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94章 天下風云出我輩

第1094章 天下風云出我輩

  楚風進入天下第一山的地下,頓時看到一層很厚的光幕,于朦朧中帶著蒙蒙霧靄,猶若一片混沌區域。

  他沒有立即硬闖進去,而是毗鄰光幕繞行,這片地下像是被歷史積淀的詭異光輝所覆蓋,自古都寂靜無聲。

  可以看到,朦朧的光團外有許多地方都帶著血跡,甚至是帶著血絲的碎骨頭渣子,這都是硬闖的生物失敗后留下的痕跡。

  “老九,你有什么建議?”楚風問它,手中掂量著板磚大的石棺。

  “我的建議是,你能不能離光幕遠點,別一不小心將我給捅進去。”九幽祇隨時準備變大棺體,嚴防他那種暴行。

  因為,他對這個小王八羔子真不放心,估摸著,這種事情非常有可能會發生。

  “我像是那種人嗎?”楚風駁斥它,然而,手底下卻非常誠實地比劃了一下,拎著板磚就要塞進去。

  咚!

  石棺迅速變大,墜落在地上,里面傳出九幽祇氣急敗壞的叫聲,道:“你要做什么?還真是這種人啊!”

  楚風義正言辭的解釋,道:“這不是聽你胡亂建議,我便照做了嗎,原本我根本沒有想到這茬兒。”

  九幽祇立刻閉嘴,打死也不想多說什么了,萬一提到某個點子,再被這個小王八羔子照做怎么辦?

  地下非常開闊,朦朧的光與霧靄像是覆蓋著一座巨大無邊的墳頭,占地太廣袤了。

  楚風沒有急著硬闖,動用強大的靈覺,想要尋找一處薄弱之地,在歷史上,曾有人曾成功深入進去過。

  他想尋找到可行的路徑,可是,轉悠了很久也沒有任何特別的發現。

  “老九,你對外面到處都是楚氏家族天才子弟出世的事怎么看?”楚風忽然問道。

  “什么楚氏家族?”

  “就是那些,我叔是楚風,我哥是楚風,你不覺得這一族有些神秘嗎?這樣一個族群降臨,將來必然要席卷天下啊。”

  九幽祇聞言后,頓時道:“我只感覺到,這個叫楚風的孫子真損啊,居然在這么多人的魂光上刻字。”

  楚風頓時不愛聽了,哐哐踹了棺槨兩腳。

  “我說姓楚的孫子太損,你踹我作甚?”九幽祇不滿,同時它也有點驚異與好奇,道:“這姓楚的到底何方神圣,感覺來頭不小,他想做什么?”

  “愚蠢,這都猜不到嗎?”楚風不屑,一副傲然的樣子。

  九幽祇惱道:“我怎么愚蠢了,這種事多半涉及到輪回路上最為復雜而又恐怖的斗爭,這個層次的博弈誰能看透,具體事宜你能猜到嗎?!”

  “多大點事,太簡單了。”楚風撇嘴,背負一雙小手,昂著下巴,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教訓九幽祇,道:“你去名勝古跡,天下的名山大川,嗯,就類似眼前這種地方,你沒留言過嗎?比如,某某到此一游。”

  九幽祇發呆,琢磨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道:“這么不道德的事鬼才會做呢,老夫從來不這么缺德!”

  同時,它反駁道:“姓楚的這孫子難道會這么無聊,在人魂光上刻字就是為了彰顯……到此一游的風采與道德?”

  “大人物的想法你別猜!”楚風黑著臉說道。

  他想到了當年這么做的初衷,第一次踏上輪回路時,還真是因為無聊。

  當時,行走在那條路上,有些魂體因為格外強大,非常地不安分,橫沖直撞,有相當一部分冒犯了他。

  楚風最開始就是因為對這種刺頭看不順眼,才在他們身上刻字,直到后來又覺得這群生靈過于強橫,才起了別樣的心思,堅持刻字。

  如果這種事情,這樣的初衷,被外人知道的話,保準會相當的……無言,瞠目結舌一大片!

  ……

  此時此刻,陽間各地都在談論,無數人在熱議,為何一群天才會被在魂光上刻字?

  尤其是發行量最大的泰一期刊,從線下到網絡上發表了數篇研究與報道,非常深入,引發各族進化者的激烈大討論。

  這種影響非常深遠!

  因為,在許多當事人,也就是那些魂光上被刻字的孩子,在心中都埋下了一顆種子,都在發誓,以后要揭開真相!

  事實上,數十年后,有些孩子真的崛起了,在相關的領域,或者是在某些大州中,成為了一方主角,成長為天之驕子,真的踏上了尋求真相的道路。

  比如,有一位通天動地的人物,名震天下后,曾寫回憶錄,這樣記敘:“余降生之初,魂光刻天書,是究極人物的手筆,還是大道的有形顯化?”

  還有天縱人物成年后,也曾立書,道:“這是上蒼最好的安排,還是輪回路上的終極選擇?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上下而求索!”

  只是,當有一天他們揭開了真相,簡直是……

  天下第一名山地下,楚風背負一雙小手,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道:“老九,雖然說大人物的心思你別猜,但是,有些事是相通的,來,你過來學我,在此留言一段,便能體會到大人物的那種心情了。”

  說到這里,他刷刷點點,筆走龍蛇,鐵畫銀鉤,在光幕外的巖石上刻下一行霸道的字:姬大德到此一游!

  九幽祇哪怕是在石棺中,也能感應到這一切,頓時……風中凌亂,目瞪口呆!

  好半天,它才開口,道:“恥辱啊,老夫羞與你為伍,我輩之恥,你居然干出這種事!”

  “你懂個毛線,你先寫上一段,便能體會到大人物的那種心態了,不信你試試!”楚風義正詞嚴,并且沒放棄攛掇。

  九幽祇一口拒絕,道:“打死老夫也做不出這種沒有道德的損事!”

  “知道了吧?這就是你和大人物間的差距!”楚風傲然俯視它。

  九幽祇:“我@#¥……”

  隨后,它苦口婆心,勸解楚風,不要這么丟人好不好,以后咱兄弟還怎么混天下?

  “有這么嚴重嗎?”楚風心虛地問道。

  “這種事……太孫子了!”九幽祇道,覺得是修士界的恥辱,是進化界的敗類,在這里數落楚風,怎么能在天下第一名山胡亂寫出這種話語,真要流傳出去,將丟一輩子的人,被各族進化者鄙視。

  “罷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楚風上前,在咔咔聲中,將巖石上的留言更改,變成:太武到此一游!

  九幽祇:“……”

  “好了,這件事就此揭過!”楚風小手一揮,一副豪邁的樣子,不提這件事兒了。

  然后,他問九幽祇道:“老九,你給我交個底,這天下第一山的內部真有無上造化?”

  “當然!”九幽祇將棺材板拍的啪啪直響,道:“你想啊,強如我大哥,震古爍今,他的一身所學都是源自這天下第一山,他師傅是從里面爬出來的,而且也有其他人進去采摘到過壯體的果實。”

  “那好,咱們進山,這一世的你大哥——我,帶你闖進去!”楚風豪氣沖天地說道。

  然后,他讓九幽祇縮小棺材,變到巴掌長。

  “你這是要做什么?”九幽祇狐疑。

  楚風抓了一把輪回土,直接將它給包裹上了,徹底封在里面。

  “啊,小王八羔子你想坑我,你要拿我做實驗?!”九幽祇大叫,不斷掙動,但是各種手段都失效。

  這輪回土天生克制與壓制它,棺材板無法復原,且它感應不到外界的一切了。

  “放心,我這是在保護你!”楚風敲了敲棺材板,大聲告訴他。

  這時,楚風取出自己的石罐,抓著小棺,跳了進去,然后封好罐口,準備硬闖光幕。

  憑借肉身進去?肯定是找死!

  楚風做實驗,除卻石罐外,其他物質觸及光幕便會瓦解,化成齏粉。

  哧!

  就這樣他強行闖關,挾石罐撞進了光幕內部。

  在罐子中,最初他感受到外界的一股阻力,像是在穿行一片沼澤地,這片區域很廣,足有數里遠。

  直到不久后,石罐突然一輕,像是掙脫了某種束縛,變得輕靈了。

  楚風小心而謹慎地開啟一絲縫隙,頓時感覺到一股無比濃郁的天地精粹沖進來,讓他覺得簡直要羽化飛仙,太舒暢了。

  “成功了,進入天下第一山內部的長生空間!”楚風欣喜,開啟了石罐,跳了出去。

  他裝模作樣的在自己身上糊了不少輪回土,然后將石罐收起,接著開始將小棺材上的輪回土扒拉下一些。

  “還真的……成功了!你身上到底有多少輪回土?”九幽祇眼睛都直了,同時它大叫道:“別,先不要急著收起來,給我留點輪回土,我怕后面還有危險,老夫真不想死啊,還沒有活夠呢,我還沒有見到夢古道那位轉世的天下第一美人呢,我還想再續前緣!”

  楚風聞言,臉色頓時一黑,道:“你這個老不正經,以后別說談論了,連想都不要想了!”

  他放目觀看,這第一名山內部依舊是光禿禿,是一片不平整的坑地,但是,天地靈粹太濃郁了。

  而且,這不是普通的天地靈氣,都是高等階的物質。

  比如,那絲絲縷縷的紫氣,跟平日間大修士所采集的清晨的第一縷東來紫氣成分一樣。

  在外界,每天只有清晨的那一瞬,才是采集這種物質的最佳時間,而在這里卻很多,不分時刻的涌動著。

  此外,那一縷縷紅光,那一縷縷金霞……也都是稀有的高級能量物質。

  楚風知道,來對地方了!

  他大步向前,道:“走吧老九,咱們去看一看這自古至今都被譽為天下第一山的終極地到底有什么秘密。”

  同時間,楚風心中豪情萬丈,一邊走一邊吟誦道:“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然而,這才沒有走出去多遠,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身體僵在那里。

  在前方的山地間,在一塊光禿禿的大石頭上,坐著一個干尸,竟慢慢轉身,緩緩回頭。

  而且,他嘴角帶著血,流淌下來,猩紅一片,非常的瘆人,他在吃東西。

  仔細看,他手中抓著一條腿,剛才正在啃食。

  這時,石棺中的九幽祇一聲尖叫,嚇得差點跳出石棺,撞的棺材一聲巨響,然后它就沒有動靜了,幾乎昏厥過去。

  因為,他感應到那個生物的形體,看著……太眼熟了!

  那是……他大哥的師傅?!

  只是,當年,這個干尸曾說過,他此生不吃葷,只吃素,而一旦吃葷那就是……天崩地變時!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