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70章 千古有緣再相會

第1070章 千古有緣再相會

  秦珞音?!

  怎能不熟悉,在這里見到她,讓楚風幾乎不敢相信,也有些不能相信。

  金色空間裂縫空間內,越發真切與清晰,出現其他景物。

  放著經書的石桌后方生機勃勃。

  那里桃花綻放,滿樹粉紅,是一片桃花源。

  秦珞音身在落英繽紛的桃林中,風姿動人,嫣然一笑,整片桃林花海都更加明媚起來,一笑傾城。

  “是你嗎?”楚風雖然身體發僵,心緒劇烈起伏,但是,卻也保持著應有的理智,在這里不應該見到秦珞音。

  當年那些故人共用一張符紙,投胎不知道是否能順利完成,即便成功,但也不會成長這樣迅速,應是幾歲的孩子才對。

  而眼見所見,這是一位少女,青春氣息蓬勃而出,從年歲上來說對不上。

  楚風一聲輕嘆,不管是什么緣故,在這里見到她都讓他心中微酸,當年在她臨死前,楚風曾答應會保護好孩子,結果小道士還是毅然而決然的去選擇轉世投胎,兩人的孩子沒有了,他未能守住承諾。

  “夢古道,這里是大夢傳承地,現在是我心中某部分的夢在映現嗎?”

  楚風看著那風采出眾的女子,心情低落。

  她比記憶中的秦珞音還要精致,也更加完美無瑕,彩裙舞動,她舉手抬足間盡顯雍容華貴。

  九幽祇開口,帶著悵然,道:“唉,想不到啊,在這里見到故人,居然是你,而現在卻是我最落魄的時候,如此相逢,讓我情何以堪。”

  楚風詫異,它也能看到秦珞音?

  “你入幻了。”楚風提醒。

  九幽祇情緒不高,道:“小子,你什么眼神?那不是幻境好不好,你可知道她是誰?”

  “我孩子她娘。”楚風冷冷淡淡的開口,他覺得,即便這么說,對方也不會相信,并不會暴露什么。

  九幽祇聞言,頓時大怒,石棺劇震,氣道:“這個冷笑話一點也不好聽,你還是閉嘴吧!”

  看它這么激動,楚風倒是有些愕然了。

  九幽祇低聲喝道:“她是我的夢中情人,請你不要褻瀆她!”

  楚風:“……”

  他張了張嘴,愣是沒說出話來。

  簡直像是吃了一只死耗子一樣,被噎的難受。

  但是,很快他勃然大怒,這老貨真是找死,活膩了嗎?敢這么胡說八道,真是豈有此理!

  不過,他想到或許兩人看到的人物不一樣,畢竟這里是大夢凈土遺址,各自映現出的殘缺夢境不同。

  然而,九幽祇做了一件事,讓楚風確信,他們看到的是同一個人,并不存在什么誤會。

  因為,石棺中彌漫出一縷縷血霧,九幽祇以血氣勾勒出一幅畫卷,正是秦珞音,風華絕代,無比的出眾。

  “仙子,我曾經畫了三千張關于你的畫像,都被珍藏起來,埋在陽間各地,此生難忘。”

  當聽到這種話語,楚風忍無可忍,沖過去后,拎起來石棺來就是一頓摔打。

  “你這個老梆子,愚蠢的厲鬼,竟敢挑釁我的底線,褻瀆我孩子他娘,我打死你這個老混賬!”

  如果將夠將它從棺材中揪出來,楚風一定會暴打它的真身。

  毫無疑問,石棺中的九幽祇被打蒙了,完全不知道什么狀況,直到被摔的滾了一溜煙后,它才回過神來,而后大怒。

  “我去你大爺的,發什么瘋,老夫懷念昔日的紅顏你都要管,你怎么這樣霸道,老夫跟你拼了!”

  它氣急敗壞,震動石棺,簡直是要血霧滔天。

  然而這一切對楚風無用,他身穿熔煉有輪回土的龍鱗甲胄,天生克制對方,那些手段對他無效。

  楚風呵斥他,但是,見它這么激動與憤慨,他也覺察異常,難道真誤會了什么?

  “你確信認識這個女子?”他問道。

  九幽祇怒不可遏,道:“廢話,隨便問一個史前歲月的進化者,就沒有不認識她的,她是陽間第一美人。”

  瑪德!

  這次輪到楚風傻眼,在這里發呆。

  他仔細看了又看,果然發現到一些異常,難怪這個女子比秦珞音還要精致一些,不是同一個人?

  但是,她們實在太像了,連穿著喜好都一樣,風格氣韻也相仿。

  只不過這個女子更加的風采自信,明眸有神,她的美麗有種發自內心的超然與篤定,內心強大。

  看來是誤會了。

  同時,楚風也確信,那金色縫隙空間中的女子是能量所化,是一片烙印,他早先認定是秦珞音,只因先入為主,亂了分寸,更是被擊中心間的一片柔軟,勾動其傷感情緒,所以才有各種誤判。

  可是,為何這么像?連風骨氣質都神似,而且都是大夢凈土的弟子,讓楚風覺得過于巧合。

  “我已經知道,當世沒有你了,但我堅信你一定會轉世,有朝一日我們還能再相見!”

  就在這時,九幽祇的輕語聲觸動楚風,同時如同一道閃電擊中他。

  這一刻,楚風心中一震,被驚醒了,難道說秦珞音曾是眼前這個女子的轉世身?

  很久以前,他不相信什么輪回,不認為存在,可是自身都親自親歷過了,怎能再否決?

  即便那條輪回路看起來是人為布置的,不像是天地自然生成,但是,對于小部分人來說效果一樣。

  它不見得可以讓眾生都可往生,但某些進化者是絕對可以走上那條路的。

  楚風道:“說一說陽間第一美女昔日舊事吧。”

  “說了對你有什么用,你一個毛頭小子,隔著千古,還能去為她抱打不平,舍身相救?”九幽祇哂笑。

  千古過去,歲月無情,夢古道都被滅了,都不用去細想,當年的陽間第一美女也肯定早已經香消玉殞,不可能還活著。

  九幽祇補充,帶著欽佩,也有炫耀,仿佛讓它也有榮光,感受到一世絢爛,道:“你知道她當年有多強,有多驚艷嗎?她是陽間最年輕的天尊,號稱有史以來最驚人的天才之一!”

  楚風的確被鎮住了,眼前所見的史前時代的女子很早就是一位天尊了?!

  這么強大,如此的驚艷,的確不是凡人,有很難超越的過人之處,這是古史中的強大天才。

  同時,這也讓楚風心頭一動,這種人還真有轉世的可能。

  小陰間曾出現過一模一樣的秦珞音,且為大夢凈土的弟子,難道有關聯?

  “可悲,佳人已逝,一縷幽魂入畫卷,還能否再相見?”九幽祇盯著那片小天地中的少女身影,在那里感懷。

  “等會兒,我想起來了。”楚風斥道,打斷了它這種深情回憶的狀態。

  楚風記得清楚,半年前在雷擊山上兩位輪回狩獵者審問它時,這頭九幽祇將四歲偷看師姐洗澡的這種爛事都招出來了。

  同時,它更是提及到,它的結拜大哥娶了陽間第三美女,它一時的羨慕嫉妒,便去搶陽間第一美女,結果……沒成功,它反倒被暴打了一頓。

  這老家伙一副深情緬懷的樣子,其實,跟它一毛錢關系都沒有,它最多也只能算是傾慕不成,用強被揍。

  楚風毫不客氣的揭短,將它自己在雷擊山的供詞說了出來。

  九幽祇惱羞成怒,道:“要你管,誰沒有個青春沖動時,我傾慕,我喜歡,就這么一回事兒!”

  楚風啞然,這叫什么事?如果有朝一日秦珞音再現,而且真是那所謂的昔年第一美女轉世身,這老家伙會不會也不要臉的去套近乎?

  “行了,小子,你不用問東問西了,史前最驚艷的天才麗人跟你沒關系,哪怕再現,你也爭不過我,我要以最強盛與年輕的姿態出現在她面前,你只是豆子那么大的小屁孩,什么都不要想了。”

  楚風聽到他這種話,真是有一種想打人的沖動,莫名其妙出現這么一個老貨亂摻和,恨不得一腳踹到天邊去!

  “我警告你,那是我孩子他娘,有多遠你給我死多遠!”

  “小子你什么意思,才幾歲啊,就這么的惦記女人,還要跟老夫爭紅顏知己,你想成為史上最強色狼嗎?”

  “死一邊去!”

  楚風一腳將石棺踹開。

  這時,那金色虛空裂縫中傳來機械般的聲音,屬于此地的傳承印記在發聲,竟是在針對那少女開口。

  “大難來臨,祖師無能,沒有保住你,送你一縷幽魂入太虛,一世天資融畫卷,漫長歲月的磨礪,終會有一線生機,當你再于陽間現,且此地開啟,還你天賦烙印根去,再現最強天資身。”

  它居然說出這種話!

  然后,那個桃林中的少女便碎裂,化成碎片,飛了出來,而后倏地消失。

  “那所謂的太虛,一定是陽間究極至寶太虛塔,傳說在第五禁地中,經它磨礪無數歲月,有一線生機去轉世?!”

  九幽祇震撼,而后徹底激動了。

  它顫聲道:“我應該……沒有解讀錯誤。天啊,她真的出現了,再現陽間,而且是我在今天無意中開啟了此地,釋放出她昔日的天賦烙印根,我將成全她,這……真是緣分啊。”

  楚風聽聞后,一腳將石棺踹出去三個跟頭,他身體略微輕顫,又喜悅,也有……驚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