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

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

  進化史很可怕,也很悠久,在沒有盡頭的古史中,曾出現一個又一個節點,讓進化走向不同方向!

  途中,發生了太多詭異與可怕的事,整部進化史若是深究,各個支點若是全部顯現,那將是妖邪的,充滿血與亂,更有一些未知的恐怖源頭會震懾萬古諸天。

  “所謂的邪靈所在地也有可能是當年陽間跟仙族大戰之地!”老古神色嚴肅。

  這是一種推論,是他大哥的推演。

  陽間認為,當初跟仙族的大戰勝利了,擊潰了仙!

  然而,也有個別人認為,其實陽間戰敗了,最終無奈截斷了跟仙戰斗的最前沿之地,將那片戰場隔絕在特殊的時空中。

  ……

  通天瀑布下,一群人封印了邪靈殘尸,各族給平分了,要去研究。

  這種生物出現活體,出現肉身,實在是具有震動陽間各族的驚人研究價值,進化路上需要這樣的個體實驗材料。

  這種邪靈能夠成長到如此地步,其進化自有獨到之處。

  對于一些掌握究極經文的家族,他們族內垂死的老祖對這樣的域外尸體肯定無比渴望。

  “不錯,真是大收獲,我剛才簡單探索,便已經初步覺察到,這邪靈腐爛的肉身內有莫名的能量符文殘留,跟陽間的大不相同,值得借鑒。”

  “嘿……造化啊,這次收獲不小!”一位老天尊哈哈大笑。

  恒拓、石佛、昊源等人都很滿意。

  只有莫家人臉色陰沉,族中死了兩個嫡系血脈,讓他們很不滿意,那龍大宇還有見鬼的姬大德到底死了沒有?

  按理來說,莫雷都渡劫失敗,慘死在此地,跟他有牽連的人也應該活不下來才對。

  “在這片地帶給我掘地三百丈,搜尋個徹底,該死的龍大宇!”

  莫家將龍大宇恨死了,即便莫雷的死與他無關,但是莫風的死也肯定跟他有牽連,他們恨不得立刻抓到那頭怪龍。

  一時間,史煌面色如土,簡直不敢呼吸。

  莫家找到參與邊荒龍巢爭奪戰的幾位少年,讓他們勾勒出那頭怪龍的形態等,準備全天下通緝。

  至于姬大德只是順帶著被懸賞捉拿,賞金跟龍大宇沒法相提并論。

  一連數日,這片地帶不得安寧,到處都是莫家召喚而來的人馬,都是依附他們的族群,大舉搜尋龍大宇。

  此外,其他強族也都來了,尋找邪靈!

  邪靈再現,肉身顯化,讓各族不安。

  大軍圍困這里,但凡最早來到這里的人都被限制,都在被嚴格審查,怕有人被奪舍,萬一放走是就大禍。

  ……

  五日后,通天瀑布外依舊不得安寧,還是一片噪雜,也有人進入瀑布中搜尋。

  此時,楚風已經悄然而下,順著瀑布進入深潭中。

  主要是有石罐庇護,他混在壯闊如海的瀑布內沖擊而下,無人察覺,所謂的強者都對石罐沒有任何感應。

  楚風進入地下祖脈中,對于通天仙瀑外的事沒有任何理會,他想就此逃走。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楚風得意洋洋,逃出那片區域了,擺脫緊張的局勢。

  老古撇嘴,道:“得了吧,你這是逃,你殺了幾個人?也好意思大言不慚。”

  “那一天不遠矣,當我殺十步殺一神王,百步斃一天尊之日到來時,天下各地都會誦吾之名,輪回之地都會立吾之神像!”

  “得瑟!”

  他們沖進地脈中,太宏大了,這陽間的祖脈恢宏磅礴,最初看起來像是一片深淵,而后楚風駭然,其形狀其實宛若火山口,通達地底。

  而這一切都是地下祖脈的節點,接引通天仙瀑的精粹,在地下化成精氣,分流向陽間各地。

  至于楚風早先所說的,去抓大邪靈,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根本不可能去做,哪怕那個女子會腐爛,也太危險了,不值得去做。

  而且,在楚風看來,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了,那女子多半從瀑布中殺出去了,跟陽間的人早有過激戰,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撿漏。

  即便是在地脈中,他們也躲在石罐中,身體涂上輪回土,楚風駕馭石罐,一路逃遁。

  有石罐與輪回土,最起碼可以隔絕一切,相對來說,安全系數非常高,這也是楚風敢在此時遁走的底子所在。

  嗖嗖嗖……

  楚風駕馭石罐狂奔,不久后,他精神一顫,感覺到不妥,前方有淡淡烏光綻放。

  “嗯?!”

  遠遠的,楚風看到一臉破損的黑色戰車,還有一具尸體橫在車中,看起來相當的妖邪。

  “開車的女司機?”東北虎問道。

  “不像啊,怎么是黑的?”楚風狐疑。

  在這里,他感覺到了一股浩瀚的生命能量在迅速消退,瀕臨散盡,仔細感應,那具尸體都早已冰冷了,死了數天以上。

  附近地帶最后殘留的生命氣息也消散了。

  “老古,有什么方法探查,附近是否有邪靈,有點古怪啊,該不會肉身死去,精神還在吧?”

  “不太可能,邪靈的肉身在陽間保不住,精神會立刻遁走,去奪舍,不會在一地徘徊。”

  楚風聽聞后,駕馭石罐小心探索,仔細觀察,而后果斷沖了過去。

  因為,他覺得,自己無意中闖到此地,萬一還有邪靈的精神,也該早已發現這么一個活動的罐子了,他再謹慎都無用。

  這里可不是瀑布區,有那么大的浪濤遮掩,地下十分空曠。

  他們到了近前,楚風渾身都涂滿輪回土,從罐子中鉆出,站在此地。

  即便如此,他還是驚悚,渾身如同鋼針扎過一般,劇痛難忍,這是黑色尸體自然外放的氣息所致。

  楚風駭然,若是沒有輪回土,他肯定走不到這里,肉身多半會早已炸開,被一具尸體壓制的形神俱滅!

  他盯著殘破的戰車,應該就是那輛黃金戰車,可是進入陽間后,經過特殊物質的侵蝕,它變得烏黑了。

  此外,那個女子也已經成為冰冷的尸體,一動不動,都快徹底腐爛了。

  “兄弟,你可真是重口味兒,這就是你說的豐姿絕世的女子,是個黑美人啊。”東北虎感嘆。

  這女子的身體與面部輪廓真的很美,近乎夢幻,但是也太黑了,尤其是肌膚將近腐爛前,黑的發亮。

  “你懂什么,這是黑珍珠。”老古哈哈笑道。

  楚風想踹他們兩個。

  他一陣感慨,不久前還見到這女子國色天香,美麗的如同畫卷中走出的仙子,同時也帶著某種驚人的氣勢,結果這才幾天,都快腐爛了。

  老古道:“快檢查一番,她身上應該有些好東西,別人都是從仙瀑中撈器物,我們直接從邪靈身上扒拉,肯定收獲更為驚人。”

  “正有此意。”楚風點頭,當時眼神就無比火熱了。

  他取出那支筷子長的木矛,用它挑起女子的衣衫,仔細尋找。

  叮的一聲,木矛在其胸口戳到一個堅硬物,那是一個很特別的吊墜,掛在胸前。

  “居然是……母金鏈子!”東北虎吃驚。

  這吊墜通過一根母金鏈子掛在脖子上,垂落在胸口部位。

  “黑暗母金!”老古倒吸冷氣,這種母金極其稀少,在陽間罕見,據聞只出產在陰暗之地,比如說冥府、陰間等地。

  母金鏈子黑的瘆人,帶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而那吊墜也黑乎乎,像是一塊石頭,刻成一寸見方,像是一方小印,上面有字跡,但是,連老古都認不出。

  “好東西,該不會真是什么寶印,比如正宗翻天印、鎮仙印?”楚風果斷用木矛挑起,給摘了下來,扔進輪回土內去凈化。

  他現在還真是不敢隨意觸摸,但是卻對輪回土有信心,覺得專門可以克制各種妖邪。

  “咦,這腰帶也不錯,特殊材質煉成,該不會是捆仙索等瑰寶兵器吧?”楚風懷疑,他立刻將黑美人的腰帶給收繳了。

  東北虎看的一陣無語,這是女子的腰帶啊,這楚風兄弟……就這么不要臉的據為己有,直接解下來了。

  “頭上有一根簪子,什么材質的,潔白無暇,如此的堅硬,看著不賴,這得摘走,以后留著送給紅顏知己。”

  到了這一步,楚風臉皮已經堅韌無比了,大大方方的將簪子順走。

  “咦,耳釘也不錯,流淌寶輝,這或許是了不得的天寶!”楚風很自然的用木矛撥落下來耳釘,扔進輪回土中。

  老古都無言,這家伙扒死人的飾品,以后留著送給紅顏知己?太缺少道德了。

  楚風又道:“我覺得,她這一身衣服也不錯,雖然一時間看不出材質,但是我覺得,這可能是稀世的衣裙,或許是戰衣!”

  他身上涂抹著輪回土,隔絕了各種煞氣與危機,自然是不怕。

  “兄弟,你該不會還想扒她的衣服吧!”

  “有什么不可嗎?!”楚風反問,又道:“你想啊,她萬一要是天尊以上的生靈,這衣服能是凡品嗎?”

  然后,他果斷開扒!

  這時,東北虎毛骨悚然,道:“兄弟,是我的錯覺嗎?怎么感覺……她的眼皮動了一下!”

  “別嚇唬人!”楚風不管不顧,解開那件長裙,向下扒,道:“以后留著送人,這裙子是重禮!”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