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76章 喪心病狂的大哥

第1076章 喪心病狂的大哥

  練成?!

  九幽祇被驚的合不攏下頜,這小子何許人也,居然可以練成,連他大哥當年都覺得非常困擾,最后罵娘。

  這個小子何德何能,這才將經文拿到手就說練成了?

  不過,一瞬間他又醒悟過來,沒有人可以練成,一定是被忽悠了。

  “咔吧”一聲他將脫臼的下巴復歸原位,不屑多語,只是在那里冷笑。

  楚風呵斥:“你鬼笑什么,跟有窟窿的老倭瓜似的,被風吹嗚嗚亂鳴,難聽死了。”

  “小子,你說話不?!”

  楚風站起身來,舒展筋骨,揮出一種古怪的拳法,從手臂到拳頭都發出淡金光澤,同時繚繞血氣。

  空氣爆鳴!

  他的速度明明很慢,但是打出的拳印卻有些可怕,無數細小的自己浮現出來,在拳印間繚繞。

  那所謂的光輝,都是自身縮小版的烙印。

  這是什么情況?九幽祇大受觸動。

  不僅如此,楚風全身上下皆發生這種變化,在他舒展身體時,從頭到腳都如是,體外的光是人形粒子,很微小。

  早先他盤坐時,那些光團還有三寸高,但現在如同蟻蟲大小,且是自身形象,密布在的形體之外。

  “我悟出一點門道,我稱它稱為終極進化拳!”

  “目前來看,我被夢古道那個機械怪物給騙了,這似乎只是一頁拳譜。”

  “或許,還需要再悟。”

  楚風一邊演繹古怪的拳法,一邊在那里琢磨。

  九幽祇終于回過神來,它相當的驚詫,想到了它大哥當年的情況,頓時理解了。

  能夠制衡武瘋子的進化者,怎么不可怕?絕對的蓋世霸主!

  九幽祇的大哥也曾有所獲,演繹出非常可怕的指法——補天指,相當的霸道。

  所謂的補天,只是一種美稱,連天都可以補,自然是說明它威能莫測,而真實情況是指尖規則蔓延,可磨滅萬物。

  楚風聽到它說出一些情況后,驚訝地問道:“你不是說你大哥沒練成嗎?”

  “以我大哥的進化層次,他隨便一個指頭點出,便能將天給捅破一個窟窿,可將完整的大道規則戳碎一片。他的所謂練成,要求自然高的離譜,你沒法想象。但是,期間他也是練出了一些門道。”

  經過它這么一解釋,楚風頓時明白怎么回事。

  同時他想了解更多,讓九幽祇詳細說明。

  “這么說吧,那一頁終極進化經文很邪門,我大哥在不同進化階段,都有一定領悟,但它是斷層的,不具備連續性。”

  九幽祇講出昔日一些舊事。

  藉這頁經文悟出一些東西后,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了,相當于斷了前進的路,可是當他大哥舍棄后,不再理會時,卻因意外沐浴百龍血,又一次成功練下去。

  此外,還有一次,他大哥膽大包天,對陽間前世十大之一的某族的族長暗中下黑手,以震古爍今的精神力入侵其心靈,想謀奪該族最高呼吸法時,也意外有收獲,讓斷路再續。

  “等一等,你大哥做了什么?!”

  “對某個老不死的下黑手。”

  楚風聞言,相當的無言。

  他已經明白,那位史前狂人絕對不是好鳥,不是什么善類,敢對前十大的一位老族長暗中下黑手,夠強勢夠黑。

  “風險很大,那一次我大哥差點出意外,畢竟只比那個老家伙強一線而已,卻強行入侵其主戰場——心靈深處,幾乎翻船。”

  “他為什么不找個軟柿子捏?”楚風問道。

  “你以為他不想啊,那些軟柿子的心靈都有禁制,太脆弱,稍微一入侵就焚燒成灰燼,此外有些族群的呼吸法的最后幾層的秘密,不到族長那個層次是不能洞悉的,掌握不了,算來算去,我大哥也只能找他們的老族長下手了。”

  楚風還能說什么?也只能感嘆,夠狠!

  同時,他也明白了,九幽祇這個德性,估計沒少受它那位大哥的做派影響。

  “你大哥下黑手,強行奪得一門究極呼吸法?”楚風問道,心中沒辦法平靜,被所到的消息震的不輕。

  “沒有,他比那老家伙只強一線,并沒有死磕到底。”九幽祇道。

  硬奪呼吸法的話,估計會讓那個老家伙殞落,而他大哥也可能翻船。

  因為,入侵那個級數的老族長的心靈,比之生死大決戰還兇險!

  九幽祇補充道:“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大哥怕打草驚蛇,還想對其他族的老家伙下手呢。”

  楚風聽聞,一陣眼暈,它大哥還真是……夠心黑,也夠兇狂,對這種級數的進化者下手,目標還不止一位!

  要知道,那種目標可都是掌握究極呼吸法的教祖!

  “我大哥發現,入侵那位老族長的精神核心后,雖沒有得到該族的最高呼吸法,但卻又能練所謂終極進化法了。”

  “這是為何?”楚風驚詫。

  “同那位族長對抗時,其心靈深處瘋狂涌動該族的最高傳承,符文如海,光芒滔天,將我大大哥入侵的精神包裹在當中……”

  他大哥在那時心有所感,福至心靈,演繹一頁經文,也就是那所謂的終極進化法,宛若被“孵化”。

  還能有這種操作?楚風瞠目結舌。

  “所以,我大哥對世間的幾種最強呼吸法更上心了,越發惦記起來。”

  那位狂人猜測,幾種究極呼吸法或許都有此作用,可以接續斷路,孵化那頁終極進化法。

  可惜的是,想要對前十大的族長那種級數的生物下手實在太難了,入侵心靈比獵殺更不容易得手。

  尤其是,那位狂人第一次雖然做的隱蔽,適時收手,且抹除各種痕跡,但是那位老族長是何等的人物?雖未找到真兇,但其實也打草驚蛇,讓其他人跟著警覺起來。

  “后來,我大哥兩次出擊都沒能得手。”九幽祇很遺憾。

  畢竟,那個層次的進化者,即便比他大哥弱,也不過是差上一兩籌而已。

  楚風臉皮略微抽搐,道:“你大哥還真是……兇猛,這世間還有他不敢下手的生物嗎?”

  “有,躲在特殊地勢中,在不可名狀的路上走的過遠,非常麻煩,與之對抗得不償失。”

  同時,九幽祇爆料,他大哥逮不到機會對那幾個老家伙下手,便將黑手伸向了武瘋子這樣的進化者。

  因為,他大哥聽聞,武瘋子的呼吸法來頭很有講究,疑似葬天時期的法,便對他下黑手。

  較為可惜的是,雖然將武瘋子給打了個頭破血流,滿身是血,但武瘋子的光遁術簡直可以排進天下前幾名。

  武瘋子成功跑掉。

  楚風聽聞后,久久無語。

  原來這當中還有如此猛料,他早先還以為是武瘋子主動招惹九幽祇他大哥的呢,沒有想到是挨了黑手!

  不知道為何,當知道那么霸道的武瘋子被人這么下黑手,楚風一陣暗爽。

  主要是因為,他親眼目睹武瘋子在夢古道那里飛揚跋扈,不可一世,血洗所有人,感覺太兇殘。

  原來有人可以這么折騰武瘋子,自然讓楚風覺得痛快。

  “你早先怎么沒有詳細透露?”楚風問道。

  九幽祇干咳了一聲,道:“我大哥這么喪心病狂的全天下找人暗中下黑手,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那位狂人總結,想要練那一頁經文,可以用究極呼吸法孵化。

  一族的呼吸法,相當于斷路上的一座橋梁,但只能用一次。

  “所以你大哥想多找幾個人下手?”

  九幽祇沒回答,而是說出另一種可行之路,那就是牽引血氣入體,也算是某種橋梁。

  “這是為何?”

  “反正我大哥沐浴百龍血那次后,便接了一次斷路。”

  至于原因,那位狂人認為,萬物有靈,各族生物的基因中都藏著某種原始密碼,蘊含著特殊的經文。

  說到這里無需多解釋,楚風已經了然。

  “此外,你在夢古道也看到了,那頁經書自身是金色的,而外面繚繞的卻是血氣,已經說明了問題。”

  九幽祇提到他大哥當年的話。

  “還能這樣解讀?”一時間楚風安靜下來,在靈車中仔細琢磨。

  最后,他回過神來,感覺不對勁兒,這孫子怎么會一改風格,對他這么好?將它大哥如何修煉的過程都給講述出來。

  “老夫對你知無不言,你卻懷疑我?!”九幽祇跳腳,棺材板都被震的砰砰直響。

  楚風撇嘴,道:“你又不是好人,窮兇極惡,現在突然一副良善面孔,顯而易見有問題!”

  九幽祇被噎的不輕,氣的半晌說不出話來,他覺得,難得“好心腸”一回,卻被人“誤解”,當然也可以說識破。

  “好吧,我坦白,越是琢磨你娃越是不對頭,這么大丁點,卻各種不正常,連魂肉都能拿出來。老夫嚴重懷疑,你的根腳有問題,所以……隨手下一步閑棋,對你好點,算是某種提前投資。”

  楚風聽聞,一陣警醒,果然啊,天天相處,太容易露馬腳,以后得小心謹慎。

  他將棺材板拍的砰砰作響,道:“你這老貨,太功利了。”

  “還有天理嗎?老夫說良心發現,你不相信,說是感情投資,你又說功利,你讓我怎么說,怎么辦?!”

  楚風干笑,不擠對他。

  最后他問道:“你大哥到底怎么死的?”

  那種人物功參造化,震古爍今,敢對陽間最強一列生物下黑手,這么喪心病狂的猛人居然英年早逝,必有古怪。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