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07章 天髓煉金身

第1107章 天髓煉金身

  楚風仔細檢查了一遍,確信地宮中沒有危險,安下心來,準備在這里養魂養身,提升自身的體質。

  他早已在地宮中撒上一些輪回土,他相信,隔絕了一切,不會出什么紕漏。

  然后,他將驢精放了出來。

  “這是明湖仙窟,我們真殺進來了!?”驢精眼珠子都瞪圓了,一副活見鬼的樣子,他跟在楚風身邊,那可真是提心吊膽,因為這位爺膽子太大了,不是在挖天尊祖墳的路上,就是在闖人家仙窟的途中,太彪悍了。

  雖然一路上它溜須拍馬,但還是各種害怕,現在終于長出一口氣。

  它撒歡尥蹶子跑過去,準備痛飲天髓液,跟在楚風身邊這么久,它也是識貨的人,畢竟喝過天下第一名山出產的山液。

  “等會兒!”楚風另外開辟出一個泉池,將原池中的天髓給引了過去,主要是嫌棄明月曾在那里坐關。

  驢精不管這些,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美的都要冒鼻涕泡了,太有幸福感了。

  就這么一瞬間,它感覺四肢發熱,蹄子流轉出金屬光澤,整具軀體都噼啪作響,體質在快速提升。

  “大哥,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啊,如同對我再造,是我的再生父母,父親大人,請受我一拜!”

  驢精拜了下去,激動的語無倫次,但仔細看,一雙驢眼中卻有狡詐的光芒閃過,這分明是在變向的拍馬屁。

  只是,這家伙太肉麻,甚至有些賤氣。

  楚風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要是這樣的兒子,保準第一時間掐死,一腳就將驢精踹開,道:“我警告你,再敢亂叫我打不死你!”

  同時,他嚴厲告誡,以后再怎么激動,也不能在美女面前這么胡說八道,這不是敗壞他名聲嗎?

  驢精暗中撇嘴,不是在美女面前就能喊?再者,以后的事誰能說的準!

  楚風新修建了一個池子,引地下的天髓液入內,已經盤坐進去,當真是渾身舒暢,全身毛孔翕張,吞天髓液。

  這對他的好處太大了,這天髓液即便還只能算是雛形,不成熟呢,但也是天珍地寶。

  這當真是立竿見影的療效,楚風在第一時間感覺到熱氣滾滾,沿著四肢百骸移動,滋養其肉身。

  “這是經過地下靈泉稀釋過的天髓,不然的話,誰也無法奢侈到用來沐浴。”

  楚風考慮深入地下去,找那原漿,直接服食,讓自己進化的更快一些,他可沒有過多的時間耽擱。

  他想在最短的時間內金身圓滿。

  楚風知道,無論何種奇珍寶液,都是早期效果最佳,就如同天下第一山的山液,到了后來不怎么起作用了,身體對它有了抗性。

  哧!

  楚風消失,沒入地下,帶著石罐防身,去截取原漿。

  他本就是從地下闖進來的,因此并不費力,突破各種禁制等,找到天髓液的支脈,小心謹慎的收集,放進玉質器皿中。

  不久后,楚風回來了,在地宮中開始直接服食天髓原漿。

  轟的一聲,他的身體像是焚燒起來,冒出刺目的光芒,周身血氣澎湃,魂光激蕩,五臟六腑都在和鳴。

  這效果太劇烈,讓楚風覺得自己快點燃了。

  “好霸道啊!”

  他終于明白,為何明玉以靈泉稀釋,坐在池水中閉關,這東西太烈,一般人真的承受不住。

  “來吧,我覺得非常好,這么霸道的天髓液,估摸著一個月的時間就能讓我養出金身之體。”

  楚風又喝了一口天髓液,坐在玉石桌邊開始研究那幾卷經書。

  “關于養身養魂的秘本?”

  楚風訝然,這跟他想象的不一樣,并非什么呼吸法與拳經,而是溫養身體與靈魂的經卷。

  不過想一想也釋然,太武的傳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得到,那種東西多半是直接烙印在核心弟子心靈中的,而不是給予秘典。

  不過,這養身養魂的秘冊也不簡單,楚風越看越是欣喜,超乎想象的珍貴,這是太武一脈培養最強天才的手段。

  就如同石狐天尊的師傅那般,所著手札講述最強之路。

  這幾卷經文,與石狐的師傅所闡述的觀點有相近之處,也有獨到之處!

  “妙不可言!”楚風很激動。

  對其他人來說,或許呼吸法與拳經、劍譜更重要,但是于楚風這種散修來說,這種系統論述最強路的秘本則更顯珍貴。

  毫無疑問,這種經卷在太武一脈重要弟子間是公開的,可隨意翻閱。

  或許,各大道統都有這種類似的秘本,大同小異,所以他們不會刻意保守秘密。

  “唔,很好,仔細算下來,這有可能是武瘋子培養傳人的手段,傳到太武手中后,應該還算完整呢,不至于殘缺,畢竟太武才是第三代。”

  太武的師傅是一位女子,乃是武瘋子的關門幼徒!

  “咕咚!”

  楚風一邊喝天髓液原漿一邊翻閱秘本,滿心的歡喜,同石狐天尊他師傅的手札對比印證,許多模糊的地方都頓時豁然開朗。

  “嗯,這里有許多瓶瓶罐罐,都是一些天材地寶與稀有礦物等,原來竟可以跟天髓液搭配起來用,效果更佳。”

  楚風翻完經卷后,知道了玉石桌上那些稀珍礦物的用處。

  有些礦物,跟冬青煉制小天丹的丹方中的礦物屬性相近。

  楚風不得不又回到池子中,將一些瓶瓶罐罐中的礦物倒進去,跟稀釋過的天髓液混合在一起,池中頓時綻放七彩霞光,瑞氣蒸騰,神音隆隆。

  “還真是不一般!”

  楚風一邊說一口又喝了一口天髓原漿,坐進池中。

  按照那些經卷的記載,如果能夠承受住原漿的焚燒,五臟六腑禁受的住,直接飲下去效果會更佳。

  楚風渾身通紅,血肉被滋養,魂光也在增長,整體素質都在不斷提升中。

  “這是什么東西?”楚風在一堆瓶瓶罐罐中還發現幾個晶體。

  他稍微一催動,頓時浮現出一組又一組戰斗畫面,清晰而逼真,映入眼簾中。

  這是明玉跟卓虹、鐘秀對決的戰斗場景,他先后挑戰師兄與師姐,勇氣可嘉,但是到頭來完敗,差距巨大。

  這記憶水晶,記錄下當時的所有細節。

  明月在塑形層次,而那兩人都早已晉升金身領域中。

  “相差一個境界,無法以下伐上?”楚風盯著那些畫面,還有聲音傳入耳中。

  他點了點頭,這也正常,畢竟鐘秀、卓虹也是核心弟子,天資同樣超凡,明玉低了他們一個境界,自然不是對手。

  所謂的跨境界大戰,那肯定要有前提,天才對決普通人,那自然沒問題。

  可如果兩人都是天縱人物,根骨等相仿,一個進化境界更高,另一個如何以下伐上?正常來說,必然敗亡!

  楚風覺得,穩妥起見,自己最好在這里成就金身,再去找那兩人“切磋”,再檢驗自身的成果!

  “師弟,你安心修行吧,再過幾個月我與你師兄鐘秀就要去戰場了,去那里磨礪真身,天髓液對我們的效果不大了,祖師說任何強者的成長都少不了徘徊在生死間的體悟,需要鮮血流盡的戰斗,需要殘酷的大型戰場……”

  這是記憶水晶中卓虹的話語,他們要去戰場了,如今天下大亂,正是他們這種人磨礪自身的最好機會。

  鐘秀道:“師門已經賜下替死符,這意味著,我們真的要出師了,想要在接觸花粉前成圣,打磨自己達到陽間允許的最強狀態,憑明湖仙窟此地做不到,只能去戰場,去外界捕捉最后的機會。”

  這都是記憶水晶中的烙印,有畫面有聲音,讓楚風心中一動,果然太武一脈也知道,想要最強,那就是在接觸花粉前,讓肉身成圣!

  可是,自古至今也沒有幾人能做到。

  看樣子,去戰場,去外界磨礪,或許能熬煉出一具圣體?

  楚風訝異,一陣琢磨。

  顯然,明玉經常觀看記憶水晶中的戰斗,檢討得失,對兩位師兄師姐不是很服氣。

  隨后,楚風仔細觀看幾個記憶水晶,從中發現時間線索,確信這是二十幾天前的事。

  這意味著,鐘秀、卓虹還沒有離開,他們去閉關了,利用最后幾個月的時間鞏固金身之體。

  “嗯,還來得及,在你們離開前,我去登門!”

  楚風的血液流動加速了,渾身滾熱,他渴望戰斗,希望自己盡快提升的到金身領域中去,橫擊太武一脈另外兩名核心傳人。

  自這一日后,楚風每天都喝天髓原漿,并沐浴礦物靈液,體質不斷改善,體表每天都會排出一些黏糊糊的東西,肌體越發雪白晶瑩。

  直到有一天,轟的一聲火光滔天,烈焰焚燒,楚風差點被燒成焦炭,這地宮中的寧靜被打破了。

  驢精大吃一驚,道:“欲速則不達,這是喝天髓原漿導致的,將自己焚成木炭了?”

  楚風突然開口,道:“二貨,你就不會說點吉利話嗎?這是肉身激烈蛻變,成就金身!”

  驢精嚇了一大跳,發現楚風那里生機極速強盛起來,它知道,并未出什么意外,不禁小聲咕噥道:“人家的金身都通體金黃,燦燦生輝,你的卻是烏漆嘛黑,這是黑金之身嗎?”

  “一邊去!”楚風輕叱,不想理這個二貨。

  不久后,他的身體脫落下一層焦黑的老皮,露出里面如同新生嬰兒般的肌膚,很快變得雪白晶瑩,到最后溢出絲絲縷縷的金光。

  他大幅度提升體質成功,到了金身領域中!

  一時間,一切都不同了,楚風體內血氣澎湃,五臟六腑都在發金光,整個人稍微運轉能量后,如同一尊金身神像般,異常的神圣。

  成了!

  楚風露出笑容,有種收獲的喜悅感與滿足感。

  在這片仙窟中,利用太武的資源成就金身,他心情大好。

  “再鞏固一下!”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楚風依舊每天喝天髓原漿,體質還在改善中,金身越發的強大,血氣激蕩時,繚繞在體外,像是形成一層赤金色的佛光。

  “該出手了,再不去找卓虹、鐘秀檢驗我的修行成果,他們就可能上路了!”

  楚風出關!

  他臉色略顯冷酷,下定決心要對太武一脈下黑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