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46章 陽間禁地內武瘋子真身

第1146章 陽間禁地內武瘋子真身

  龍大宇逃了一天,當真是凄凄慘慘,哭哭啼啼,糟心透了,說好的紅塵煉心,實在是超乎想象。

  他總算鬧明白了,為什么會被追殺。

  “我是被冤枉的!”他站在一座山頭上,沖著遠方的城池以及飛行過來的一群人怒喊道。

  然而,那些人一個個都眼神如燈,看著他就像是在看一摞經書,一堆母金兵器般,別說眼睛了,連汗毛都在發光,一個個跟打了鳳凰血似的激動。

  龍大宇一看這情景轉身就跑,悲呼:“嗚呼哀哉,少龍出大荒,背盡世間鍋!”他是喉嚨里含著一口血喊出來的,太特么的冤了。

  蟄伏數年,隱忍幾載,這回終于意氣風發的出世,可是第一天啊,這才一露頭就背上好大一口黑鍋!

  還有天理嗎?

  這幾年還有比他更低調的龍嗎?他憤憤道:“暗無天日啊,我都躲到地下去了,藏身各種古墓與遺跡中,不見天光,可是今天還是鍋從天上降!”

  可是誰信啊?最起碼后面一群人不信,一路追殺。

  龍大宇心都在滴血,一天內消耗破空符數張,最后總算是喉嚨含著血逃走,躲進深山老林中,暫時不敢出來了。

  “姬大德,你大爺的!”

  兩天后,他小心翼翼地探查,徹底了解真相,氣的跳腳。

  關于他被通緝的原因,已經弄清楚,有人拎著天血星空母金劍在通天仙瀑中作案,結果這屎盆子扣在他的頭上。

  想都不用去想,兩名通緝犯中的另一人——姬大德,才是元兇啊,為什么最后是他龍大宇成為主犯?

  看那懸賞,姬大德雖然也被通緝,可賞金還不足他的一個零頭!

  龍大宇快氣吐血了,渾身哆嗦,這真是無妄之災。

  “我是來紅塵……煉心的。”他還在顫抖呢,被氣了個夠嗆,但卻在極力安慰自己,道:“也罷,背最黑的鍋,煉最強的心。”

  但是,他還是不甘,他在這里背黑鍋,被全陽間通緝,那個正主呢?可恨的姬大德!

  “阿嚏!”楚風打了個噴嚏,他有點心虛,這是多少人在念叨啊,可能是怨念無盡。

  最起碼他知道大邪靈恨死他了,估計想立刻剁死他,再加上龍大宇居然好死不死的在這時出現,正好替他背上一口大黑鍋,讓他很無語。

  楚風琢磨著,那頭怪龍要是知道他在哪里,一準會立刻殺過來跟他拼命。

  “可這也不能怪我啊,全陽間的人都認為是你干的,又不是我冤枉你。”楚風說這些話時著實缺少底氣。

  老古揭他老底,道:“那你咋不趕緊澄清,告訴外界,其實都是你做的。”

  “老古,你這是胳膊肘向外拐。”楚風瞪他,底氣十足,道:“將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這是對他最好的磨礪!走,我們游覽這壯麗河山去!”

  東北虎現在唇紅齒白,膚色白皙,眉清目秀,一副小白臉的樣子,道:“兄弟,說人話,又想干啥去?”

  楚風一揮手道:“趁著龍大宇被莫家的人追殺,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我們再殺個回馬槍,去莫家的地盤干票大的去!”

  東北虎瞪大眼睛,道:“這龍大宇要是知道,會不會癲狂啊?都到這份上了,替你背了好大一口鍋,你現在還要將他當盾牌,趁機興風作亂,我們會不會……有些不厚道?”

  “說什么呢,走!”楚風他們再次上路了。

  因為,上一次突然劫掠莫家的神礦,收獲甚巨。

  那幾種礦物價值著實連城,都是煉小天丹的輔料,若是再尋到另外幾種的話,他就能開爐煉丹,再現史前小天丹。

  在邊荒時,冬青讓他用礦物熬煮身體,那些殘渣搓成的大丹,足有好幾斤重,號稱現世小天丹,但比史前那種丹的藥效差遠了。

  只因為,各種稀珍的材料缺失,在如今這個年代很難集全,只能用其他礦物替代。

  這些年來,楚風各種尋覓,將所需要的材料湊了個七七八八,真要是徹底收集全,煉出古法中的小天丹,效果將無比驚人。

  在邊荒時,楚風用各種礦物熬煮身體一兩年,都比不上吞服史前的一粒小天丹!

  就這樣楚風利用他的場域手段,以及在石罐的庇護下,又一次成功偷襲莫家的幾處古礦,都是偏遠、防守最松懈地方。

  又是兩種礦物,都是他急需的東西。

  “什么,黑石蘭礦被盜了?”莫家的人得到消息時,老牌王者皆震怒。

  甚至,莫家的一位天尊都氣的拍了桌子,將整座大殿都震的四分五裂。

  被人這樣搶劫是一種恥辱,更為關鍵的是,丟失的礦物有些非同尋常。

  黑石蘭,一種特殊的礦物,極其稀有,是一種黑色的石質蘭花,說是植物又不是,說是礦物又可自行生長。

  現在,那座古礦中的黑石蘭被人挖走根基,再也無法再生。

  這種礦物對于神王與天尊都有用,可煉制他們需要的藥散,是一種十分稀珍的輔料。

  “啊,仙王土礦也被挖光了?!”

  噩耗接連傳來,莫家震怒。

  但是,說什么都晚了,兩座礦已經光禿禿,被人徹底劫掠干凈。

  “莫家,我警告你們,這樣誣陷我是找死,我龍大宇要報復!”龍大宇修養兩天后,終于是忍不住發聲。

  按照他的意思,莫家理應還他清白,撤銷通緝,不然逼急了他,保證讓莫家后悔。

  楚風一陣無言,這怪龍真是有點運氣背,他這邊才洗劫完,怪龍就跳出來發表聲明,有點說不清了。

  果然,莫家內部,有人氣的拍翻玉桌,震裂洞府,一口氣將懸賞金額又給提升了一大截,都快翻倍了。

  “莫家從不接受威脅,你敢洗劫我族神礦,還這般恫嚇,等死吧!”

  龍大宇傻眼,最后忍不住爆粗口:“我去#@¥%!”

  至此,他東躲西藏,一時間真不敢冒頭了,當了解到莫家被人洗劫后,他無語問蒼天,這真是黃泥掉褲子里,真是說不清了。

  ……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螣蛇乘霧,終為土灰。”楚風慨嘆。

  他上路了,一路向東,越過東勝神州,深入無盡汪洋中,正在尋找一座島嶼。

  轟隆!

  海面壯闊,波濤洶涌,不知名的海獸翻騰起那擊碎了云朵的浪花,太壯闊了。

  “不知道這海中是否有始終不死的進化者。”楚風嘀咕。

  老古道:“別做夢了,早晚都得死,各個年代以來陽間始終沒有終極進化生物出現。”

  “古老,您的記憶靠譜嗎,血脈果真在這片區域?”東北虎套近乎,都不叫老古了,而是反著來稱呼。

  他迫切想擺脫驢子身,重新進化為虎,而且想要血脈超絕的白虎或黑虎血統,如果能擁有異荒虎血統那就更好了。

  “慢慢找,就在這片區域。”老古道。

  迫于東北虎的請求,楚風他們越過動東勝神州來到這里,想要找到那株血脈樹。

  那是一株奇樹,所結果實逆奪造化,服食后可讓人血脈突變,將隱藏在體內的某些基因挖掘出來,徹底強化。

  老古警告道:“我告訴你,前提是你這肉身的祖上曾經有一絲虎的血脈,不然服食血脈果也無用。”

  東北虎一聽就傻眼了,驢身怎么會有虎的血統,這不是玩人嗎?

  老古道:“你懂個毛線,史前時代,妖族橫行大地,無比猖獗,各種兇獸間聯姻與結盟,很不講究,何以當今純血生物越來越少?都是當年開的壞頭。”

  東北虎越聽越不是滋味,道:“你是想告訴我,我可能有許多亂七八糟的祖宗,虎、豺、龍、犼等都可能有,是個雜交品種?”

  老古點頭,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許多普通的走獸其祖上都可能會很顯赫,更遑論你這種還能化形開智的驢精,祖上應該有過非凡血統。”

  “你看我有不死鳥或者史前天龍的血統嗎?”東北虎觍著臉道,想要更霸道的血脈。

  “一邊呆著去,你以為你這種亂七八糟的不純凈血脈一定就會有很多大祖宗嗎?”老古嗤笑道。

  東北虎臉色發黑,道:“別說了,這雜交血脈越聽越像是在罵人,甭埋汰我!”

  一座迷霧島,恢宏而龐大,但是,周圍各種時光碎片飛舞,太恐怖了,坐落在碧海深處。

  這地方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老古到了這片海域后,不斷的推演,終于尋到一處空間節點,帶著楚風他們突破進來。

  然后就看到了整座龐大的島嶼,被可怕的光陰碎片纏繞著。

  碧海無邊,黑云翻滾,電磁風暴密布,交織在島嶼上方,血色的暴雨傾盆而下。

  而島嶼上,寸草不生,猩紅無比,更是有許多倒下的山體,斷開與干涸的河流,一片凄涼與荒敗。

  這是一片秘境,如果不是老古找到那處空間節點,他們根本發現不了。

  楚風倒吸冷氣,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即便能夠穿過這時光碎片籠罩的島嶼外圍光幕,可是內里也那樣的可怕,有點瘆人。

  “這是什么地方?”東北虎也發毛。

  “能誕生血脈果的地方,你以為是什么凈土嗎?那種果實可逆天改命!”老古冷笑,最后道出,這曾經是一處禁地,在陽間赫赫有名,但是被最后被打的崩壞了。

  “那一役,陽間高手最起碼死掉三分之一,一切都是為了平掉這處禁地!”老古語不驚人死不休。

  楚風心頭凝重,他沒有不相信,因為睜開火眼金睛向里去觀看,當即就心中凜然。

  “那是一頭鯤鵬?!”他驚疑不定。

  在黑云下,電磁風暴間,在傾盆血雨中,一座斷山附近有一頭龐然大物,黑色閃電繚繞,銀白電弧糾纏,一頭半魚半鵬的巨鳥橫陳,死狀凄慘,滿身傷口,頭顱蓋被人掀開,金色羽毛焚燒著,至今火光未熄。

  這還是島嶼外圍,向里望去,還有一些恐怖的身影,有人形的生物盤坐在半空中,但是太陽穴被赤紅發光的戰矛洞穿了,滿身是血,死在那里,不墜落在地上。

  “有點邪門,有些瘆人啊老古。”東北虎小聲咕噥。

  老古嘆道:“當年為了平掉這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高手,陽間元氣大傷,高手差點死絕,這還是有其他禁地出手相助的結果,幫著陽間的人馬共同平掉此地,不然此地真有可能會依舊昌盛到今天,震懾古今。”

  “總算被平掉了,這是一個好地方啊,你們看,無盡的尸體拿去煉器都了不得!”東北虎眼神火辣辣,震驚而又興奮。

  老古不屑,道:“別想了,你這么一點修為,登島后沾染上一滴血,自己就得消融個干凈。”

  而且,他鄭重告知,這里是他大哥當年秘密鎖住的島嶼,已經成為他大哥獨自一人的控制的秘境。

  外人根本尋不到這里,如果沒有老古,那個空間節點幾乎不可能被發現。

  “你大哥也參戰了?”楚風問道。

  “沒有,他出生的時候,大戰都結束很多年了。”老古搖頭。

  當初,黎龘能夠將這座島嶼鎖住,據為己有,那也是花費了不少的心力,此地才成為他的后花園。

  “我告訴你們,血脈果極其逆天,比你們想象的還可怕,若是足夠幸運,可讓普通生物造就出異荒血脈,更遑論是對強者而言。”

  老古神色鄭重,這里是逆天改命之地!

  一時間,楚風與東北虎都被鎮住了。

  突然,若隱若無的誦經聲透過那時光碎片形成的光幕傳了出來,引發他們三人的注意,尤其是老古被嚇了一大跳。

  “不可能,這里是我大哥鎖住的地方,誰能找到,誰能進去?!”

  可是,接下來,他震驚了,顫抖了,低呼道:“我#!遇上大個兒的了,遇上了最狠的人,瑪德,武瘋子在這里!”

  因為,模糊間,他們看到,島嶼上一堆經書在焚燒,化成特殊的火光映照虛空,而在火光上方,則有一道可怕的身影赤裸著上半身盤坐!

  斷更期間,都沒敢看大家留言。感覺最近寫的不是很滿意,在找感覺,斷更時想發布個請假條,但發現前幾天請過了,然后就覺得,又請假解釋會被口誅筆伐啊,還不如學龍大宇主動背鍋吧,仔細想后面的大構架,我覺得,激情與波瀾壯闊才開始,后面會寫好。謝謝大家。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