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

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

  這有些出乎楚風的預料,天下第一名山能進去?

  他頓時來了精神,尤其是比較關注九幽祇它大哥的師傅怎么會是從里面爬出來的,一個爬字引人遐想,深思恐怖!

  他催促,想知道這其中的各種緣由與究竟。

  “我大哥的師傅……是一具死尸,鎮壓在天下第一山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或者可以說是,橫尸在哪里。”

  就這么一段話,讓楚風瞠目結舌,寒毛嗖嗖的,天下第一山到底是什么地方?

  九幽祇的大哥,那不是一般的人,連陽間排名前幾的進化世家的族長他都敢下黑手,連史前不可一世的武瘋子都讓他打的渾身是血,逃命而去。

  這個人物縱橫史前歲月,打遍天下難逢抗手,一路橫推過去,他的師傅又會是何等的猛人?

  九幽祇的大哥自身就是一個狂人,誰都敢惹,逮誰都敢下黑手!

  能教導出這種狂人的存在想都不要想是個變態,必定非常逆天。

  但是,無論如何楚風都沒有想到,其師尊曾是一具死尸,是從那天下第一山中爬出來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個頑劣的孩童帶著一具通靈尸體行走天下的場景,他得到教誨,迅速崛起,橫掃天下。”

  楚風聽他這么一說,眼前的確浮現出一些不連貫的場景,一幅又一幅畫面,史前的狂人就這是這么成長起來的?

  一具通靈尸體教出一個無敵天下的狂人!

  不過,他怎么覺得這畫面似曾相識,有點熟悉呢?

  嗯……楚風想到自身,此時他不是正帶著一具尸體在行走天下嗎?

  然后,九幽祇似乎也想到了眼前的情景,這還真是……相仿,讓它自己都一陣出神,隨后更是干咳了起來。

  “你咳嗽什么?”

  楚風意識到,這家伙是在擺譜,似乎是……在等著他說出這種相似度。

  然而,他啥也沒說,不理會這茬兒。

  九幽祇有點憋不住了,道:“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整個世界都在輪回中!”

  它覺得,自己已經提示的足夠明顯,這小王八羔子如果識相,應該趕緊溜須拍馬,喊它幾聲好聽的。

  可是,楚風還是沒搭理他,一副不知所謂的樣子。

  “咳,天下第一名山鎮壓的死尸,來頭大到無邊,它能爬出來,那是因為經過億萬載的歲月,他成為一頭九幽祇,這當中的情況細想起來當真是可怕!”

  石棺中傳出這樣幽幽的聲音,在那里進一步提示,就差告訴楚風了,眼前的狀況與昔年舊事幾乎一樣。

  你還快跪下來拜師?九幽祇很想喊出來。

  然而,楚風就是想憋死它,依舊很不上路,沒有任何的回應。

  “小子,你不覺得眼下跟昔日很像嗎?老夫懂得史前的法,懂得無盡妙術,我欲造就出一個無匹的弟子來!”

  九幽祇實在忍不住了,直接這么自己攤牌。

  “然后呢?”楚風眨巴著大眼問道。

  “你……真不上路!”九幽祇憤憤不已,他知道被調戲了。

  楚風撇嘴,道:“要是你大哥復生,我還可以考慮,想辦法從他那里學到究極術,至于你還是算了吧,當年要是足夠強的話也不至于躲在棺材中腐爛,聽到武瘋子還活著就嚇夠嗆!”

  “你……還嫌棄老夫!”

  “你要是想教我一些東西,我就勉為其難的學點吧,但我估摸著你手上也沒啥值得認真研究的法。”

  九幽祇聽聞,氣的棺材板亂顫,不想理他了。

  “出發,目標天下第一名山!”楚風喊道,為自己打氣。

  他上路了,自己布置大型傳送場域,只要有神磁石,哪怕相隔億萬里,跨越諸州,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夏州,據聞算是陽間較為靠近中央的地帶,也是天地靈粹極為濃郁的一個大型州地。

  這一州比之尋常的州都要大上幾倍,資源豐富,各種天珍地寶時常被挖掘出世,物產驚人。

  尤其是,在一些地脈與靈山間,法則若隱若現,宛若鑲嵌在火燒云中的金邊,勾勒出神圣而有殘缺的光彩。

  這也導致夏州的大道壓制非常厲害。

  這里靈粹濃郁,秩序隱現,讓圣者都難以飛天遁地,只能行走在洪荒山野中。

  甚至是,映照層次的進化者也不具備御空的能力,只有個別極其出眾的人才能飛天!

  所以,在這一州除非成神或者是羽族才能穩妥的飛離地面,不然的話,只能在大地上搏殺,同其他州相比這里天地規則懾人。

  楚風來了,剛從空間隧道中鉆出來就感覺各種不適應,原本還想一躍而起數丈高呢,進行慶祝與歡呼。

  結果,他吧唧一聲從半空中栽落下來,差點來個嘴啃泥。

  “變態啊,這壓制的過分了!”他相當的不滿,也很心驚。

  在邊荒時,也只是壓制到半圣層次,到了其他州,頂破天也就壓制到圣人層次到邊了,而這里他估摸著更甚!

  果然,他從九幽祇口中了解到夏州的恐怖。

  九幽祇其實不怎么想搭理他,還生氣呢,但架不住他軟磨硬泡。

  “老九,你說這天下第一名山到底什么狀況,地底下有何等古怪。連你大哥的傳承細思起來都是源于那座山,真是有些恐怖。你說,我真能進去嗎,是否也可以扛出一具通靈的尸體,學得天下無雙法。另外,你大哥那師傅呢,后來怎么樣了?”

  楚風磨嘰,一口氣問了很多問題。

  九幽祇起初冷暴力對待,無論他說什么都不理會。

  “老九,別忘了,我承若給你尋找億萬載的腐尸吃呢,你不配合我,那可沒辦法了!”楚風一邊說,一邊連入夏州的網絡,想要自己查詢。

  “這該死的網絡,怎么時斷時續,這夏州的名山大川未免太多了吧,全都在割裂與屏蔽信號!”楚風抱怨。

  楚風搜索到一些公開的消息,天下第一名山還算溫和,地下很古怪,一般人進不去,會被一層光幕彈開。

  曾有人在那里聽到地下有神圣的講經聲!

  也有人闖進去,看到死尸坐在祭臺上講經,導致闖入者自身魂光受損嚴重。

  不過,還有人深入進去后,采摘到罕見的果實,服食后血氣沖霄,臟腑共振如同雷霆轟鳴,到了最后體魄比肩真龍。

  ……

  總之這天下第一名山之下很特殊,到現在都沒有探明白,自古至今只有少數人進去過,而所經歷的那些都不太相同。

  “我大哥他師傅最后消失了,據我猜測,不是爬回了第一名山,就是爬進了某一禁地中!”

  九幽祇終于開口,告知這一情況。

  楚風道:“你能不能不用爬這個字,有些大不敬吧?”

  “真實情況就是如此,他行走不方便,到最后也是身體僵硬,沒有復蘇。另外,雖然為我大哥之師,但他不一定有我大哥強,天資非凡的生物注定會后來居上,年齡根本不是問題。”

  楚風觍著臉道:“你在說我嗎,雖年歲尚幼,但注定凌駕三十三重天上,成為終極進化者!”

  “啾啾啾……”驢精配合的叫起來,真是個馬屁精。

  “這山也太高了吧?”楚風眼暈。

  按照搜索出的道路,楚風臨近目的地前,在路途上看到一片宏偉的山體,實在過于壯闊,如同一根又一根撐天支柱,聳入宇宙中,矗立乾坤間。

  而且,這里生機勃勃,靈氣濃郁度遠勝其他各地。

  路邊,就是那野草都發光,綠瑩瑩,甚至是結出特別的草籽,有的黃澄澄,有的紅彤彤,如同芬芳的果子般。

  “我感覺天下第一山要到了,可是,不是網上不是有圖片嗎,那里是斷山,幾乎與地齊平,可這里如此之高,駭人聽聞。”

  “這里昔年叫鹿山,所謂天下群雄逐鹿,曾會盟于此,唉,不知道如今叫什么了,反正肯定是被頂級道統占據了,你可以查一查。”

  “這該死的破網絡,斷了,怎么查?”楚風氣的無奈,最后不得不騎驢奔行出去數百里,遠離那塊區域,這才查出詳情。

  如今它還叫鹿山,毗鄰天下第一山!

  這是兩個極端,鹿山高聳入天穹,而天下第一山卻幾乎看不到樣子了。

  此外,鹿山果然不凡,天地靈氣噴薄,宛若泉池在汩汩涌動,是少有的進化圣地,各教莫不想爭搶。

  而今它屬于御天教,一個非常強大的進化門派,除卻恒族、姬族、佛族、黎族等少數幾個居前列的究極進化門庭外,其他進化道統沒幾個敢說可以壓過它。

  御天教非常強,不然也不可能占據這等寶地!

  “這御天教很熱鬧啊,這是怎么了?”楚風站在遠方,動用火眼金睛看的清楚,有許多生物都在趕往鹿山,有的為人族,有的是其他智慧種族。

  “這是五年一次的選徒時期?”楚風再次查閱了一番,了解到鹿山御天教為何這么熱鬧。

  楚風打算將驢精放走,順便將石棺也讓它拉走,他自己則想單獨去天下第一名山,這樣路過御天教時不會太顯眼。

  “不行,我必須得跟著去!”九幽祇叫著,它非要跟著進天下第一名山,不想錯過。

  嗖!

  并且,在一瞬間,天金石棺縮小,化作巴掌長,落在地上。

  “這……不錯!”楚風大喜,沒有想到九幽祇煉制的這口棺原來可大可小,他掂量了一下,嘆道:“當板磚正好!”

  然后,他一瞪眼,讓驢精自己跑路去吃草,以后有緣再見。

  “哧哧!”

  楚風不得不出手,斬去驢精部分記憶,避免泄露關于他的事,畢竟這里有御天教,他只能謹慎行事。

  路徑磅礴的山門前時,楚風驚訝,這里人山人海,或許也可以說獸山禽海,各種智慧生物實在太多了,都是為了拜師,想進入鹿山御天教。

  畢竟,如今的御天教是僅次于最強幾個道統那一列的進化大教,天下聞名,威震各州。

  “唔,不錯,是個好苗子!”有人在山門選拔弟子,測試根骨與資質等。

  “少年,你身子骨有點虛,不適合我御天教的霸道呼吸法,還是回去吧。”

  ……

  這里的選拔可以影響一個人的一生,很正式與嚴格。

  “唔,你們聽說了嗎,商州出現一個奇才,出生時體內魂光銘刻著字符,直到最近稍微長大一些,送入某一大教去作弟子,這才公開出來,真是驚人啊。”

  “我也聽說了,居然生而知之,魂光刻字,古來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太驚人了!”

  “其實,最近還有幾個負有盛名的大教收到這樣的弟子,都當成了寶貝疙瘩,視為天縱超凡的妖孽!”

  在山門口這里有人議論,來自各族的進化者帶著自己的孩子都在耐心等待,談論起最近的一些稀奇事。

  楚風聽到后,當即就是心頭一動。

  “讓開!”這時有一個六七歲的孩子,頭上長著一對銀色的犄角,不知屬于何族,昂著頭,非常自信,徑直向山門那里走去。

  “咦,此子魂光雄渾之極,天啊,他的魂體上有刻字?!”一位長老怪叫了起來。

  “什么,我御天教也收到一個這樣奇特而潛力強大的弟子?!”不遠處,有地位更高的長老被驚動。

  “快去請殷明宿老,他對各種古代進化文明的文字都有研究,讓他看一看天生的字是何意?”

  那六七歲的少年昂著頭,神采飛揚,一副驕傲自信的樣子,瞥了一眼山腳下的楚風等一大群人,不放在眼中。

  “唔,最近商州的那位天縱奇才身上有字的傳聞鬧的沸沸揚揚,請了不少人觀看,結果都不認識。”

  有長老開口,眼中火熱,希望御天教最為博學的宿老能夠認出。

  “來了!”

  一位老態龍鐘的男子佝僂著軀體,皮包骨頭,緩緩而來,有強大的長老很恭敬地攙扶著他。

  “最近,出名的大教中陸續出現這種奇才,我感覺有可能是同一種字體,讓我來看一看。”

  殷明宿老來了,觀看那天才的魂光。

  他當即皺起了眉頭,道:“這是一種陰文,非常生僻的古字,這是……何意?!”

  他看了好半天,研究了很長時間,才不確定的讀出:“我叔……是楚風?!”

  讀完后他直接發呆,很長時間后才喃喃道:“我怎么感覺要出大事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