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62章 輪回狩獵者

第1062章 輪回狩獵者

  不久前,這個少年飛揚跋扈,漠視普通人的生死,命令獒犬去撕碎楚風,他端坐在龍鱗獸上觀看,引以為樂

  而現在他卻兩鬢斑白,痛哭流涕,在這里哀求,請楚風放過他。

  前后對比,反差太大。

  “何必呢?”楚風看著他,相當的反感。

  這個少年仗勢欺人,殘忍霸道,前倨后恭,而今對比強烈,無論他現在再怎么低姿態,也難以讓人生出同情心,只會越發的厭惡。

  “饒過我吧,我愿奉上一則消息,邊荒黑域森林中有大機緣,要不了多久,就要發生震動陽間的大事了。”

  少年皮包骨頭,跪伏在地上,對楚風小聲講述。

  楚風嗤笑,再大的機緣能比的過幾年前的龍窩嗎?當邊荒是什么地方了,真以為每一寸山河下都有玄妙,另有乾坤?

  “是真的,你聽說過輪回狩獵者嗎?!”

  少年聲音虛弱,努力向前湊了一步,這般低聲說道。

  然而,盡管他的聲音不高,可是聽在楚風耳中卻如同炸雷般,居然提到了這一稱謂,讓他心中翻騰。

  “殺!”

  就在這時,少年暴起發難,原本暗淡與深陷的雙目射出陰狠的光芒,皮包骨頭的手掌如同玉石般晶瑩透明,向著楚風拍出一掌,這是玄玉掌。

  噗!

  血光綻放,一條手臂飛起,伴著慘叫聲。

  那少年來的快去的也快,踉蹌后退,倒在地上,可是瘦骨嶙峋,傷口都沒有血流出來。

  楚風站在原地,手持一口母金短劍,鮮紅晶瑩,上面浮現星辰、黑洞等紋絡痕跡,這是他的戰利品,在龍窩中擊敗太武一脈的傳人奪得。

  他一直沒有動用過,今天首次開張。

  “也不掂量一下你自己幾斤幾兩,也敢暗算本神王,小爺我縱橫宇宙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

  少年聽聞后想吐血,一半是傷的,一半是氣的,但是最后劇烈咳嗽也只在嘴角出現幾縷血線而已。

  “少主!”

  后面三人倒也忠誠,生命老去數千年,一個個艱難地爬起,要跟楚風動手。

  “給你們個痛快吧!”楚風說道,手起劍落,三顆頭顱飛出去。

  他一點也不同情,沒有憐憫,因為這些人都不是善類,不久前看著兇犬要撕碎一個孩子時,全都在大笑,異常冷血。

  放過這種人,就等若是在縱容兇徒,是在變向害其他人。

  “多么鮮美的血食,太浪費了,給我啊。”九幽祇在那里嘆氣。

  楚風道:“這少年交給你了,別一下子弄死,我想知道他究竟是否真的有什么秘密與大機緣。”

  他一腳將那獨臂少年踢的飛起,落在石棺前。

  少年很果決,對別人狠,對自己也非常狠,猛然抽出匕首,向著自己的眉心刺去。

  “落在我的手中你想死都難!”九幽祇陰惻惻的開口。

  這種生物不管他生前多么善良,多么偉岸,多么光明,一旦從陰府中爬出,就已經算是另一個物種,變得兇殘、陰狠、毒辣,手段可怖。

  即便生前是蓋世英雄,死后漫長歲月,化成九幽祇歸來,它也注定代表著邪惡。

  相對來說,這頭九幽祇有點特殊與古怪,還沒有表現出太過瘆人的一面。

  少年被石棺吸附住,匕首無法落下,自身劇烈顫抖,然后面部表情扭曲,承受不住一種邪惡能量的入侵,什么都招了。

  “我來自北方,是一個小城的少主……”

  他所在的城池,連縣城都比不上,不過五萬多的人口而已,毗鄰大荒的部落,算是跟邊荒接壤的三不管地帶。

  楚風訝異,一個五萬多人口的小城池,其城主便是一位圣者,這陽間還真是不簡單。

  小陰間果然沒法和這里比!

  “的確屬實,輪回狩獵者出現了,目標就是邊荒。”少年如同夢囈般,不斷開口,講述心中的秘密。

  他的父親迎接了一位貴客,居然是神王!

  而那位神王是一位天尊的弟子,負責來邊荒探聽消息,因為跟城主的祖上有交情,便透露出一些秘密。

  輪回狩獵者出現,要來邊荒,實行捕獵!

  楚風聞言這則消息倒吸冷氣,他在陽間第一次聽到輪回狩獵者時非常吃驚,而今終于要出現了嗎?

  冬青說,這種生物太神秘,沒人可以看到,而現在有人卻私下得知其將要出現的蹤跡,這意味著什么?

  “我父親了解這則秘聞后,認為這是大機緣,派出許多人進邊荒探究,而我也只是佯裝打獵,其實在四處尋覓。”

  “你們在尋找什么?”楚風問道。

  “一位處在衰敗末期的大能,他是輪回狩獵者的目標!”

  少年道出這樣一則秘聞,讓楚風心中劇震,也讓九幽祇驚悚。

  一旦那位垂死的大能徹底死去,那就意味著其洞府將變成無主之地,對于外界的人們來說是一場大機緣。

  “為什么會這樣,輪回狩獵者盯上一個將死的生物作甚?”楚風不解。

  其實,他心中很不平靜,因為他知道這邊荒深處,靠近黑域森林的一片山嶺中真的沉睡著一位垂死的大能。

  當時,他還曾親身經歷過其夢境,極端可怕!

  那年,還有一個名為姬采萱的神王級天驕女,以及一個被楚風用一場雨澆濕一個季節、淋濕全身的白發青年黎九霄,也都親身體驗過那位大能的恐怖夢境,都差點死掉。

  輪回狩獵者是為這個大能而來嗎,有何緣故?

  “據悉,邊荒深處蟄伏的大能,連燒三張特殊的符紙,溝通了輪回,要在陽間現世輪回,直接再生!”

  少年居然說出這樣一則驚世駭俗的大秘,震的楚風發懵,連九幽祇都心頭劇震。

  難道還可以直接在陽間轉生,不用去輪回之地,這怎么可能?都不用去輪回路上走一遭?楚風震撼,怎么也難以相信。

  這片大荒中棲居著一個狠茬子,要逆天行事?

  九幽祇顫聲道“不可能,沒有人能夠這樣成功,遙想當年,我所在那部進化史中,都沒有人可以在陽間直接轉生成功的,必須得他上個輪回路!”

  它所說的自然是史前歲月,相距今天太遙遠。

  “也就是說,的確有這種可能,有這種方法?”楚風問道。

  九幽祇道:“只是一種傳說,但是不可能成功,輪回路上的水有多深,連當年統一了陽間二十分之一疆域的猛人都曾感嘆,沒人可以避開輪回地,說輪回路上的水太深,若是了解真相,可以嚇死天尊。”

  楚風聞言,背后發涼。

  同時,他露出疑色,道:“你是九幽祇,怎么還記得生前事?”

  “咳,只記得一點,我比較特殊。”九幽祇閉嘴了。

  少年在昏沉中不由自主將該說的都說了。

  楚風隔空,彈出一道神光,洞穿其眉心,給了他一個痛快,結束其生命。

  “這件事不簡單,一個鬧不好便要翻天啊,陽間要大亂。”楚風自語,心頭沉重。

  四年半過去,雍州那里血光滔天,覆蓋無盡疆域,赤血光霧籠罩浩瀚洪荒大地,讓外界的人膽寒,不敢接近。

  全天下的人都在望著雍州,不知道那位何時徹底復蘇走出來。

  而現在邊荒禹州又出現輪回狩獵者,要針對一位真實存在的垂死大能,大地上果然要亂了。

  “這里面有問題,憑一個小小的城主有什么資格知道這種事,甚至那位神王都沒資格啊,這當中肯定有隱情。”

  石棺中的九幽祇開口,他認為這里面有事情。

  “是輪回狩獵者自己來的,還是有人故意引來的?”

  “即便是擒殺一位垂死的大能,也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敢涉及到這個層次中,參與的人膽子很大!”

  “這池水有點渾,也有些可怕與危險,我很想回天坑中躲上一段時間。”

  九幽祇自言自語,說了一堆話,它很忌憚。

  楚風背負一雙小手,道:“二弟,說好了要一起仗劍走天下,你難道還要獨自回陰府?不過我也不勉強你,要不我親自送你回去?”

  “打死我也不回去。”九幽祇用力搖頭,想到地下的經歷,它不寒而栗,再也不想經歷一遭了。

  突然,它想到另外一種可能,道:“咦,難道所謂的輪回者是沖著陰府而去?那我更不能回去了!”

  “既然如此,二弟你先去好好休息。”楚風說罷,迅速擺出一座傳送場域,將九幽祇給轟進去,直接送走。

  “啊,你要送我去哪里?!”臨消失前,它一陣大叫,毛骨悚然,這小王八羔子難道違反約定,要坑死它?

  “送你回老家!”楚風道。

  “什么,啊啊……”九幽祇絕望了,在那里大叫。

  不過,瞬間便哐當一聲,石棺從虛空中砸落而出,墜落在一座山頭上。

  “啊,不是陰府老家,嚇死你爺爺了,該死的小王八羔子,這里是……雷擊山?!這個孽障!”

  它氣到不行,心中大恨,到頭來那小賊又將他送回當初的囚禁地,乃是神廟仙子困住它的雷擊山。

  “你先在這里休息,等我要告別這片大荒時,會來找你,一起上路!”楚風來看他,然后又迅速走了。

  他還真想停駐在邊荒一段時間,到底是否會有輪回狩獵者出現,他將等上一段日子。

  楚風覺得,經過四年多的時光,他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一點輪回信息,不怎么擔心自己。

  尤其是喝過孟婆湯后,他感覺到,身上當初跟神廟仙子相近的味道消失干凈,讓他越發的放心。

  然而,八天后,還是發生意外,有驚變發生。

  兩只生物從天而降,朝著姬族部落后方的矮山落下。

  沒有別的念頭,楚風在驚悚的同時,第一時間想到,這應該就是輪回狩獵者!

  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不是沖著那位大能而去嗎?楚風發毛!

  :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