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19章 世間誰敢稱最?唯我

第1219章 世間誰敢稱最?唯我

  三頭神龍云拓、金烈、鯤龍,臉色發僵,瞳孔急驟搜索,他們看到了什么?

  聯手封鎖曹德,阻擋他汲取融道草,結果,他卻不受影響,而且這么的瘋狂,近乎劫掠性的吸收。

  那可是融道草?大道的有形載體!

  它在流淌陽間的本源能量,大道碎片纏繞,顯化出萬靈虛體,整株草流光溢彩,伴著恐怖的雷霆,大道之音震耳欲聾。

  這種場景與異象讓所有人都顫栗,與之共鳴的同時,還生出一種惶恐,一種敬畏。

  融道草,曾經被大道附體,即便如今分離了,可它也是可怕的,有莫名的威壓,讓人忍不住發抖。

  可是,曹德居然這么兇猛,剛開始而已,就在拼命接引那株草中的精華。

  許多人都覺得雙腿發軟,面對融道草猶如面對大道的分身,身體都在輕顫,而他卻不受影響,毫無敬畏之心。

  他這是在掠奪!

  “擋住他!”

  他們暗中傳音,決定聯手破壞,不讓曹德順利參悟大道!

  此時,楚風很舒暢,渾身暖洋洋,體內小磨盤上一行金色字符發光,如同海納百川般吸收外界的特殊能量。

  即便是來自融道草上的秩序神鏈,進入他的身體中后,也沒有能夠壓制他,反而沒入灰色小磨盤內,被碾碎,被淬煉出一個又一個本源符號!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大補物。

  他渾身都發光,猶若被絢爛的大日籠罩,周身熱乎乎,霞光億萬縷,流轉不輟,讓他肌體活性激增。

  這個階段,外界的干擾對他無效。

  楚風恨不得仰天一聲吼,周身太舒泰了,宛若回歸天地母胎中,被大道所滋養,對他好處實在太多了。

  這一刻,如果有人能夠看透他的血肉,便可以發現,他的細胞在激烈的分化,而后又重組,正在發生驚人的蛻變。

  楚風的體外,已經排出一些黏液,新陳代謝太快了,熬煉出去一些雜質,甚至直接脫落下一層老皮。

  這一刻,融道草被他吸收過來的精粹物質等,都是細小的秩序之鏈,沒入他的血肉中,跟他在交融。

  這樣的好處不可想象,楚風覺得,自身的血肉在變異。

  可以看到,他在迅速變化中。

  在他內視時,發現身體活性高的嚇人,遠超平日,這是一種最為樸質而又原始的進化。

  不曾利用花粉、異果,而是從某種源頭開啟躍遷之路。

  就這么片刻間,他的肉身就已經劇烈變強許多,體質高了一大截!

  再去肉身拼殺的話,他相信,他的肌體會超越法寶等,抬手能打壞別人性命交修的劍胎、神爐、寶鼎等。

  當然,這也是相對而言,不可能現在就徒手震裂神王級武器。

  鯤龍、金烈、云拓眼睛發直,他們發現阻止不了,楚風在吸收融道草的精粹,整個過程宛若天成,兩者間像是有一條無形通道,連在一起!

  “擋住他,絕對不能給他機會,將他遏制在金身階段,不給他成長起來的機會,不能讓他在此地崛起!”

  這是他們的心念,用精神力交談,一個個都帶著煞氣,露出冷酷之色,竭盡所能的出手,阻擊那些精粹。

  附近,桃花林成片,老樹蒼勁,宛若一條又一條老龍,從史前時代復蘇,再現生機,發出綠芽,綻放稀疏花朵,精氣能量激蕩。

  而在桃林中心,祭臺上融道草發光,不斷四溢出秩序神鏈。

  在這樣神圣的地方,卻伴著殺氣,鯤龍、云拓等人不斷干擾楚風,阻止他悟道,不讓他獲得大機緣。

  當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

  而在修者領域中,阻人突破,壓制人進化,這就更嚴重了,因為等于在扼殺其生命,非常惡毒。

  這絕對是大仇,不死不休!

  現在鯤龍、云拓等人就是在做這種事,想扼殺楚風的未來,阻擊他的進化之路,想要生生打斷!

  楚風瞳孔收縮,他感受到了外界的各種敵意,心中憤怒。

  不過,很快他又安心了,因為他的這一進程依舊在持續中,那些人的阻擊……無效!

  最讓那些人吃驚的是,他們自身在汲取融道草的過程中,還反被劫掠了。

  有些秩序碎片飛向他們時,結果被那曹德散發的奇異金色符文光輝給吸附了過去,強行奪走。

  “這?!”云拓震驚,他可是神祇,是強大的三頭神龍,號稱神中難逢對手的進化者,結果在這種場合下,他被人“搶劫”了?

  他原本在阻止曹德,想要奪走其機緣,結果現在發生這種災難性的后果。

  他遏制曹德不僅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連帶自身那份應該得到的機緣,也與他擦身而過,那縷造化物質遁走!

  “啊!”

  金琳也在驚呼,滿頭黃金長發飄舞,絕美而雪白晶瑩的面孔上寫滿震驚之色,她的機緣也被掠奪了。

  最初,她并沒有參與,因為她覺得有她兄長,有鯤龍,有九頭族的強者等人在這里,根本不用她圍堵曹德。

  她在安心吸收融道草精粹,結果,飛向她的燦爛道則,那一縷本源符文奧義,倏地消失不見,竟沒入那曹德的血肉中。

  她又驚又氣,同時很焦急,在這種你爭我奪的殘酷境地中,她的失去,就意味著別人額外獲得。

  此消彼長,尤其是那人還是對頭,這讓她臉色煞白,而后又潮紅,太不甘心了。

  一群人都急了,他們想扼殺曹德的成長空間,結果現在發現,沒有能阻止,還要成全他不成?

  最起碼屬于他們的一些造化物質,被那曹德給截斷,生生搶了過去。

  此時,楚風心中舒暢,雙目開闔間,金色瞳孔隱約間浮現出特殊的光束,可謂神目如電,自身血肉活性依舊在增強中。

  他的實力在提升,可以用數字進行量化。

  他的肉身強度提升一大截,增長了一倍多,成就傳說中的不敗金身!

  所謂不敗金身,是要成就這個層次中的至堅之體,不壞的血肉!

  現在楚風所有細胞活性強的嚇人,大幅度躍遷。

  在他的體外,金霞綻放,周身越來越亮,宛若黃金鑄成,像是一尊“神圣”,從那古老時代復活歸來!

  自己能夠體會到在變強,楚風確信,只要他愿意,他現在就能超脫金身,達到更高層次的境界中!

  “是時候突破了!”他輕語,不過他卻也很謹慎,還在審視自我,要成就真正的無暇金身、不敗之體后,再去進軍。

  他在與石狐天尊的師傅的手札中記載的傳說對比,印證最強道路!

  今天,他不僅要走這條最強路,還要更進一步!

  同時,他今天可不只是簡單的超越金身領域,他還想沖的更高!

  肉身金黃,血脈純凈,他現在無比的強大,楚風心中寧靜而祥和,精神越發的飽滿了。

  仔細凝視,他連精神能量都化成金色,幾乎快要液體化了,精神力極其強大。

  “為什么會這樣?”有人低語。

  此時,別說金琳、云拓、鯤龍等人,就是九頭鳥族的神王都吃驚。

  事實上,所有人都驚異,連猴子、彌清都愕然,因為每一個人在面對融道草時都被震懾了,如面對上蒼!

  他們內心是忐忑的,是敬畏的,可是,曹德為什么沒有這種體驗?他看起來太平和了,居然露出滿足的微笑。

  這時,楚風的身體一片絢爛,而后肉身散發出陣陣清香,讓人吃驚。

  “金身極致,肉身成圣的真正體現!”有人低語道。

  雖然都在談極致金身的肉身如何,該怎樣,但是平日間所有進化者所見到的極致金身都是夸大的。

  平日所說的肉身散發清香,以及超凡入圣,全都是有其他因素共鳴而形成的,并非真正意義上的極致。

  在這陽間,道則完善,真正憑自身血肉走到這一步的生物,自古罕見,太稀少了。

  而現在曹德居然做到了,他沒有用特殊的藥草熏蒸肉體,而是在以秩序符文熬煉,生生讓血肉提升。

  “他怎么沒有敬畏融道草,能夠這樣吸收精華?”金烈不服。

  事實上,鯤龍、云拓等更是不忿,想要阻擊曹德,結果現在看來,反倒越來越成全他!

  “無懼融道草,等若是在直面大道的有形載體,而這種情況并非不可能發生。”

  暗中有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響在此地,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一位天尊在開口,他在維系此地安穩。

  “什么情況?”不要說金琳、云拓等人,就是猴子、蕭詩韻等人都想知道,到底為何會這樣。

  楚風心頭一凜,這老家伙難道看出了什么不成?

  他可是知道,自己能如此,無懼融道草的威壓,完全是因為自己灰色小磨盤很不同,并且刻上了一行金色字符。

  “唯有讓自身擁有一顆最純凈的心,至純至善,至情至性,方能如此,才能無懼大道的有形載體,可以在這里平常待之。”

  老天尊的聲音雖然有氣無力,肌體衰敗,但是這種話說出來后還是引發此地一群人震動。

  曹德有一顆純凈的心,至純至善?!

  此時,不要說金琳、鯤龍等受害者,就是猴子、鵬萬里、蕭遙等人都覺得,太特么的……荒謬了!

  曹德純善?一群人都想詛咒!

  然而,楚風卻笑了,如同迎著朝霞而綻放的花骨朵般,那可真是燦爛而清新。

  “問世間誰敢稱最?唯我曹德最純潔,最純善!”

  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接著去寫,而且盡量多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