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05章 楚風來了!

第1105章 楚風來了!

  究竟是哪位故人出現了,被那名年老的神祇知曉?

  楚風想行動,但是想了想,又安靜下來。

  而且在這個時候,他敏銳的感覺到,像是有什么東西在監視他,這讓他毛骨悚然,心中一凜。

  很快,他憑借強大的靈覺體會到,竟是湖中的那些魚兒,成精的怪魚。

  太武一脈經營明湖多年,早已視這里為自家后院,看來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這讓楚風內心警覺,越發謹慎。

  最終,直到那艘大船遠去,那些人泛舟結束,楚風也沒有行動。

  傍晚時,他才起身,離開明湖。

  他順著大江遠去,直到數千里后才棄舟登岸。

  “驢子,身體變小!”

  驢精很聽話,他知道,這位主人或許要開始行動了,要闖進那明湖仙窟中奪造化,頓時化成巴掌大,被楚風收進一件空間器皿中。

  隨后,楚風沉入地脈中,動用源術手段逼近明湖邊上的那片山地,也就是地牢與仙窟所在地。

  不久后,他更是動用了石罐,藏身在當中,非常的謹慎,而后潛行了進去。

  在楚風強大的場域造詣下,以及石罐可混亂天機的情況下,他徑自闖進太武一脈的一處非常重要的密土——明湖仙窟。

  一路上,他無聲無息,沒有任何的波瀾,石罐橫行地下,悄無痕跡。

  楚風找到這里的地牢,一切都謹慎無比,足足耗時一夜,這才從地下慢慢接近那座天牢。

  他看到了被鎖住的兩個人,一個老者,一個青年,皆披頭散發,滿身都是血污,帶著鐐銬,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若是不夠冷靜,他便已經出手,救下這兩人并帶走,但是楚風有些不安,仔細在地下用火眼金睛探查,他感覺毛骨悚然。

  這牢房是一處絕地,布置的太隱秘了,這是號稱方圓十丈屠神王的場域密室,銘刻著各種惡毒的符文,專殺誤闖入者。

  此外,這地牢中有一只半腐的黑狗,看著已經死去很久了,沒什么異常,只是覺得有些惡心。

  但其實是天狗死亡后煉制而成的惡毒生物兵器,只要有人闖進來,必然會觸發其殺機,爆發其生前的神王威勢!

  這是一只神王級的狗尸。

  楚風知道,太武一脈養有一些天狗,是守護山門的上等神獸,在陰間時,他還曾干掉過兩頭。

  這里居然有一只神王層次天狗尸骸,這是專門為闖入者準備的,心思歹毒。

  “有古怪。”楚風瞇著眼睛,火眼金睛中符號閃爍,他一時間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這時,牢中的那個老年神祇突然開口,道:“唉,這么長時間也沒人來劫獄,看來并沒有什么雜魚在附近,最近時常演戲,我都快麻木了。”

  那青年也開口,道:“是啊,我覺得,那些雜魚多半沒有進陽間呢,即便有一些,也不敢來這里。”

  一剎那,楚風目光陰冷,頓時什么都明白了,這是太武一脈那幾名核心弟子布下的局,想請君入甕。

  在湖面上時,他聽到那幾人的高談闊論,除卻感受到滿滿的惡意外,還覺得那幾人有些輕浮,太武一脈名過其實。

  但是現在看來,這幾人都是有意為之,他們這是覺察到了什么嗎?分明是有針對性的布下的殺局!

  “或許,身為這種級別的妖孽,自身的靈覺足夠強大,已經生出了某種感應?”楚風心頭一凜。

  他退走了,什么也沒有做,未曾下殺手,他離開明湖區域。

  “人有殺虎心,虎亦有傷人意,或許,太武一脈的某些人有了某種感應,亦或是有人在推演天機,測算出了什么?”

  楚風琢磨,越發謹慎。

  最后,他離開了,遠遁到數萬里地之外,靜思很長時間,楚風覺得,應該不會有人推演出他的一切。

  畢竟,他身上有石罐,在小陰間時就可以遮蔽天機。

  何況這是在陽間,天地秩序完善,法則齊全,大道壓制的無比厲害,沒有人可以推演身上帶著究極至寶的人。

  有石罐在身邊,無人可洞徹他。

  不過,楚風還是靜心凝神,躲在石罐中足足一個月,他在調整自己的狀態,準備干一票大的!

  他很有耐心,為了這一次的行動,足足隱忍三十日!

  “好了,哪怕你們有人一時間心血來潮,有了莫名感應,現在過去這么長時間了,也該松懈了,該我出擊了!”楚風雙目綻放冷電。

  這段時間,他一直躲在石罐中,完全遮掩去了自己在這方天地中的所有氣機,他不相信還能有人心血來潮,有莫名感應。

  楚風準備下手了,這數萬里路,他一直在地下穿行,駕馭石罐,施展場域書籍中記載的妙術,被地磁光托著,剎那遠去。

  當日,楚風到了,再次進入明湖附近的山地。

  不得不說,明湖仙窟附近的場域很超凡,足足有數十重,其中超級大型場域六重,僅次于太武祖墳那里。

  楚風一路上有驚無險,路過地牢區域,一路深入,最終闖進天地靈粹汩汩而涌的中心地帶,哪怕是在地下,也看到很多暗河,都是靈液!

  “我來了!”

  楚風目光幽寒,依舊在石罐中,像是一個穩重而成熟的殺手,躲在黑暗中,準備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足足十天,他就在這片地下探索,看到過瑰寶物質,那是某種地髓積淀足夠漫長的歲月后進化成的天髓液,由地而天,蛻變的難度太大了,但是這里真的形成了。

  這是價值連城的好東西!

  毫無疑問,這里之所以被稱之為仙窟,就是因為有這種天髓液,雖然還只是雛形,還不夠成熟,但熬煉少年身也足夠了。

  他沒有妄動,一旦截取天髓液,供應不上地面上的人的修行,肯定會有人下來探查。

  “嗯,正好藉此順藤摸瓜,找到幾個妖孽的閉關地!”

  六重超級大型場域以及數十種其他場域也擋不住楚風,他駕馭石罐,無聲無息,貫穿這片地帶。

  終于,他逐一弄清了幾人的閉關地!

  明玉、鐘秀、卓虹、隆宇都在這里,前三人在淬煉肉身,溫養神魂,為的是到了十六歲后直接服食花粉,迅猛崛起。

  而最后一人隆宇則是在此養傷,被大羿宮的人射傷后,他的肉身之創好了,但心靈上還有傷,他想要跨過這道坎,更進一步!

  “就從你開始吧!”

  楚風沿著天髓的一條支流,向著一座地宮潛入,準備對某一目標下手。

  避開種種禁制,更是以石罐橫渡過一片迷蒙的霧靄區域,這才抵達地宮深處。

  楚風凜然,那片看起來沒什么波動的霧靄,居然能腐蝕神靈,丟進去的一件神兵殘器,無聲的瓦解了,任何物質進去都會被消融,這果然是險地。

  到了,楚風進入這座地宮后,雙目浮現符號,避開各種危機,以火眼金睛透過石壁,凝視地宮里面的人,正是明玉。

  地宮深處,明玉正盤坐一個池子中,當中有天髓液,附近還有各種稀有礦物質,都是他熬煉身體用的。

  這些天材地寶,一旦流落到外面,會讓很多進化者殺紅眼睛爭搶。

  楚風在行動,無聲無息的灑落下輪回土,他不用布置場域,因為這里原本就與外界隔絕,有各種現成的禁制,他只是想遮掩天機。

  他覺得,輪回土足夠了!

  再加上有石罐在手,足以遮掩一切,哪怕事后有人來調查,在此地推演,也會是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透。

  這里很安靜,沒有人打擾,這是明玉的閉關地,沒有得到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避免他走火入魔。

  當布置好這一切后,楚風想了想,還是祭出十幾桿神磁旗,插入地下,以防明玉利用熟悉的地勢遁走。

  盡管他覺得,對方已經沒有機會!

  然后,楚風脫離石罐,輕靈的落在地上,大步向前走去,逼近明玉的坐關地。

  “嗯?!”

  突然間,明玉睜開了眼睛,哪怕是在深層次的入定中,他還是心有所感,靈魂深處一陣悸動,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這讓他深深的不安,一個月前,他就有過這種感覺,心血來潮,生出特殊體會,因此跟幾位師兄設局,暗中等待,看是否有真有兇兆。

  可是,等了很多天,一切都安好,什么也沒有發生。

  那時,他覺得自己太過小心,一時間的心血翻騰居然當真,誤認為會有禍難降臨,可什么都沒發生。

  直到現在,明玉心中劇震,他知道當初的感應沒錯,今天真正出現了,真的有劫難降臨!

  事實上,他已經看到那個人,一個少年,還沒有他大,不過十歲左右,眉清目秀,長相非常的俊秀,比許多女孩子都要美麗。

  “你是什么人,竟敢闖到這里?!”明玉喝斥,騰的站起,渾身神光爆發,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他簡直不敢相信,一個少年能闖到這里!

  過去,太武一脈也曾有過推演,實力強大的老怪物,比如半步天尊等,肯定能進來,但是,這個級數的人何至于此?

  而且,哪怕有人不要臉,想要以大欺小,也要先掂量一下,真要在此動手,必然會留下痕跡與氣息,以太武一脈的推演手段來說,怎么探查不到?

  這個世間,有強大的天師,能洞徹天機。

  無人敢喪心病狂的這樣闖到另外一個進化門派的洞天福地逞兇,不然肯定會遭遇等同的慘烈報復。

  可是,一個毛頭小子,今天就這么殺進來了。

  “塑形層次,還沒有熬煉到金身領域,不過跟我實力相仿而已,也敢來冒犯我!”

  明玉冷靜下來,看出楚風的實力,他漸漸鎮定,冷笑起來,沒有什么可怕的,他是太武一脈的核心弟子,同層次誰怕誰?!

  楚風笑了笑,道:“就是同層次殺你才有意義,這座地宮歸我了,利用此地滋養吾身,到了金身金身層次后,再去殺你的師兄與師姐。”

  明玉目露冷冽光芒,眼前的少年敢這般狂言,是太自信了,還是囂張過頭了,居然敢如此!

  “你到底是誰?”

  “楚風!”

  楚風自報姓名,臉上掛著冷漠的笑容,一步一步逼近。

  “什么?!”明玉震驚了,這是誰?楚風!他口中的那條雜魚不是在陰間嗎?今天居然出現在他眼前!

  “你好膽!”明玉叫道,感覺這個來自陰間的雜魚膽子太大了,竟出現在這里,讓他震撼而又覺得荒謬。

  隨后,他寒聲道:“居然敢自報姓名,真以為能殺的了我嗎?!”

  楚風冷靜地回應:“如果沒有這種氣魄,若是連你都殺不了,我何以滅太武!?”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