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

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

  楚風頭皮脹痛,居然遇上一個活著的干尸?據聞,此地遺骸皆存世億載以上,而在外界傳說中這種生物最可怕!

  他心中哀嘆,做人果然需要低調才好,不能太作。

  這不,他才剛吟誦完皇圖霸業談笑中,結果直接就遇上一個“大個的”,雪白的獠牙滴血,正在那里啃人腿吃呢,而現在眼神綠油油,已經盯上他!

  尤其是這頭干尸剛才還有些僵硬,可現在轉頭后,雙目漸漸露出兇煞,綠光大盛,越發的可怖。

  這不是錯覺,有一種極盡危險的氣息在彌漫!

  轟隆!

  接著,一種天崩地陷般的可怕霧靄激蕩,讓虛空都龜裂,出現一條條黑色的縫隙,宛若魔域覆蓋!

  楚風看到黑色的虛空裂縫蔓延,即將要交織到他這里。

  “停!”

  他大喊,但是沒有用,那干尸根本沒收手。

  黑色縫隙沖擊過來,毀滅一切,地面崩開,泥土下有幾件殘兵裸露出來,那是漫長歲月前遺留的神王級古器,可是現在直接粉碎。

  “完蛋了!”九幽祇大叫,化成一口小棺,躲在楚風背后,它深知,當年他大哥的師尊來頭多么的駭人。

  尤其是這位自身曾說過那些話,一旦開始吃血食,那便意味著控制不住自身,動輒會導致天崩!

  楚風拎出石罐,想庇護己身。

  “嗯?!”沒等他跳進石棺中,他身上的輪回土發光,晶瑩點點,同時那些虛空裂縫停滯不前。

  那干尸露出疑惑之色,綠油油的眸子死死地盯住這里,交織到眼前的黑色縫隙都停下,沒有繼續前進。

  不足半尺,楚風就要被這恐怖的虛空大裂縫波及,從而必然四分五裂!

  但現在一切停下并安靜了,時光都似靜止。

  “魂肉還可以這么用,果然非凡!”九幽祇怪叫。

  此時,無論是石棺上還是楚風身上,都有晶瑩的顆粒亮起,形成一層非常詭異的光幕,宛若凝結了時空。

  但是,楚風卻在懷疑,真是輪回土擋住必殺的虛空縫隙嗎?他懷疑是這種物質驚動那頭活尸,讓對方因好奇而罷手。

  無聲無息,所有黑色裂縫消失。

  這時,那活尸散發的無形氣勢卻越發的恐怖,直接攀升到神王巔峰,而后開始超越!

  “不行,受不了,再來一些魂肉!”石棺中的九幽祇大叫。

  事實上楚風自身也臉色蒼白,嘴角滴血,那無形的氣勢簡直比天刀凌空劈下還要可怕百倍,要將人撕碎。

  他抓起一大把輪回土,糊在自己的身上,居然真的有效!

  他身上的甲胄便是龍鱗與少許輪回土熔煉在一起構建的,現在再糊上一層土后效果更佳了,壓力頓減。

  楚風倒也沒有吝嗇,又抓了一把輪回土,糊住縮小的天金石棺。

  最主要的是,現在輪回土雖然發光,顆粒晶瑩,但是并未耗費掉,估摸著都能回收,所以也不算浪費。

  對面的活尸無形的氣勢在瘋長,超越了神王,現在最起碼是天尊!

  而且,他沒有止住,能量依舊在迅猛提升中,這簡直是強到不可揣度,實力在持續并暴烈的激增中。

  楚風又抓了許多把輪回土,將自己糊的嚴嚴實實,那數次險些將他絞碎的無形氣機總算被隔絕在身體一尺之外。

  這時,他周身都一片璀璨,輪回土發光,神圣而祥和,如同穿上了世間最瑰麗的一套甲胄!

  “活尸……”

  楚風確信,便是神王進來在這種威壓下也會炸開,最起碼前世的他在神王中期時,肯定受不了,來到此地肯定會瞬息間解體,化成血霧與碎骨。

  這里轟鳴,那活尸雙目如碧油油的太陽,十分駭人,有綠光焚燒,將周圍的虛空都燒的塌陷了。

  而它自身一丈范圍內布滿符文,形成一片絕對無敵的——領域,或者說是世界。

  看似方圓一丈,但內部尸山血海,宇宙破滅,大星墜落無數,各種異象齊現,相當的可怕。

  楚風從頭涼到腳,被這樣一頭生物盯上,怎么辦?簡直無解。

  此時,這片地帶紅色霞光流淌,這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能量,可是映照過來,卻宛若流血的殘陽。

  此情此景,如同殘陽斜墜,血染魔土。

  光禿禿的地面,寸草不生,那塊大石頭上,干枯的活尸靜坐不動,身體上的衣服都早已腐爛。

  他頭發稀疏,如同枯黃的雜草,而他滿身皮膚烏黑,像是半腐,黑色而凹陷的臉頰少了一大塊肉,露出那滿嘴雪白的牙齒,吃人腿而滴血,更顯猙獰。

  這樣的景象,實在有些瘆人。

  此刻,他盯著楚風的細皮嫩肉,咕咚一聲居然了一大口口水,眼神越發的碧綠,光焰跳動。

  這讓楚風滿身都是雞皮疙瘩,他想過自己生命終結的各種可能,但就是沒有想到過會被活尸吃掉。

  “喀嚓!”

  這時,那活尸拎著那條人腿,直接放在嘴里連骨帶肉咬下一大塊,嚼吧嚼吧就給咽下去了,帶著血絲的骨茬,還有鮮血滴滴答答,再加上他白慘慘的獠牙,一切都顯得無比可怕。

  楚風心虛,這要是把他也給嚼了,這么生吞下去,那也太冤了,他沒事找話,想要套近乎。

  “前輩,我這里有辣醬,蘸上點更入味,嘎嘣脆!”

  他自己都覺得臉皮在抽搐,這會不會起反效果,回頭這些醬汁都涂抹在他身上,等于作繭自縛?

  “嘎嘣!”

  那活尸咬下一塊血肉與碎骨,吞咽下去,同時死死地盯著楚風,眼神越發的火辣辣,口水居然混著剛才吃的人血滴落下來。

  要壞事!

  楚風從頭涼到腳,自毛孔向體內倒灌冷氣。

  “前輩,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地質勘探者,最近找礦藏,不小心墜落進這里,無意冒犯。你看我這小胳膊小腿的,根本不夠你吃啊。”

  楚風磨嘰,這種話讓九幽祇都替他臉紅,也好意思說的出口?

  然而,很快九幽祇就顫抖了,一方面是害怕所致,另一方面是氣的。

  “前輩,你要是餓了的話,我這有個肉罐頭。”楚風毫不猶豫的將手中巴掌長的小棺舉起,沖著前方揮了又揮。

  同時,他又補充道:“都說萬年陳釀老酒是絕品,其實世人哪里曉得,千萬年甚至是億載的肉罐頭才是人間美味,絕頂的享受啊。”

  “咕咚!”

  活尸那里傳來磨牙與咽口水的聲音。

  轟隆!

  石棺變大,一下子墜落在地上,九幽祇嚇個半死,也氣的要死,真是忍無可忍。

  “小王八羔子,你就缺德吧!”

  “你有道德,為什么第一時間躲到我背后去?”

  現在,兩個人都不是好貨,居然在這種可怖的氣氛下爭吵起來。

  “前輩你看,這肉罐頭變大了,保你吃個夠!”楚風喊道。

  九幽祇急忙叫道:“胡說,我這是棺槨,你想欺騙這位德高望重、威壓古今的史前大德之士嗎?!”

  然后,它又補刀,攛掇道:“前輩,你看到沒有,這小賊細皮嫩肉,渾身滑溜溜,入口即化,正是最好吃的年紀,絕對是陽間最頂級的珍肴。”

  楚風擦冷汗,道:“前輩,大哥,都說入土為安,我看你都沒有著落,你看這具棺槨怎么樣,天金石筑成的,你進去后有吃有喝,還有的住!”

  “小賊,你損不損啊?!”九幽祇怒道。

  “老九,二弟,咱誰也別拆臺了,趕緊想辦法,你這個老貨別藏著掖著了,剛一進來時你看到他就尖叫,是不是認識與或了解他啊,那時我都沒叫,你叫喚個啥?!”

  “小賊,你倒是精明仔細,這都能注意到!”九幽祇詛咒。

  然后,他很快沒脾氣了,低語道:“這可能是我大哥他師傅!”

  楚風聽聞后先是一呆,接著震撼,最后又怒了,道:“你這老鈞馱蛋,趕緊認親啊,沒事在這里嚇唬我,很好玩嗎?!”

  “鈞馱是什么玩意?”

  “是你大爺!”

  “不是我不認親,而是現在不同了,他已經六親不認,完全不認識我。”九幽祇帶著哭腔。

  然后,它知無不言,當初它大哥的師傅慈眉善目,一臉祥和氣息,只吃素,跟現在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楚風無言,他怎么也想象不出,這種活尸有什么可慈眉善目的,只能感嘆,九幽祇的口味真怪!

  “而且,大師傅他自己說過,一旦吃葷,那就是泯滅了真如自我,再見就當他是仇敵,立刻對他出手。”

  “那也得趕緊試試啊,活馬當死馬醫!”楚風叫道。

  “是死馬當活馬醫。”九幽祇小聲糾正。

  楚風跟他急眼,道:“你這缺心眼的還有閑心挑刺,誰希望它活啊,我就是這么理解的,懂?趕緊的!”

  “大師傅,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古塵海啊,那時您喊我小古,您老人家還有印象嗎?!”

  “你還真叫古塵海啊?!”楚風發呆。

  九幽祇不搭理他,又喊道:“我大哥是黎龘,可是叫著叫著就變味了,很多人叫他李達,也有許多進化者喊他李大膽,當然恨他的人都叫他李黑手,黎黑手,嗯,他沒事就喜歡對人下黑手,他是您唯一的弟子啊!”

  那活尸偏著頭,放下手中血淋淋的人腿,看著石棺,目光碧綠,最后幽幽開口,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所說的語言非常古老,正常來說,根本不可能聽懂,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語種。

  但是,他的精神在波動,傳遞出特殊的信息,可讓人理解到他在講什么。

  “知道,大師傅,當年您有個古怪的名字,叫四號。”

  這個活尸一側臉膛上少了一大塊肉,露出半嘴的白牙,帶著血絲,沉悶開口:“四號很久以前離開此地,我是九號。”

  “什么?!”九幽祇顫栗,棺材都跳了起來,向后倒退!

  楚風也是在一瞬間頭皮冰寒,內心震撼莫名,這……很像是一種特殊的編號,陽間天下第一名山到底有什么源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