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43章 強破天際

第1143章 強破天際

  這可是半步天尊啊,就這樣讓人滅了,一巴掌而已,什么邁進天尊領域中一只腳,什么擁有天血與道骨,全都稀巴爛,被人打的爆開,徹底死亡。

  大邪靈一出手,這片地帶恐慌,莫家的人震撼而又毛骨悚然,驚叫著,有人悍不畏死的出手,更有人沒入地下,想要遁走。

  “哼!”

  一聲冷哼而已,但凡動的人,全都僵住,或者被禁錮在土層中,或者被禁錮在半空中,時間仿佛凝滯,停了下來。

  下一刻,這些人都無聲無息的分解,血霧飄散,濃重的刺鼻。

  沒有亂動的人皆噤若寒蟬,這件事太可怕了,死的都是神祇,還有一位神王,再加上那位半步天尊,莫家的人臉都綠了,接著又煞白,沒有一點血色。

  今天,他們栽了,很徹底,他們來自異荒族,何其的強大懾人?

  可是對方卻無懼,就這么霸道的出手,削莫家的臉,絲毫不懼莫家的強大底蘊。

  異荒族,立族者通天徹地,掌握造化,自身進化到的層次極其駭人,震懾陽間,誰敢輕易招惹,哪個敢隨意樹敵?!

  莫家余下的人都不敢動了。

  不遠處,西天組織的人也都一個個寒毛全炸立著,一動不敢動,全部嚇住了。

  他們來了不少高手,可是并不比莫家強,現場成就最高者就是那位銀袍老嫗——半步天尊,她身體發僵。

  此時,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覺得自身宛若凡人般,被神魔盯上,形神即將崩開,等階差距過大!

  虛空中的女子——大邪靈,完美的身體上穿著銀色甲胄,曲線起伏,修長美好,她面上有銀罩,轉頭盯上西天組織的人。

  那位手持長靴的神王,絕巔領域的老牌進化者,嚇到顫抖,他已經意識到,一切的問題都是出在幾件器物上。

  “道友,我有話說!”他叫道,怕沒有機會說話,顫抖著,想要解釋當中的“誤會”。

  他迅速將那麒麟皮的長靴用玄光托起,想要敬獻給那女子。

  “轟!”

  一片光彩自大邪靈身上澎湃而出,砸在老牌絕巔神王的身上,讓他瞬間成為齏粉,只有幾絲血霧飄出去。

  鞋子這種私密之物被人觸及,讓大邪靈難以忍受,直接發動凌厲一擊。

  碾壓,秒殺!

  西天組織的人靈魂都在驚顫,真是沒法活了,這女人到底有多強?他們遭遇了無法想象的可怖危機。

  最為關鍵的是,他們想解釋都無用。

  接著,他們第一時間想到,地上的黑血、特殊器物等,難道都是這個女子出手后所留?

  西天組織的銀袍老嫗,那位半步天尊心膽皆寒,她怎么不害怕?她的手掌上方懸浮著一枚耳釘還有一根銀簪,這些……都是催命符!

  她的身體晃動著,靈魂瑟瑟發抖,居然跪伏下去。

  為了活命,她不怕恥辱,姿態擺得很低。

  然后,她的身體突發光華大盛,那是一道金色的天尊法旨,極速展開,綻放出異常強絕的能量,包裹著她飛天遁地!

  因為,她沒有將希望寄托在對方的寬恕上,跪伏只是暫時隱忍,麻痹對方,她想靠組織給她的保命手段逃走。

  至于其他人,她的手下,那些神祇與兩位神王等,她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自身能活著就是成功。

  不得不說,天尊法旨驚天動地,始一出現就裹著她撕裂長空,到了天際盡頭,速度太快了。

  這一刻,時光都仿佛在逆轉,她要消失了!

  然而,虛空中一只潔白的手掌不急不緩的探出,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按了下來,探進璀璨的金光中,將老嫗壓在下方。

  噗!

  老嫗大口咳血,而后她驚悚方發現,那法旨在片片碎裂,而后炸開了,化成一個能量漩渦,將她的魂光吸附了過去,接著將她絞殺。

  “啊!”西天組織銀袍老嫗慘叫,短促而急切,無比凄慘,接著聲音戛然而止。

  一掌而已,大邪靈潔白如羊脂玉的手掌,便將那天際盡頭打穿,那張金色的法旨瓦解,老嫗爆開。

  一位半步天尊慘死,形神俱滅。

  所有人都駭然,那張法旨出自西天組織,是一位天尊親筆書寫的,結果卻被人就這樣打爆,連老嫗藉此旨意都無法逃走,更遑論是他人?眾人絕望。

  大邪靈風華絕代,平日間脾氣很好,但是現在眼角眉梢都帶煞,沒有其他原因,只因她幾乎被人剝成一只大白羊。

  這種事簡直不敢想象,居然發生在她的身上!

  她是誰,何等的身份,原本高高在上,可是初來陽間就差點裸奔,這種結果實在是不可忍受,讓她殺氣滔天。

  這群人爭奪她的飾品,讓她覺得特別的猥瑣,連她穿在雪白玉足上的鞋襪都爭搶,還有什么可猶豫的,殺無赦。

  一聲輕叱,大邪靈出手,她的周圍各種道則碎片浮現,而后猛然旋轉,結果周圍無論是神祇,還是神王,全都消失,并且虛空炸開!

  那些生物,即便是神王都如野草般,不堪一拔,剎那間被收割掉生命,灰飛煙滅。

  看著地面上的飾物,大邪靈的雙目中明滅不定,美眸閃爍五色神光,她一招手想要全部毀滅,覺得被褻瀆了,這些都已經成為污物。

  但是,她又止住動作。

  在此之前,她要施展一門異術,要探究那個盜取她飾品的賊人在何方。

  一時間,這片地方浮光流轉,虛影交織,都是不久前發生過的事,有莫家與西天組織的爭執,也有更早前虛空裂開的畫面。

  但是,唯獨沒有那個賊人的身影。

  居然無法回溯?她深感意外。

  在地脈時,她以為是自己被侵染了太多的因果之力,被這方大界鎮壓,所以一時間回溯失敗,可是到了這里后她明顯變強了很多,漸漸熬過這方天地的侵蝕,結果還是如此。

  什么狀況?

  她心頭一驚,那個小賊身上有極其特殊的——天物?

  她頓時心緒大壞,那個賊人洗劫她全身上下,奪走各種飾物,讓她衣不蔽體,大片雪白暴露,結果居然成功走脫,這讓她怎能甘心?

  耳釘被人摘走,簪子成為別人戰利品,最為可恨的是,連鞋襪都丟了,這是何其荒謬的事情,她怎么接受的了?

  即便現在尋回一部分,可也無法改變發生的事。

  她再次運轉秘法,一只素手拂過眉心,霎時溢出一滴光彩沖霄的特殊血液,映照整片天地,她不惜催動自身最強血精,也要找到那個賊人。

  ……

  “老古,你說,我們要是被大邪靈抓到怎么辦,下場如何?”極盡遙遠之地,楚風心虛地問古塵海。

  “還能怎么辦,保證被人打死!”老古說道。

  楚風死鴨子嘴硬,道:“別說這么不祥的話,萬一被抓住,我還她這些東西就是,大不了多賠她幾件衣服!”

  “兄弟,這樣的話你肯定不會被她打死。”東北虎點頭。

  “還是你有先見之明,比老古強多了。”楚風拍了拍他的肩頭,像是找到某種心理安慰,長出一口氣。

  東北虎如今唇紅齒白,一副俊俏少年郎的樣子,典型一個小白臉,他干笑道:“兄弟,你雖然不會被打死,但會更慘。”

  老古嗤笑道:“的確打不死,但必然生不如死!”

  “你們兩個甭幸災樂禍,我要是被抓住,你們這兩個幫兇、狗頭軍師,能好的了嗎?或許比我還得慘十倍!”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