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00章 大快朵頤

第1100章 大快朵頤

  楚風怒不可遏,心有沖霄的悲與憤。

  當初,太武在小陰間降下道身,只手遮天,擊殺黃牛、大老黑、武當老宗師等一群人,更是當著他的面,碾碎他的父母,化成一團又一團血霧,殺盡他的親朋故友。

  這是滔天大恨,是痛徹骨髓的仇!

  多年過去,舊事重提,太武一脈不以為意,言語間盡是奚落,羞辱逝去的親故,怎能不讓楚風憤與恨?直接怒血沸騰!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中,楚風努力運轉呼吸法,不是沉浸在夢古道的特殊沉眠中,就是以盜引呼吸法滋養體魄。

  有時也會以雷音加持,周身都被佛光覆蓋,神圣如同一尊佛陀!

  最后,他確認短時間內山液效果不明顯了,想要有所提升恐怕需要以年為單位才行,可是他等不起。

  又是兩個月過去,楚風確信,將七寶妙術徹底悟通,領會所有的奧義,那截枝杈散發的七種大道符文都不再傷他。

  這是數年來最大的成果之一!

  毫無疑問,這種完整無缺的法是一種殺手锏,哪怕放眼整片陽間,也屬于戰略威懾性的手段!

  “可惜了,在輪回地的盡頭,我的身體被一遍又一遍的震碎,藏于體內的陰、陽、金三種天地奇珍物質都散去了,不然的話現在就能練成三種屬性的秘術。”

  以肉身直接降生在陽間,即便是躲在石罐中,楚風也付出慘痛代價,丟掉一些非常稀珍的東西。

  “不過,好像有些古怪,還有一線希望?”

  數年來,他在參悟七寶妙術時,關于陰屬性的天地奇珍物質似乎還有殘留?因為他感受體內有那么一縷特殊的物質!

  不過,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

  楚風將死馬當活馬醫,就以它為根基,練陰屬性的秘術。

  嘩啦啦!

  一時間,插在池水中的七寶古樹枝杈都跟著搖動,上面共有七種色彩的葉片,其中烏光閃爍的葉子簌簌抖動,彌漫懾人的陰氣。

  “嗯,居然……要成功了?!”

  楚風愕然,早先不過是一絲特殊物質,自從這次徹底參悟透七寶妙術后,始一運轉這種法,居然凝聚出更多,絲絲縷縷的黑光在他體內滋生。

  楚風心頭劇震,他有一種感覺,現在都不用去細想,他便知道這是一種舉世難尋的天地奇珍物質!

  很快,他明悟了,恍惚間看到了這種物質的源頭,這是他走上輪回路、貫穿整個投胎過程中所沾染上的物質。

  是了,這世間,哪里陰氣最盛?自然是地府,在轉生過程中所經歷的區域中。

  可是,又有幾人能帶出來?

  楚風因為是偷渡者,肉身降臨在陽間,所以沾染上,并帶出這種最為稀珍的陰屬性物質。

  這是石罐庇護所致,可以攜帶出來。

  換成其他人,過往的一切自然會在輪回的盡頭被磨滅,被剝奪個干凈!

  哧!

  一道烏光掃出,仿佛可刷落日月星辰、天地萬物!

  妙不可言,楚風雖然沒有拿敵人試手,但是已經感覺到,這比以前練成的陰陽之光威能要大許多倍。

  他大受觸動,貫穿輪回路的盡頭,居然帶出這樣的天地奇珍物質,外人想都不敢想!

  想要練成七寶妙術,所收集的幾種特殊物質非常關鍵,越是非凡,練成妙術后威力越是強不可攀。

  “好,重頭收集,我要品質更高的奇珍,以前的不要了,都換上一遍!”

  楚風不再遺憾,而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里是陽間第一名山,是否蘊含有天地奇珍物質?”楚風露出異色,開始在附近踅摸。

  但是很可惜,這片血色高原上什么都沒有,一片荒涼,寸草不生,只有堅硬的土質與巖石。

  突然,楚風心頭一動,看到這些土質后,他想到了某一種物質,也是從輪回中帶出來的。

  他從石罐中抓出一把輪回土,其實他身上也有,糊在體表一層,但是從來沒有想到過去煉化,去吸收。

  現在,他決定嘗試一番,張嘴間,他吞了一小撮土。

  “誒,小子你瘋了?雖然說那是魂肉,但是,連老夫都不知道怎么用,你直接給吃啦!?”古塵海被驚到了。

  “為你大哥我護法!”楚風老氣橫秋,盤坐在地上,再次運轉七寶妙術。

  他覺得,或許會有驚喜。

  霎時間,他體內發光,并且極盡絢爛,異常的神圣與璀璨,就如同在夢古道時那般,所有土質顆粒都晶瑩起來,流淌神秘光輝。

  很快,出于某種本能,在七寶妙術的驅動下,楚風吸收到一種厚重而特殊的物質。

  “真有效,天地奇珍啊!”他忍不住驚喜大叫出聲。

  然后,在古塵海瞠目結舌中,他不斷向嘴里塞土,一口一口的吃下去,狼吞虎咽。

  “我說,誒,你真的抽風了,該不會是受九號傳染吧?患了解餓強迫癥,看到什么都想吃下去!”

  古塵海傻眼,在這里呼喊,希望將他喚醒,認為這小子發癲了。

  驢精也是目瞪口呆,一副活見鬼的樣子,覺得姬大德抽瘋了,不可理喻,吃什么不好,居然吃土!

  然而,楚風卻是一臉滿足之色,簡直像是在……大快朵頤,吃的好不暢快。

  “妙不可言!”

  楚風哈哈大笑,他從輪回土中提取出土屬性的天地奇珍,他估摸著等階高的驚人,不次于陰屬性的物質!

  一天內得到兩種最高層次的瑰寶物質,這種收獲太大了,讓楚風有種無比滿足的喜悅感,內心充實。

  驢精撇嘴,至于嗎,吃土都能這么開心?它站在遠處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暗自豎起兩只黑驢蹄子,無聲的鄙夷。

  它很想說,吃草才是王道,喝山液才是享受,呆子才去啃土呢!

  不過,很快它又有一種明悟,或許這就是上位者的境界,有時想憶苦思甜,偶爾啃口泥巴,以示境界層次比常人高。

  楚風掃出一道光,色澤土黃,宏大而厚重,宛若翻天印壓落,頓時讓虛空轟鳴,震動血色高原。

  無論是古塵海還是驢精,頓時都表情僵固,再也無法鄙視與嘲笑,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磅礴秩序威壓。

  嗖!

  楚風長身而起,收走土色光束。

  “你這是……又練成一種屬性秘術?”古塵海眼睛發直,但是,他很快又叫了起來,道:“你知道自己剛才吃了多少魂肉嗎?九大口啊,當年我大哥想要一把都不可得,你這樣恣意揮霍,值嗎?!”

  它很心痛,總覺得魂肉是無價之寶,這樣消耗實在過于奢侈。

  雖然吃下去九大口,但是楚風卻認為,絕對值得,況且他身上的輪回土還有不少,當初一米見方的石罐內部空間裝了大半方。

  此時,他張嘴吐出一些晶瑩顆粒,他吸收了其中土屬性的奇珍物質,其他成分依舊在,并未被吸收。

  “這是什么?”古塵海驚訝。

  楚風由于心情大好,不禁得瑟,道:“看到沒有,大哥我吃下去的是土,而吐出來的卻是比仙金還貴重的瑰寶。”

  驢精小聲嘀咕,道:“我們這一族吃下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

  楚風聽聞后,頓時覺得話語意境變味了,鼻子差點氣歪,斥道:“二貨,滾!”

  他一腳將驢精踹下矮山!

  雖然大好的心情受到影響,但他還算滿足,將那些晶瑩顆粒收起,收進石罐中,他覺得這些肯定還有大用。

  楚風道:“老二,我在這里功行圓滿,準備換個地方去收拾太武一脈,臨走前你就不打算去那血湖中撈幾具億載腐尸大快朵頤一番?”

  古塵海立刻糾正,道:“你還是叫我老九吧!”

  同時,它表示,打死也不去碰九號的血食,它怕那位正沒借口呢,萬一因此而吃它這個肉罐頭,沒地方說理去。

  楚風道:“你看,連這頭驢精都吃的油光水滑,跟以前不一樣了,就你沒收獲。”

  的確,驢精收獲極大,在這里不斷喝山液,潛能激增,原本它的道路可以明確看到盡頭,現在不大一樣了。

  這幾個月的時間,它數次脫皮,而今一身黑色皮毛特別的亮,如同黑綢緞子似的燦燦發光。

  如果不是那對大長耳朵特別突出,還真有點像一頭血統高貴的黑色天馬。

  它呲著板牙,對楚風搖頭擺尾,溜須拍馬,表示感謝。

  古塵海道:“走吧,在這個地方我有一種生存危機感,總怕被吃掉,咱換一處名山大川,我去其他地方進化。”

  “也是,以后還有很多機會。”楚風點頭,道:“等我積淀圓滿后,肯定要去采摘各境界的最強果實,在那種密土中總有你進食的機會。”

  楚風決定離開這里,拿出一些空間瓶,向里面灌山液,恨不得全部打包帶走,最后一股腦將這些器皿扔進石罐中。

  這地方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在自身沒有成長起來前,他不打算進來了。

  血色高原最深處到底有什么?他現在不敢去探究,有九號守著,他不可能進的去。

  最后,楚風很想將七寶古樹的枝杈也給拔走,可惜嘗試了半天都沒有成功,被七彩大道符光給掃飛。

  “走了!”楚風動身。

  “接下來你要去哪里?”古塵海問道。

  “去掘太武他們家的祖墳,他要是有什么師伯、師祖的埋在墳頭中,到時候都挖出來給你吃!”

  古塵海:“@#¥……”

  它很想說,這小子又瘋了,去挖武瘋子徒孫的祖墳,這是想上天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