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回歸

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回歸

  從頭到尾,楚風壓根就沒表示過負責!

  他的真身正在聯網,看到消息后目瞪口呆,他很想說,小爺在此,mmp,從未說過對此次事件負責,哪個王八羔子在冒充?

  這事兒有點冤,他怎么可能去表態,怎么會將這種“臟活”往自己身上攬?

  “誰,哪個缺德帶冒煙的在栽贓陷害,這么冤枉我?”他憤憤不平!

  驢精撇嘴,道:“快拉倒吧,這事就是你做的,有啥冤情?這就是真相!”

  古塵海點頭認可,附議!

  楚風無言,雖說挖太武祖墳并殺其核心弟子,的確是他做的,細究起來不算冤枉他,但他自己真身的確沒有站出來表過態。

  目前正是暗中進化、靜待崛起時,誰沒事會自爆已經來到陽間?

  最后,楚風憤憤不已,道:“甭管是不是我做的,但有個王八蛋的確讓我感覺特別冤,我想跟他好好說叨說叨,別讓我知道他是誰,不然當世最為才華橫溢的地質學家一定會讓他明白花兒為什么這樣紅,他們家祖墳為什么那多盜洞!”

  慪火過后,他認真琢磨了一番,感覺這事肯定是太武的對頭以楚風之名為這一脈添堵,故意為之。

  最近幾年,陽間各地許多人都知道楚風這個名字,因為“楚氏家族”太兇猛,涌現出大批人才,什么我叔是楚風,我哥是楚風,那簡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據悉都是陰間某人的手筆。

  不僅楚風想到,就是其他人也都無言,感覺這是有人故意為太武添堵。

  當然,另外幾個小妖孽鬧出的動靜也不小,太不安分了,他們覺得反正是對頭,可著勁的折騰,說明玉、卓虹弱爆了。

  “什么太武真傳,盡掌握磨盤拳奧義,太廢柴了,我一根指頭就給戳死了!”

  “唉,太武一脈廢矣,讓人失望,小生夜游明湖,斬首所謂天驕后,從容離去,這一脈不堪一擊啊。”

  這種話語出來后,直接導致……他們挨削!

  別管外面的人信不信,反正動靜鬧出來了,而他們各自家族的老祖宗都被驚動,第一時間揪住他們的衣領子,一頓胖揍。

  “死孩子,這渾水有什么可蹚的?想進仙窟,最起碼需要超越神王的存在帶隊才行,你這么大剌剌的吹牛,這意思是想告訴外面,老頭子我親自出手了嗎?再者你這個死孩子知道個屁,太武家的祖墳都讓人給挖了,他現在急紅眼睛,正找不到兇手呢,你沒事兒撞什么槍口!?”

  “啊,疼死了,老祖宗息怒,我立刻對外宣布,對此次事件概不負責,與我們無關!”

  總而言之,幾個出格的小妖孽被自家祖宗打的很慘,哭爹喊娘,最后含淚站出來澄清,真不是他們做的。

  外界,風風雨雨,一片喧囂,各種大亂。

  有些強人已經知道幽山真相,太武家的祖墳都讓人給挖了,實在是讓人目瞪口呆,尤其是得悉,太武一心要復活的道侶,想要養成的九天陰尸,其大墓居然出現一個很不講究的盜洞,讓進化者徹底傻眼,簡直是辣眼睛啊。

  至此,一些人終于明白,為何太武暴怒,想要掀翻山川,找出那個作案者,這根本不是死幾名核心弟子的事,這關乎族運,關乎他的那張臉皮。

  這簡直就是一個大耳光,抽的太狠了,連天尊的祖墳都被人給盜的坑坑洼洼,實在是行事張揚又霸道。

  “這位出手的老爺,實在是夠狠啊!”

  “豈止夠狠,這位爺太強勢了,甚至可以說,霸道的一塌糊涂,喪心病狂。”

  一些人都有點同情太武了,究竟惹了怎樣的對手,這么讓他下不來臺,抽他大耳光,簡直是“管夠管飽”。

  ……

  此時,太武正在芭蕉洞中,向他師尊請教,共同研究那粒塵。

  起初,他認為,這是可以培育某種“半終極”果實的土質,但經過他師傅講解,又被否定了。

  宇土,可培育向大宇級進化時所需要的花粉的母株。

  這種土質太稀有,而且哪怕有一定的量,養出究極母株,誕生出那種震古爍今的花粉,但也不見得一定能培養出大宇級生物,這條路一向是“九死一生”。

  而那所謂的“一生”,也是需要自身化作可怕的怪物,往往是不可名狀,且大宇級生物從來都是不相同的!

  “不是黎黑手尋找的魂肉,就是非常偏冷門、漫長歲月不曾現蹤跡的幾種無敵果實中的一種所需要的土!”

  這是白發女子的話,她確定最后的范圍,這不是魂肉就是進化文明斷層前葬仙時代的某種早已失蹤的無敵果實所對應的一種土質。

  最終,太武成功將他師尊請出關,暗中駕臨明湖!

  首先,他自己動手,動用白發女子賜下的通幽鏡,照亮廢掉的仙窟地宮,要回溯“過去事”。

  可是,他竟然照出一片白霧,朦朦朧朧,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

  這讓他倒吸冷氣,不得不請白發女子親自動手。

  “嗯?!”

  這風姿傾城的女子娥眉深鎖,她也出手了,但是依舊沒有收獲,通幽鏡號稱可知曉一切過去事,屬于武瘋子的珍藏之物,居然失效。

  “這是天機被干擾的結果,有人故意為之!”

  他們去了幽山,結果依舊如此,隨后又回明湖。

  “這……難道是魂肉遮蓋了一切,導致這樣的結果?”白發女子自語。

  她越發懷疑,當年的黎黑手,又稱李大膽,此人的嫡系再現。

  “他一生對人下黑手無數,據悉就是因為在瘋狂找某種土,難道說,找到這種土就是為了更方便下黑手?可遮掩氣息,蒙蔽天相。”

  這么拗口的話語,讓白發女子自己都皺眉,要是涉及到那一脈就太可怕了。

  “動用吾師賜下的一滴真血試試看!”

  她很果決,不惜耗費昔年武瘋子賜下的真血,那是武瘋子的血液精粹凝聚的,被封在特殊的天材地寶煉制的瓶體中。

  只有幾滴而已,通過透明的器皿映現出來,簡直是要照破虛空,崩壞永恒!

  白發女子只倒出一滴而已,落在通幽鏡上,浸潤它,使之光芒大作,似乎一下子照亮了整片古代世界。

  就這么一瞬間,別說其他生靈,就是太武都在顫栗,面對那滴血有一種發自靈魂的敬畏感,想要頂禮膜拜!

  那一滴無比霸道的真血,透過時空傳遞出一種至高無上的氣息,惟我獨尊,仿佛間,有一尊身影出現,傲立在古代時光盡頭,鎮壓歲月,截斷古代!

  太武知道,那肯定就是他從未見過的師爺,是那位霸血無敵的武瘋子。

  此時,就是白發女子都顫動,還好,那滴血的致命屬性物質都被煉化出去了,沒有跟著流傳下來,不然會有大禍。

  當滋潤進通幽鏡后,那滴血立即消失,化成一片光暈,萬光激射,瑞霞澎湃。

  “嗯,看到了,是一個……少年?!”白發女子容顏如玉,哪怕活過很悠長的歲月了,但是依舊紅唇鮮艷潤澤,看不出時光在她面龐上留下的痕跡,此刻的她被驚的不輕。

  可惜啊,那個少年的身影太模糊了,一片黯淡,朦朦朧朧,看不真切,但可以看到是他在地宮中強勢出手,格殺明玉,斃掉卓虹,干掉太武師姐那一脈的兩名核心弟子!

  殊為可惜,分明尋到線索,看到部分真相,但就是太虛淡,無法徹底辨識出。

  而且,在那少年身邊,還有一片可怕的影子,根本無法揭開,那像是一個人跟隨著那個少年?

  事實上,那是石罐,不可能顯形,如同大淵,又若須彌,鎮壓在那里,讓人感覺是一位終極強者坐鎮,看起來像是一道人形生物!

  哧!

  那滴血直接就耗盡。

  通幽鏡暗淡,再也看不到什么。

  不過,最后關頭,白發女子還是捕捉到一縷真相,鏡中顯化的地面也很模糊,像是鋪了一些特殊的土質,影響到通幽鏡。

  “是魂肉,是那種特殊的土,遮掩了一切?”白發女子倒吸冷氣,她簡直不敢相信,難道滿地都是那種土?

  她取出太武呈上的那一粒塵,放到通幽鏡上,想要回溯,果然失敗,但卻驗證到,它在鏡中一片模糊。

  “證實了,當時地上有一層土,遮蔽了天機!”

  白發女子的心血如同大河奔騰般,她覺得多年的靜修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悸動,某種念頭瘋狂生長出來。

  “黎龘,他沒死!”

  她震驚,甚至悚然。

  她猜測,那看不清的迷霧中,像是終極進化生物的影子有可能是黎龘,他找到了魂肉,那種特殊的土質。

  而且,他似乎又尋到一個中意的傳人,再次找她們這一系的麻煩來了,就像當年他自己對武瘋子下黑手般,而今帶著他中意的少年而來,風格神似,一脈相傳!

  “師傅,怎么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太武問道。

  “我感覺……”白發女子聲音都發顫了,道:“史前大黑手黎龘……回歸了。”

  即便不是黎龘,也是跟他有關的人,或者是他的轉世身再現,這是白發女子的判斷,是一種可怕的直覺!

  太武頓時毛骨悚然,他雖然沒有出生在那個年代,但是卻聽說過,而且一直以來都在尋覓那個人的過往,在調查他最后離世的各種迷霧。

  “師傅,還需用要師爺的真血再看一遍嗎?”太武問道。

  “不需要了,再看一遍也是如此,只會平白浪費真血,吾師之血,只剩下這么一點了,不能再揮霍。”

  “師爺是否還活著,還沒有確定消息嗎,要不要再去看看?”太武小聲道,他有種焦慮感。

  “吾師在閉關,我也不知道他現在是否有生機,我希望……他能熬下來!”白發女子滿是憂慮,這絕對是大秘密,外界根本不知詳情,她鄭重說道:“這一次涉及到大黑手黎龘,我必須得去吾師坐死關的禁地看一看!”

  白發女子走了,因為,她總感覺自己卷入一場大因果中,有種強烈的不安。

  她越發懷疑,黎龘回來了,不是真身,就是轉世身,不然的話何以至此,竟莫名讓她心血來潮,內心最深處有股涼意,有種關于未來的窒悸動感。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