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01章 搬起石頭砸楚的腳

第1101章 搬起石頭砸楚的腳

  “多大點事兒?區區幾座爛墳,豈能阻擋吾之腳步,不就是天尊家的墳頭嗎,挖掉就是!”

  楚風背負一雙小手,揚著下巴,言語霸氣,根本沒將這些當作一回事兒。

  古塵海無言,看著這毛頭小子故作深沉,滑嫩的小臉繃緊,背著手踱步,一副惟我獨尊的姿態,頓時想踹他屁股!

  驢精支棱著一對大長耳朵,在那里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總覺得他在裝大尾巴狼。

  古塵海道:“年輕人,你知道這天有多高嗎,地有多厚嗎?你的實力僅相當于塑形層次的進化者,憑什么敢對天尊祖墳下手?”

  楚風背著手,十分淡定,道:“就憑我是一名才情橫溢的地質學家,別說幾座破墳,就是仙家冢我都能給他掘開!”

  見鬼的地質學家,也好意思搶這個頭銜?不就是偷墳掘墓嗎,居然這么文藝范,也不怕挨雷劈?古塵海鄙夷。

  “身為行走在這個領域最前沿的天才地質勘探者,這天上地下就沒有我挖不了的墳,沒有我姬大德打不開的墓,上到陽間天宮,下到陰間地府,到處都是我的身影!”

  太能裝了,古塵海覺得,此處當有天雷,不劈他一個滿臉開花,不足以平民憤!

  轟!

  一聲沉悶的雷聲,在這里炸響。

  楚風頓時頭皮發麻,撒丫子狂奔!

  逃出去十里地后,他感覺不對頭,停了下來。

  雷聲來自高原深處,是那血湖發生異動。

  紅色的湖水中有很多尸體,此時有一只蒼白的手掌探出湖面,帶著雷霆,讓虛空炸碎,非常恐怖。

  楚風擦了一把冷汗,道:“嚇你大爺一跳,我還真以為打雷了呢!”

  血湖,時不時就鬧出點動靜,宛若詐尸般,那些死者生前太強大,有個風吹草動,某些尸體稍微晃動下,就會激蕩出可怕的大道符號。

  不過,這時突然炸響,實在是有點詭異,比較應景,主要也是楚風自己太心虛。

  “嘿嘿……”古塵海在笑。

  楚風踹了一腳石棺,他不愿久留,招呼驢精,帶上古塵海,迅速而果斷的離去。

  臨離開時,不可避免的遇到九號,這讓古塵海內心無比緊張。

  偏偏楚風主動打招呼,道:“前輩,你吃過瘋魔這種生物嗎?堪稱人間絕頂美味兒,陽間最強珍肴!”

  九號沒說話,眼神綠油油地看著他。

  楚風接著忽悠,很想將他給誆出去,領到太武一脈那里肆虐,干掉一群老混賬,全殺個干凈。

  “前輩,我跟你說,瘋魔這種生物非常罕見,血統強大驚人,幼年的叫太武,青壯的叫魔武,年老的叫武瘋子,我知道有一窩瘋魔在哪里,不過都強的離譜,即便身在幼年期,這種生物都在天尊層次,老年期的就更不用說了。”

  楚風在這里滿嘴胡謅,聽的古塵海都目瞪口呆,還能再不靠譜點嗎?

  “有點耳熟,我好像聽說恒武這兩個字。”九號說道。

  說到底,他精神不是多么正常,遺忘了很多舊事,不然的話楚風也不敢忽悠他。

  旁邊,古塵海內心悚然,恒武是誰?那是恒族的一位祖先,究竟有多強沒有人可以揣度,帶領恒族成為陽間最強大的幾個族群之一。

  “前輩,要跟我們去掏那窩瘋魔嗎?這種生物的幼崽——太武,粉嫩光滑,入口即化,味道簡直好極了!”

  “我不能離開這里,你去幫我抓一頭瘋魔幼崽——太武。”

  九號說完,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從在他的口鼻間噴薄出絲絲縷縷血光,向著楚風飛去。

  “誒,前輩你這是做什么?!”

  九號漠然道:“血咒,你如果不給我抓一頭瘋魔幼崽太武回來,你的血會焚成灰燼。”

  楚風:“#¥%&……”

  他真想大罵,心中詛咒,這實在是……忽悠不成,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癡呆的九號居然給他來了這樣一手。

  他簡直欲哭無淚,怎么收場?

  “前輩,瘋魔幼崽都在天尊境界,我怎么給你抓一頭太武?根本不是對手。”楚風叫道。

  “無妨,你有的是時間,等你有能力時,給我抓來一頭。”九號擺了擺手,不再搭理他。

  “走,去抓瘋魔幼崽——太武!”楚風咬牙,騎驢沖向遠方。

  沖出天下第一山后,古塵海笑的跟一頭老鵪鶉似的,刺耳難聽,這貨看到楚風吃癟,別提多高興了,笑的嘴歪眼斜

  楚風的臉越發烏黑,對著石棺一頓拳打腳踢,但是卻不能改變什么。

  驢精則在那里靜默,事實上它心情大好,很想撒歡尥蹶子,同時它也非常想問楚風一句,到底誰才是二貨?

  “二貨,你什么眼神?!”楚風不經意間發現驢精那個德性,大驢眼珠子骨碌碌轉動,一看就是蔫壞。

  楚風毫不客氣,收回石棺與驢精身上的輪回土,一個顆粒都沒剩。

  “留下點啊!”九幽祇怪叫。

  “留個毛,你給我說說,那什么血咒怎么回事,如何化解?”楚風問道。

  古塵海道:“沒事。就是你不履行承諾的話,體內真血會焚燒干凈。”

  楚風頓時眼前發黑,這還叫沒事?!

  古塵海安慰:“他腦子不靈光,這近乎詛咒的邪術,忘記銘刻光陰紋絡了,沒有時間限制,你都不用履行,而且,一旦你實力超過他,血咒自動解除。”

  “可我還是想盡早解除掉!”楚風很堅決。

  古塵海道:“也不是很難,如果將一門究極呼吸法修煉到高深階段,就能自己解除,此外將七寶妙術煉成的話,也能刷落自己身上的血咒。”

  它覺得,真不是什么大問題,而且它嚴重懷疑,這是九號故意對楚風的鞭策,希望他迅速成長。

  聽到他這種猜測,楚風黑著臉,道:“這么說,我還得感謝他?!”

  古塵舟很嚴肅,道:“你不要覺得他腦子出了問題,忘記過去,同時對當世各種不了解,就缺少敬畏,其實這種生物無比可怕,估計將來你得感謝他。”

  楚風臉色陰晴不定,想了又想,總算不再糾結身上血咒的事。

  ……

  青州,楚風又回來了,進入太武一脈所統治的大州。

  而今的陽間,遍地烽火,就是青州也不例外,哪怕太武很強勢也有人來進攻,有其他州的大軍殺來。

  據聞,天尊都曾交過手!

  不過,那個層次的生物一旦對決,動靜實在太大,最后又都各自退了一步,由下面的人去爭斗。

  青州還算好的,其他州更為激烈,比如毗鄰雍州的地帶,曾經殺的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有神秘存在帶領天兵天將降臨,想趁雍州那位剛復蘇之際,血氣出現短暫衰變之際,主動攻伐,希望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但很可惜,曾經統御陽間二十分之一疆土的這位,太恐怖霸道了,一聲吼嘯,日月顫栗,有星辰墜落,將那位帶頭殺來的神秘高手活活震碎,化成一團血霧。

  后來,再也無人敢臨近雍州。

  事實上,這幾年雍州附近的數州迅速歸順,雍州勢力極速擴張,向外蔓延。

  陽間烽火遍地,狼煙四起,一片大亂,三系爭霸,形成一股不可逆轉的狂瀾,席卷洪荒大地。

  相對來說,青州還算是安靜的,雖有激戰,但還沒有慘烈到有天尊、大能殞落的地步。

  主要是因為,太武一脈很鎮定,有恃無恐,因為他們的背后有一個武瘋子,心有氣吞天下之志,無懼各方。

  “這頭瘋魔幼崽,真淡定啊!”

  楚風來了,隔著也不知道多少萬里呢,在一片山地中轉悠,他正在研究從地圖,準備對太武一脈下黑手。

  古塵海無言,堂堂一代天尊,如今真的淪為瘋魔幼崽了?若是讓太武知道,非將這毛頭小子放在燈芯中點燃十萬年不可。

  楚風背著一雙小手走來走去,默默思量,青州太武一脈的地勢那不算秘密,立下道統這么久,山門怎樣,各地的福地如何,都早已被外界所知。

  “這老孫子,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怎么會選擇這樣一個地方安放家人的靈柩?”

  楚風狐疑,當看到過太武埋葬家人的地點后,他一陣懷疑,是真的嗎?

  那是一片陰氣濃郁的山嶺,被布下了驚天地泣鬼神的超級大型場域,聚集太陰氣,引史前古戰場的兇煞倒灌。

  怎么看都不像是正途!

  “我怎么感覺這是想養出一頭九天陰尸出來?”

  楚風面帶疑惑之色,那片山嶺內有一種恐怖的場域,不是為守護山門而布置,而是專門為了養陰尸,使之發生驚人的蛻變。

  那是養……九天陰尸的場域!

  古塵海眼睛發光,吞了一口口水,道:“的確有古怪,我也覺得像是養地祇的地方,這是我的造化地,小子我支持你,不服就干!殺進去,鏟平太武這個瘋魔崽子的祖墳!”

  楚風進一步了解,上網搜集各種資料,又在附近抓了一頭年老的通靈兇獸,最后得悉,那片地勢中可能埋著太武的妻子。

  “有點意思,有些門道!”

  楚風露出一縷淡淡的笑意,把握到了脈絡。

  相傳,太武當年的妻子是死于陰靈手中,結果到頭來他卻布置下這樣驚天動地的養尸場域,滋養這片墳地。

  接下來,楚風又將另一張地圖展開,仔細研究起來,這是太武一脈所掌握的幾塊仙田,以及一座造化仙窟。

  據悉,這一脈培養的核心弟子都在當中,被仙田哺育,被造化仙窟滋養,還有各種天材地寶供應。

  “老九,咱分頭行動?你去截取死人的造化,我去對付活人,干掉太武一脈的幾個核心妖孽,如何?”

  古塵海在棺中使勁搖頭,道:“不行,我進不去,老夫又不是地質學家,還請古往今來最為優秀的地質勘探者帶我入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