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

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

  火紅的赤巖松,主干蒼勁,通體紅的晶瑩,長滿山地。每一株都很高大,動輒就數百上千米,彼此間距極大,可讓地面上的戰車順利通行而過。

  山地開闊,漫山遍野赤紅,宛若火云密布,松香陣陣。

  升仙大會?楚風深感好奇。

  但是,九幽祇沒有透露過多的東西,只是說很有意思,一群生物成仙,那場面十分壯觀,值得去看。

  “不可能!”楚風不相信,成仙這么離譜的事怎么會發生?

  驢精跑的很快,青色皮毛發亮,比綢緞子還光滑,它相當的神駿,拉著靈車縱橫在這片非同一般的山地間。

  陽間名山大川多古怪與兇險,不可輕易進入。

  但是,九幽祇篤定這里沒問題,在它的指點下,驢踏山地,蹄聲如雷,躍過大片的山林,接近目的地。

  在開闊的赤巖松林中,動靜漸大,多了不少生機,甚至聽到了人喊馬嘶聲。

  不久后,他們進入一片迷霧區域,像是闖進一片全新的國度,景色秀麗,天地精粹噴薄,巖石都在發光。

  他們成功踏足秘境,這是一片灰色地帶,各種暗勢力喜歡在這種地方交易。

  顯然有許多通道連接著此地,不局限外部的山林,還有遠方的各種小型蟲洞以及一些磁石祭壇等。

  當進入秘境后,頓時熱鬧了。

  大風呼嘯,一頭金色大鵬展翅,周身絢爛,猶若金屬鑄成,帶著磅礴的能量氣息,橫空而過,體形龐大的駭人,在地面投下大片的陰影。

  “神禽?!”

  楚風確信,這最起碼是一頭神王級大鵬,有可能是純血的,這地方還真是不一般啊。

  九幽祇提醒他道:“別跟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似的,你就是見到騎著金翅大鵬的生物趕路都不要驚訝。”

  虛空轟鳴,一輛雪白的戰車駛來,由八頭兇獸拉車,都是罕見的異種,血氣滔天,鱗甲森森,極速沖了過去,不比那頭鵬王慢多少。

  接著地動山搖,九條青色的大蜈蚣爬行而來,金屬質感十足,每一條都都有百米長,相當的駭人。

  它們拉著一輛青色戰車,迅速超過楚風的驢車,沒入秘境深處。

  “呵呵……”

  同時,青色戰車中傳來銀鈴般的少女笑聲。

  “她在笑什么,對我一見傾心有好感嗎?”楚風拍棺材板問九幽祇。

  “有可能!”九幽祇昧著良心地說道。

  吼!

  后方,金光澎湃,獸吼如雷霆,震撼人心。

  四只黃金犼并立在一起,拉著一輛黃金戰車,從驢車邊上超越過去,車上立著幾人有男有女,也都輕笑出聲。

  楚風黑著一張臉,就是他臉皮再厚也不能讓九幽祇繼續昧著良心夸他了。

  瞬息間,接連十幾輛豪華輦車駛過,風馳電掣,流光溢彩,繚繞七彩云霧,神圣無比。

  再看他的驢車,跟人家的比起來,實在是簡陋的可憐,而且速度太慢了,然而驢精卻美滋滋,在那里搖頭擺尾,在后追趕。

  最為讓他無言的是,有飛碟橫空,從他們頭頂上方飛掠過去。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連九幽祇都忍不住了,在這里感慨。

  “哎呦,笑死我了,居然有人趕著驢車來灰色交易區,什么人啊!”天空中又有非凡座駕橫空,傳來少女的嬉笑聲。

  更有男子大笑,不加掩飾,道:“我還以為是一頭天馬呢,原來并沒看錯啊,竟有人駕驢車來此地,有性格,哈哈……”

  楚風老臉微紅,一路急行,在途中不斷被人超過去,遭遇恥笑。

  天空中黑壓壓,如一朵烏云壓來,一艘龐大的宇宙戰艦放緩速度橫過,讓九幽祇都倍感無言。

  “什么人啊,來灰色交易區還這么擺譜。”楚風咕噥,然后他沖驢精喊道:“打起精神來,給我快點跑!”

  因為,不斷被人超過去,他也覺得太丟人現眼,讓驢精迅速趕路。

  唯有驢精一點也沒感覺,興高采烈,四蹄翻飛,跑的暢快至極,一路追趕飛碟與各路神圣戰車等。

  終于趕到了,前方地勢較為平坦,有許多攤位,也有湖泊與石殿,如同一個鄰水的超級大型集市。

  也有點像是一座古鎮,非常熱鬧。

  許多座駕包括戰車、大型戰艦、飛碟等都停在一片專屬的區域,符光沖霄,神獸咆哮,讓人心驚。

  楚風的到來實在吸引眼球,也知道有多少目光關注。

  尤其是,早先在路上超過去的一些進化者停好戰車,走下飛船后,更是站在交易區外,等著看驢車趕到。

  “來了,快看!”

  顯然,這群進化者以年輕人居多,成熟穩重的老輩人物還不至于如此,雖然也在側目,但面上沒有表露什么。

  “哈哈,真有意思,這該不會是某位前輩在懲罰他這位弟子,故意讓他這么出現吧?”

  有人為楚風找理由。

  楚風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說的好聽是一副不動如山、神岳崩壞眼前都不為所動的樣子,其實也可以說成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鐵了心催眠自己,就當沒聽到這些議論。

  他這樣安慰在自己,誰認識誰啊?反正你們不認識我!等離開這里去閉關十三年,到時候男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然而,驢精一點也沒有眼力見,來到這里后,感受到這么多人的關注,它搖頭擺尾的撒歡,興高采烈。

  尤其是,它想到了楚風曾告訴過它,做驢要自信,它直接在這里昂首長嘶:“啾啾啾……”

  眾人石化!

  楚風以手捂臉,這該死的驢精,破了他不動如山功,讓他也受不了,臉皮再厚也吃不消。

  這頭驢子在邊荒時就曾這么叫過,還美其名曰:自信,學不死鳥叫!

  可是,無論是聽在楚風耳中,還是聽在現場眾人的耳中,都像是老麻雀在叫。

  啾啾啾……

  楚風捂著臉,太丟人了,原本還想就這么淡定的過去呢,結果被所有人審視,盯著看個沒完。

  短暫的寧靜,傳出哄笑聲。

  “嘿,小兄弟你師承何人,姓字名誰?”有人打招呼,滿臉笑意。

  這么丟人的事,楚風怎么可能自報大號,但也不能不搭理,他鼓著腮幫子,甕聲甕氣,道:“聽說過烏鴉天尊的傳人嗎,四年多前,大戰邊荒龍窩,小烏鴉是也!”

  “誰喊我呢?”灰色交易區深處,傳來耳熟的聲音,讓楚風想罵娘,正主小烏鴉在這里?而且似乎正在飛速趕來,還在喊著:“聽說有個乘坐驢車的家伙來了,在哪里?讓我看一看!”

  同時,交易區邊緣這里也有人狐疑,道:“我認識那頭小烏鴉,剛才還交談過呢,不是你啊。”

  楚風道“聽我說完,剛才沒講清楚。昔年邊荒龍窩中,太武傳人壓四方,雖有賤名稱狗娃,但真正實力卻第一。”

  楚風在那里嚴肅地說道,依舊是打死也不想說出自身,而是較為模糊地拿太武傳人狗娃冒充頂替。

  “姬大德!”

  然而,就在人群中,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正在對楚風咬牙切齒,怒目而視,簡直是七竅噴火!

  楚風愕然,太尷尬與倒霉了,太武的傳人居然也在此地,當初被他廢掉了,可而今卻周身燦燦,英姿勃發。

  這才過去四年半,他居然宛若十一二歲那么高挑了,頗有一股英氣,身體成長未免太快了!

  楚風確信沒認錯,就是狗娃,遇上了苦主!

  同時,在太武傳人的身邊還有幾名年輕男女,一個個氣質格外出眾,宛若畫卷中人,疑似他的師兄與師姐。

  “姬大德,你居然出山了,駕馭驢車悠悠踏月而至,真是有格調啊。”小烏鴉出現,在那里大喊。

  楚風覺得完了,自己一世英名啊,被這兩個毛頭小子敗壞了,原本他還想蒙混過去報假名呢。

  可是現在,灰色交易區內無人不識君。

  “可恥啊,你居然想冒充我們!”小烏鴉眼里不揉沙子,在那里痛斥。

  “有點意思,這就是邊荒那塊犄角旮旯走出來的那個叫什么姬無德的蠻夷崽子?”

  “真是好笑!”

  這是一對少年男女,帶著輕慢之色,言語不善。

  兩人并非太武一脈,但跟他們關系匪淺。

  這兩人很出眾,十幾歲的樣子,宛若自斑斕詩畫中走出,帶著仙道氣質,男的豐神如玉,女子清冷驚艷。

  而他們的座駕則是一艘宇宙飛船,正從上面降落而下,兩人向太武傳人那里走去,打了個招呼。

  太武一脈的人都微笑,對兩人很客氣,毫無疑問,這對男女身份很高,不是常人。

  “駕馭驢車也好意思出現在此地?我勸你還是回你的邊荒蠻夷部落去吧。”

  “真丟人!”

  那對男女言辭越發不善。

  楚風是什么人,不會委屈自己,當即背負一雙小手,揚著下巴道:“井底之蛙,駕馭個破爛戰艦就了不起啊,信不信,我這輛驢車便足以將你們的破鐵皮艙撞成爛鐵。”

  驢車撞宇宙戰艦?他還真敢說!所有人都無語。

  “呵呵……”那兩人頓時笑了,滿臉鄙夷之色,越發覺得,這從蠻荒大山中走出的所謂被太武一脈忌憚的厲害妖孽也不過如此,實在有些蠢萌,驢子拉車撞宇宙戰艦?還真敢想,腦子有問題!

  “來,來,來,我們的戰艦就在這里,趕著你的驢車來撞吧,讓我們看一看你們邊荒蠻族的風采!”

  那對男女嘴角噙著笑,盡是諷刺之意,當眾挖苦與蔑視。

  有人跟著大笑,也有人面無表情沒有摻合,但不管怎樣說許多進化者都將目光投向此地。

  “鳳凰,去,將那破爛戰艦給撞成十八截!”楚風開口。

  將一頭驢子稱呼為鳳凰?讓許多人覺得不靠譜,同時,也有一些身份很驚人的進化者面皮抽搐,不由自主看向一個方位。

  因為,那邊可是有一位少女妖孽,威震十州,被喚作鳳凰。

  “有意思,撞吧!”那對男女滿臉都是嘲弄的笑,讓楚風盡管下手。

  楚風下車,吩咐驢精狠勁兒去撞。

  然而驢精卻慫了,開什么玩笑,它是血肉之軀,而目標卻是能轟碎星辰的宇宙戰艦,它沖撞過去嫌命長嗎?

  “你傻啊,不會用靈車漂移之術嗎?”楚風瞪它。

  “兒啊兒啊……”驢精一聽便開心了,直接發出驢叫聲,但很快又醒悟與自恃起來,強迫自己露出自信的風采,叫道:“啾啾啾……”

  然后,它尥著蹶子,便沖宇宙戰艦狂奔而去,要撞戰艦!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