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80章 第一名山撞進禁地

第1180章 第一名山撞進禁地

  看到楚風那張黑臉,彌天也一點沒有覺悟,還在那里嚷著:“名字帶德的,都該天打雷劈!”

  楚風面無表情,道:“讓你老天劈我一個試試看,敢劈的話,我直接捅破它!”

  “轟!”

  天空中,雷霆轟鳴,兩朵烏云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刺目的光芒,銀蛇交織,電芒肆虐。

  楚風直接閉嘴。

  “看到沒有,連老天都被你們德字輩的人坑過,名字帶德的最后都沒好下場!”六耳獼猴來勁兒了。

  楚風道:“閉嘴,這不過是湊巧,下雨打雷而已,趕緊收的你的衣服去!”

  “嗯,算了,這名字雖然不祥,但就此揭過吧,咱們找個地方商量下怎么合作。”彌天說道。

  事實上,他心中自然不爽,莫名其妙被這個野人拎著大棒子追殺,猛敲了一頓,現在嗓子眼里還有血沒咳完呢。

  之所以這么快妥協,那是他早先提到的造化關乎太大了,需要找合作者,目前憑他與幾個結拜兄弟搞不定。

  “走,進我的帳篷洞府中密議!”彌天說道。

  他不想被人盯著看,哪怕他動用秘術,掩飾了自己的傷,不再鼻青臉腫,可是,稍微一開口還是嘴巴疼,鼻子酸。

  附近,有很多人在駐足,全都吃驚的看著他們。

  這兩人不久前還打生打死,現在好成一個人了?

  人們露出驚容,又來了一個混世魔王啊,是個狠茬子。

  彌天用手拉著楚風,雖然早先嘴上罵名字帶德的都不是好東西,可現在又極力拉攏,很明顯有求于人。

  楚風道:“放手,你一個雄性暴猿,拉著我的手成何體統,你又不是天仙子,我沒特殊愛好!”

  六耳獼猴聽聞后,六只耳朵一起顫動,真想暴起發難,一棒子將他的頭顱砸開花,以他這么桀驁不馴的性格,難得的表現出一次禮賢下士的姿態,結果被嫌棄了。

  “你知不知道,我這人從來都是只講拳頭,不講道理,今天忍你很久了!”

  他的確是個暴脾氣,但卻在壓低聲音,沒有翻臉,最后更是隱忍了。

  楚風驚疑,越發確定,彌天的計劃中少不了自己,看來真的特別需要他加入。

  “說吧,到底什么情況?”他直接詢問。

  “上面得了一樁大造化,在起初的計劃中,只允許神王中的佼佼者前去,隨后又有人提議,也可以讓神級強者分享,最后各方都知道了,紛紛出頭博弈,經過各種妥協等,條件放寬到圣級,直到最后似乎卡到了亞圣級。”

  彌天不甘心,他現在在金身領域中,因此惱了,他深知那樁大造化意味著什么,不可錯過。

  “戰場上得來的?”楚風問道。

  “嗯!”猴子點頭,又無聲的指了指了天下第一名山的方向。

  “那讓你們家族出面啊,來一只老猴子,一棍子砸翻那些反對者,允許加你加入,不就全解決了,你找我有什么用?”楚風說道。

  彌天齜牙咧嘴,這野人說話真不中聽,有幾人敢說他們家族的巨頭為老猴子?估計會被一巴掌怕死。

  這家伙什么都敢說,更是將他都給打了一頓。

  彌天道:“你以為我們六耳獼猴一族真的天下無敵,可以對抗所有家族?那個方案是各方妥協的結果,有許多家族參與進去協商,況且我們家族也是既得利益者,我大哥獼鴻就在名單上,屬于神王中的佼佼者之一,族人就是想支持我,也不能太明顯的偏袒,主要還得靠我自己!”

  “那你想怎么辦?”楚風問道。

  “當然是馬上行動起來,創造出條件,然后再讓家族為我們出面說話!”這只猴子很自負,也野心勃勃,非要分享高層次的進化者的造化。

  他最近都在聯系金身領域中最為厲害的幾人,想一起出手,將那張名單中的亞圣中的兩三人給打個半死,后面的事交給族中的老家伙出面就行了。

  楚風無言,這猴子還真是自信而又霸道,如果真將那張名單中的兩三位亞圣給打殘,估計還真就能行。

  以下伐上,這種戰績都能打出來,各方還有什么好說的,再不同意的話,那被打的亞圣也干脆踢出名單算了。

  “那幾個要挨打的亞圣,身后的家族也是反對我們加入的主力,真要成功阻擊他們,哼哼,我看他們還有什么臉去分享那一大造化!”

  “你確信,憑你一個金身境界的進化者,能夠干翻亞圣層次的狠茬子?”楚風問道。

  他很清楚,能上那張名單的,絕對是亞圣領域中的佼佼者,實力必然在同境界中極其嚇人。

  “所以,我才找上你,像你我這樣的,算是狠茬子中的狠茬子,只要找到四五個,保準能打翻他們,況且,又不限于正面決戰,半路伏殺也行!”

  猴子眼中閃動冷冽光芒。

  “節操呢,偷襲也算成功?”楚風問他。

  彌天道:“自然,他們比我們高一個境界,還被我們放倒,打個半死,到時候誰好意思較真?他們身后的老家伙也得閉嘴!”

  說話間,他們來到彌天的帳篷近前。

  當然,在路上他們說的一些重要事情,都是暗中傳音,有些消息現在絕不能走漏。

  這頂帳篷很大,進來后,無比寬敞,金碧輝煌,如同一座宮殿,尤其是較深處,更有靈果園、花圃,以及亭臺樓閣等。

  “走,我們進洞府深處密議!”猴子提議。

  “不去,進你地盤,落你陷阱里怎么辦,就在大帳中!”楚風拒絕。

  彌天惱羞成怒,道:“我是那樣的人嗎,你緊張過頭了!”

  事實上,他還真想利用地勢,先揍這個野人一頓再說,聯手的事可以押后。

  可惜,這個曹德不給他機會。

  楚風道:“講一講具體情況吧。”

  “你可知,這片戰場的復雜來歷?”彌天問道。

  “不清楚!”楚風答道。

  “當年,這里是天下第四禁地,絕地中法旨一出,天下莫敢不從,無不遵服,威勢之盛,壓制各族。”

  楚風倒吸冷氣,這片戰場曾為一個絕地?

  他知道,陽間總共有二十個左右的禁地,但具體排名卻不知。

  “當初,各族也是被逼狠了,有究極強者出世,帶領眾人殺到此地,當時別說可幫人帶著記憶進輪回的符紙,就是更厲害的東西都給打出來了,當然那一戰聯軍更慘,幾乎被全滅,滿地都是鮮血與碎骨頭渣子!”

  對于陽間來說,那是一場浩劫,各族差點被掃平。

  那當真是關乎陽間各大強族生死存亡的時刻。

  “可恨的是,有些強族袖手旁觀,一直不參與!”彌天憤恨。

  顯然,六耳獼猴族那一次肯定出手了,不然他不是這個態度。

  “他們也不想一想,真要是不出手,冷眼旁觀到底,那一役過后,一旦第四禁地最終勝出,陽間還剩下的強者,茍延殘喘活著的,還能直起腰來嗎?”

  那一戰,起初還很順利,畢竟連符紙都給生生打出來了,還有其他造化等。

  可是,當第四禁地的首領復蘇后,那就逆轉了,聯軍中的究極強者都被干掉了!

  “戰役的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將天下第一名山也給牽連了進來,最后天下第一名山連根齊斷,砸進第四禁地中,摔成碎片。”

  話語不多,但是這些信息非常驚人,讓楚風目瞪口呆。

  這當中的事情讓人浮想聯翩。

  “史前時代,知道這件事的不過兩三個生物,其中就包括我族的老祖宗,因為我族的天賦神通舉世無雙!”

  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同時警告楚風,別在背后說他壞話,不然都能聽的清清楚楚,找他算賬!

  楚風無語,六耳獼猴的耳朵簡直天下無敵了。

  “瑪德,怪不得都說,法不傳六耳,果然有道理!”

  “說什么呢!”彌天瞪眼。

  按照彌天所說,第一名山斷了十幾萬年,外界都無人得知,因為人們看到的還是矗立的山體。

  唯有六耳族知曉,那是假的。

  直到二三十萬年后,那片山體突然消失,只剩下根基。

  人們都不知道,天下第一名山怎么斷了。

  整片史前時代,都是一片迷霧。

  直到近古以來,真相才揭開。

  在此之前六耳族怕的要死,生怕被人滅口,無論怎么看,當年知道秘密的他們都覺得很不安。

  還好,到了近古以后,其他族也知道了,他們總算長出一口氣。

  “怪不得老古不知道!”楚風自語,這是近古以來才揭開的秘密。

  然后,彌天眼神就火熱了起來,道:“試想啊,天下第一名山,還有天下第四禁地,都破碎在這里,化成數十上百個小秘境,有多少大造化?!”

  當初,天下第一名山的山體上,大藥無數,同時還盛產母金,而天下第四禁地就更不用說了,有可讓人帶著記憶轉世的符紙,更是有各種天藥、秘法、經文等,太多造化了。

  近古以來,真相揭開后,不是沒有人趕來探索,結果有些人艱難找到秘境,但最后九成九都死了。

  只有個別人有所獲,九死一生的離開。

  如今三方戰場選在這里,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三方對決時,也在血祭此地,要開啟秘境,將當年的各種造化都找出來。

  仔細想一想,天下第一名山、第四禁地,那好處實在太多了。

  同時,他也暗中驚嘆,天下第一名山這么厲害?不愧是培養出黎龘的神秘勢力。

  彌天道:“誰都沒有想到,天下第一名山當年居住著高人,也不知道,他們為何就突然出手。”

  當然,那一役后也留下歷史謎題。

  到了最后,不知道天下第一名山與第四禁地是否算是兩敗俱傷都消亡了,還是說各自蟄伏了起來。

  楚風了解到這段往事與秘辛后,感慨連連。

  “這次的造化是什么?”楚風問他。

  “我們這個陣營,在三方戰場上交手時,意外開啟一個小秘境,找到一株——融道草!”

  這種東西別說他們了,連天尊都眼紅。

  要不是有強人壓制,先讓神王級具有無盡潛力的后輩進化者先去悟道,早就被天尊給奪走了。

  “這東西很逆天嗎?”楚風問道。

  “當然!”猴子鄭重點頭。

  然后,他拍了拍楚風的肩頭,道:“所以這次我們必須得參與進去,為自己打出一個機會來,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楚風臉色變了又變,道:“你的后臺那么硬,真要成功了,就是機會,可是我又沒什么根底,白忙活一場怎么辦?”

  這不是沒有可能,名額太緊缺,那張名單上任何一個名字,都是各族角逐的結果。

  “你放心,我們一旦成功,戰績擺在那里,沒有人敢那么不要臉!”彌天拍了拍他的肩頭。

  隨后,為了安楚風的心,彌天更是一咬牙,道:“你如果有顧慮,我給你一個機會,我的胞妹,國色天香……你懂得,我看你不錯,你可以努力一下,如果以后我們兄弟能夠親上加親,那未嘗不是一段佳話!”

  楚風當即就變色了,實在是被嚇到了,差點從椅子上一屁股栽落下去坐到地上。

  他很想說,你拉倒吧,就你這雷公嘴,抓耳撓腮的樣子,坐沒坐相,一直蹲在椅子上跟我說話,也好意思介紹你妹妹跟我認識?估計模樣差不多,敬謝不敏!

  彌天六只耳朵一齊扇動,最后盯著楚風,臉色難看,道:“你知不知道,我們這一族的聽力舉世無雙,近距離內,有人在心底過于怨念的話,我們便能聽到他的心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