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54章 血脈果實

第1154章 血脈果實

  東大虎鼻青臉腫,小臉“胖”的不成樣子,眼睛烏黑,鼻子竄血,他真是悲憤莫名。

  那兩人也都認可這四大美人了,為什么還要捶他一頓?還能不能好好的組隊縱橫陽間了。

  “啥也別說了,從此世間多了一個四大美人組織,全都豐神如玉,姿容絕世,以后注定要睥睨陽間。”

  老古在那里得瑟,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嗯,四大美人這名字真不錯。”楚風點頭。

  東大虎越發的悲憤,還講道理嗎?你們都認為不錯,還要先揍我一頓,這是缺德帶冒煙嗎?

  老古趕緊轉移話題,道:“對于新鮮事物總要有個接受的過程,你就別瞪眼了,趕緊看那株血脈古樹,果實都要成熟了,別錯過!”

  東北虎不服,碰了碰楚風,道:“兄弟,你說這老古靠譜嗎,他可是一頭九幽祇,不是說這種生物至邪至惡,無比陰毒嗎?咱兄弟可千萬別被他給帶入坑中,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有道理!”楚風點頭,他看向老古。

  事實上,他一直很奇怪,都在傳九幽祇邪惡,歹毒而駭人,可是他所結實的古大海有點離譜,不是那么一回事兒,而且保留著前世記憶。

  畢竟剛剛共患難一場,楚風有問題就直接問,倒也沒有背著他。

  “我是誰,史前的古塵海,敢去搶陽間第一美人,自然是天縱之資!”古大海得瑟。

  楚風當場就想捶他,那所謂的天下第一美人乃是秦珞音的前世身,老古總是提這件事,讓他冒火!

  “你這勾引大嫂的混賬,沒什么可說的,兄弟咱一起捶他,也讓他變成個烏眼青!”東大虎攛掇。

  “算了,下不為例,老古你接著說,身為九幽祇你為什么與眾不同?”楚風再問。

  “這還用說嗎,一是我天縱之資,二是我大哥是黎龘,他傳給我一種法,能逆亂陰陽,當然所需要的材料,那也是無價的,舉世難尋,不好湊齊。可憐我啊,找棺槨材料時,原本盯上了一株混沌根,結果到手的鴨子飛了,只能改用天金石棺,差了不少意境。”

  他唉聲嘆氣。

  事實上,誰沒有點秘密呢,其實楚風不怎么在意他的過往以及為何沒有像其他九幽祇那樣迷失。

  關鍵是他們剛剛同甘苦共患難,能一致行動,共同對外就可以。

  “熟了,果子成熟了,哈哈……”老古大笑,聲震長空。

  他穩定在亞圣層次,小臉白皙,英氣稍外放,賣相著實不俗。

  前方,碧光沖霄,整株古樹上一百多顆果實齊齊搖動,濃郁的芬芳撲鼻而來,沁人心脾,讓人渾人毛孔舒張,太舒服了。

  自身的血脈在這一刻僨張開來,在激烈的涌動,像是感受到了一種力量要激活它。

  島嶼上,四野盡是尸體,從鯤鵬到白麒麟,再到金烏等,應有盡有,都是昔日的強者,死在這片生命絕地。

  這一景象將最為中心的血脈古樹襯托的越發的超然而神圣。

  “快,快,快,這東西如果成熟了,一刻鐘內不采摘的話就會干癟,所有精華都會倒流,被母樹吸收干凈,不會留給外人。”老古催促。

  “還有這種事?”楚風驚訝。

  老古道:“你以為這血脈果是怎么來的,看到這滿島嶼的各種神禽兇獸了嗎,沒有他們的血氣滋養,根本無法讓此樹有足夠的養料。”

  “我突然覺得有點膈應,這東西能吃嗎?”東大虎猶豫,但是聞著那股沁人心脾的馨香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老古問道:“你要是這樣講的話,用肥料澆灌并催熟起來的瓜果蔬菜,普通凡人吃還是不吃?”

  東大虎糾結。

  老古又道:“放心,這株古樹也只是在汲取這座島嶼上彌漫的神性物質而已,并不是吸收腐尸來生長,你沒看到嗎,各種神獸與兇禽都保持原來的樣子,不曾被瓦解。”

  東大虎道:“這我就放心了,原本我就不是吃素的,該死的老驢忽悠為轉世為驢,他自己卻跑了,而我也因此改變口味,開始吃素不吃肉。”

  嗖嗖嗖!

  他們快速行動起來,開始采摘成熟的果實,只是這棵古樹上的晶瑩剔透的果子很難采,長的實在太結實了。

  楚風的目標是那種彌漫混沌氣的無屬性果實,這對他的人王血脈有效,可助蛻變。

  至于老古則盯上了一顆浮現出人身蛇尾的怪獸圖案的瑩白果實。

  “老古,你是美人蛇精?”東大虎怪叫。

  這一刻,老古想吃了他的心情都有了,大爺的,胡亂說什么,他哪里像美人蛇了?

  與此同時,東北虎自己采摘到那顆浮現出虎形圖案的果實,暢快的咆哮起來:“嗷吼!”

  “別愣著,快采摘,看一看有沒有麒麟果,不死鳥果,鯤鵬果等!”楚風喊道。

  至于他自己,早有開始輪動天血星空母金短劍了,血脈果不好采摘,他直接輪劍,霹靂咔嚓,那種無屬性果實總共有二十幾枚,一口氣被他劈斷果柄十幾枚,順利采摘到手。

  “夠速度,摘啊!”老古怪叫,可是踅摸了片刻,他也沒有發現不死鳥、鯤鵬等血脈果。

  這東西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要去看運道,這一次整株古樹上根本就沒有那樣的一顆果實。

  滿樹芬芳,碧葉流淌光華,所有的果實都瑩白如玉,香氣撲鼻,在上面不時浮現各種飛禽走獸,每個果實的圖案都是唯一性的,若隱若現。

  楚風看到一顆牛頭果,果斷給劈了下來,以后無論是黃牛還的大黑牛,如果有相逢的一天,送給他們好了,如果還喜歡上一世身,那服下這枚果實正合宜。

  “還有蛤蟆果?”楚風狐疑。

  “你還真以為是癩蛤蟆啊,這絕對是異荒獸,采摘,回頭拿出去換天材地寶!”老古叫道。

  楚風嘿嘿笑道:“可以,實在不行的話,我如果對某個生靈既是喜歡又是憎惡,那就送他一顆強大的蛤蟆血脈果算了!”

  “哧!”

  突然,整株古樹都開始暗淡,所有果實都在第一時間干癟,它們蘊含的汁液都倒流,反被母樹吸收。

  “不對啊,還不到時間!”楚風叫道。

  老古震驚了,這跟記載的完全你不相符,這才開始,怎么所有果實就都干癟,失去了靈性?

  簌簌簌!

  葉片落下,滿地枯葉,因為精華都被母樹吸收,最后干癟掉、只剩下一層皮的果實也都落下了。

  整株母樹光禿禿,一片黯淡,宛若永遠失去了生機。

  老古叫道:“太邪門了,太可惡了,這是偷襲,不符合常理,母樹吸收完那些果實的精華,陷入沉眠中,不知道多少歲月后才能復蘇了,最起碼這個時代沒希望了!”

  他非常不甘心,有些抓狂,因為到現在他與東大虎加起來所采摘的血脈果也不足十指之數。

  至于楚風有天血星空母金劍相助,他到頭來也不過采集十幾枚而已,同原本想象中的全部摘個干凈相比,差的太遠了。

  剛才他用心去共,整株樹上最起碼有一百五十顆以上血脈果,結果他們才采摘到多少,不足三十顆!

  “這……我想哭,怎么突然都沒了,不是要一刻鐘嗎?”東大虎哀嚎,同時它緊緊的將一枚不時浮現虎形圖案的血脈果抱在懷中。

  “哎呀,快跑!”老古喊道。

  沒有了母株的神圣光輝普照,這地方再次被電磁風暴所擠壓,被傾盆血雨覆蓋,煞氣無邊,那可是大殺劫。

  “逃!”

  楚風招呼兩人,沖進石罐中,然后他們一路駕馭石罐飛逃,離開島嶼中心,朝著外界遁去。

  轟!

  最終,石罐貫穿時間碎片組成的光幕,沖出特殊的海島,他們立身在波瀾壯闊的海面上。

  此時,楚風早已收起前世道果,即便如此,他抬頭時還是看到閃電浮現,雷霆滾滾,在天穹上方若隱若現,幾次都差點落下來,他一陣心虛。

  “可以分贓吃血脈果了。”東大虎哈哈大笑,不管怎樣,他得償所愿,終于可以改變血脈,不再是驢之身。

  “等會兒,先找點靠譜的容器將暫時不需要服食的果實儲存起來,避免精華流逝。”老古提醒道。

  顯然,最合適的地方肯定是石罐中,埋在輪回土下絕對保鮮。

  但是,楚風吃過一次虧了,跟武瘋子的后輩傳人戰斗時,意外遭襲,結果罐子中的東西七零八落,被震毀部分。

  就是孟婆湯都差點損失掉。

  “老古,你讓天金石棺瓦解,現在這種情況下,那種天材地寶就別藏著掖著了,拿出來煉器,保準結實!”

  “你們什么意思,最后連我的棺材板都要瓜分干凈?!”老古雙眉倒豎,氣呼呼。

  “東西就是拿來用的,來吧,煉器!”楚風說著,掄母金劍,對著老古貢獻出來的天金石劈砍,又將一些空間石取出,融合進天金石內,這樣有了空間,又有了足夠的堅固度。

  大多數果實被封印進去后,東大虎第一個忍不住,吞掉他自己的血脈果。

  “嗷……”他吼嘯連連,滿地打滾,體內血氣激蕩與洶涌,太劇烈了,他疼痛難忍,這是血脈的突變,自然影響巨大。

  “哎呦,我這是成什么了,長出了虎牙,可是怎么還有驢的模樣,蛻變不徹底啊,該死的,我怎么一邊身體是黑色的,一邊是潔白色的?!”東大虎驚叫。

  老古安慰:“別急,你想要化成虎形,肯定需要一段時日,不然的話,直接化驢為虎,那不現實,得需要多么恐怖的改變?基因都要崩潰!”

  “形體改變慢點沒啥,可是這身體顏色為什么這么迅速,你看啊,我一分為二,成為相當對稱的黑色與白色,哎呦我去,我的臉都是如此?成陰陽臉了!”東大虎慘叫,這個樣子太難看。

  他化成人形時倒也正常,可是化成獸體時,卻是陰陽身,一邊黑的發亮一邊白的晶瑩,太古怪了。

  東大虎感覺臉都快綠了,當然這也只是他的錯覺,因為他目前只是黑白二色,一張陰陽臉。

  老古猜測與推演,道:“血脈果非常霸道,它想要將你塑造成異荒虎,而這種最強虎族血脈向來是從黑虎與白虎的交融演變過來的……”

  “所以,我以后就成為了陰陽臉?!”東大虎炸毛了。

  楚風笑道:“所謂黑虎與白虎相遇,黑白碰撞,陰陽交融,異荒虎血成,大抵就是如此。”

  “啊啊啊……”東大虎慘叫。

  接下來,老古一咬牙,也將血脈果給吞下去了。

  楚風自然也毫不猶豫,吞食一顆散發混沌氣的無屬性的果實,等待人王血異變。

  幫人推一本在地球修真的文,新書《星界歸來之都市至尊》,還是幼苗,大家可以去收藏看看呵護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