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61章 不朽廟
  邪性透頂,都講和了,居然又要翻臉,要殺干凈此地所有人,真是強霸的而一塌糊涂!

  這可是六耳獼猴的主場,是他們家族開的角斗場,那三位少年誰啊,到底哪來的?所有人都脊背發寒。

  “算了,咱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這次錯不在他們。”老古嘆道,擺了擺手。

  你還算講理?許多人都無言,而徐坤的鼻子更是差點氣歪了,剛才可是轉眼就翻臉,要殺人啊。

  不過,這種表態總算是讓許多人都將心放在了肚子中,如同聆聽仙音,不再害怕與緊張了。

  不然的話,這三個少年身后那一群大漢,如同一群大流氓般的神王,真是讓人恐懼,一個個內穿冰冷甲胄,外穿名貴禮服,手中拎著赤紅的大砍刀,提著滴血的狼牙棒,一看就是剛從戰場回來的,殺性正濃呢。

  同時,也有神王始終文質彬彬,相當的儒雅,帶著微笑,可是,架不住隨時能變身啊,剛才一個笑瞇瞇的神王轉眼間就撐爆禮服,化成一頭鱗甲冰冷如鋼鐵的兇獸,戾氣滔天!

  當然,也有始終不變的,如那晃動著一雙粗糙的牛犄角、梳著大背頭、叼著雪茄的太古莽牛族神王,壓根就跟個老痞子似的,騷包而態度惡劣,一口一個煙圈在向人臉上噴,從開始就在挑釁,壓根沒變過,始終如一。

  都什么人啊?!在場的貴賓無語,這可真是惹不起的一群大爺。

  “既然是誤會,那就沒什么。”徐坤鼻子都差點氣歪了,但也只能憋著一口氣,真不想跟這群人硬抗到底,一看就都是混賬,不好惹。

  “誤會已經解開,這邊請。”獼鴻開口,但他心里著實不痛快,六耳獼猴一族何懼于人,一向戰斗到星空炸裂,混沌崩開,先天生物血統無敵,今天居然忍氣吞聲。

  當然,他也將這些視作修行,他們這一族脾氣太躁,如果在一些事上能夠忍住不發火,那就是心性的打磨。

  “請!”老古也點頭,此時又很講理了,很文雅,對獼鴻與徐坤伸手示意。

  在場的人都無言,因為接下來他們看到,那雙方相談甚歡,一見如故,頗有相見晚很之勢,聊的熱火朝天。

  至尊宴會廳,是一座洞府,屬于開放式的,外面的人能夠看到里面秀麗山峰一座又一座,精氣繚繞,云蒸霞蔚,更有亭臺樓閣,金瀑銀泉等,非常壯闊。

  而所有美景都處在一座大廈中,著實超然,內有乾坤,另有造化,不是普通進化者所能想象的。

  一座大樓而已,許多房間便都是各自不同與獨立的洞府。

  陳鈺、柳蕓幾人都緊張,很是擔驚受怕,最初招惹的三位少年竟然進入至尊廳,連此地的主人六耳獼猴都在相陪,這也太驚人了。

  她們暗自后悔,真不該多事,一時間的自恃,奚落路上遇到的土鱉,竟惹出這種人物,實在讓人驚懼,怕老古他們秋后算賬。

  “既然古兄說那位角斗士像是你死去的子嗣,那我便讓人帶來,將他轉送于你,你莫要過于傷心。”

  徐坤適時開口,提出要將元魔送給老古他們三個,他是捏著鼻子說的,這種事還真少有,居然讓他低頭。

  老古、楚風都微笑,這徐坤很會做人,這種表態讓人心中舒服。

  可是,冷暖自知,徐坤與獼鴻兩人到底舒不舒服,那就不好說了。

  時間不長,元魔被人帶來,連鐵籠一起搬進宴會廳,可以看到,他那手腳上都綁著粗大的特殊金屬鏈子,他被禁錮了。

  “元魔,你本一低賤奴隸,來自小陰間,在這種廝殺中,早晚會血流盡,死在鐵籠中,但今日得遇貴人,很是賞識你,我們有成人之美,將你送出,讓你解脫。”

  獼鴻開口,雖然脾氣不是很好,但是場面話也能說上一些。

  可是,這種話語卻讓楚風與東大虎不爽,什么來自小陰間的低賤奴隸,這種稱呼太可惡了,讓他們暗自惱怒。

  不過,仔細想一想,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能夠不發生血戰,很溫和的將元魔救出就算不錯了。

  當然,這是他們一廂情愿的看法,獼鴻與徐坤可是一點也不覺得晚宴上發生的事很溫和,在他們看來,這是一群大流氓,這群神王太混賬了,有其主必有這些神王。

  “不,我接受轉送他人這個建議!”

  元魔打破現場的友好氣氛,居然這么開口,很是突兀,讓人都愕然,有些不解,這可是難得的擺脫奴籍的機會,他居然拒絕?

  他腦子被太古莽驢踢了嗎?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徐坤冷聲道,他對別人風度翩翩,十分超然與文雅,但是面對奴隸時,卻冷酷無比,面色森寒。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元魔態度不變,不服從角斗場股東的意志。

  “我的兒啊,仿佛又看到了你那桀驁不馴的青春歲月,一如既往,這是你的轉世身嗎?”老古煽情,臉上掛著淚,手都在顫抖。

  連楚風與東大虎都一臉懵,老古到底是裝的,還真是勾起傷心事了?

  “真的,我的確有一個兒子,天賦奇佳,桀驁而野性,史前一別就成永遠,既然我所追求的第一美人在小陰間轉世,那么,我那同時代的孩兒也有可能在那片陰土中再生!”

  老古這么說道,當然是暗中以神識在他們心底對話,不可能泄露出來。

  東大虎道:“老古,你真行,孩子都有了,還追求陽間第一美人,最后更是上演到綁架與強搶,你可真是一個老沒羞!”

  “你懂什么,成王做祖,自己不想娶都不行,各族主動要跟你聯姻,不接受就是得罪人,我有什么辦法!”老古不服。

  ……

  “你想死嗎?”這時,徐坤對元魔森然說道。

  元魔不卑不亢,道:“我不是奴隸,我只是暫時棲身在開荒角斗場修行,這是一封信,你們自己看!”

  他張嘴間,刷的一聲,一道信箋從他口中飛了出來,落在桌面上。

  “嗯,不朽廟的弟子?!”徐坤大吃一驚,這讓他很驚訝,這所謂的奴隸居然是故意棲居在開荒角斗場,在生戰斗中磨礪己身。

  人們聞言后都倒吸一口冷氣,那“不朽廟”真的太有名了,是敢跟青州的“傳武殿”一脈叫板的勢力。

  青州傳武殿乃是太武天尊的道場,他的身后更是有大能,而且都在傳他是武瘋子的徒孫,這一系太恐怖。

  不朽廟那位天尊是太武的死對頭,是一生的宿敵,從青年時代打到現在了,都各自成為天尊,可卻始終難滅對方,足以說明不朽廟的恐怖。

  面對武瘋子的徒孫,都敢打生打死,從年少時期殺到這一時代來,不想用都知道有強大的底氣。

  “這……古兄你看如何?”徐坤看向老古,有些為難,開荒角斗場不愿招惹不朽廟。

  “君子有人成之美,我怎么會強人所難,年輕人你真跟我那死去的孩兒很像,看到你,不禁讓我潸然淚下,英雄氣短,恨不得逆轉時空,回到當年救下你啊,嗚嗚……”

  老古大哭,這讓人覺得詭異,他看起來毛都沒長齊呢,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結果這么一副悲傷與老氣橫秋的口吻。

  元魔這叫一個膩歪!

  “你不要覺得我在占你便宜,我其實在練一種長生不老功,每過一段歲月就返老還童一次,其實我年歲很大了,來,孩子,相見就是緣,我送一張觀想圖,可助你在修行上一臂之力!”

  老古從他那黑不溜秋的手鏈里取出一張圖,居然是動態的,里面混沌青蓮搖曳,并不靜止,三葉代表三生萬物,居然簌簌而響,蓮池周圍又浮現天地靈根,各種先天神魔等,宛若回到開天時代。

  他不容元魔拒絕,就這么硬送。

  “我希望,若是有再相見之日,你能夠叫我一聲叔叔!”老古微笑著說道。

  暗中,東大虎將老古快罵翻了,說他不厚道,認識這么久都沒有送他一張畫,而且現在送元魔觀想圖,明顯是想占他們便宜,降低他們一個輩分。

  “唉,我真心覺得他像我那孩兒,所以才送出一副古圖,你若想要,我也送你一張吧,當年我大哥一時興起,跟一位天仙子學習作畫,興之所至,曾親手畫過異荒虎的圖,他的筆墨,那可都是蘊含著大道韻律,是無價的,被我收錄了一幅!”

  觀想異荒虎?東大虎激動的顫抖。

  ……

  一場風波就這么化解,元魔在鐵籠子中被人抬走,也帶走那張畫卷,這樣的結果出乎人們的預料。

  此時,人們對老古、楚風、東大虎非常敬畏,感覺這三人來頭太大了。

  能在至尊廳作陪的不多,但肯定有棲居在本州的亞仙族,映謫仙在這里,不時看向楚風,竟覺得有些熟悉感,這是一種本能直覺,總覺得這少年一言一行都恍若昨日曾見。

  與此同時,消息傳到外界后引發轟動。

  明州,開荒角斗場出現三位神秘少年,他們身邊保駕護航的神王足有六七十尊,這這種消息太爆炸了。

  即便是恒族的少年繼承人出行,也不至于這么離譜吧?

  各地的暢銷期刊紛紛發表新聞,許多的平臺都在刊登最新照片與消息,引爆各地。

  這些消息引起無數人注意,將引發大波瀾!

  還在寫,一個小時左右還有一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