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

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

  武瘋子?這是一個有魔性名字,有某種恐怖的能量,當年敢跟黎龘打生打死,激戰八百回合,實在駭人。

  而他們居然在這里見到其真身?

  老古這種低語讓楚風寒毛孔張開,向里面嗖嗖的灌涼氣,寒冷刺骨,這種訊息讓人驚悚。

  如今唇紅齒白東北虎更是一個激靈,簡直想轉身就逃,他一激動,一雙大驢耳朵都顯形出來,說話都磕磕巴巴了。

  “老古,你可別亂嚇人,武瘋子是生是死難以確定,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閉關呢,怎么可能會跑你大哥的‘后院’來?!”

  老古心中打顫,頭皮都僵硬了,道:“我也希望不是他,但是,真的就是他啊,那邪性與瘋狂的模樣,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我們的性命多半會交代在這里!”

  島嶼上,電磁風暴澎湃,非常的駭人,那景象如同世界末日般,再加上血雨傾盆,各種史前鯤鵬、龍雀的尸骸或橫陳,或懸浮虛空中,詭異而瘆人。

  武瘋子,同楚風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樣。

  在他早先的認知中,這應該是一個老頭子,畢竟活過漫長的歲月了,瘋瘋癲癲,但卻霸道。

  可是眼下所見,卻是顛覆性的。

  他若是站起來,身高最起碼有一米九五左右,古銅色的肌體帶著晶瑩光澤,極其陽剛,腱子肉有力而霸道。

  他的外貌看起來最多也就是三十幾歲的樣子,面孔如同刀削,棱角分明,劍眉入鬢,臉膛都有古銅光澤。

  此人閉目盤坐虛空中,離地三尺高,上半身完全赤裸,很粗獷,整個人帶著一股野性氣息。

  尤其是在其身下,那堆經書太具邪性,焚燒出的光火帶著大道符號,像是在支撐著他盤坐半空中。

  年輕而活性能量充沛,在加上霸道、迫人、妖邪、俊美、危險、恐怖、瘆人……這一系列詞,這就是他給人最為直觀的印象。

  “老古,我們能逃走嗎?”東北虎小聲問道,遇上這種狠茬子,還有什么可猶豫的,唯有遠遁。

  除非黎龘再生,不然的話這個年代有幾人敢硬碰他?武瘋子還活著,天下難逢抗手,真沒幾個生物敢跳出來叫板。

  “走不了,這個瘋子盤坐島嶼上,即便有時光碎片隔絕我們的氣息,他多半也早已有感應了。”老古擦冷汗,言語間都有點絕望了。

  遇上誰不好,偏偏就遇上個瘋子!

  “他在閉關,眼睛都合著呢,應該沒有所覺吧?”東北虎懷疑。

  老古沮喪,道:“到了那個層次,坐關也能洞徹一切,即便是睡死過去,可一旦有外物臨近,他也能心念有感,不然何以稱尊?”

  東北虎懊悔,覺得真不該亂闖,他脊椎骨都在冒寒氣,但還是不死心,道:“這不是你大哥的后院嗎,你不是說外人根本找不到嗎,這也太不靠譜了。”

  老古嘆氣,道:“是,其他人絕對找不到這里,無法發現那個空間節點,這是一處封閉的私人空間秘境。但是,遇上武瘋子,那就沒轍了,他功參造化,若是來到這片地帶用心尋找,肯定能察覺與開啟。”

  當想到當年黎龘曾跟武瘋子戰斗,再看到如今武瘋子坐關此地,老古一陣頭大如斗,這明顯是針對而來。

  武瘋子多半盯上了他們這一系,這明顯是在接收地盤,收割他大哥的后花園。

  “天下罕有人可制衡他了,看到這種光景,我真是覺得憋屈啊,我大哥要是活著就好了!”老古憤慨。

  這種寶地能夠逆天改命,屬于無上造化地,結果被敵對方給搶占過去了。

  “老古,別急,我看那武瘋子有點不對頭,不是其真身。”楚風雙目化成兩個金色的符號,通過火眼金睛看的真切。

  “嗯?!”老古一驚,這還有差嗎?

  這座島嶼舍去武瘋子與他大哥外,誰能進去?

  今天,他之所以趕來,是因為覺得楚風的那個罐子還有當中的大量魂肉多半可以庇護,能貫穿外圍的時光碎片。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么費力的尋到此地。

  “我確信,那是道之所化,并非真身。”楚風越是盯著越是確信,絕非肉身。

  然后,楚風告訴老古,那焚燒的經書其實真正的實體只有一本,在自動翻頁,每一頁都化成一部古經,堆砌起來,顯化出大道火光,騰起可怕的符號。

  “什么,你確信沒看錯?”老古問道。

  這就體現出火眼金睛的價值了,連時光碎片都不能阻擋他,可以看穿根由,在眸子中映照出真相。

  “我確信!”楚風點頭。

  老古神色凝重,驚嘆而有忌憚,道:“想不到啊,武瘋子到了這個層次,這是我大哥說的那種特殊的境地!”

  “什么特殊的境地?”東北虎問道。

  老古嘆氣,內心發涼。經書凝結真韻,顯化道身,這是長期加持此經書的結果,而經書真實的顯化出武瘋子的某種狀態。

  “萬邪不侵的可怕境地!”老古低語,相當的失落,同時也很震撼,敵人竟逆天到了這個地步。

  什么叫萬邪不侵,那就是自身走的路穩而正常,始終保持自有的形態,進化到一定層次后不會不可名狀。

  強者皆知,一旦進入或者是稍微接近大宇層次時,生物的進化就不可預測了,誰都無法預料會變成什么形態的東西。

  接近大宇級別的生靈古來稀少,太罕見了,而他們各個都不同,沒有正常的!

  黎龘曾說過,走自己的路,沒有偏差,一步一驚心的過程中,萬邪不侵,方為進化的正確路徑。

  “目前來看,武瘋子還沒走錯路呢,依舊很正確,還在上升途徑中。”老古心驚,真的震撼了。

  那些不可名狀的絕代強者,他們愿意變成那樣嗎?顯然不是,不過走到那一步都是沒得選擇了,硬著頭皮而行。

  這說明,他們的路有了偏差!

  現在武瘋子什么境界,不知道,但是他現在最起碼還沒有走錯,這就可無比可怕了!

  “這是武瘋子傳下的經書,經過他加持后,可顯化其身,用以庇護后輩弟子!”老古揭示真相。

  不是武瘋子來了,而是這一系的進化者有人登島,利用其常年加持過的經書開辟出安全的道路,進入島嶼中。

  都不用多想,有人再打血脈果的主意,要來這里截取造化。

  當老古洞徹真相后,頓時焦躁了,這是他大哥的地盤,精心培育的血脈果,怎么能容忍武瘋子那一系的進化者來半路摘桃子?

  “別急著登島,先繞一圈看一看,只要沒有天尊在這里,老夫豁出去了,寧可破棺而出,也要跟他死磕到底,沒人能動我大哥留下的東西!”

  老古眼睛都紅了,第一次說出這種狠話,不惜崩碎天金石棺,不再養己身,要提前出世。

  “你有辦法出來?”東北虎眼睛發直。

  就是楚風也心頭打鼓,老古若是能出來,絕對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家伙。

  老古道:“會付出很慘烈的代價,咱都知根知底了,戰略同盟,誰也別害誰,這次都攜手并進,一同干掉登島的生物!”

  他知道楚風不少秘密了,連那罐子的特別之處都猜測出不少,畢竟一同逃難,深切體會到了其不凡,再加上罐中有不少魂肉,面對楚風時,他覺得這少年太邪性。

  “嗯,必修得合作!”楚風點頭,當然該戒備還是得戒備起來。

  他們繞島而行,這座島嶼太大了,但是,楚風睜開金睛后,依舊透過那時光碎片形成的光幕,看到部分真相。

  “島嶼上有人,此外,還有三堆經書在焚燒,構建出一片安全的路途,通向島嶼深處!”楚風神色凝重。

  他已經看道三堆火光,支撐著三個武瘋子,抵住島嶼上的可怕異象,什么鯤鵬尸與白麒麟殘體等釋放的血氣與血氣,都被武瘋子的道體光華擋住了。

  “若隱若現,島嶼深處有一團特殊的光,搖曳不定。”楚風告訴老古。

  “沒錯了,那就是血脈樹,整片陽間最多不超過三株,另外兩株還可能死掉了,這是能逆天改命的東西,你們別不信,就是你哪怕具備所謂的人王血脈,都可以讓你更進一步!”

  老古說出這樣一則秘密,那種果實對楚風都有效。

  “對我也有大用?!”楚風吃驚。

  他以為,此次之行只是能改變東北虎的血脈,想不到他也可能因此而受益。

  “可以讓人王血更進一步,發生莫名的蛻變!”老古誘惑。

  同時,他也坦白告知,對他自己也有特殊效果,他也想凈化自身,覺醒某種恐怖的血統。

  “某些強大的血液中,蘊含著不少關于進化的密碼,對你我很重要!”老古道。

  隨后,在楚風還沒有登島前,老古神色變了,因為在島嶼的外圍,他們看到了一些痕跡,發覺武瘋子一脈是從哪里進去的。

  “該死,有我大哥那一脈的人參與?!”

  他很吃驚,驚怒交加。

  黎龘有傳人,老古曾說過,更是提及當年幸虧他走的快,不然的話多半有不測之禍。

  看得出,他跟黎龘的傳人不睦。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黎龘的傳承者中,有人疑似跟武瘋子一脈走到一起。

  “別急,不見得是同流合污了,也有可能是你大哥的某位傳人被武瘋子給捉住了,泄露了一些法門。”

  老古沒說話,他盯著島嶼某一邊緣地帶的一塊黑乎乎的令牌,陷入沉思中,最后咬牙切齒,道:“沒那么簡單!”

  他感覺,事情很糟糕,恨不得立刻獲得強大的力量去清理門戶。

  “我們登島吧!”他催促楚風,怕血脈果被人捷足先登。

  看得出,那些人早就來了,不知道守在此地多少年,但理應沒得手才對,不然的話早該離開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