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95章 大反派
  金身連營中,帳篷密密麻麻,各族進化者一片議論聲。

  洪家兄弟二人又被打了一頓,到底傷的有多重,沒人知道,反正短期內下不了床了,讓所有人都無語。

  又是曹德出手!

  “這位是真性情,不愧是耿直哥!”

  “眼里不揉沙子啊,曹德估計知道了那位貴女的信使是洪盛請來的,所以毛躁了,直接去打了他一頓,性情率真,太實在了。”

  當這種議論聲被洪盛與洪宇聽到后,簡直氣的要死,嘴唇都哆嗦了,幾乎想從病榻上爬起來,跟人去掐架。

  他們兄弟二人真的想噴所有議論者滿臉的吐沫星子,真性情與耿直哥……這都能落到姓曹的身上?

  他們覺得,這世道太黑暗了,那兇殘霸道的曹德每次都占盡便宜,怎么看都不是好人,居然還能落下這種名聲?!

  他們一度懷疑人生!

  原本他們想狩獵曹德,謀害其性命后,取而代之,登上那張名單,盡得造化。

  結果到頭來,他們發現,曹德比他們還像大反派,強勢而霸道,接二連三的將他們打殘。

  最讓他們受不了的是,輿論都同情曹德,說他是過于耿直,被逼到死角后,才怒而出手,以至于陷自己于更加危險的境地中。

  所有人都認為,曹德隨時可能會被洪家報復。

  “我要瘋了!”原本氣宇軒昂的洪盛,現在如同霜打的茄子——蔫啦,他簡直受不了,到頭來他們兄弟二人也太凄愴了,背負惡名,還總是被揍,每次都要被揍個半死,身殘而精神亦遭打擊。

  “各位,多謝你們聲援,曹德銘記在心,我這人就是太實在,還有些執拗,面對以陰損手段一而再要害我的人,我管不住自己,所以直接就打上門去了。”

  楚風看到外面熱議,便特意露頭,一副直腸子的樣子,表示感謝。

  同時,他表示,如果自身要是出了意外,那肯定是洪家干的,請所有人做個見證,他萬一要死了,就把他埋在戰場上,這是上了戰場的人的最好歸宿。

  “耿直哥,你別當心,洪家還不能只手遮天,我們全都盯著呢,站在你的身后!”

  很多人聲援。

  楚風抱拳感謝,這才退入帳中洞府。

  六耳獼猴彌天呲牙咧嘴,道:“曹,你還真好意思,將洪家兄弟給捶那么慘,還跑出去博同情,太可恥了!”

  楚風黑著臉,道:“我原本就敦厚純善,是他們一而再的害我,這是被逼無奈,迫不得已反擊。”

  然后,他就盯上了猴子,道:“咱們也算一算賬吧!”

  猴子頓時一驚,道:“等會兒,你該不會真的瘋起來后連自己人都要打一頓吧?”

  “我是那樣的人嗎?”楚風瞪他。

  猴子、鵬萬里、蕭遙都下意識的點頭,也就一個彌清在抿嘴偷著笑。

  “啥意思,你們居然這樣看我,那好吧,咱就算一算賬!”楚風道。

  “算什么賬?”鵬萬里問道。

  楚風道:“不久后我們就要下黑手,去伏擊亞圣了,可是,我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兒,我這是平白無故給你們去當打手,到頭來能得到什么?”

  猴子翻白眼,道:“曹德,你可知道,融道草舉世無雙,能夠提高一個生物的終極成就,有了接近它的機會,你還不知足,還想要什么?!”

  鵬萬里、蕭遙也討伐他。

  楚風斜著眼睛看他們,道:“少來,你們身后都有家族支撐,真要伏擊成功,你們幾人多半都能登上那張名單,而我一介散修說不定就會成為這次風波的替罪羊,得不到好處,還有大禍。你們看我耿直,想利用我,沒門!”

  耿直個毛線,幾人都想噴他,如果真是老實人就不會想這么多,早就痛快的合作了。

  蕭遙道:“曹德,你多想了,怎么可能會有那種事發生,只要我們伏擊成功,便算是天縱金身強者,光環加身,稍微一運作,就能登上那張名單,我們能上去,會撇下你嗎?”

  楚風搖頭,道:“得了吧,來到戰場后,就這么短短幾天的時間,我就感受到了太多的黑暗,這里吃人不吐骨頭。你們比洪宇更有根腳,來頭更大,鵬族、道族、六耳獼猴族哪一個不光耀古史,跟你們混在一起,最后多半就是替罪羊,被你們的家族算計,會把我連皮帶骨頭都吞下去。”

  鵬萬里很嚴肅,道:“曹兄,你多想了,我們志同道合,結盟在一起,都是一條戰壕里的兄弟,怎么會過河拆橋,那樣對你?”

  “你們一時間或許還沒有那種心思,但是,你們身后的老家伙估計心都早就黑的發亮了。你們自問一下,真要伏擊亞圣成功,風波會不會非常大?那幾位亞圣若是因此被擠下去,他們身后的深不可測的家族會善罷甘休嗎,而你們家族中的老家伙們會怎么做?多半會跟他們密談,彼此妥協,第一步就得讓他們出氣,多半就會將我給扔出去,成為犧牲品。”

  當聽到楚風這種話語后,幾人啞口無言,憑著對族中長者的了解,這不是沒有可能,老家伙們的心都很黑,不黑的話也活不到現在,而頂尖強族間妥協,多半伴著血腥,需要祭品。

  “所以,不我干了,準備走人!”楚風說道。

  幾人一聽頓時急了,都馬上要動手了,曹德卻退出,實在是嚴重影響計劃,一切都將擱淺,讓他們沒法接受。

  “曹兄,你說要怎樣才能放心?”

  “你要知道,融道草能夠提高你的終極成就,你若有神王之姿,它則可以幫你最終能成為天尊,你若有天尊之潛力,它則推動你,早晚有一天會讓你成為大能,這足以讓人瘋狂!”

  幾人又是誘惑,又是詢問,讓楚風說,到底要怎樣才放心。

  楚風道:“要不,咱們用史前的那種魂光血誓來確保一下?”

  幾人一聽頓時心驚,史前魂光血誓這相當的可怕,幾乎無解,讓他們一陣糾結。

  楚風見狀,站起身來就要走,不干了。

  “行,我們以這種魂光血誓來做保證!”

  彌天、鵬萬里幾人都太在意這次機緣,不想放棄,這關乎他們的未來,想要搏殺出一條璀璨前路。

  他們魂光絢爛,精血流淌,奇異的符號在凝結,每個人都在發誓,若是伏擊亞圣成功,將會共造化,否則天打五雷轟,自此磨難一生。

  然而,楚風覺得,這誓言不夠毒,讓他們又重新發一些,這導致幾人臉色發綠,到最后都有心理陰影了。

  直到很久以后,楚風聽著都有些發瘆了,這才算結束。

  發完誓后,幾人都商量起來,要想辦法同家族中的老家伙們溝通好,別到時候真鬧烏龍,如曹德所說那般,將他扔出去當祭品。

  畢竟都在這里發誓了,要共造化,如果族中長者不知,到時候心黑手辣視他為棄子的話,那麻煩就大了。

  “我還是有點不放心!”楚風在那里說道。

  此時,這幾人眼睛綠油油,看著楚風,真想問一問他,還要怎樣才能徹底心安。

  要知道,他們剛才在這里魂光共振,進行各種血誓。

  猴子幽幽說道:“曹,你到底還要讓我們多凄慘才行?剛才我門不斷發誓,光是不同的死法就已經不下數十種了。”

  他們幾人按照要求發誓,一旦違背,什么車裂、點天燈、剖心、五馬分尸等,各種古往今來的殘酷死法,全都經歷了一遍。

  所以,這個時候,他們的眼神都綠油油的,盯著楚風,讓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楚風擺了擺手,道:“行了,計較那么多作甚,為人要大氣,瞧你們這點出息,一個個滿臉菜色,苦大仇深的樣子。”

  的確,也就一個彌清還能笑的出來。

  不過,那幾人可不這么看,猴子憤憤不已,道:“你也好意思說大氣,一種誓言還不夠嗎?你讓我們發了多少種,我仔細算了下,共有五十七種死法!”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一共發了五十七種魂光血誓。

  楚風干笑,道:“有那么多嗎?你記錯了吧。再者說了,揭過去的事,值得斤斤計較嗎?!”

  幾人很想說,有沒有這么多毒誓,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再者說,是誰計較不大氣?非得讓我們發誓一個時辰還要多,說個沒完沒了,發誓發到嘴角都吐白沫兒了!

  幾人都不想和他說話了!

  楚風趕緊轉移話題,道:“彌清妹妹不是去請了個高手嘛,人呢?”

  當談到正事兒,幾人都嚴肅起來,告知他,那是一頭赤鱗鶴族的高手,法力強橫,肉身堅韌,在金身領域中罕有敵手。

  “他叫赤凌空,被安排在一座大帳中休息。”

  赤鱗鶴族,毫無疑問是鶴族,但周身都是赤紅的鱗片,讓它們的肉身格外的強大,這是一個非常古老與可怕的種族,為異荒鶴族。

  在路上,楚風問道:“是不是也要讓他發上二三十個誓言?”

  此時,就連一直帶著甜笑的彌清都有些臉色不自然,略微發僵了。

  “曹兄,你可是德字輩的人,別再提這種讓人受不了的要求了好不好?有我們幾個發誓就足夠了!”

  “那好吧!”楚風點了點頭,做出一副大氣的樣子,道:“這些都不算事兒,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其實連你們都沒有必要發誓,我很信任你們。”

  信任個毛線!幾人都不拿好眼神看他,不久前他們發誓都要發到要吐了,怎么不見你這么說,到最后還不嫌多,還想讓多發幾個呢。

  “曹德,你給我滾出來,迎接諸圣法駕!”

  就在這時,有人大喝道,震動這片金身連營區。

  楚風臉色變了,道:“他們這是主動過來了,干脆趁此機會,將他們全部干翻!”

  猴子也發狠道:“趕緊將赤凌空找來,我們準備伏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