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27章 楚風的大兒子

第1127章 楚風的大兒子

  “這是天精地孕的靈卵?”有人吃驚的問道。

  在場的人沒有火眼金睛,但是有些人卻有天眼,而一些老輩人物更是神覺強大的駭人,第一時間看出端倪。

  雍州那位混沌氣籠罩的老者帶來的年輕人非同一般,先天氣息內斂,沒有染上一點紅塵氣。

  甚至可以說這是天胎,正常降生的生靈都會被世間濁氣纏繞,他卻斬斷濁根,體內蘊先天之精。

  “嗯,是的,他本是東勝神州花果山的一塊九竅神石蘊含的靈卵,九年前出世,根骨的確不凡。”

  來自雍州的老者微笑道,他名為昊源,是雍州那位霸主的徒孫!

  他的連眸光被自身體外的混沌所遮掩,一片朦朧,他很強,而他說的話卻更吸引人。

  一些人吃驚,深感意外。

  “我知道了,當年亦有所聞,聽說出了一個石胎,竟強到這等地步,天生火眼金睛?!”

  許多人都動容,都在觀看老者身邊的年輕男子。

  他身高一米九以上,很是英武,劍眉入鬢,眼睛有神,算得上一個英氣迫人的俊朗男子。

  不過,他的一雙手臂卻是石質的,這引發人們注意,雙手很有力,讓人懷疑他可徒手截斷神兵利器。

  “他是靈卵,天地生養,在這亂世中到來,注定要從軍,要血戰。”來自雍州的老者昊源說道。

  眾人凜然,總覺得雍州一方了不得,將這種道胎都能尋到,這難道是天命所歸?

  “他的名字叫大空。”昊源說出石胎的名字。

  “好名字,不錯。”就是很沉靜的石佛都開口了,雖然雙方屬于不同陣營,但是,他眼中還是出現異色。

  遠處,楚風一驚,他對大空二字有些敏感,因為時光爐回蕩的話語便有這個關鍵詞,提及大空之火,這是巧合嗎?

  “這是師祖所賜之名。”老者笑道。

  當聽到這一說法,眾人動容,他的師祖就是雍州那位霸主,當年曾統治陽間二十分之一的疆土,遭雷劫而殞,又在當世復蘇歸來,要重整乾坤,乃是蓋世霸主。

  楚風動容,他覺得,雍州那位不會隨便起名字,難道說知道大空之火?這可是一個驚人的線索!

  他認真打量,這位天地生養的大空還真是不凡,極其驚人,體表有大道光暈,血肉之軀跟石臂完美融合在一起,并不突兀。

  其實,雍州的霸主除卻賜下大空之名,還曾說,當大空褪盡石質時,就是他進化步入正路、望到究極道時。

  石佛又開口:“雖在極西之地,但是我族有老佛曾心有所感,當年心血來潮測算一番,覺察有天外異物降臨,觸及東勝神州之地,想必與這年輕人有關?”

  他平日間少言寡語,今天卻主動細說,這讓人深感意外,然后很快意識到,當年佛族一定是推演到了不得的東西或事件!

  昊源露出笑意,道:“不錯,當年天降異物,造化物質交融于石胎,讓他提前出世,成為大空。”

  “什么,天地交感,異物融入石胎,成就了他?!”石佛皺眉,第一次露出這種情緒波動。

  一時間這里安靜了,所有人都望向大空。

  他很穩重,無聲的對眾人抱拳,而后又點頭致意。

  楚風越聽越是覺得不對味兒,他當年從輪回終極地逃出來鬧出很大的動靜,被人誤解了?

  當初,的確從石罐中逃出一縷造化物質,結果被石胎吸收?

  “那是天外的無上精華,造就出大空。”昊源不加掩飾,突出雍州天命所歸,冥冥中早有注定。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天地造化物質,域外異物,盡歸雍州,似乎的確預示了什么。

  關于這種異象,史冊中有過記載,那種造化物質,那種域外異物,偶爾出現,的確宛若天命降臨!

  這可是有過一些實例,曾造就出不可揣度的人物與皇朝!

  據悉,當年的黎三龍——黎龘,就曾是這種天命所歸的人物。

  所有人都變色,連石佛都皺眉。

  唯有楚風,在那里摸下巴,他在思忖,這石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不算他兒子?

  天地精華降臨陽間,進入九竅仙石,造就出大空出世,這不就是他無意間造就出的一個娃嗎?盡管早已經比他高大!

  不管別人信不信,但是,楚風先從心里上認了,這算他一個兒子。

  “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他咕噥,雖然知道那年輕人很恐怖,但是從心里有種優越感,藐視之,你是我兒子!

  遠處,一群人驚嘆而又震撼,便是鵬皇、佛子、映謫仙等人都一起上前,跟大空打招呼,交談起來。

  楚風這邊,除卻一個修閉口禪的東北虎外,一個人都沒有,冷冷清清,那可真是眾星捧月外的荒涼之地。

  他不再理會,再次開始認真挑選自己的東西。

  “小兄弟可否選好?”中年女子催問。

  她的聲音平淡,不怎么上心。此時連石佛都來了,金烏族大日王的親弟弟也降臨,都在觀看時光爐,這才是生意的大頭。

  “嗯,我挑選的差不多了,最后考慮一番。”

  楚風擁有火眼金睛,但是,他卻只是在隱晦的用,沒有暴露,他盯上了一座磨損嚴重的銀燈,略有殘破,但是給人不一般的感覺。

  但是最終他又舍棄了,看向一支筷子那么長的小矛,黑不溜秋,而且是木質的,很不起眼。

  他掂量了一下,很普通,和尋常的木筷子質量相仿,著實沒看出什么特殊之處。

  尤其是小矛的尾端,曾腐爛一小段,這讓他無言,早先還不相信,可是用手去摸,有刀去削,竟然挖下一些腐質!

  楚風愕然,他有點懷疑自己的眼光了,雖然覺得這東西有古怪,但是卻沒有什么有力證據支撐。

  他暗中在指甲內藏了幾粒輪回土質,剛才覺得這幾粒土質略微有些異常,微微發熱,這才選中此矛。

  可是,這東西尾端都爛了,如此的不耐腐,能是好東西嗎?

  楚風早已將幾粒輪回土的顆粒送回石罐,不打算再拿出來試探了,畢竟這里大人物過多,有些冒險。

  他決定,就選這根小木矛了。

  這時,大空朝這邊走來,觀看攤位上的東西,昊源與石佛都在看時光爐,大空則低頭挑選其他器物。

  “咦,那個小散修選了一支木矛,有意思。”

  “哈,你們看到了沒有,木矛都爛掉了一截,這是什么眼神啊!”

  一群人都笑了,有人湊了過來。

  然而,大空一句話,讓那些人閉嘴。

  “可以給我看一看這根木矛嗎?”

  “不行,我已經選中它。”楚風搖頭,同時心里說,大兒子,別跟老爹爭,你來晚一步!

  如果讓昊源、大空知道他心中所想,竟是這種稱呼,肯定要打死他!

  “你確信就選它了?”中年女子問道。

  “嗯,就是它了。”楚風點頭。

  “好,兩清!”中年女子痛快的答應。

  “前輩,這木矛什么來頭?”有人請教,認為這個組織肯定了解與知道。

  中年女子道:“我們研究了很久,期間扔在倉庫中都有幾百萬年,但是,許多名宿,甚至是首領都親自上手,皆沒有覺得它有什么特別的用處。”

  許多人聞言都笑了,連賣家都這樣說了,可想而知這木矛的價值。

  “這或許是混沌根也說不定!”有人低語。

  這世間有幾種混沌根,都價值無量,但都扎根在禁地中,外人根本就無緣,別說采掘,連看都看不到。

  “不可能。”中年女子搖頭,道:“我們曾做個試驗,從上面挖下一點木屑,結果喂食給普通生物后,并無混沌根應有的異常體現,只是讓幾頭普通的生物拉了幾天肚子而已。”

  眾人聞言,無不啞然,而后失笑。

  這還不如純正的毒藥呢!

  “經過我們堅定,這支木矛尾端的確是腐爛了一截,木質材料雖然不凡,但是,也不是太過堅韌不朽。”

  當聽到這種話語,眾人徹底對此物件失去了興趣。

  就是楚風自己都聽的一陣無語,這該死的木矛也太不爭氣了,讓他面上無光。

  它到底有什么用,為何導致輪回土發熱,楚風決定,回頭好好研究一番!

  當然,他嘴上不服,道:“進入通天瀑布需要從里面撈出來的老物件,我就選它了,你們不懂,這是吾成道之物!”

  “噗嗤!”

  幾位仙子級年輕女子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啥也別說了,咱通天瀑布中見!”楚風老臉微紅,又看了一眼大空,發現他還在盯著自己手中的木矛,楚風很想說,大兒子你瞧個毛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