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89章 天帝歷由來

第1089章 天帝歷由來

  天帝元年,陽間發生大事件!

  其時,大道轟鳴,混沌锏、萬劫鏡以及一盞古燈同時浮現,迅速沖向一起,再加上其他一些碎片,自死氣沉沉之地飛來,沒入三件兵器當中,組成一件朦朧而模糊的器物。

  陽間蟄伏的究極強者有感,莫不震撼莫名,這是是大道主體的凝聚,要完整的顯化出來嗎?

  姬采萱娓娓道來,講述當年舊事。

  昔日,所有頂級強者都心神激蕩,而后猜測到一種可能,終于有人邁出了那一步,成為終極進化者!

  他們是從三件器物與一些更細小的碎片上猜測到的,進一步推演,總覺得有一頭生物進化成功。

  那些究極強者都有通天徹地的手段,為了進化,為了變得更強,挖掘過各種古跡,推演過諸多道路,對進化之路了解的極深。

  在原本的推演中,究極強者已經知道,三件器物與其他更小的碎片融合在一起,預示著陽間終極果位的形成。

  “所以,當時人們覺得,一位帝君誕生了,踏足到了進化路的終極境界。”姬采萱神采奕奕,想到當年那件大事,心馳神動。

  當年,佛族、恒族、姬家、道族、黎家等最強進化門庭,全都一致認為,應該是真的有人成功踏出那一步。

  故此,人們將這一年稱為天帝元年。

  居然是這么一回事,讓楚風心中波瀾起伏。

  陽間有一個天帝?

  幽羽咕噥:“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啊,雖然有天帝歷,可是見鬼了,我們壓根就不知道這尊霸主到底什么樣子,在哪里。”

  事實上,這也是其他人的疑惑,亦是楚風想了解的情況。

  “的確,從未有人見過所謂的天帝,因為他可能并不存在。”姬采萱嘆道,連眼中的神光都收斂了。

  當初,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覺得進化的前路并未斷,有了目標,人們推演中的終極境界真的可以實現。

  哪里料到,在陽間的進化者一致覺得有人成功之際,不過數天,那凝聚成的大道、融合的有形之器物,便突然裂開,再次解體!

  混沌锏、萬劫鏡以及那盞古燈,各自沖向一方,還有一些更細小的碎片,如同流星飛走!

  當時,所有頂級強者都震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瞪著雙目,盯著虛空,難以接受這一結果。

  所謂的有人成功,邁出了理論中的那一步,到頭來是虛幻一場,依舊是鏡花水月,那所謂的霸主失敗了?

  太多的進化強者倒在路上,究極人物到最后也要慘死,沒有人可以邁出那最后的一步,自古至今,各族都在探索前路,希望成功。

  可是,好不容易看到一縷曙光,結果最后又要絕望!

  “人們沒有改變初衷,依舊在探索,且將那一年定為天帝元年。”姬采萱遺憾地說道。

  “原來還有這種隱情,我生在陽間都不知道曾發生過這種天大的事件!”鳳凰仙子嘆道。

  “那是因為,你族的老祖還未對你們講。”姬采萱道,她相信以對方家族的底蘊,肯定了解當年的真相。

  當然,各族的解讀也是不同的,告知后代的往事也可能不同。

  比如,直到現在還有一種觀點,一些頂級進化家族認為,當年真的有人成為了終極進化者,可尊為天帝,而且還活著!

  當然,持這種觀點的人也承認,那位終極進化者身體狀態不佳,多半出了變故,而今在蟄伏。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終極進化者并非只是人們理論推演中的果位,在最為古老時期可能也有人做到過。

  比如那葬仙時代,很可能出現過這種高手!

  只不過,那個時代不僅仙被葬下了,連陽間也被葬下了太多,甚至有人認為,陽間當初的各族始祖與仙同寂,或者被困在時空斷層之地。

  天帝元年,之所以出現那么驚人的異象,數件器物要合一,化成完整之物,很有可能是被截斷于葬仙時代的一位終極高手短暫打通回歸之路,所以才出現那種變故。

  可惜,在其歸回時,那條路還是斷了。

  以上種種都是揣度,都是究極老祖的不同觀點,都沒有任何證據。

  聽到姬采萱講述,楚風越發覺得心頭沉重,這陽間簡直是深不可測,他總感覺,有人在推動大勢走向,在牽引一個局。

  甚至,他有理由懷疑,哪怕真正霸道崛起,不可阻擋,比如雍州復活那位,也不見得能夠全面踏出這棋盤呢。

  “各位,無需懷疑與擔心,雍州的那位,當年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怎么可能止步于統馭二十分之的疆土,他正如日中天啊。而現在,他活著回來了,真正掌控了一切,注定是陽間最強棋手。”

  姬采萱說道,要拉在場的人去雍州,顯然看重的是他們身后的家族、道統。

  氣氛沉悶,誰能輕易表態?

  楚風低頭沉思,總感覺這世間迷霧重重,陽間過于可怕,這池水足以淹死各路絕頂進化者。

  他想到了輪回地那盤坐的泥胎,也想到了路上的粗糙石磨盤,還想到從修煉小六道時光術的異域回歸時,所見到的一群腐爛的神魔在開辟一條不知道通向何處的道路,也都背負輪回刀。

  毫無疑問,輪回這一塊有終極恐怖之處,能夠參與進去的生物強大不可想象。

  接著,他自然又想到葬仙時代,有可能存在的斷層時空,那里又埋葬著什么,仙與陽間進化者到底誰勝誰負?

  這里面……深思進去的話相當的瘆人,若是有一天某些生物回歸,保準要出大事!

  毫無疑問,所謂葬仙斷層時空,有驚動古今的秘密,也涉及到終極博弈者。

  同時,還有進化史上那一處又一處駭人的特殊節點,若是去尋找,那消失的一條又一條進化支路,得藏著多么可怕的因果。

  陽間如今有可能也只是一條進化支路。

  這若是全部尋覓出來,楚風僅是稍微思忖,就覺得不寒而栗,頭皮發麻,魂光深處生出一種恐怖之感。

  “此外,還有一個所謂的葬天時期……”

  楚風頭大了,他想到以上種種,幾個方面,都涉及到最強層次的生物,真正的博弈者,只是彼此間像是分開獨立的。

  有些是橫貫古今的,比如輪回地。

  有些埋藏在過去,比如葬仙時代。

  而有些像是在斷層時空中……

  他用力搖了搖頭,不去想了,他發誓,離開這里后就去找合適的地方閉關,比如名山大川、有大造化的絕地。

  不修煉到一定層次,他不打算露面了!

  無論以后想怎樣,報仇也好,逍遙自在也罷,只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是最穩妥的保證,支撐他一路走下去。

  此時,姬采萱正在極力拉攏鵬皇,因為在他的身后有亞仙族,鵬皇的未婚妻出自該族。

  看得出,這一次陽間最強世家之一的姬家親自下場,要攪動起無邊風云,鐵了心要支持雍州那位。

  “各位,我只透露一點,這一次的變局,命運的十字路口前,誰都不能超脫出去,所有勢力都要下場,一定要選擇好。”姬采萱告誡。

  接著,她與黎九霄暗中密談,只要他能請動究極進化世家黎族支持雍州那位,姬家與黎家不是不可能聯姻。

  黎九霄聞言,熱血洶涌,眼神熾熱,當即便激動起來。

  但是,他很快又讓自己冷靜了,畢竟是當世第十神王,總能保持住理智。

  他輕嘆,他雖然是族中的認真培養的傳人,但是想影響到蟄伏的究極老祖的決策,那怎么可能?難度太大。

  “采萱仙子,你確信雍州那位跳脫出來,超然在上,是陽間最強棋手之一?”楚風認真地問道。

  眾人都訝然,所謂的博弈者,別說是他們,就是更加的老古董復蘇,都沒資格去談論,而楚風一個小屁孩卻這么關心,顯得有點怪異。

  “我確信,死過一次后,他浴火重生,涅槃歸來,比以前更強!”姬采萱鄭重說道。

  不遠處,石棺中的九幽祇暗自神傷的同時,也是心中劇震,當年它大哥也是在最鼎盛時期突然離世。

  該不會也是……它心頭一陣劇烈跳動。

  不過,它又搖了搖頭,如果真有博弈,它大哥絕對有資格參與,而且是頂級玩家。

  九幽祇覺得,它大哥的消逝,跟雍州那位應該不一樣,另有隱情。

  此時楚風在琢磨,不考慮輪回地、葬仙時代、進化支路等,單論陽間這一變局,就需要一塊恐怖的試金石。

  那就是武瘋子!

  就看這老家伙是否會有動靜,是親自下場,還是超然在外冷漠的注視,到時候根據武瘋子的反應,就可判斷出許多事。

  因為,就沖武瘋子當初可以在九幽祇它大哥的黑手下活下來,滿身是血的逃走,他就有足夠的資格參與。

  這世間知道武瘋子還活著的人不多。

  “不知道佛族、恒族這些是否也會入場,支持一位爭霸者。”鳳凰開口,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姬采萱道:“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他們會選擇一方支持。”

  “各位,就此告辭,我想立刻回到族中。”

  “唔,我也要離開了,今日一別,不知道以后是否在戰場上拔刀相見。”

  ……

  一些人坐不住了,都想返回各自的師門,這陽間出大事了,要早做準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