。

  這種石質棺體,連九幽祇自己都打不破,出不來,居然有生物將它抓成這個樣子,這是險些裂棺嗎?

  “二弟,這幾年你到底經歷了怎樣可怕的事,連自己的床板都差點斷裂,真是受苦了,究竟發生了什么?”

  楚風一副很關懷的樣子。

  而九幽祇則想噴他,更想拿鞋底在他臉上蓋章,怎么回事,你心里沒數嗎?四年前將我扔進天坑,貓哭耗子假慈悲,現在也好意思關切?

  “二弟,大哥很關心你,那陰府中到底都有什么,你竟落魄到這般地步,沒受到大的傷害吧?”楚風噓寒問暖。

  九幽祇磨牙,真希望咬死他,可是聽到在陰府中的經歷這句話,他還是打了個冷顫,那種地獄般的煎熬讓他現在還頭皮發麻。

  沉入陰土中,有各種讓人頭皮發麻的哀嚎聲,還有濃郁的血腥與土腥味兒,更有可怕的利爪在土壤中抓來,差點將他這口材質驚世的棺槨生生挖穿。

  至今想來,他還毛骨悚然,那種可怕的遭遇他真不想再經歷一次。

  “二弟為何這么沉默?”楚風問他。

  寂靜很久,九幽祇開口,粗著聲音道:“你也別二弟了,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咱做個交易吧。”

  “說!”

  九幽祇道:“這四年來,我收集了所有出土的孟婆湯,可以給你一些,但你發誓不允許下黑腳,必須任我離去。”

  這次輪到楚風安靜,很長時間都沒有聲音。

  直到一陣山風吹來,他才突兀的發出一聲大喝。

  “王八蛋,居然是你,讓我白等了四年,虛耗光陰,原來孟婆湯全都被你給取走了!”

  這次輪到楚風發飆,兩人的角色對調過來,楚風氣急敗壞,如果沒有六道輪回血煉成的半顆寶丹撐著,他還真沒轍了。

  “小王八羔子,現在終于清楚是你有求于我,趕緊放我上去!”

  這一刻,九幽祇反倒淡定了,在下面威脅楚風。

  嗖嗖嗖!

  十幾塊神磁石飛落,呈現特別圖形,落在石棺數丈外,然后九幽獓大叫起來,因為整座棺槨劇烈搖晃,天翻地覆。

  “還真有?!”

  楚風愕然,發現棺槨另一側,掛著幾個粗糙的石質器皿,還封上口了,他用場域震動那片地帶,生生給震落下兩個器皿。

  “小王八蛋,你敢!居然……搶老夫的東西!”

  九幽祇暴躁了,氣壞了,還沒有人可以虎口拔牙呢,現在一個孩子居然洗劫他,而且還這么的明目張膽,赤裸裸的搶!

  嗖嗖!

  場域震動,兩個石質器皿遠離石棺,在哧哧聲中,楚風投下去神磁石,綻放光輝,組成小型場域,保護兩個密封的器皿。

  轟隆!

  棺槨發出赤光,血霧騰起,九幽祇想要發難,奪回那滾落出去的兩個石質器皿。

  然而已經晚了,他鞭長莫及,被場域阻擋。

  而且,這片地域天翻地覆,地勢劇烈搖荒起來,石棺隨時會被掀翻到天坑下。

  “居然還有六罐孟婆湯?再來!”楚風喊道。

  “你做夢!”九幽祇怒道。

  被奪走兩罐,它已經暴跳如雷,現在這小王八羔子還想再要?

  “你到底給不給?”楚風威脅。

  “不給!”九幽祇跳腳,其實他想討價還價,現在直接給了的話能有什么好處?

  然而,楚風相當果斷,站在天坑邊上,抱起一塊數千斤的大青石,然后對著下面就砸落下去。

  “咚!”

  一聲劇震!

  “啊……小王八稿子,老夫要殺了你!”

  九幽祇大叫,石棺被砸中后再也穩不住,從那懸崖上墜落下去,向著天坑深處而去。

  “我才爬上來啊,四年了,剛剛重見天日,可轉眼間又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你懂不懂談判啊,都不帶討價還價的嗎?!”

  它在大聲詛咒,徹底凌亂了,也充滿恐懼。

  楚風低頭看著天坑,喊道:“放心,下邊還有一個石質大平臺,能接到你,估計半年后你還能爬上來,慢慢爬,咱們半年后再談。”

  “混蛋啊!”九幽祇氣到要炸裂了。

  楚風慢慢爬下去,在一處山石堆間,將兩個石質器皿撿起,搖晃了一下,發出水聲。

  當打開后,一股濃郁的圣潔光澤映照出來,清香彌漫,液體晶瑩,斑斕光華流轉,吸引人的心神。

  楚風快速合上蓋子,怕藥效流逝。

  這可是孟婆湯,他不敢隨便在這地方喝下去,萬一臨時失憶,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二弟你好好反省,咱半年后再見!”

  楚風喊完話后,嗖嗖爬上天坑,轉眼沒影了,他迫不及待,要跑回神廟中飲下孟婆湯。

  當一輪紅日升起,將繚繞的霧氣的山林照耀的紅彤彤時,楚風站在神廟前,迎著朝霞做好了一切準備。

  他已經在地上刻寫了一些文字,怕萬一失憶后,提醒自己做什么。

  然后,他凝視孟婆湯,晶瑩透亮,內蘊光華,不時噴薄出來,并且伴著驚人的陽氣,簡直要將人焚燒。

  楚風找了一頭山狼做實驗,喂下去一絲,結果它明顯強壯起來,兇性畢露,連眼神都凌厲了。

  最后,他感覺沒什么問題,放走山狼,開始自己喝。

  咕咚!

  當飲下去一大口后,楚風覺得渾身熱浪滾滾,這是從骨髓中穿透出來的,渾身被一片光華籠罩,五臟六腑都透亮,同時魂光都在激蕩。

  他趕緊運轉呼吸法,調整自身狀態。

  瞬間,他覺得一股莫名的能量,在體內滋生,充滿驚人的生機,彌補向四肢百骸。

  “真的是大補啊!”

  楚風體會到孟婆湯的威力,在他體內化開了,沒有激活他的潛能,而是湯汁自身化成一股神秘能量,滋補他全身細胞,并未引導出來特殊的潛力而讓他進一步提升體質。

  但是,他卻知道,自己的潛能在激增,在變強!

  咕咚!

  楚風又飲下去一大口,然后他封住器皿,感覺暈乎乎,恍惚間,他看到了一條陰府路,旁邊有一碗孟婆湯。

  “居然出現幻覺。”他用力搖頭,不敢再喝了。

  到最后,他意識模糊,覺得記憶衰退,果然如同要失憶了般。

  直到后來,他各種印象朦朧,記不真切,這才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呼呼大睡過去。

  直到第二天他醒轉過來,發現姬狐、胖墩兒等人都守著他呢,很是擔心。

  “你怎么了,我們看到你在地上的刻字,喝了孟婆湯?”

  “那是什么東西,是什么鬼湯,你不要命了?”

  “沒事,很正常,回頭給你們也喝一點,大補物!”楚風搖了搖頭并站起身來,他的記憶回來了,并且神清氣爽,渾身精力充沛。

  就這樣,一晃眼半年過去了,楚風將兩罐孟婆湯都給喝干凈了,當然也分給姬狐、胖墩兒他們一些。

  這是可以增加潛能的東西,尤其是可以彌補身體虧虛,效果最佳,算是陽間最珍貴的寶液之一。

  楚風明顯精氣神旺盛到一個極點,全身細胞內都發光,如同點燃一顆又一顆星辰!

  隨后,他又去天坑,因為半年過去了,他覺得九幽祇又要爬上來了,這次可以好好談一談了。

  事實上,他每天早上都會趕過去,探查這位二弟爬到哪里了。

  “嗯,這次悠著點,別一不小心真把他嚇的掉進天坑最深處去,上次好險,幸虧被下面的藤蔓與石砬子接住了石棺。”

  天坑下,九幽祇吭哧吭哧,連吃奶勁兒都要用完了,才終于又要重見天日。

  最近更新不穩定,主要是感冒咳嗽持續到現在,壓根就沒好利索,反復發作,最嚴重的時候咳嗽一整晚都沒法休息。終于,感冒不上頭了,兩更馬上回歸。準備開始鍛煉身體,有啥別有病,身體好最重要。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