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97章 就是這么作死

第1197章 就是這么作死

  猴子雷公嘴,目光爍爍,通體金黃,他現在正盯著金琳,有些出神,因為心中在想曹德要鎮壓她、將她逼成坐騎的景象。

  一時間,他神游物外,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蕩漾。

  金琳的臉色頓時冷冽下來,因為發現六耳獼猴盯著她發呆,笑的這么詭異,實在是太……猥瑣了!

  “彌天,你想死嗎?!”金琳輕叱。

  六耳獼猴回過神來,發現金琳對準了他,雙目噴火,怒氣騰騰,這是什么情況?

  楚風好意地將他的一截袍袖給拎了起來,幫他擦了擦嘴角,道:“注意點形象,口水都出來了!”

  猴子疑惑,哪里來的口水,這暴躁哥為什么會這樣?然后他就明白了,這是給他扣屎盆子呢。

  “曹,德!”他臉紅脖子粗,該死的曹德,居然這么補刀,敗壞他的名聲。

  “我只是在出神!”他糾正道。

  楚風點頭,道:“我們理解,知好色,則慕少艾,很正常!”

  “一邊去!”猴子惱羞成怒。

  而這個時候,楚風卻在做準備,要下黑手了,趁現在這個機會,給這女人來一記狼牙棒。

  因為,他實在覺得窩火,居然敢這樣逼迫他,去為黃鼠狼精與洪盛道歉,負荊請罪。

  他一邊挑逗猴子,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一邊又同猴子與鵬萬里他們在暗中迅速交流,告訴他們該下手了!

  “曹德,你父母起的這個名字果然是考慮過缺什么補什么的因素,你太缺德了!”猴子咬牙切齒。

  即便是故意分散所有人的精神注意力,也不至于這么讓他背鍋吧,這要是在世家子中流傳開來,他也太丟人了。

  “預備……”楚風就要喊出動手二字,他想先一棒子砸在金琳頭上,再一棒子轟在黃鼠狼精身上。

  然而,就在此時,暗中傳來彌清的急切傳音,道:“別動手,有埋伏!”

  彌清來了,但沒有現身,她請來了赤鱗鶴族的翹楚——赤凌空,正躲在遠處,看出某種危險情況。

  楚風、猴子頓時一驚,此地有陷阱?

  這時,鵬萬里、蕭遙都是心中一沉,而后身體發涼,他們在謀算亞圣,想要擊翻,而別人也想弄死他們?

  “別動手!”猴子暗中叮囑楚風。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你看著,看我這一記狼牙棒下去,保準讓這個變異的麒麟女滿臉開花,盡顯血染的風采!”

  楚風很彪悍地告知他,已經等不及了,這個大小姐太強勢,讓他感覺不爽。

  “你等會兒!”猴子迅速告知他此地的規矩。

  高層次的進化者,不得主動對低境界的修士出手,不然會被嚴懲。

  這是避免神祇、圣者等故意找小修士的麻煩,如果放任不管,雙方族群間有仇的話,大修士和豈不是可以隨意去報復,擊殺弱小者?

  所以,這里定下規矩,嚴禁高級進化者恃強凌弱,若有違法,將嚴厲懲罰,甚至直接擊斃之!

  不過,如果低境界的修士自己作死,主動出擊,那就不受保護了,強者可直接出手。

  楚風沉著臉,暗中問道:“你是說,這女人在釣魚挑釁,故意激怒我,引我攻擊她,然后她好下死手?”

  “應該就是這樣!”猴子嚴肅的回應道。

  鵬王里、蕭遙也做出這樣的判斷,現在誰不知道曹德的“耿直”,那可真是沾火就著,眼里不揉沙子,沒看將洪盛兄弟二人都打殘好幾次了嗎?

  猴子道:“那幾人覺得,暴躁老哥稍微一刺激,就會出手,他們就等你犯錯誤呢,然后打殘或打殺你都不成問題。”

  楚風聽聞后,黑著臉道:“誰是暴躁老哥?你們都比我老,還有那女人胸部壯闊,一副飛揚跋扈女公子的樣子,原來是故意的,這么說心機不淺,比我感受到的還可恨?”

  猴子道:“沒錯,這女人壓根就不是善茬兒,你以為她沒事在這里跟你說話是為什么?如果有選擇,可以下殺手,她上來一句話都不說,早滅你了!”

  楚風雙目幽幽,感覺接觸到的一些出名強族的嫡系人物,都不是善茬兒,包括猴子也不是好鳥,稍微不注意就要吃虧。

  他們暗中對話,都是以神識完成的,全都在一念間結束,所以并沒有引起金琳幾人的懷疑。

  這時,金琳還在鄙視六耳獼猴呢,道:“你這個猥瑣的爛猴子,回頭咱們再算賬!”

  彌天臉色發綠,這莫名就被扣上帽子了,他心情也很不爽。

  此時楚風在看著金琳,心中不舒暢,這女人看起來身段絕佳,曲線起伏,姿容過人,但是,卻帶著殺機而來。

  他覺得,有必要將之鎮壓為坐騎,讓她明白花兒為什么那么紅,一榔頭下去,管你是不是變異的麒麟,照打不誤。

  金琳呵斥,道:“眼神這么賊,一看就不是好人!”

  至于黃鼠狼精化成的女子,更是附和,沒有什么好言語,幫助金琳奚落楚風與猴子。

  這是在故意刺激,想讓曹德這個暴躁哥動手。

  “金琳……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楚風吟唱,道:“看來你早晚要掙脫出池子,不如直接叫金化龍吧。”

  “怎么說話呢?”

  “曹德,你要知道,不作死不會死!”

  旁邊,金琳的兩個閨蜜開口。

  至于金琳自身,則雙目閃動寒光,這個曹德居然敢調侃她,同時她也有些詫異,這不是一個稍微點火就該炸開的暴脾氣嗎?怎么還沒有跳腳?

  “你想死嗎?!”金琳直接寒聲道,不加掩飾了,來逼迫楚風。

  如果只有她們幾人在此,楚風早已輪動狼牙棒了,先給她來一下再說,但是,現在已經知道了暗中還有亞圣,他就不想按照對方的節奏來了。

  楚風道:“我就是想死,也沒人收的了啊。”這話說的有些狂妄,讓在場的幾個女子都神色冷冽。

  他又道:“憑你肯定收不了我,如果就咱們兩人對決的話,我應該能夠收了你。”

  這話說的又是張揚,又是曖昧,讓四位女子臉色都非常難看,殺氣澎湃起來。

  “那你試試看,如果能動我家小姐一根汗毛,就算我們輸!”黃鼠狼精化成的女子這般說道。

  楚風瞥了她一眼,故作不屑狀,道:“一邊呆著去,我與你家小姐說話,哪里輪得到你開口。”

  這暴躁哥不先行動手,讓金琳他們咬牙,這樣想教訓此人的話,無論是打殘還是廢掉,她們都會被嚴懲。

  “對了,你不是我的對手,去喊那個鯤龍來吧!”楚風反過來挑釁,但就是沒有動手的意思。

  “鯤龍哥你也是你能夠提及的,你不配與他并論,天地之差,不要向自己臉上貼金!”金琳臉色難看的喝斥。

  楚風很詫異,問猴子,這頭鯤龍到底有多強。

  彌天告知,那其實是一頭龍,但是卻在鯤巢中長大,被尊為龍哥,有圣者中第一刀之稱,只要一出手,刀氣萬重,所向披靡,同層次中無人是其對手。

  “第一刀個毛,等以后我去收拾他!”

  “曹德,你可別亂放狂言,這個鯤龍一向是刀不離手,連吃飯睡覺都抱著刀,早已悟出刀道精粹。”

  楚風道:“算了,現在先不提他,早晚有一戰,到時候我讓他刀都拿不穩!”

  這個時候,不遠處無聲無息走來一些人,數一數足有八人,全都是亞圣!

  躲在暗中、準備對楚風下死手的人都出來了,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這個暴躁哥今天邪性,修身養性了,一點也不配合,不肯出手。

  “金琳,你這是什么意思,找來一群亞圣,剛才故意挑釁,想要伏殺我們所有人嗎?”猴子怒道。

  他故作不知,這樣挑刺,同時心中的確是一沉,原本是他們想要伏擊金琳,結果險些著了對方的道。

  這可不是好消息,非常糟糕,難道說對方洞悉了他們的計劃?

  金琳道:“我懶得理你,我只是為這曹德而來!”

  看她不像說假話的樣子,猴子心中稍微松一口氣,不然的話,對方有了防備,糾集一群亞圣,他與曹德的伏擊計劃就要擱淺了,不好進行。

  “今天算你走運,這么克制自己!”金琳身材高挑,裊裊娜娜走來,距離楚風不過一尺遠,周身籠罩一層神環,黃金發絲飄舞,她探出一只潔白如玉的手,在楚風的胸口戳了戳,道:“你給我小心點!”

  她膚色白皙如玉,雖然姿容出眾,明艷動人,但是眼中卻也藏著冷冽的殺氣。

  附近,有不少人到來,靜靜地看著這一幕,金身連營都的人都很緊張,這可是一群亞圣,找上門來。

  同時,當他們得悉金琳的身份,再看到她的態度后,都覺得曹德麻煩大了,以后會有性命之憂。

  楚風心中不舒服,這女人臨走前還在挑釁,這樣近距離戳他胸口,一而再的點指,讓他眼睛冒火不已。

  然后,周圍的人就都呆住了,都近乎石化,人們很想說,這暴躁哥的脾氣又上來了,他在做什么?!

  楚風伸手,也戳了戳對方的雪白細膩的肌膚,道:“你也給我小心一點!”

  他下手太快了,金琳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出,整個人都呆住了,而后身體繃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不得不送你們一個把柄,下一章明天再繼續了,這兩天寫的越來越晚,這樣黑暗輪回不太好。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