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17章 各自投胎路不同

第1117章 各自投胎路不同

  “大德,你到底哪位啊,是我那位楚兄弟吧?”驢精屁顛屁顛跑過去,它有一種感覺,這應該就是……楚大魔頭!

  它恢復前生記憶后,一下子想到了太多,然后再根據姬大德的各種表現,那種性格,以及針對太武的手段等,沒跑了,確定保準是那個人。

  甚至,它覺得姬大德各種動作、言談舉止都跟楚風大魔頭在陰間時一模一樣。

  唯一讓它覺得詭異的是,眼前這張稚嫩的少年面龐,居然跟楚風前世很像,都已經轉世了怎能如此?這實在是見鬼了!

  有那么一瞬間,它曾一度懷疑,這是不是一個局,有人故意為之,不過它想了又想,應該不至于。

  它只轉生為一頭驢子,誰會這么針對它?

  “你又是哪位,趕緊坦白,別等我削你!”楚風嘴角抽搐,在那里磨牙,因為這頭驢精太可惡了,消遣到他頭上來了。

  當然,比他心情還要糟糕的是老古,整個人都傻了,在旁邊呆呆無語,坐在棺中,一動不動,他有些發木!

  這是什么情況?!

  一時間,它有點接受不了,說好的青詩仙子呢?怎么就飛了,這是誰啊,特么的,他簡直想殺人了!

  當老古醒轉后,便開始移棺,向驢精那里湊,想跟這頭驢子死磕到底,必須得清算,是可忍孰不可忍!

  驢精先一步毛了,道:“老古,你給我一邊呆著去,再敢黏糊我,跟你拼命!”

  “老夫先跟你拼了!”老古怒吼,真是要癲狂了,今天大喜大悲又大失落,他整個人的心態都差點崩壞。

  “大德,楚風,救命啊,老古他瘋了,我真不是青詩仙子!”驢精慘叫。

  楚風趕緊出手,強行將他們分開。

  “愚蠢的驢子,你給我閉嘴,我自然已經知道你不是她,我是在懲罰你!”

  “老古,你這是惱羞成怒,早先的黏糊勁呢?”驢精喊道。

  “乒鈴乓啷……”

  ……

  這地方一陣大亂,若非驢精數次喊出楚風這個名字,古塵海還不罷手呢,此時他在棺材中腦子轉動個沒完,感覺有點亂,但最后大體都弄清楚了,一下子……遇上兩個轉世者!

  這種事情……還真是沒天理!

  整片陽間又有多少個轉生者?有時候數十世也遇不上一個,今天他居然一下子遇上兩個,這也算是遇上奇跡了。

  尤其是,姬大德這個王八羔子,不是遇上過輪回狩獵者嗎?居然能避開探索,能平安無恙的混過去,這是怎么回事?老古感覺腦子不夠用了,主要是今天他被氣的不輕,簡直是窩火與羞憤的受不了。

  驢精老實了,蔫頭耷腦,被楚風給毆打了一頓,現在呲牙咧嘴。

  楚風已經確信,這肯定是一位故人,是一位轉世者,在對方破開心底的輪回迷障后,記憶起前生事時,他分明感應到了一股輪回的氣息。

  那是一股莫名的能量在滋養驢精的全身,別人感受不到,可是楚風卻能有所覺!

  當初面對冬青守護的那位小姐時,他就有這種感應,因為他是肉身輪回者,這像是此生的一種獨有的天賦。

  “兄弟,是我,西伯利亞虎,東北虎,你虎哥啊。”

  驢精在那里笑,裂開嘴后竟了幾許虎頭虎腦而又彪悍的樣子,當然,氣質再怎么變也還是一頭驢子。

  楚風又一次覺得腎疼,他就知道這不是老驢呂飛揚就是東北虎與蛤蟆,跑不了這三個。

  而且,在懷疑對象中,呂飛揚與東北虎這兩人間,楚風更覺得像是東北虎,前者貪生怕死,后者則沒節操。

  當初,昆侖下大戰時,東北虎可是號稱西伯利亞虎,站在西方聯軍那邊,結果一看情況不對,第一時間叛變,號稱自己是東北虎,屬于東方陣營,跟著追殺西方的席勒、黑龍等。

  “我就知道是你!”楚風想削它!

  “兄弟別生氣,我說的那些有些是真的,主要是為了防備老古啊,這孫子忒不是東西,竟敢惦記大嫂,無論青詩仙子還是珞音,是這個老貨所能染指的嗎,我這是想給他一個教訓!”東北虎觍著臉說道。

  老古一聽就急了,想跟它拼命。

  “我在輪回地真的見到青詩仙子了,她記起了前世今生,那表情太復雜了,號稱史前第一人,天賦震古今,居然迷失生娃……”

  “等會兒,你說啥?!”老古急眼的同時,劇烈咳嗽,受到了太大的驚嚇,這消息讓他胸悶到差點背過去氣去。

  “你一邊去,我煩著呢!”東北虎不想理它。

  “你煩什么,給我說清楚,青詩呢,她怎么就生孩子了,她在哪里?!”老古簡直要暴走了。

  東北虎怒道:“你沒見虎爺毀容了嗎,長成這樣一幅歪瓜裂棗的模樣,我都要瘋了,你還煩我?!”

  它原本是虎,現在是驢子,的確在窩火,尤其是想到是如何變成這個樣子的,就更生氣了,不斷罵老驢呂飛揚。

  老古吼道:“你要瘋了?老夫還要瘋呢!你別給我轉移話題,我告訴你,老夫要是瘋起來,連老夫自己都害怕!”

  接著,他又怒道:“你哪里毀容了,驢頭驢腦的,壓根不就這個樣子嗎?!”

  東北虎哭喪著臉,道:“胡說八道,我是虎,是真正的虎王,威風凜凜,殺氣滔天!”

  “愚蠢的驢子,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吧?”老古吼他。

  “我……去你大爺的!”東北虎氣的直尥蹶子。

  它想到了在輪回終極地的經歷,臨別之際,兄弟之間都很傷感,也很悲愴,此后分別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相見,黃牛、大黑牛、歐陽風等一群人互道珍重。

  那時,老驢呂飛揚更是摟著東北虎的脖子,道:“虎哥,來生咱還做兄弟,老驢我認定你了,我雖然貪生怕死,但我卻可以為你去死!”

  東北虎也很激動,跟他勾肩搭背,道:“老驢,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咱還是兄弟,來生我愿投胎為驢,跟你做兄弟,高興!”

  老驢當時拍著他的肩頭,拉著他的手,連聲說仗義。

  東北虎很高興,道:“好兄弟!”

  然后,他就悲劇了。

  在那最后關頭,記起前生今世的青詩仙子鄭重告誡,手持符紙闖過輪回洞的生靈,心有執念,發誓投胎成什么多半就是什么。

  東北虎的眼睛當時就直了,可是,卻已經晚了,他半截身子都已經墜落進投胎的漩渦中內。

  而那時,他抬頭一瞥,老驢雙目發光,還沒有踏進漩渦呢,念念有詞,說他出身書香門第世家,要做才子!

  “我頂你個肺啊,驢糞蛋兒!”這是東北虎最后時刻的怨念,他知道晚了,他被那頭驢忽悠的一時間嘴快,揚言要投胎為驢,可是那頭驢子自己卻要跑去做才子!

  這一刻,東北虎忍無可忍,將這傷心的投胎舊事給說了出來,聽的楚風目瞪口呆。

  “你說,老驢拍著你的肩頭,拉著你的手,說你仗義,忽悠你去當驢,然后,轉眼間他就投胎去當才子了?”

  “是,這個王八蛋,氣煞我也!”東北虎嗷嗷直叫,想到這樁往事,它簡直受不了。

  晚間還有,不會太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