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23章 萬古不敗身

第1123章 萬古不敗身

  楚風一動不動,仔細聆聽,這實在有些瘆人,原本只是觀看了一番時光爐,結果居然聽到這種聲音!

  尤其是,他手上的那幾道很深的黑色指印,實在是邪門,讓他發毛,宛若被厲鬼抓過。

  可是,他早先卻無覺,沒有一點感應,只有在石罐中才能顯化,浮現出來,這相當的讓人不安。

  當然,現在他最為關注的是這聲音,到底想表達什么?

  “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引大空之火,納古宙之焰,焚!”

  這段話持續了數次,而且還出現身影,很模糊,也很朦朧,那是一個生物,看不真切,但卻能發現,他被某種土質覆蓋,有火光騰起。

  越燒那里越璀璨,且越發的神圣,普照出宛若永恒的光輝!

  楚風木然不動,就這么看著,不過那所謂的璀璨也只是一閃而過,他想要捕捉到中心地那個生物卻也不能,太刺眼了!

  精神力不行,不足以接近,而擁有火眼金睛也不行,無法直視,不能發現具體細微之處,瞳孔劇痛。

  嗯?

  沒有聲音了,也看不到那些火光與那個生物了,全部消失,石罐中歸于平靜。

  楚風醒轉,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上面的黑色指印全部消失,像是被凈化與磨滅干凈。

  “詭異,瘆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風心中開始思忖。

  尤其是那一段話,給他留下不可磨滅的深刻印象,這似乎……很重要?!

  “四極浮土,是一種特殊的土質,還是四種極盡難測的土,亦或是出產于‘四極’之地的土?”

  楚風心中有太多的疑問。

  “陰與陽二柴,是實指,真的有這樣的兩種柴,還是虛指,其實就是指陰陽?”

  他在逐句琢磨,考慮這些話的意思,當中似乎有種莫名的力量,是要造就一個人,還是要毀滅一個人?

  顯然,無論是大空之火,亦或是古宙之焰,都是用來焚燒所用的主體能量,這兩種火焰多半極盡稀有與珍貴。

  最起碼,楚風從小陰間到陽間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楚風將磨滅掉黑色印記的右手從石罐中抬起。

  而后,他看了一眼左手,潔白修長,接著探入石罐輪回土間,果然……這只手也有黑色指印浮現而出!

  這只手也觸碰過時光爐!

  不過,左手上的指印稍微虛淡一點,沒有那么黑的嚇人。

  楚風露出驚訝之色,這還有區別?兩只手接觸那個小爐體的時間差不多,不應該如此才對。

  他想了想,難道說左手方才一直放在外面,那黑色指印自身也能慢慢消掉,并非一定需要輪回土磨滅?

  “嗯,應該是如此!”

  楚風點頭,這般猜測。

  按照傳說,歷代以來接觸時光爐的人,只要是短期內,不要超過一定的年月,便不會發生不祥,不受其害。

  這時,石罐內冷漠、機械、古板、無情的聲音再次響起,重復不久前的話語,同時楚風也再次看到有生物埋于浮土間,然后焚燒,接著神圣光芒普照,宛若要撕開這萬古長夜,超脫出去,真正高高在上!

  不久后,楚風左手上的黑色指印虛淡下去,而后磨滅干凈,那詭異的聲音與景物等自然也都消失。

  “老古,聽說過四極浮土嗎?”楚風問道。

  “什么玩意兒?”古塵海詫異,這是什么鬼東西,他表示壓根就沒聽說過。

  這也意味著,他剛才沒有聽到石罐中的聲音,哪怕這么近的距離內,他都毫無感應,一無所知究竟發生何等恐怖的事。

  “陰與陽二柴,應該聽到過吧?”楚風又問,而且是一副理所當然你應該聽到過的樣子。

  老古臉色通紅,因為真沒聽到過這種說法,故作不屑,道:“柴啊,還分什么陰陽,這樣故作講究,純粹是矯情!”

  楚風又問:“大空之火,古宙之焰,這種火光能否位列宇宙第一與第二,在陽間可否稱尊?”

  “小賊,自造了幾個名詞就敢亂咋呼,你真以為我傻啊,自己一邊玩泥巴去,休得糊弄老夫!”

  老古一副看透你的樣子,在那來端著架子鄙夷。

  其實他是惱羞成怒,這些亂七八糟的名字,他一個都不識,從來沒聽聞過。

  楚風凜然,心中劇震不已,這些關鍵詞連老古這種從史前活下來的老妖魔都不清楚,聞所未聞,看來真不簡單,想要尋到的話估計會很異常艱難。

  他隱約間覺得,這關乎太大了!

  一時間,他心中產生各種念頭,所謂的四極浮土,是否就是那魂肉,輪回終極地的土?

  畢竟,黎龘就曾經滿天下的找過!

  當然,楚風認為最嚴肅的事,也是關乎最為恐怖的事,就是這段話的大體意思,這是一種鍛燒自我、煉就天難葬之身的法,還是說完全相反的那種意思?

  這如果是一段口訣,是一種終極煉身法,那絕對是無價的,可修成天難葬之體,這世間,甚至包括那輪回,誰還能覆滅之?

  “我看那個生物,似乎是主動躺在那里的,然后被焚燒?”楚風思考。

  難道這真是一段終極法,一段無上煉身的經文,只要尋到那幾樣東西,就成就一具萬古不敗身?

  楚風思忖著,總覺得這還真像是一則秘傳之語,更有意思的是,符合大道至簡,就這么一段話而已。

  “可若是朝著另一個方向思考的話,這段話就有點嚇人了。”楚風在心中琢磨。

  天難葬者,淹沒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

  這段話能理解為,如何修成那種無上身。

  但是,也可以認為,這是一種按部就班的步驟,是要滅掉天難葬者,用后面的那些物質毀掉天難葬者。

  若是這樣理解的話,這就不是修身之法了,而是焚身,是在焚燒一種終極尸骸!

  楚風不自禁的擦了一下額頭,還真有一些冷汗,這么認為的話,那時光爐其實就是一個焚尸爐。

  當想到這一可能,他渾身不舒服,這得是多么不祥的東西啊,那么多人還想爭奪,而他更是上手過,曾持在手中摩挲。

  楚風不禁打了個冷顫,總覺得那樣去摸一個疑似焚尸爐的東西,感覺膈應,此時使勁搓手,恨不得將一層皮給搓掉。

  “還真沒準就是個焚尸爐啊!”

  楚風越想越覺得有很大的可能,最起碼,這爐子本身就不祥,歷代以來,但凡擁有者,長期佩戴的生物,最后都沒得善終,全都死了。

  而且,不久前他親身經歷,手上出現過可怕的黑色指印,真真是活見鬼!

  此外,那種無情、冷漠、機械、古板的聲音,也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這是所謂的……焚大人物的葬場?

  還真是心中不舒服,肉身如同爬過一群螞蟻,楚風嫌棄的不得了,使勁甩手,恨不得能跳進大江中沖刷己身。

  “其實,若是深究到底,這終究還是鍛身之法。”最后,楚風這樣嘆道。

  若是為一段口訣,是一種秘傳,就不必說了。

  若為焚尸爐,是毀至強尸骸的某種儀式與需要達成的條件,那么也就意味著,這是相當駭人的手段,真有人能以此過程鍛體,生生抗住的話,那肯定能夠超脫,徹底的高高在上。

  當然,若是后一種情況,必然要循序漸進,不可能上來就生猛的焚燒自我,而是“小火慢燉”,逐步適應。

  “煉大身若烹小鮮,啊呸!”說到最后,他自己都覺得膈應了。

  這樣想來,那段話就很重要了,此路真要能走的通的話,還真可能成就萬古不敗身。

  楚風又回來了,想要再考量一番。

  在時光爐附近有很多人,而且根據年齡段與各族的遠近親疏等,分成了一簇簇的群體。

  比如形似林諾依的少女那里,便有很多人,都是年輕才俊,來自一些非常強大的進化族群,都赫赫有名。

  看得出,便是神似林諾依的少女都對他們很客氣,可見而知,有些人的身份很高,來頭甚大。

  最起碼,楚風看出,這當中有神禽化形成的男子,有兇獸化形成的女子,都了不得。

  “居然有金烏在的進化者,是純血的嗎?還有白虎化形的女子,有點驚人啊!”楚風訝異。

  那金烏少年,像是一族內的頂尖少年人物,很多人都環繞著他,周身金光燦爛,穿著黃金羽衣,英姿勃發。

  另一邊,映無敵來了,這一次相見,楚風終于發現他的臉色沒有黑,白白凈凈了。

  楚風有點牙疼,以前他跟映家姐妹在一起時,這個映無敵的臉動輒就發黑,這種“癥狀”現在居然好了。

  然而,他很快發現,自己多想了,在一群人圍住映謫仙、驚艷于她的美貌、上前套近乎后,映無敵的臉色果斷又黑了。

  這群人真的不好惹,哪怕是亞仙族也不見得能夠全部壓制,有些青年,來頭非常驚人。

  比如,一個赤發青年,二十幾歲的樣子,被許多人關注,被人提及,居然是來自異荒人族!

  相傳,該族擁有超凡天賦,其始祖脫離人族,自立為一族時,功參造化,傳承給所有后代與生俱來的紫紅色天血!

  附近,還有一些群體,都是強大的年輕高手,有各自的小圈子,皆相談甚歡。

  毫無疑問,其中有些人是中心,被恭維著,自身也確實耀眼,實力強大,背景深厚,比如佛族的那位白衣佛子,腦后籠罩光環,超凡脫俗。

  此外,還有一些從史前歲月傳到現在的家族,始終長盛不衰,居然也出現了,有族中子弟趕到這里,男子英俊,女子極其美麗,皆成為焦點。

  楚風沒有湊過去,而是又一次排隊,雖然很膈應,但他還是想再掂量一下時光爐,仔細探個究竟。

  他想試試看,多拿一會兒,是否能得到另外的聲音,還真想煉成一個萬古不敗身。

  盡管知道,這是奢想,但不試試怎么就能全部否決呢。

  反正他有輪回土,不怕被不祥糾纏上。

  仔細觀看,時光爐附近沒有幾個人了,都是老家伙為主,其他年輕人都避開了。

  “還真有不怕死的?”有人開口,帶著輕笑,示意這邊,道:“有個蠢貨,又過去了!”

  一時間所有目光都凝聚而來。

  這時,形似林諾依的少女開口,道:“這時光爐不祥,與它接觸后,應該盡快打坐,運轉呼吸法,排盡體內所有的能量,重新聚集。而且,最好不要第二次接觸它。”

  她剛才在私下里曾對一些人說過,附近的人大體都知道了,這時她提醒楚風。

  “謝謝小仙子,我知道了。”楚風點頭,表示感謝,而后點指遠處剛才發出輕笑與譏諷之聲的那個來頭很大的少年,道:“你,過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