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63章 不屬于一部古史

第1063章 不屬于一部古史

  這是兩頭邪異的生物,從天而降,妖邪而異常,它們在半空中啼鳴,讓楚風頓時覺得靈魂黑暗,整個人都險些栽倒在地上。

  這是什么,所謂的輪回狩獵者就是這樣?

  一剎那,楚風身體繃緊,周身細胞宛若凝結為一塊鋼板,他覺得難以置信。

  一聲啼鳴,居然讓他斑斕的魂光在霎時間變得烏黑,雖然他又剎那恢復正常,可還是讓他震撼莫名,陣陣心悸。

  這是什么情況?

  “沒有倒下,不是輪回者。”半空中,傳來嘶啞的聲音,蒼老而帶著金屬顫音,像是兩塊鐵板在摩擦。

  這種啼鳴居然是專門針對輪回者的?楚風詫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抵住了,沒有受損。

  兩頭生物緩緩降下,長相不一樣,而且相當的古怪。

  尤其是它們的身形非常矮小,與想象中的嚇人身材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

  一頭生物三尺多高,身體像是一只干癟的壁虎,連肌膚都如此,灰撲撲,至于頭顱則是一顆蒼老的人頭。

  它從頭到尾巴,灰暗沒有光澤,并且枯瘦如柴,沒有任何的威猛氣質可言。

  但它是危險的,讓人望之便驚悚,楚風感應到一股輪回的氣息,跟輪回路上的某種彌漫的能量相近。

  另一頭生物只有二尺多長,是一只黑狐,只是嘴巴那里形似鷹喙,鳥嘴彎鉤赤紅如血,跟黑色的軀體對比,反差強烈。

  并且,它的眉心有一只豎眼,暗淡無光,整體來看它是一頭三眼鷹喙黑狐!

  兩頭生物的共通之處便是,干枯而又低矮,皮包著骨頭,眼窩深陷,看起來要腐朽了。

  這頭生物降落在矮山上后一語不發,直接進入神廟中去尋覓,這是沖著冬青追隨的那位小姐而來?

  楚風確信,這兩頭生物與輪回有關,讓他想到了一些生物,以及某種兵器的氣息,太相近了。

  只是,這兩頭生物尤為可怕,震懾人心!

  同樣的皮包骨頭,看起來近乎腐爛甚至是腐朽,但是,以前所見是人形的,而這兩頭是異形。

  “輪回路上穿著破爛甲胄的士兵!”

  他內心波浪滔天,想到很多。

  那些士兵都背負著制式兵器——輪回刀,一個個如同活死人,身體腐朽,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也許幾百萬年,也許上億載,也許不屬于這片古史!

  他們守著輪回路,機械的維持路上的秩序,而自身的靈魂仿佛早已死掉了。

  楚風心驚而又覺得悚然,這可是輪回路上的生物氣息,怎么傳遞到了陽間?

  這么長時間過去,他都漸漸有些遺忘輪回路上的那些生物了,現在見到狩獵者,他則勾起這份記憶,覺得匪夷所思。

  無論是石狐天尊,還是它的師傅陽間的大能,亦或是九幽祇,甚至是史前歲月的那位統一了陽間二十分之一疆土的可怖生靈,都一直在說,輪回路上的水太深!

  此前,楚風也只是聽聽而已,雖有觸動,但也沒有太多直觀的體驗,而現在他深刻體會到了。

  輪回路上的布局者,早已將手伸進了陽間,這所謂的輪回狩獵者,是為他服務的?

  這實在有些可怕!

  早先,他認為輪回之地是孤立的,從未將它與其他各地,以及某段歲月聯系起來。

  可現在看,怎么可能是孤立之地,與陽間等有密切聯系,與時光也并存很長時間,不知道源頭。

  從小陰間到陽間,甚至到大陰間,都可能涉及到輪回地。

  從史前歲月的九幽祇時代,到現在的當世,都存在著輪回。

  這一切不可分割,不是單獨存在的!

  一時間,楚風身體微冷,而后感覺到一股透徹骨髓的涼意,這其中的涉及到層次以及幕后的生物,實在太駭人。

  究竟是什么人,是何種生物,竟可以活的這么久遠,控制著這一切?然而,在世間已知的種族與進化者中,根本不存在才對。

  從古到今沒有人可以不死,到頭來終究是要歸于塵埃,總歸要腐朽。

  有的生物、有的究極進化者他們活的久遠,那是因為它們在蟄伏,利用山川地勢滋養己身,平日都在沉眠,盡可能的降低消耗,所以看起來活的歲月久遠的嚇人,但是到頭來也終是會死去的。

  據聞,陽間的名山大川之所以這么壯麗,地勢驚天動地,就跟這些人死在地下有關。

  所謂的驚天地勢,為何能殺絞殺進化者?連天尊進去都可能會死!

  單純的山河怎能可能殺死人,就算山勢奇詭,磁場引導來海量能量也不至于如此,無法殺神祇等。

  主要是因為,究極強者蟄伏與沉眠后,最終死在地下,自身融化,形成恐怖的地勢,造就出震動陽間的名山大川,是他們融道、跟大地凝結為一體后才形成可殺人的絕地。

  楚風思緒發散,想到很多,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既然沒有不死的生物,到頭來所有人進化者都要死,可是這些狩獵者在為誰服務?

  幕后的布局者真的可以活這么久遠嗎?他不怎么相信!

  若說是一個組織,可是,它跨越當世,以及連著史前,甚至更久遠,不在一個進化文明支路內,縱貫古今,未免太嚇人了。

  而且,楚風不相信一個組織可以如此嚴謹,能始終如一的保存下去,只要創立者死后,這么龐大的“遺產”,肯定會引發不同繼承者的紛爭。

  “有點詭異,有些可怕啊,輪回地存在歲月久遠,無形中有一只手在管控,在黑暗中冷漠的注視,太過恐怖。”

  楚風心中自語,他想到了太多。

  甚至,想到石狐天尊的提示,以及在輪回路上的親身經歷,在那條古老的道路上,分明有大戰,有殘痕,有慘烈搏殺的痕跡。

  這說明涉及到了激烈的博弈,沒有一方可以絕對統馭,有可以跟輪回背后布局者叫板的力量,根本無懼。

  而且,這似乎不是一兩個人,也不是一兩方人馬。楚風越是深思,越是覺得這池子水深的嚇人。

  楚風嘆氣,隨著慢慢了解,心中有了點滴答案后,他漸漸明白為何石狐天尊、九幽祇、以及史前歲月的超級強者對輪回地敬畏,這當中的隱情實在駭人。

  但是,它卻又如此的朦朧,從古到今都被一層迷霧包裹著,讓人看不到真相。

  隨后,楚風又想到他去異域百年的經歷,在回歸時,借助石盒偷渡,曾看到一只碩大的眼睛,在宇宙界壁間監視著什么。

  同時,他還在那回歸的路上,在小陰間與異域間的夾縫虛空中,曾看到一群史前的巨人,高大的驚人,堪比星球,也都帶著輪回的氣息,甚至背負輪回刀,都是神魔等,在開辟一條道路,不知道通向何方。

  看他們有的麻木如同行尸走肉,也有的慷慨悲壯,到底要去哪里,要找到怎樣的一條道路?

  楚風想了又想,輪回跨越的歲月太久遠,不是在一部進化史中,源頭迷霧重重,也詭異層層,十分懾人。

  他也只能一聲嘆息,如今離那個層次還很遠,他只能猜測,表面嬉笑紅塵間,暗中積蓄力量,有朝一日復仇后,或許才有機會去揭開幾許迷霧,若是進一步強大,甚至才有可能參與當中。

  “沒有任何輪回痕跡,看來,我們得到的消息有誤。”

  兩頭生物從神廟中走出,聲音蒼老,事實上,它們很古板,并不曾看重這里,主要目標是邊荒深處的大能。

  “去獵殺那個大能!”

  嗖嗖!

  它們破空而去,速度太快了。

  楚風心中無法寧靜,這兩頭生物像是在機械的遵守某種命令,不夠靈活,不怎么搭理此地。

  神廟中,自從那位仙子的塑像,也就是她的等身高的法體被搬走后,這里就歸于平凡,沒有了昔年的氣象。

  這也難怪那兩頭生物沒有收獲,毫無所覺。

  “終究是要出大事了,他們要去獵殺即將死去的大能?可是,這兩頭生物雖強,但我并未感受到那種恐怖的能量。”

  楚風懷疑,這兩頭生物真能斬掉垂死的大能嗎?

  甚至,他覺得連天尊都殺不了,并未達到那個高度。

  只是,他依舊覺得危險。

  “或許,只是天生相克,有特殊的手段?”楚風想到不久前的那聲啼鳴,那可真是恐怖,讓他的魂光都在剎那間漆黑一片。

  他決定,需要研究一番,以后有針對性的鍛煉魂光,避免將來再發生這種事!

  “若是那位不久于人世的大能死去,被輪回狩獵者格殺,他遺留的府邸,當真是要引發大轟動,比龍窩還要驚人。”

  可是,楚風總覺得這里面有事,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誰在為輪回狩獵者送信,引導他們來這里?陽間的一些家族與大勢力未免太恐怖了,有人可以跟輪回路上的存在接觸?

  還是說,輪回幕后的存在原本就棲居于陽間?

  楚風想到一位故人——少女曦,她回歸陽間還好嗎?當年,少女曦曾說過,她在陽間看到過制式的輪回刀,有可能屬于某一族,甚至是勢力。

  “看來,我要盡快走出邊荒,真的要仗劍走天下,盡快提升自己,沿途可以找一找故人,了解更多!”

  這里屬于楚風一個人,他沒有平日流于表面的嬉皮笑臉,而是真實呈現內心的情緒,神色無比的凝重。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